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百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百越
汉语名称
简化字 百越
繁体字 百越
越南语名称
越南语 Bách Việt
壮语名称
壮语 Bakyied

越族从西周时期开始就是一个他称。是指使用“”这种生产工具(或兵器)的人们共同体。由于内部“各有种姓”。广泛分布于亚洲大陆南部大江大河的下游。故战国时将之称为“百越”。[1]

遗传研究[编辑]

由於分子人类学Y染色体DNA能对民族系统进行精细的分析,百越系统被发现与中国的其他系统差异很大,而与南岛语系民族(马来系统,特别是台灣南島語言)群体相当接近。已经研究的百越群体显示出遗传发生关系和语言文化类型的差距,这与百越的整体认同和地域分化有关。根据数据的主成分分析得到百越民族系统遗传结构的三个特点:

  1. 百越有单起源的遗传学迹象,可能大约三、四万年前发源于广东一带,而后慢慢扩散开来;
  2. 百越二分为以浙江为中心的东越和以版纳为中心的西越;
  3. 百越群体在发展过程中曾经由广东向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迁徙。百越接触过的许多族群也涵入了部分百越的遗传类型。百越从广东江西浙江的扩散可能发生于很早以前,福建浙江的越族群体是不同路线迁来的,在台湾原住民遗传结构中同样表现出这种二元性。西部傣族类群是很晚从广东迁出的。[2]

语言研究[编辑]

以百越为主体发展而来的民族主要是壮侗语族各民族,他们的语言有壮语(广西云南广东)、布依语(贵州)、傣语(云南)、侗语(湖南贵州广西)、水语(贵州)、仫佬语(广西)、毛南语(广西)、黎语(海南岛)、泰语(泰国)、老挝语掸语(缅甸东北部)、黑泰白泰侬语岱语土语(均在越南北部)、阿含语(印度阿萨姆邦,已消亡)等。

著名语言学家李方桂又将壮侗语族称为“侗台语族”,并划分为两个语支、五个语群,即台语支分为北部语群(壮语北部方言、布依语和分布在泰国北部的石语)、中部语群(壮语南部方言、越南东北部的侬岱语等)、西南语群(泰语老挝语掸语阿含语越南西北部的黑泰白泰红泰语云南傣语),侗水语支分为侗语群(侗语仫佬语)、水语群(水语毛南语)。从语言学家的结论中可以看到,分布在中国南方和中南半岛的众多民族在语言文化上的共性是巨大的,同样表明了这些民族之间有着深厚的历史亲缘关系。[1]

民族研究[编辑]

百越民族是亚洲南部一个古老的民族群体。分布在中国境内的布依仫佬毛南等七个民族和越南的布依热依高栏等六个民族,可以视为壮侗民族;而中国傣族,老挝的普泰赛克,泰国的泰族(马来西亚柬埔寨也有泰族)、佬族,缅甸掸族,印度阿萨姆邦阿豪姆人傣泰民族。以上这众多的民族,共约8 000万人,分布在8个国家,他们都是同源异流民族,与古代百越民族有着深厚的历史亲缘关系。[1]

东亚南部及中南半岛地形图

地理人文环境[编辑]

在中国南方中南半岛广大的土地上,有许多闻名于世的大江大河,河流之间存在着许多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在此客观外在的基础上形成了以稻作农耕经济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古老族群———百越民族群体,随着历史的发展,以百越民族群体为主体,在内部外部诸多因素的影响、制约下,经过融合、分化与重新组合,形成了现代壮侗语诸族和傣泰民族。

古代百越民族群体的分布区,北至北纬32度,南到北纬16度,西至东经94度,南到东经124度,其北与中原华夏文化相连,西北以巴蜀荆楚为界,西方以印度为邻,东临大海,南接中南半岛,整个分布呈半月形。从现代国家的地域观点看,主要是中国的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诸省区和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国;从历史的地域观念看,他们却是连成一片的,具有共同的地域。

在这个半月形地区内,空气湿润,气温高,雨量充沛,是热带亚热带气候,有众多的动植物,为民族群体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富有特征的自然生态资源;这一地区大小河流密如蛛网,最有代表性的河流从东向西有长江闽江珠江红河澜沧江湄公河怒江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诸河流之间分布着的山地、山前台地、丘陵、盆地,犬牙交错,溪流纵横其间,使各个时期的百越民族群体及其后裔都可以选择适合于他们的生存之地。

总之,越民族群体的居住环境总的说来是分布在平原低地、山间盆地和靠近江河湖海、水道纵横的地区,这样的地理生态环境和人们生产生活的相互作用,便表现了固有的文化特质,如稻作文化、居住干栏文身断发龙蛇崇拜悬棺葬俗、垦殖山田等,而且尽管各地的越民族群体及其后裔在类似的生态环境中创造的文化虽各有个性,但共性也是明显的,即地理生态环境类似、社会发展类似、但地域却不一定相连,在相距很远的不同民族的文化模式,却具一定的共性。凡此种种独特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是决定百越民族群体历史发展最为重要的客观外部条件,正是在这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条件下,在相同的地域内发展起来的共同经济生活、文化特征、心理素质,构成了他们鲜明的历史个性。

但由于地域分布的广大,接触的民族众多,民族间的相互影响极大,与自然地理生态环境相比,更为重要,是本质性的,即社会历史环境的影响。比较显著的是居于东部地区的部分受华夏族和后来以华夏族为主体发展起来的汉族影响较大。一般来说,中原汉文化红河以东百越民族后裔的影响带有较为浓重的政治倾向,例如设置郡县、移民屯垦,更主要的是儒家思想的渗透,这些都大大加快了其自身的发展进程和自然同化过程;而印度佛教文化对红河以西百越后裔的影响则是潜移默化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内聚力和向心力的作用。[3]

夔纹印纹陶

史前文化[编辑]

大量考古材料表明,几何印纹陶有肩石斧有锻石锛是历史学界、考古学界公认的越民族群体早期使用的典型器物。它们广泛存在于长江下游地区、闽江流域、珠江流域、红河中下游地区、澜沧江湄公河中下游地区、怒江萨尔温江中下游到伊洛瓦底中上游地区,一直到今印度阿萨姆邦

中国南方地区[编辑]

中南半岛地区[编辑]

历史[编辑]

战国以前[编辑]

雒越人首纹青铜匕首

古越族和中原人早期的關係主要在貿易,越人以象牙玳瑁、翠毛、犀角、玉桂和香木等交換北方的絲帛和手工產品(鍾倫納 2004)。

有观点认为古籍中的“百越”由“古越族”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而成。戰國時代文獻中便出現了「百越」這一個新的稱謂。戰國後期,除了有百越這個名稱以外,還有「揚越」這個名稱指代揚州地區的越族。揚州包括今淮南、長江下游和嶺南的東部地區,有時又包括整個嶺南地區。所以揚越實際也是戰國以來至秦漢對越人的另一種泛稱(王東 2003,3;陳國強 2000)。

  • 于越及越国:和“越”相關的最早文字記錄,涉及「于越」,為春秋時期之越國的前身(越国的别称就是于越),最晚在商朝的時候就已經存在。雖然沒有參加武王伐紂,但至少曾經北上當周成王的賓客。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比如太湖地区的所发掘的马桥文化[5]該國傳至勾踐 (前496年 - 前464年)的時候,他試著向北擴張,曾經沿著江蘇的海岸北上膠州灣,公元前473年,越国灭亡吴国后,势力范围一度北达江苏,南入闽台,东濒东海,西达皖南、赣东,雄踞东南。306年(楚怀王二十三年),楚国乘越内乱的时候,联合齐国进攻越国,占领越国,并设江东为郡。越国因此分崩离析。
公元前350年战国时期地图(可见楚国侵占当时越国地)
  • 滇国:據《史記.西南夷列傳》記載:楚頃襄王時(前298年─前263年)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近蜀黔中以西。至滇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沃數千里,以兵威定屬楚」,指出在楚頃襄王時,莊蹻奉命南征。大約在前279年時,領兵通過黔中郡,經過沅水往南,攻略西南。連克且蘭(今貴州省福泉市一帶),征服夜郎(今貴州省桐梓縣一帶),一直攻到滇池(今雲南省昆明市一帶),征服了黔中夜郎等地區。莊蹻以兵威戡定其地屬楚,正要歸報楚王,而楚國的巫郡黔中郡在前277年時再度被秦國攻占,莊蹻回國之路斷絕,遂留在滇池自立為滇王,號「莊王」。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雲南中部及東部地區,境內的主要民族是古代越民族的一支,歷史學家慣稱為滇族。
  • 夜郎:關於夜郎國的記載主要見於《史記·西南夷列傳》,称其「临牂牁江」。而根據考古的資料,一般認為夜郎在中國的戰國時代已經存在。因为牂牁江是今六盘水市与普安县的交界处,所以六盘水和毕节赫章可樂遺址这一片被认为是夜郎古国所在地。

秦代[编辑]

秦朝諸郡

秦漢時,相關史籍則泛稱中國南方的民族為「越族」,史稱「北方胡、南方越」。

  • 閩中郡:前222年,秦国大将王翦楚国后继续东进攻陷会稽,占领全部原越国范围。設置了「閩中郡」,但该郡的建制卻不相同,秦未派守尉令長到閩中來,只是廢去閩越王的王位,改用「君長」的名號讓其繼續統治該地。
  • 岭南:前219年开始,秦朝发动秦攻百越之战,进攻当地的西瓯骆越人,死伤惨重,灵渠修成后,于前214年再次发动进攻,在岭南设有桂林郡、象郡、南海郡。
灵渠流经的地区,沟通东部的湘江和西部的漓江

汉初[编辑]

至遲在漢朝初期,百越族已經逐漸形成幾個較強盛而明顯的部分,即「東甌」(東海)(原先是越国封的公侯国“东瓯国”越国亡后,流亡的越国王族与当地的瓯人(百越诸部族的一支)融合,形成了新的“东瓯族”)(前472年-前138年)、「閩越」、「南越」、「西甌」、以及「雒越」(駱越)。

  • 東甌:在現今浙江省南部的溫州一帶。
  • 閩越:在今福建省福州一帶。
  • 南越:在今廣東省境,後來又發展到廣西以及以南地區。秦末汉初,秦将南海尉赵佗发动秦军攻占桂林郡、象郡,在以番禺为中心,建立了秦军与越人共治的南越国
  • 西甌:則大概分布在今廣東西部、廣西南部及以南地區。
  • 駱越雒越主要分布在現今的越南北部與海南島
  • 滇越:(前278年-前115年)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雲南中部及東部地區,境內的主要民族是古代越民族的一支,歷史學家慣稱為滇族。據文獻記載和考古發現,滇國在雲南歷史上大約存在了三百九十年,出現于戰國中期而消失于東漢中期。通過半個多世紀的考古發掘,在滇中及滇東北地區發現的四十多個滇文化遺址勾畫出古滇國的疆域輪廓:東至陸良瀘西一線,西至安寧易門一帶,北到昭通會澤之地,南達元江新平個舊之境,南北長約四五百公里,東西寬約兩百餘公里。
  • 夜郎:《史记》记载的西南夷中的一個國家,夜郎的中心位置,至今尚无定论,学术界的认识分歧亦很大。有学者認為位在今天貴州六盘水毕节一帶。關於夜郎國的記載主要見於《史記·西南夷列傳》,而根據考古的資料,一般認為其在中國的戰國時代已經存在。因为牂牁江是今六盘水市与普安县的交界处,所以六盘水和毕节赫章可樂遺址这一片被认为是夜郎古国所在地。湖南新晃侗族自治县曾名夜郎县。
  • 句町:《史记》记载的西南夷国家。
  • 越裳越裳位于緬北与老挝。[來源請求]

這些部分都形成了當時該地的政治中心,比如說閩越第一代君主無諸、東海第一代君主驺摇、以及南越趙佗,都曾經叱吒風雲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陳國強 2000)。

汉武帝时期[编辑]

越族所建立的政治中心大多都被漢武帝征服,改為漢朝的郡縣。

  • 东瓯: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闽越东瓯发生内讧,东瓯国新君望迫于闽越压力,“请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率领族属军队四万多人北上,被安置在江淮流域的庐江郡(今安徽西部的舒城地区),并被降封为“广武侯”,东瓯国从此在汉朝行政上取消了,但瓯越人仍居住于王国故地,并多有人为避战乱迁徙至周边东海各岛群。
  • 闽越:閩越王無諸的後代東越王余善最後發展到刻「武帝」璽,自立為帝,並發兵反漢。汉武帝調遣四路大軍共數十萬人圍攻閩越國。前110年,闽越王城漢武帝所派遣的大軍所毁。
  • 南越国:前112年秋,汉武帝调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万人,兵分五路进攻南越。汉武帝在平定南越国后,将南越国領地设置了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前110年,杨仆率军从合浦郡徐闻县(今属广东省)渡海,占领了海南岛。汉朝将其设为儋耳珠崖两郡,和前面七郡同隷属于交州刺史部。[6]
  • 夜郎:漢武帝時因意圖攻打南越國,派唐蒙出使南越,發現當地有地生產的枸醬,得知是從夜郎來的,因此上書武帝,可以通夜郎以制南越,因此武帝派唐蒙出使夜郎,見其首領夜郎侯多同,並厚賜其財物,約定要在當地設置郡縣官吏並以其子為縣令,夜郎侯認為其國家與漢朝距離遠,就暫且先答應,但後屢次不服於漢。夜郎王興在漢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時舉兵反漢,漢朝派兵誅滅,夜郎國亡。改設郡縣。[7]
  • 滇国:漢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時,滇國歸降,並在當地設置益州郡管轄,納入了漢王朝的版圖。同時賜“滇王之印”,並允許滇王繼續管理他的臣民。東漢時,隨著漢朝郡縣制的推廣、鞏固以及大量漢族的遷入,滇國和滇族被逐漸分解、融合、同化,最終完全消失。滇国的实力下降,據黃懿陸《滇國史》的考証,古滇國當在東漢元初二年(115年)才完全滅亡。
  • 句町国:句町国是春秋战国时代由句町、进桑漏卧等氏族部落联盟发展而成的古代方国汉武帝元鼎6年(前111年),句町王毋波率部归附汉朝。汉昭帝始元5年(前82年),句町族首领亡波[8]汉昭帝调遣,“率其邑君长人民”参加平息滇中和滇西地区(姑缯叶榆)的反叛,大破益州,“斩首捕虏五万余级,获畜产十余万”。在汉昭帝六年秋七月被封为“句町王”,句町王国一直延续到南朝齐南朝梁取代之时(公元前81-公元502年)。历时达583年。享受着国县并置的特殊待遇。凭此优势,句町的势力迅速发展。亡波率部从建水通海北上,进击滇池地区;又从安宁楚雄西进,攻占大理一带的葉榆姑繒通海在句町王毋波统治时代,曾是其控制滇中和滇西地区的行政中心。其崛起导致滇国的实力下降,滇王的地位亦不复存在了。“句町人”在滇的统治持续了54年之久。[9]
汉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西汉朝面积最大时期的統治區域,部分区域为朝贡国

三国时期[编辑]

三国时期是百越人在人口和文化上仍是絕對主體。《三国志·志·许靖传》记载,“南至交州,经历东瓯闽越之国,行经万里,不见汉地。”說明了「漢地」與「越地」的分別。

三國志 卷六十四 吳書·諸葛滕二孫濮陽傳》記載吳國認為難以討平山越:「恪以丹楊山險,民多果勁,雖前發兵,徒得外縣平民而已。其餘深遠,莫能禽盡,屢自求乞為官出之。三年可得甲士四萬。眾議鹹以"丹楊地勢險阻,與吳郡、會稽、新都、鄱陽四郡鄰接,周旋數千里,山谷萬重,其幽邃民人,未嘗人城邑,對長吏,皆仗兵野逸,白首於林莽。逋亡宿惡,鹹共逃竄。山出銅鐵,自鑄甲兵。俗好武習戰,高尚氣力,其升山赴險,抵突叢棘。若魚之走淵,□狖之騰木也。時觀間隙,出為寇盜,每致兵征伐,尋其窟藏。其戰則蜂至,敗則鳥竄,自前世以來,不能羈也"。皆以為難。」

三國志》作者陳壽評論山越對吳國構成威脅,並導致吳國難以全力對抗魏國:「山越好為叛亂,難安易動,是以孫權不遑外禦,卑詞魏氏。凡此諸臣,皆克寧內難,綏靜邦域者也。」

唐帝國時期[编辑]

唐帝國時期,当时华人史书所称的南蛮华人被視為不同的民族。

魏徵在《隋書南蠻傳》記載:「南蠻雜類,與華人錯居,曰、曰、曰、曰、曰。俱無君長,隨山洞而居,古先所謂百越是也。」可見當時對華人及南蠻(即百越後裔)有所區分。

柳宗元在《柳州文宣王新修廟碑》記載南夷不服從华人統治的情況:「惟柳州古為南夷,椎髻卉裳,攻劫鬭暴。雖唐虞之仁不能柔, 之勇不能威。」(柳州始建于汉武帝南越国所建潭中县城,古为移民城市)

现代[编辑]

原百越地区基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范围。

关于越的名称[编辑]

古代「粤」、「越」通用。越族就是生活在长江以南的一个古老的民族。夏朝称「于越」;商朝称「蛮越」或「南越」;周朝称「扬越」、「荆越」;战国称「百越」。宋朝罗泌的《路史》说:「越裳雒越,瓯越、瓯皑,且瓯、西瓯供人目深摧夫禽人苍梧越区桂国损子产里西双版纳)、海癸九菌、稽余、北带、仆句、区吴(句吳),是谓百越。」(摘自黄现璠撰《试论百越和百濮的异同》一文)。

文獻上也稱之為百粵,其分佈甚廣,內部「各有種姓」,雜處於現今中國南方各地。在中國歷史上,整個廣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謂「交趾會稽七八千里」,在以前都是百越族的居住地。

漢代越族人口[编辑]

上海師範大學潘悟云根據《漢書》的記載,認為漢代的南越、閩越、東甌、駱越都各有人口以百萬計。因結論與一般認知的大不同,可能引發爭論。以下是潘悟云論述的大概:

漢書》記載,南越王趙佗上書漢文帝時說自己「帶甲百萬有餘」。吳王劉濞造反,說自己 「素事南越三十餘年,其王諸君皆不辭分其兵以隨寡人,又可得三十萬」(漢書.吳王劉濞傳)。南越派出的三十萬軍隊自然只是全國軍隊的一部分,可見趙佗自詡「帶甲百萬有餘」雖言過其實,但是相去當不會太遠。建元六年,閩越攻打南越,南越向漢廷求救,漢武帝準備派兵,淮南王劉安上書說「臣聞越甲卒不下數十萬」(漢書.嚴助傳)。南越、閩越的甲卒都有數十萬,甚至近百萬,其全國人口當然都以百萬計。吳王劉濞造反時,東甌也派了軍隊跟從他作戰,兵力「可萬餘人」。東甌國絕不會把全國的兵力都派去幫劉濞作戰,這「萬餘人」只是全國兵力的小部分。建元三年,閩越發兵圍東甌,東甌能支持到漢軍到來,說明東甌的兵力與閩越的「數十萬」不會差得太大,如此推測,東甌國也可能有上百萬的人口。南越、閩越、東甌只不過是百越中的三國,把百越的其他各支加起來,人口數會更多,例如元鼎五年漢武帝派伏波將軍平南越期間,甌駱四十餘萬口降,不降的人數估計不會少於此數,所以駱越人數也可能以百萬計。[10]

文化特点[编辑]

語言[编辑]

越人有自己的語言,古越語可能是侗台語族的分支,但這種語言已經滅絕。

羅香林先生的研究,認為越語的特點是:發音輕利急速,有的詞與漢語不同,名詞類的音綴有複輔音連音成分;詞序倒置,形容詞副詞置於名詞動詞之後。在《國語》、《越絕書》、《吳越春秋》中都有一些越語詞的紀錄,而劉向說苑·善說篇》中所錄著名的「越人歌」則是保存最為連貫完整的越語資料。它記載了楚康王楚靈王的同母弟泛舟河上之際,聽到越人擁楫而歌:「濫兮抃草濫予?昌(桓)澤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縵予乎昭澶秦逾滲。惿隨河湖」(譯文: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後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語言學者鄭張尚芳根據對上古音的構擬,將《越人歌》中表音,與有關的泰語對照,破譯越人歌。並發現「山有木兮木有枝」是楚国译人为满足楚辞韵例凑足六句而添加的衬韵句。[11]

根據音韻學漢字上古音的構擬,把《越人歌》中每一漢字的上古音和中古音,與有關的壯語詞一一對照,發現它與壯語存在著一定的關係。據對古越地的現代漢語方言對比研究,發現其中有著眾多的詞語是相當一致的,因此從中可以看出,閩越甌越南越駱越語在古代大概可以互通,因為古越語的成分至今還十分明顯。

林惠祥先生還認為古越語是一種膠著語,不同於漢語的單音成義,而是合多音膠著而成,故百越語譯成漢語時一字常譯為兩字,如愛為「憐職」,熱為「煦蝦」。表明古代百越語是一種帶有自己特點的獨立語言。

習俗[编辑]

百越族的生活、風俗習慣也有特點,主要是:水種植、椎髻、著貫頭衣凿齿;斷髮紋身雞卜;契臂為盟;多食蛇蛤海產;巢居干欄式建築;善使舟及水戰;以及善鑄銅器,如青銅劍、銅鐸(大鈴,與日本彌生時代文化相似)、銅鼓獵頭食人、喜吃檳榔男女混浴及喜鬥雞,蛙图腾崇拜等。

文化影響[编辑]

雖然在今天已經找不到一個名叫百越族的民族或族群,不過,百越文化事實上卻透過種種不同的方式,在很多不同民族的文化裡面留下了種種痕跡。以下是一些比較值得加以探討的議題。

新石器时代,该古代民族文化遗存中有一种以几何印纹陶为特征,该族是一个崇拜與蛙图腾的部族,有纹身的习俗,生活于水乡,自比是龙的子孙。有咀嚼檳榔黑齒的習慣。

對於當今某些民族之習俗的影響[编辑]

所謂的「拾骨葬」,或稱「二次葬」,在中國長江以南各地,比如說江蘇浙江福建广西廣東海南島以及台灣的閩粵移民,以及很多中國南方民族、東亞及東南亞民族,比如說壯族琉球族,都有這種習俗。事實上,一直到現在,中國南方、香港及台灣採用這種喪葬儀式十分普遍。拾骨葬土葬數年後開棺取骨,然後將全副骨骼一一置入一稱為金斗甕仔金塔)的陶甕當中。

這種拾骨葬的習俗,事實上是環太平洋原始民族中普遍分布的一種文化特質,廣及中國、東南亞東北亞洲、南太平洋諸島、以及北美洲、甚至馬達加斯加。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學者凌純聲的研究,整個拾骨文化圈裏諸民族所採行的拾骨文化,基本上均來自相同起源的一個文化習俗,而這個習俗最早的起源地,正是百越族所分佈的華南地區。倭人水稻種植,斷髮紋身等生活習慣與百越人出奇地相似。

凌純聲認為百越族為台灣原住民族的先祖,也是南島民族的祖先。但是從語言學分析,這個假說仍有爭議,主要是因為漢語與南島語之間沒有關聯性。李壬癸認為,從語言的關係看,古代漢民族、傣民族、南島民族的地理分布,應該是漢民族在北,傣民族居中,南島民族在南。換言之,漢語與傣語有密切的接觸,傣語與南島語也有密切的接觸,但漢語與南島語卻沒有直接接觸的語言證據。此外,在福建發掘的多處古代遺址都被證實是屬於南島語族的相似文化,應是受到一定的文化移植影響,如曇石山遺址等。

參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5页。
  2. ^ 李辉:《百越遗传结构的一元二分迹象》,《广西民族研究》2002年第4期,第26页。
  3.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6页。
  4.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7页。
  5. ^ 毛颖、张敏,《长江下游的徐舒与吴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6. ^ 余天炽、覃圣敏、蓝日勇、梁旭达、覃彩銮:《古南越国史》,第233~234页。
  7. ^ 漢書
  8. ^ 《汉书·西南夷传》:“有鉤町侯亡波”;《昭帝纪》“毋波”。亡即毋。
  9. ^ http://www.zhuangzu.nev.cn/a1article-341676-1.html 兰天明,句町文化与壮族始祖布洛陀的渊源值得探究
  10. ^ 潘悟云. 語言接觸與漢語南方方言的形成,《語言接觸論集》2003,上海教育出版社。. 
  11. ^ 鄭張尚芳〈千古之谜《越人歌》〉《语言研究论丛》第7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