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反切(又稱反語、音反)是古來的一種漢字注音(廣義的)方法。反切法一般取兩個常用字,前者稱反切上字,取其雙聲之聲母,後者稱反切下字,取其疊韻之韻母聲調[註 1][1]。它是中國古代最主要和使用時間最長的注音方法之一。

至於反切法之發明有說啟發自西域梵文[2],因此狹義上講,規律整齊的反切注音系統是一種拼音字母系統[3]

起源考[编辑]

反切以前的注音方法[编辑]

在反切法誕生之前,直音法(即是「讀若某」、「如某」等)是常用的字書注音方法。這種方法在東漢之前佔據字書之主流,例如《說文・玉部》:「珣,讀若宣」;《說文・宀部》:「宋,居也,從宀木,讀若送。」等。一般是用一個字注另一個同音字。

也因此,直音法的侷限十分明顯:依時空之不同,每個字的發音都存在差異,且一些情況下,使用某字的假借字(如廣韻裡「行」字和「絎」、「胻」字等)或生僻字來注音,有時反而會造成不解[3]。這種情況在其他注音方法出現之後得到了改善,而韻書也常常把多種方法一起使用以追求準確。

反切興廣的年代[编辑]

關於反切法之源起,學界說法不一,但可以確定的是,它出現於佛教傳入中原後的東漢,魏晉開始盛行[註 2][4]。至於熟是第一個使用反切的人,自古以來便無定論,但總結起來不外乎三類:

  1. 一部分人認為是著《爾雅音注》一書的孫炎。比如顏之推顏氏家訓·音辭篇》有:「孫叔然(孫炎)創《爾雅音義》,是漢末人獨知反語」;還有陸德明之《經典釋文・敘錄・條例》:「古人音書,止為譬況之說,孫炎始為反語」。
  2. 一部分人提出在孫炎之前便可見使用此方法(雖然並未按照定律)的例子,但具体始于何人也有争议。比如章炳麟的《國故論衡・音理論》就有:「造反語者,非始孫叔然也。」又說:「又尋漢地理志...應劭注:『垫音徒浹反』」指向了應劭;《一切经音译》又说:「古来音反,多以旁纽为双声,始自服虔」,服虔應劭同是漢末人,與孫炎是同時代。
  3. 一部分人則認為反切的初創跟佛教傳入有關。例如陳振孫《直齋書錄題解·韻補》:「反切之學,自西域入中國」;鄭樵通志・藝文略》:「切韻之學起於西域」等。這種說法有正史《隋書・經籍志》的支撐,進一步指出是漢明帝時隨佛經同入中國。

此三類說法在年代上並無太大出入,然而第三種「反切西域說」卻收到了很大的反對。例如以胡以魯為首的人指出,漢代以前所見的「合音」現象,如「不可」為「叵」,「何不」為「盍」,「如是」為「爾」,「而已」為「耳」,「之乎」為「諸」,「者焉」為「旃」等,就可以做為反對的證據。

钱大昕说《诗经》已有反切,並且驳斥反切受佛经的影响,“岂古圣贤之智乃出梵僧下耶”,“吾于是知六经之道,大小悉备,后人詹詹之智,早不出圣贤范围之外也”,但不能因此就否定反切普遍使用與佛教傳入有關[5]

但是雖然合音和反切都是二字得出一音,但是卻有本質的不同。合音完全出於自然,例如是先有“不可”,快讀時自然合音為“叵”,當中並無對字音作出有意識的分析,“不可”也不是為標注“叵”的讀音而出現。而反切則是自覺地分析漢字讀音的結果。

由反切所孕育出的韻書時代[编辑]

反切乃我國第一個有系統、科學化的拼音方法,是古典聲韻學的一大里程碑。它對後世的影響是巨大的且不可否認的。

例如《切韻考》云:「蓋有反語,則類聚之即成韻書,此自然之勢也」,言反切是韻書之基礎也。自漢代出現反切以來,大大便利了文人對古籍的學習和在創作,由於當時學術派別與師承之傳統,後來所編排的韻書也各有差異。而以《切韻》為首的韻書打破了這樣的局面,開啟了一我國古代語言學的一個新時代[6]

隋唐的反切是研究中古漢語語音系統的基本資料,是漢語音韻學的基礎之一。

拼讀方法[编辑]

反切
汉语名称
汉语
越南语名称
越南语 phiên thiết
儒字 反切
朝鲜语名称
谚文 반절
汉字 反切
日语名称
日本汉字 反切
平假名 はんせつ

中國古代因為沒有拼音,所以用兩個漢字來注一個字的音。第一個字(反切上字)注聲母,第二個字(反切下字)注 韻母聲調。例如:𠁁,徒口切。”的聲母為定母,中古擬音[d],“”的韻母為侯韻,中古擬音為[əu],聲調為上聲,故𠁁為定母侯韻上聲,中古擬音為上聲[dəu]。

但是古字典的反切只適用於當時的古音,不可單凴古代字典的反切記錄套用于現代音。因爲古音和現代音有較複雜的演變規律,且不同的漢語族語言也有不同的演變。比如上面的𠁁,如果僅凴古字典“徒口切”,取“徒”的普通話聲母t,和"口"的普通話韻母ou3,推斷為普通話讀做tou3,就錯了。因爲“徒”中古音聲母是全濁音[d],該聲母的非平聲字按規律在普通話中聲母要演變為清不送氣音d[t],同時這個中古全濁聲母影響了聲調演變,使中古上聲一律變為普通話去聲,即濁上變去律。所以𠁁的現代普通話讀音是dou4[təu˥˩]。

可見按照「上字取聲,下字取韻」的原則,古人或能很準確地讀出一字字音。然而,由於古今音變的關係,古代所製定的反切,到後世已不能再簡單地以「上字取聲,下字取韻調」的原則讀出該字正確讀音。 依《廣韻》一書,除了「上字取聲母,下字取韻母」之原則,還有一口訣:「上字辨陰陽[註 3],下字辨平仄[註 4]」。

以【東】為例:德紅切, 普通話: 【德】: ㄉㄜˊ陽平 【紅】: ㄏㄨㄥˊ陽平 【東】: ㄉㄨㄥˊ陽平, 無此聲。 閩南語: 【德】: tek' 陰入 【紅】: hông 陽平 【東】: tong 陰平, 與普通話同音。

反切的局限[编辑]

  1. 須先懂得一部份漢字才可以用反切法讀出字音
  2. 用作反切的上、下字太多,共有400多上字,1000多個下字,作為5000多反切字。如:東為德紅切十七,即有十七個同音字。
  3. 反切上下字聲韻調交雜,不便於拼音。上字有聲無韻、下字有韻無聲,完全依賴連讀,拼音方法並不方便。
  4. 在《大宋重修廣韻》一書,簡單易讀的字,往往用複雜的字作切語,如:「一」為於悉切;「八」為博撥切。

註釋[编辑]

  1. ^ 所謂上、下本是豎書時之稱謂,雖然漢文化圈主要已採用橫書,但並不存在「左字」「右字」等稱呼。
  2. ^  「至於魏世,此事大行」此說法主要見於《顏氏家訓・音辭》,是學界的主要觀點。王力的《中國語言學史》中記錄了關於此論點的辯證,此不贅述,詳查原本。
  3. ^ 聲母的清音濁音,見平分陰陽
  4. ^ 韻母,見四聲入聲韻

参考資料[编辑]

  1. ^ 陳, 灃. 切韻考. 
  2. ^ 鄭, 樵. 通志・藝文略. 
  3. ^ 3.0 3.1 王, 力. 《中國語言學史》. 香港: 中國圖書刊行社 (China Book Press). 1984. ISBN 9620403282. 
  4. ^ 顏, 之推. 顏氏家訓・音辭. 
  5. ^ 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卷十五,《答问十二》。
  6. ^ 李, 新魁. 漢語等韻學. 中華書局. 1983年11月: 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