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漢語濁輔音韻尾假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古漢語濁輔音韻尾假說是有關上古漢語語音的假說,指上古音韻尾不明的陰聲韻其韻尾為濁輔音[1]陸志韋李方桂丁邦新等學者認為,上古漢語中陰聲韻用塞音(-b 、-d、-g)作韻尾,故可以和入聲韻通押。這樣則上古漢語中沒有開音節,這樣的語言是否存在還需要語言類型學相關研究的支持。但是即使這樣,陰聲韻和陽聲韻、入聲韻相對的地位沒有改變,被劃入陰聲韻的字也沒有改變類別。

證據[编辑]

以《詩小雅·出車》一章為例,按中古漢語擬音: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
召彼僕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

牧、來、載、棘四字分別為入聲[ -k]尾、平聲、上聲及入聲[ -k]尾。並不押韻﹐不符合《詩經》體裁,故推來、載二字在上古時代韻尾為[*-g][1]

另外,突厥語碑文中有一個詞「čigsiš」譯自漢代官職刺史,故此可以推斷漢代漢語擁有[ -g]韻尾[1]

又如賴、懶、癩擁有同一聲旁,故推斷其韻尾分別為[*-d]、[*-n]、[*-t][1]

质疑[编辑]

  • 王力指出,如果陰聲韻有一套濁輔音韻尾,那么上古汉语将会成为開音節十分贫乏的语言,这种语言是不可能存在的。王力否认上古汉语有过非鼻音濁輔音韻尾[2]
  • 陈新雄指出,清浊辅音间相差细微,如果构拟濁輔音韻尾,陰聲韻和入声韵的关系就会更为密切,平上声与入声的关系也应该和去声与入声的关系一样密切,但事实不支持这点[2]
  • 何九盈指出,许多古音现象都可以或多或少地得到方言资料的印证,但上古汉语浊辅音韵尾假说没有残存痕迹和方言资料的印证[2]

消失過程[编辑]

假如陰聲字有韻尾,[ -b]、[ -g]及[ -d]應該存在,並逐漸消失。由於《詩經》並無[ -b]與[ -p]押韻的痕跡,故此可認為上古早期的[*-b]演變成[*-d]。根據存世文獻的押韻原則,[*-g]應從東漢末年消失。[*-d]則最遲在亡時消失[1]

此外,丁邦新也推测上古音有濁輔音韻尾“*-gw”(从魏晋时期消失)和*-r(从西汉末年消失)[1]

參考文獻[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