老上单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老上单于,攣鞮氏,名稽粥,匈奴單于冒頓單于之子。公元前174年,冒頓單于病死,其子稽粥立,號老上單于。在位时曾攻打月氏,杀了月氏王,並且將月氏王的顱骨作為酒杯,占据全部河西地区。

老上單于稽粥憑借塞外的地理優勢,看準了漢軍無法遠追匈奴,故而對漢朝採取「敵休我襲,敵進我遁」的遊擊政策,發起一些十分突然性的騷擾、入侵、掠奪,使漢朝防守上疲於奔命,每次整頓好兵力求戰匈奴,匈奴就帶著既得的掠奪品逃回塞外,使漢軍求戰不得。最大規模的一次是漢文帝十四年(公元前166年)冬,老上單于揮兵十四萬直抵彭陽,其先鋒人馬火焚大漢回中宮,遠哨鐵騎逼近長安。漢文帝大怒,當即部署反擊,以中尉周捨、郎中令張武為將軍,發車千乘,騎十萬,駐軍長安旁以備應戰匈奴。而拜昌侯盧卿為上郡將軍,甯侯魏漱為北地將軍,隆慮侯周灶為隴西將軍,東陽侯張相如為大將軍,成侯董赤為前將軍,大發車騎往擊匈奴。內史欒布亦為將軍。老上單于膽怯,畏懼漢兵人數,避不敢戰,不敢與漢軍進行正面決戰。留塞內月餘後遁逃,漢軍追出塞外後就撤軍了,不能有所殺。

此後數年之間,匈奴又連年入侵,偷襲搶掠雲中、遼東二郡,每年被殺掠人口萬人以上,而漢朝無奈,只得以親和和歲貢安撫匈奴。老上單于也也接受了漢朝講和的意見。兩國以長城邊塞為界,互不侵擾。漢文帝后四年(前一六零年),老上單于稽粥病逝,由他的兒子軍臣單于即位。

老上單于稽粥在位十四年,這期間匈奴軍事上空前強大,西面擊走月氏,平定了西域;南方屢破漢朝,使漢朝無計可施。政治上也相對團結,沒有發生內部矛盾。

前任:
冒顿单于
匈奴单于
前174年 - 前161年
繼任:
军臣单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