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里南华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华裔苏里南人
Tropenmuseum Royal Tropical Institute Objectnumber 60012337 Portret van een Chinese immigrantenfa.jpg
华人移民家庭
總人口
约4万人(2011年)[1]
分佈地區
帕拉马里博 · 瓦尼卡
語言
漢語普通話 · 汉语客家话 · 粵語 · 苏里南话
相關種族
加勒比华人

华裔苏里南人(Chinese Surinamese)是华裔血统的苏里南居民。华裔苏里南人是苏里南人英语Surinamese people的一小部分。在57万名苏里南人中,华裔大约有4万名,[2]占总人口的约7%。多数苏里南华人认为他们的祖籍广东客家人东莞惠阳宝安),也有一小部分客家人來自广东鹤山

许多华裔苏里南人活跃于零售与商业群体中。荷兰的华裔中,有6%来自于苏里南。

契约劳动者[编辑]

在1853年,由于奴隶制的废除,苏里南的种植园主们为劳动力的短缺而恐惧。他们叫政府从海外招募别的劳动者来。

爪哇(荷兰殖民地)政府招募了由18名华裔组成的一群契约劳工,让他们在萨拉马卡的卡塔丽娜·索菲娅(Catharina Sophia)种植园工作。由于获取这些劳动者的耗费太高,招募方决定不从爪哇,而从中国招募第二群人。在1858年,500名华裔劳工被荷兰驻澳门领事招募。他们在4月抵达苏里南,但结果却是,没人想雇人来做可以被奴隶们“免费”做的工作。

因此,与华裔的这份契约被修改,而由于哈尔莱斯·皮雷·欣普夫(Charles Pierre Schimpf)总督偏袒于雇佣者一方,因此这些华裔还被蒙在鼓里。华裔现在能被当作奴隶般对待了。之后当华裔们为此而反叛之时,由于没有合法的诉讼程序以及与现存规章相对立,他们被警方施以了笞刑。这是一种不合法的行为,但反复出现。

虽然殖民地部部长扬·雅各布·罗许森英语Jan Jacob Rochussen受到了质询(正式的获取信息的请求),但这并没有帮助。

在19世纪50与60年代,大约有2500名华裔去了苏里南。大多数人被雇用为了种植园的契约劳工。在他们的契约期满之后,许多人在贸易中,尤其是食品零售方面,找到了机遇。

之后的移民[编辑]

其他的华裔作为自由劳工、贸易者以及店铺助手而来到苏里南。这尤其是在20世纪50与60年代。进一步的大规模移民是在20世纪90年代到来的。在2007年,苏里南有超过7万名华裔,并且移民行为仍不间断。中国对木材与矿物的快速增长的要求使得苏里南对于中国的商业非常具有吸引力。来自中国北部的新华裔移民们在苏里南被叫作“盐水中国人”。

从20世纪60年代起,数千名华裔又开始从苏里南移民到荷兰

华裔在小型与中型交易行业中,长期占据着显著的位置。他们的后代们或者是混血儿,或者是完全的华裔血统。这些人大多数都受过良好教育,分布在在社会的各种各样的区域。此外,苏里南人也已吸纳了一些华裔的习俗。

著名人物[编辑]

华裔苏里南人
华裔荷兰人

参考[编辑]

  1. ^ Romero, Simon. With Aid and Migrants, China Expands Its Presence in a South American N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10, 2011 [November 16, 2011]. 
    西蒙·罗梅罗. 《在援助与移民的帮助下,中国扩展了它在一个南美国家的存在》. 纽约时报. 2011年4月10日 [2011年11月16日].  (英文)
  2. ^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Suriname. The World Factbook. 2013 [4 August 2013]. 
    中央情报局. 《苏里南》. 世界概况. 2013年 [2013年8月4日].  (英文)
  3. ^ World sport stars of Chinese origin. 
    《中国血统的世界运动明星》.  (英文)

参考书目[编辑]

文章
  • Tseng, F., De grote oversteek: het lot van de Surinaamse Chinezen, China Nu 16 (4), 1991, 16-18.
    F. Tseng, 《大穿越:苏里南华人的命运》, 今日中国 16 (4), 1991年, 16-18.
书籍
  • Ankum-Houwink, J.C., De migratie van Chinezen naar Suriname, (z.p. ca. 1972).
    J·C·安屈姆-豪温克, 《苏里南华人移民》, (z.p. 约1972年).
  • Ankum-Houwink, J.C., Chinese kontraktarbeiders in Suriname in de 19e eeuw, OSO, 4 (2), 1985, 181-186.
    J·C·安屈姆-豪温克, 《19世纪苏里南华人契约劳工》, OSO, 4 (2), 1985年, 181-186.
  • Groenfelt, E., Impressies van de Chinese gemeenschap in Suriname: enkele culturele aspecten van Chinezen in Suriname, (z.p. 1995).
    E·赫龙弗尔特, 《苏里南华人社群印象:苏里南华人的一些文化方面》, (z.p. 1995年).
  • Kom, Anton de, Wij slaven van Suriname, 1934.
    安东·德·科姆英语Anton de Kom, 《我们苏里南奴隶》, 1934年.
  • Lamur, H.E., en J.A. Vriezen, Chinese kontraktanten in Suriname, OSO, 4 (2), 1985, 169-179.
    H·E·拉米尔, 及J·A·弗里曾, 《苏里南华人契约劳动者》, OSO, 4 (2), 1985年, 169-179.
  • Man A Hing, W.L., The Hakkas in Surinam, in: The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Hakkaology, (Hong Kong 1994), 189-195.
    W. L. Man A Hing, 《苏里南客家人》, 出自: 国际客家学会议活动, (香港 1994年), 189-195.
  • Tjon Sie Fat, Paul B. Chinese New Migrants in Suriname: The Inevitability of Ethnic Performing (UvA Proefschriften Series). Amsterdam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1, 2009. ISBN 9056295985, 9789056295981. Link at Google Books.
  • Tjon Sie Fat, Paul B. "Old and New Chinese Organizations in Suriname" (Part IV: Chinese Migration in Other Countries: Chapter 12). In: Zhang, Jijiao and Howard Duncan. Migration in China and Asia: Experience and Policy (Volume 10 of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Migration). Springer Science & Business Media, April 8, 2014. ISBN 940178759X, 9789401787598. Start p. 189.
  • Tjon Sie Fat, Paul B. "They Might as Well Be Speaking Chinese: The Changing Chinese Linguistic Situation in Suriname under New Migration." In: Carlin, Eithne B., Isabelle Léglise, Bettina Migge, and Paul B. Tjon Sie Fat. In and Out of Suriname: Language, Mobility and Identity (Caribbean Series). BRILL, November 28, 2014. ISBN 900428012X, 9789004280120. Start p. 196.
  • Zijlmans, G.C. en H.A. Enser, De Chinezen in Suriname. een geschiedenis van immigratie en aanpassing 1853-2000, ISBN 90-806479-3-4.
    霍·科·泽尔曼斯荷兰语Govert Zijlmans许·阿·恩塞尔荷兰语Hugo Enser, 《苏里南华人:移民与适应的历史,1853-2000》, ISBN 90-806479-3-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