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百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百越
漢語名稱
簡化字 百越
正體字 百越
越南語名稱
越南語 Bách Việt
壯語名稱
壯語 Bakyied

部落西周時期開始就是一個他稱。是指使用「」這種生產工具(或兵器)的南方部落。由於內部「各有種姓」。廣泛分布於亞洲大陸南部大江大河的下游。故戰國時將之稱為「百越」。[1]

遺傳研究[編輯]

由於分子人類學Y染色體DNA能對人群系統進行精細的分析,百越系統被發現與中國的其他系統差異很大,而與南島語系的諸民族(馬來系統,特別是台灣南島語言)群體相當接近。已經研究的百越群體顯示出遺傳發生關係和語言文化類型的差距,這與百越的整體認同和地域分化有關。根據數據的主成分分析得到百越集團系統遺傳結構的三個特點:

  1. 百越有單起源的遺傳學跡象,可能大約三、四萬年前發源於廣東一帶,而後慢慢擴散開來;
  2. 百越二分為以浙江為中心的東越和以版納為中心的西越;
  3. 百越群體在發展過程中曾經由廣東向東北、西北、西南三個方向遷徙。百越接觸過的許多族群也涵入了部分百越的遺傳類型。百越從廣東江西浙江的擴散可能發生於很早以前,福建浙江的越人群體是不同路線遷來的,在台灣原住民遺傳結構中同樣表現出這種二元性。西部傣族類群是很晚從廣東遷出的。[2]

語言研究[編輯]

以百越為主體發展而來的民族主要有壯侗語族各民族,他們的語言有壯語(廣西雲南廣東)、布依語(貴州)、傣語(雲南)、侗語(湖南貴州廣西)、水語(貴州)、仫佬語(廣西)、毛南語(廣西)、黎語(海南島)、泰語(泰國)、寮語撣語(緬甸東北部)、黑泰白泰儂語岱語土族語(均在越南北部)、阿含語(印度阿薩姆邦,已消亡)等。
語言學家李方桂壯侗語族稱為「侗台語族」,並劃分為兩個語支、五個語群,即台語支分為北部語群(壯語北部方言、布依語和分布在泰國北部的石語)、中部語群(壯語南部方言、越南東北部的儂岱語等)、西南語群(泰語寮語撣語阿含語越南西北部的黑泰白泰紅泰語雲南傣語),侗水語支分為侗語群(侗語仫佬語)、水語群(水語毛南語)。從語言學家的結論中可以看到,分布在中國南方和中南半島的眾多民族在語言文化上的共性是巨大的,同樣表明了這些民族之間有著深厚的歷史親緣關係。[1]

以百越為主體發展而來的民族還有臺灣南島語族各民族,他們的語言有泰雅語賽夏語布農語鄒語魯凱語排灣語卑南語阿美語達悟語等等[3]



百越後裔人群[編輯]

百越部落是亞洲南部一個古老的族群。

地理人文環境[編輯]

在中國南方中南半島廣大的土地上,有許多聞名於世的大江大河,河流之間存在著許多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態環境,在此客觀外在的基礎上形成了以稻作農耕經濟為主要生活來源的古老部落———百越部落群體,隨著歷史的發展,以百越部落群體為主體,在內部外部諸多因素的影響、制約下,經過融合、分化與重新組合,形成了現代壯侗語諸族、高山族、京族及部分漢族。

古代百越部族的分布區,北至北緯32度,南到北緯16度,西至東經94度,東到東經124度,其北與中原華夏文化相連,西北以巴蜀荊楚為界,西方以印度為鄰,東臨大海,南接中南半島,整個分布呈半月形。從現代國家的地域觀點看,主要是中國的江蘇浙江江西福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諸省區和越南寮國泰國緬甸等國;從歷史的地域觀念看,他們卻是連成一片的,具有共同的地域。

在這個半月形地區內,空氣濕潤,氣溫高,雨量充沛,是熱帶亞熱帶氣候,有眾多的動植物,為百越群體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富有特徵的自然生態資源;這一地區大小河流密如蛛網,最有代表性的河流從東向西有長江閩江珠江紅河瀾滄江湄公河怒江伊洛瓦底江薩爾溫江,諸河流之間分布著的山地、山前台地、丘陵、盆地,犬牙交錯,溪流縱橫其間,使各個時期的百越群體及其後裔都可以選擇適合於他們的生存之地。

總之,百越部族的居住環境總的說來是分布在平原低地、山間盆地和靠近江河湖海、水道縱橫的地區,這樣的地理生態環境和人們生產生活的相互作用,便表現了固有的文化特質,如稻作文化、居住干欄文身斷髮龍蛇崇拜懸棺葬俗、墾殖山田等,而且儘管各地的百越群體及其後裔在類似的生態環境中創造的文化雖各有個性,但共性也是明顯的,即地理生態環境類似、社會發展類似、但地域卻不一定相連,在相距很遠的不同群體的文化模式,卻具一定的共性。凡此種種獨特的自然地理生態環境是決定百越部族歷史發展最為重要的客觀外部條件,正是在這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態環境條件下,在相同的地域內發展起來的共同經濟生活、文化特徵、心理素質,構成了他們鮮明的歷史個性。

但由於地域分布的廣大,接觸的群體眾多,人群間的相互影響極大,與自然地理生態環境相比,更為重要,是本質性的,即社會歷史環境的影響。比較顯著的是居於東部地區的部分受華夏和後來以華夏部族為主體發展起來的漢族影響較大。一般來說,中原文化對紅河以東百越部族後裔的影響帶有較為濃重的政治傾向,例如設置郡縣、移民屯墾,更主要的是儒家思想的滲透,這些都大大加快了其自身的發展進程和自然同化過程;而印度佛教文化對紅河以西百越後裔的影響則是潛移默化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內聚力和向心力的作用。[12]

夔紋印紋陶

史前文化[編輯]

大量考古材料表明,幾何印紋陶有肩石斧有鍛石錛是歷史學界、考古學界公認的百越部族早期使用的典型器物。它們廣泛存在於長江下游地區、閩江流域、珠江流域、紅河中下游地區、瀾滄江湄公河中下游地區、怒江薩爾溫江中下游到伊洛瓦底中上游地區,一直到今印度阿薩姆邦

中國南方地區[編輯]

中南半島地區[編輯]

歷史[編輯]

先秦時代[編輯]

雒越人首紋青銅匕首

古越人和中原人早期的關係主要在貿易,越人以象牙玳瑁、翠毛、犀角、玉桂和香木等交換北方的絲帛和手工產品(鍾倫納 2004)。

有觀點認為古籍中的「百越」由「古越人」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而成。戰國時代文獻中便出現了「百越」這一個新的稱謂。戰國後期,除了有百越這個名稱以外,還有「揚越」這個名稱指代揚州地區的越人。揚州包括今淮南、長江下游和嶺南的東部地區,有時又包括整個嶺南地區。所以揚越實際也是戰國以來至秦漢中原人對越人的另一種泛稱(王東 2003,3;陳國強 2000)。

  • 于越及越國:他們有自己獨特的文化,比如太湖地區的所發掘的馬橋文化[14]和「越」相關的最早文字記錄,涉及「于越」,為春秋時期之越國的前身(越國的別稱就是于越),最晚在商朝的時候就已經存在。按《史記》記載,越國是由夏後少康的庶子無餘所建立[15],通過史籍記載推算建於公元前2031年[16],但春秋以前的世系失載。雖然沒有參加武王伐紂,但至少曾經北上當周成王的賓客。該國傳至勾踐 (前496年 - 前464年)的時候,他試著向北擴張,曾經沿著江蘇的海岸北上膠州灣,公元前473年,越國滅亡吳國後,勢力範圍一度北達江蘇,南入閩台,東瀕東海,西達皖南、贛東,雄踞東南。306年(楚懷王二十三年),楚國乘越內亂的時候,占領越國江東之地,並設立為郡[17]。越國因此分崩離析。

在成書於秦統一中國前的《呂氏春秋》中,越國已屬於九州的一部分。[18][19]

公元前350年戰國時期地圖(可見楚國侵占當時越國地)
  • 滇國:據《史記.西南夷列傳》記載:楚頃襄王時(前298年─前263年)使將軍莊蹻將兵循江上,略近蜀黔中以西。至滇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沃數千里,以兵威定屬楚」,指出在楚頃襄王時,莊蹻奉命南征。大約在前279年時,領兵通過黔中郡,經過沅水往南,攻略西南。連克且蘭(今貴州省福泉市一帶),征服夜郎(今貴州省桐梓縣一帶),一直攻到滇池(今雲南省昆明市一帶),征服了黔中夜郎等地區。莊蹻以兵威戡定其地屬楚,正要歸報楚王,而楚國的巫郡黔中郡在前277年時再度被秦國攻占,莊蹻回國之路斷絕,遂留在滇池自立為滇王,號「莊王」。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雲南中部及東部地區。
  • 夜郎:關於夜郎國的記載主要見於《史記·西南夷列傳》,稱其「臨牂牁江」。而根據考古的資料,一般認為夜郎在中國的戰國時代已經存在。因為牂牁江是今六盤水市與普安縣的交界處,所以六盤水和畢節赫章可樂遺址這一片被認為是夜郎古國所在地。

秦代[編輯]

秦朝諸郡

秦漢時,相關史籍則泛稱中國南方東南沿海的部族為「越」,史稱「北方胡、南方越」。

  • 閩中郡秦朝設置了「閩中郡」,但該郡的建制卻不相同,秦未派守尉令長到閩中來,只是廢去閩越王的王位,改用「君長」的名號讓其繼續統治該地[21]
  • 會稽郡:公元前222年,秦國大將王翦楚國後繼續東進,當時的越王投降秦軍,於是秦朝占領全部原越國範圍,設置了「會稽郡」[22]
靈渠流經的地區,溝通東部的湘江和西部的灕江

漢初[編輯]

至遲在漢朝初期,百越部族已經逐漸形成幾個較強盛而明顯的部分,即「東甌」(東海)(原先是越國封的公侯國「東甌國」越國亡後,流亡的越國王族與當地的甌人(百越諸部族的一支)融合,形成了新的「東甌人」)(前472年-前138年)、「閩越」、「南越」、「西甌」、以及「雒越」(駱越)。

這些部分都形成了當時該地的政治中心,比如說閩越第一代君主無諸、東海第一代君主騶搖、以及南越趙佗,都曾經叱吒風雲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陳國強 2000)。

漢武帝時期[編輯]

漢武帝天漢二年(前99年)西漢朝面積最大時期的統治區域,部分區域為朝貢國

百越部族所建立的各個王國大多都被漢武帝征服,改為漢朝的郡縣,並被納入九州的范圍之內[30][31][32]

  • 東甌國:漢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閩越東甌發生內訌,東甌國新君望迫於閩越壓力,「請舉國徙中國,乃悉舉眾來,處江淮之間」,率領屬民軍隊四萬多人北上,被安置在江淮流域的廬江郡(今安徽西部的舒城地區),並被降封為「廣武侯」,東甌國從此在漢朝行政上取消了,但甌越人仍居住於王國故地,並多有人為避戰亂遷徙至周邊東海各島群。
  • 閩越國:閩越王無諸的後代東越王餘善最後發展到刻「武帝」璽,自立為帝,並發兵反漢。漢武帝調遣四路大軍共數十萬人圍攻閩越國。前110年,閩越王城漢武帝所派遣的大軍所毀。
  • 南越國:前112年秋,漢武帝調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萬人,兵分五路進攻南越。漢武帝在平定南越國後,將南越國領地設置了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前110年,楊仆率軍從合浦郡徐聞縣(今屬廣東省)渡海,占領了海南島。漢朝將其設為儋耳珠崖兩郡,和前面七郡同隷屬於交州刺史部。[33]
  • 夜郎國:漢武帝時因意圖攻打南越國,派唐蒙出使南越,發現當地有地生產的枸醬,得知是從夜郎來的,因此上書武帝,可以通夜郎以制南越,因此武帝派唐蒙出使夜郎,見其首領夜郎侯多同,並厚賜其財物,約定要在當地設置郡縣官吏並以其子為縣令,夜郎侯認為其國家與漢朝距離遠,就暫且先答應,但後屢次不服於漢。夜郎王興在漢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時舉兵反漢,漢朝派兵誅滅,夜郎國亡。改設郡縣。[34]
  • 滇國:漢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時,滇國歸降,並在當地設置益州郡管轄,納入了漢王朝的版圖。同時賜「滇王之印」,並允許滇王繼續管理他的臣民。東漢時,隨著漢朝郡縣制的推廣、鞏固以及大量中原人的遷入,滇國土著被逐漸分解、融合、同化,最終完全消失。滇國的實力下降,據黃懿陸《滇國史》的考証,古滇國當在東漢元初二年(115年)才完全滅亡。
  • 句町國:句町國是春秋戰國時代由句町、進桑漏臥等氏族部落聯盟發展而成的古代方國漢武帝元鼎6年(前111年),句町王毋波率部歸附漢朝。漢昭帝始元5年(前82年),句町族首領亡波[35]漢昭帝調遣,「率其邑君長人民」參加平息滇中和滇西地區(姑繒葉榆)的反叛,大破益州,「斬首捕虜五萬餘級,獲畜產十餘萬」。在漢昭帝六年秋七月被封為「句町王」,句町王國一直延續到南朝齊南朝梁取代之時(公元前81-公元502年)。歷時達583年。享受著國縣並置的特殊待遇。憑此優勢,句町的勢力迅速發展。亡波率部從建水通海北上,進擊滇池地區;又從安寧楚雄西進,攻占大理一帶的葉榆姑繒通海在句町王毋波統治時代,曾是其控制滇中和滇西地區的行政中心。其崛起導致滇國的實力下降,滇王的地位亦不復存在了。「句町人」在滇的統治持續了54年之久。[36]

漢末,原南越國的越地,相當於今日廣東、廣西、海南及越南北部的地區,曾經被分屬九州(中國)中的荊州[37]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編輯]

漢末時期,由于軍閥割據,漢朝中央對東南方原百越地區控制力喪失,當時作為袁術部下的孫策攻陷揚州江東、會稽郡等地區,於是百越地區成為「虜庭」的一部分,所以「東甌、閩越之國」不再是漢地(漢朝領土)。[38]

三國志 卷六十四 吳書·諸葛滕二孫濮陽傳》記載吳國認為難以討平山越:「恪以丹楊山險,民多果勁,雖前發兵,徒得外縣平民而已。其餘深遠,莫能禽盡,屢自求乞為官出之。三年可得甲士四萬。眾議鹹以"丹楊地勢險阻,與吳郡、會稽、新都、鄱陽四郡鄰接,周旋數千里,山谷萬重,其幽邃民人,未嘗人城邑,對長吏,皆仗兵野逸,白首於林莽。逋亡宿惡,鹹共逃竄。山出銅鐵,自鑄甲兵。俗好武習戰,高尚氣力,其升山赴險,抵突叢棘。若魚之走淵,□狖之騰木也。時觀間隙,出為寇盜,每致兵征伐,尋其窟藏。其戰則蜂至,敗則鳥竄,自前世以來,不能羈也"。皆以為難。」

三國志》作者陳壽評論山越對吳國構成威脅,並導致吳國難以全力對抗魏國:「山越好為叛亂,難安易動,是以孫權不遑外禦,卑詞魏氏。凡此諸臣,皆克寧內難,綏靜邦域者也。」

隋唐帝國時期[編輯]

唐帝國時期,當時漢文史書所稱的南蠻華人被視為不同的民族。

魏徵在《隋書南蠻傳》記載:「南蠻雜類,與華人錯居,曰、曰、曰、曰、曰。俱無君長,隨山洞而居,古先所謂百越是也。」可見當時對華人及南蠻(即蜒、狼、俚、獠、頠各族。)有所區分,但所載的蜒、狼、俚、獠、頠已被同化[39],隋書只記錄林邑、赤土、真臘、婆利四國。

柳宗元在《柳州文宣王新修廟碑》記載南夷不服從華人統治的情況:「惟柳州古為南夷,椎髻卉裳,攻劫鬭暴。雖唐虞之仁不能柔, 之勇不能威。」(柳州始建於漢武帝南越國所建潭中縣城)

宋朝時期[編輯]

吳權自立為王,建立吳朝

現代[編輯]

原百越地區大部分在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範圍內,餘下的另一部分在今日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管轄範圍內。

關於越的名稱[編輯]

古代「粵」、「越」通用。越人就是生活在長江以南的一個古老的部族。夏朝稱「于越」;商朝稱「蠻越」或「南越」;周朝稱「揚越」、「荊越」;戰國稱「百越」。宋朝羅泌的《路史》說:「越裳雒越,甌越、甌皚,且甌、西甌供人目深摧夫禽人蒼梧越區桂國損子產里西雙版納)、海癸九菌、稽余、北帶、仆句、區吳(句吳),是謂百越。」(摘自黃現璠撰《試論百越和百濮的異同》一文)。

文獻上也稱之為百粵,其分布甚廣,內部「各有種姓」,雜處於現今中國南方各地。在中國歷史上,整個廣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謂「交趾會稽七八千里」,在以前都是百越的居住地。

漢代百越部族人口[編輯]

上海師範大學潘悟雲根據《漢書》的記載,認為漢代的南越、閩越、東甌、駱越都各有人口以百萬計。因結論與一般認知的大不同,可能引發爭論。以下是潘悟雲論述的大概:

漢書》記載,南越王趙佗上書漢文帝時說自己「帶甲百萬有餘」。吳王劉濞造反,說自己 「素事南越三十餘年,其王諸君皆不辭分其兵以隨寡人,又可得三十萬」(漢書.吳王劉濞傳)。南越派出的三十萬軍隊自然只是全國軍隊的一部分,可見趙佗自詡「帶甲百萬有餘」雖言過其實,但是相去當不會太遠。建元六年,閩越攻打南越,南越向漢廷求救,漢武帝準備派兵,淮南王劉安上書說「臣聞越甲卒不下數十萬」(漢書.嚴助傳)。南越、閩越的甲卒都有數十萬,甚至近百萬,其全國人口當然都以百萬計。吳王劉濞造反時,東甌也派了軍隊跟從他作戰,兵力「可萬餘人」。東甌國絕不會把全國的兵力都派去幫劉濞作戰,這「萬餘人」只是全國兵力的小部分。建元三年,閩越發兵圍東甌,東甌能支持到漢軍到來,說明東甌的兵力與閩越的「數十萬」不會差得太大,如此推測,東甌國也可能有上百萬的人口。南越、閩越、東甌只不過是百越中的三國,把百越的其他各支加起來,人口數會更多,例如元鼎五年漢武帝派伏波將軍平南越期間,甌駱四十餘萬口降,不降的人數估計不會少於此數,所以駱越人數也可能以百萬計。[40]

根據《漢書》給出公元2年的人口數據,原南越國故地[41]的人口有1,372,290人,而在東甌、閩越故地的會稽郡人口就有1,032,640人[42]

文化特點[編輯]

語言[編輯]

越人有自己的語言,古越語可能是侗台語族的分支,但這種語言已經滅絕。

羅香林先生的研究,認為越語的特點是:發音輕利急速,有的詞與漢語不同,名詞類的音綴有複輔音連音成分;詞序倒置,形容詞副詞置於名詞動詞之後。在《國語》、《越絕書》、《吳越春秋》中都有一些越語詞的紀錄,而劉向說苑·善說篇》中所錄著名的「越人歌」則是保存最為連貫完整的越語資料。它記載了楚康王楚靈王的同母弟泛舟河上之際,聽到越人擁楫而歌:「濫兮抃草濫予?昌(桓)澤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縵予乎昭澶秦逾滲。惿隨河湖」(譯文: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後恥。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語言學者鄭張尚芳根據對上古音的構擬,將《越人歌》中表音,與有關的泰語對照,破譯越人歌。並發現「山有木兮木有枝」是楚國譯人為滿足楚辭韻例湊足六句而添加的襯韻句。[43]

根據音韻學漢字上古音的構擬,把《越人歌》中每一漢字的上古音和中古音,與有關的壯語詞一一對照,發現它與壯語存在著一定的關係。據對古越地的現代漢語方言對比研究,發現其中有著眾多的詞語是相當一致的,因此從中可以看出,閩越甌越南越駱越語在古代大概可以互通,因為古越語的成分至今還十分明顯。

林惠祥先生認為古越語是一種膠著語,不同於漢語的單音成義,而是合多音膠著而成,故百越語譯成漢語時一字常譯為兩字,如愛為「憐職」,熱為「煦蝦」。表明古代百越語是一種帶有自己特點的獨立語言。

習俗[編輯]

百越部族的生活、風俗習慣也有特點,主要是:水種植、椎髻、著貫頭衣鑿齒;斷髮紋身雞卜;契臂為盟;多食蛇蛤海產;巢居干欄式建築;善使舟及水戰;以及善鑄銅器,如青銅劍、銅鐸(大鈴,與日本彌生時代文化相似)、銅鼓獵頭食人、喜吃檳榔男女混浴及喜鬥雞,龍圖騰崇拜[44]、蛙圖騰崇拜等。

文化影響[編輯]

雖然在今天已經找不到一個名叫百越的族群,不過,百越文化事實上卻透過種種不同的方式,在很多不同民族的文化裡面留下了種種痕跡。以下是一些比較值得加以探討的議題。

新石器時代,該古代部族文化遺存中有一種以幾何印紋陶為特徵,該族是一個崇拜與蛙圖騰的部族,有紋身的習俗,生活於水鄉,自比是龍的子孫。有咀嚼檳榔黑齒的習慣。

對於當今某些民族之習俗的影響[編輯]

所謂的「拾骨葬」,或稱「二次葬」,在中國長江以南各地,比如說江蘇浙江福建廣西廣東海南島以及台灣的閩粵移民,以及很多中國南方民族、東亞及東南亞民族,比如說壯族琉球族,都有這種習俗。事實上,一直到現在,中國南方、香港及台灣採用這種喪葬儀式十分普遍。拾骨葬土葬數年後開棺取骨,然後將全副骨骼一一置入一稱為金斗甕仔金塔)的陶甕當中。

這種拾骨葬的習俗,事實上是環太平洋原始民族中普遍分布的一種文化特質,廣及中國、東南亞東北亞洲、南太平洋諸島、以及北美洲、甚至馬達加斯加。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學者凌純聲的研究,整個拾骨文化圈裏諸民族所採行的拾骨文化,基本上均來自相同起源的一個文化習俗,而這個習俗最早的起源地,正是百越族所分布的華南地區。倭人水稻種植,斷髮紋身等生活習慣與百越人出奇地相似。

凌純聲認為百越為台灣原住民族的先祖,也是南島民族的祖先。但是從語言學分析,這個假說仍有爭議,主要是因為漢語與南島語之間沒有關聯性。李壬癸認為,從語言的關係看,古代漢民族、傣民族、南島民族的地理分布,應該是漢民族在北,傣民族居中,南島民族在南。換言之,漢語與傣語有密切的接觸,傣語與南島語也有密切的接觸,但漢語與南島語卻沒有直接接觸的語言證據。此外,在福建發掘的多處古代遺址都被證實是屬於南島語族的相似文化,應是受到一定的文化移植影響,如曇石山遺址等。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體研究論述》,《雲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年第3期,第75頁。
  2. ^ 李輝:《百越遺傳結構的一元二分跡象》,《廣西民族研究》2002年第4期,第26頁。
  3. ^ 復旦大學一項研究得出結論 台灣高山族祖先在上海
  4. ^ 復旦大學一項研究得出結論 台灣高山族祖先在上海
  5. ^ 李 輝:百越遺傳結構的一元二分跡象
  6. ^ 人文廣府的實質內涵
  7. ^ 越人底色+移民——廣府源流
  8. ^ 駱越後裔包括哪些民族?
  9. ^ 東亞人群Y染色體單倍體數據
  10. ^ 越族的基本特徵
  11. ^ 《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卷之一.鴻厖氏紀》:「涇陽王諱祿續,神農氏之後也。壬戌元年初,炎帝神農氏三世孫帝明,生帝宜。既而南巡至五嶺,接得婺僊女,生王。王聖智聰明,帝明奇之,欲使嗣位。王固讓其兄,不敢奉命。帝明於是立帝宜為嗣,治北北,封王為涇陽王,治南方,號赤鬼國。王娶洞庭君女,曰神龍,生貉龍君。」
  12.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體研究論述》,《雲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年第3期,第76頁。
  13.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體研究論述》,《雲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年第3期,第77頁。
  14. ^ 毛穎、張敏,《長江下游的徐舒與吳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15. ^ 《史記.卷四十一.越王勾踐世家.第十一》:「越王勾踐,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後帝少康之庶子也。封於會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斷髮,披草萊而邑焉。」
  16. ^ 《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從無余越國始封,至餘善返越國空滅,凡一千九百二十二年。」按餘善的閩越國亡於公元前110年,上溯姒少康之子姒無余受封時間在公元前2031年。
  17. ^ 《史記.卷七十一.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甘茂》范蜎對楚懷王曰:「........且王前嘗用召滑於越,而內行章義之難,越國亂,故楚南塞厲門而郡江東。計王之功所以能如此者,越國亂而楚治也。........。」
  18. ^ 《史記.卷七十四.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以為儒者所謂中國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國名曰赤縣神州。赤縣神州內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為州數。中國外如赤縣神州者九,乃所謂九州也。於是有裨海環之,人民禽獸莫能相通者,如一區中者,乃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環其外,天地之際焉。」
  19. ^ 《呂氏春秋.有始覽.有始》:「何謂九州?河、漢之間為豫州,周也。兩河之間為冀州,晉也。河、濟之間為兗州,衛也。東方為青州,齊也。泗上為徐州,魯也。東南為揚州,越也。南方為荊州,楚也。西方為雍州,秦也。北方為幽州,燕也。」
  20. ^ 《大越史記全書.外紀卷之一.鴻厖氏紀》
  21. ^ 《史記.卷一百一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22.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始皇二十五年,降越君,置會稽郡。
  23. ^ 《史記卷一百一十六.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秦時常頞略通五尺道,諸此國頗置吏焉。
  24. ^ 《史記.卷一百一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孝惠三年,舉高帝時越功,曰閩君搖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搖為東海王,都東甌,世俗號為東甌王。
  25. ^ 《史記.卷一百一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東甌請舉國徙中國,乃悉舉衆來,處江淮之閒。
  26. ^ 《史記.卷一百一十四.東越列傳.第五十四》漢五年,復立無諸為閩越王,王閩中故地,都東冶。
  27. ^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秦已破滅,佗即擊並桂林象郡,自立為南越武王。
  28. ^ 《史記.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傳.第五十三》自尉佗初王後,五世九十三歲而國亡焉。
  29. ^ 《交州外域記》曰:「南越進兵攻之,安陽王發弩,弩折遂敗。安陽王下船逕出于海,今平道縣後王宮城見有故處。《晉太康地記》,縣屬交趾,越遂服諸雒將。」
  30. ^ 《漢書.天文志》:「斗,江、湖。牽牛、婺女,揚州。」
  31. ^ 《漢書.地理志上》:「以星土辯九州之地。」
  32. ^ 《漢書.地理志下》:「吳地,斗分野也。今之會稽、九江、丹陽、豫章、廬江、廣陵、六安、臨淮郡,盡吳分也...粵地,牽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蒼梧、鬱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粵分也。」
  33. ^ 余天熾、覃聖敏、藍日勇、梁旭達、覃彩鑾:《古南越國史》,第233~234頁。
  34. ^ 漢書
  35. ^ 《漢書·西南夷傳》:「有鉤町侯亡波」;《昭帝紀》「毋波」。亡即毋。
  36. ^ http://www.zhuangzu.nev.cn/a1article-341676-1.html 蘭天明,句町文化與壯族始祖布洛陀的淵源值得探究
  37. ^ 《獻帝起居注》曰:「建安十八年三月庚寅,省州並郡,復禹貢之九州。冀州得魏郡、安平、鉅鹿、河閒、清河、博陵、常山、趙國、勃海、甘陵、平原、太原、上黨、西河、定襄、鴈門、雲中、五原、朔方、河東、河內、涿郡、漁陽、廣陽、右北平、上谷、代郡、遼東、遼東屬國、遼西、玄菟、樂浪,凡三十二郡。省司隸校尉,以司隸部分屬豫州、冀州、雍州。省涼州刺史,以並雍州部,郡得弘農、京兆、左馮翊、右扶風、上郡、安定、隴西、漢陽、北地、武都、武威、金城、西平、西郡、張掖、張掖屬國、酒泉、敦煌、西海、漢興、永陽、東安南,凡二十二郡。省交州,以其郡屬荊州。荊州得交州之蒼梧、南海、九真、交趾、日南,與其舊所部南陽、章陵、南郡、江夏、武陵、長沙、零陵、桂陽,凡十三郡。益州本部郡有廣漢、漢中、巴郡、犍為、蜀郡、牂牁、越巂、益州、永昌、犍為屬國、蜀郡屬國、廣漢屬國,今並得交州之鬱林、合浦,凡十四郡。豫州部郡本有潁川、陳國、汝南、沛國、梁國、魯國,今並得河南、滎陽都尉,凡八郡。徐州部郡得下邳、廣陵、彭城、東海、琅邪、利城、城陽、東莞,凡八郡。青州得齊國、北海、東萊、濟南、樂安,凡五郡。」
  38. ^ 《三國志卷三十八·蜀書八·許靖》孫策東渡江,皆走交州以避其難,靖身坐岸邊,先載附從,疎親悉發,乃從後去,當時見者莫不嘆息。既至交阯,交阯太守士燮厚加敬待。陳國袁徽以寄寓交州,徽與尚書令荀彧書曰:「許文休英才偉士,智略足以計事。自流宕已來,與羣士相隨,每有患急,常先人後己,與九族中外同其飢寒。其紀綱同類,仁恕惻隱,皆有效事,不能復一二陳之耳。」鉅鹿張翔銜王命使交部,乘勢募靖,欲與誓要,靖拒而不許。靖與曹公書曰:「...迫於袁術方命圮族,扇動羣逆,津塗四塞,雖縣心北風,欲行靡由。正禮師退,術兵前進,會稽傾復,景興失據,三江五湖,皆為虜庭。臨時困厄,無所控告。便與袁沛、鄧子孝等浮涉滄海,南至交州。經歷東甌、閩越之國,行經萬里,不見漢地,漂薄風波,絕糧茹草,飢殍薦臻,死者大半。既濟南海,與領守兒孝德相見,知足下忠義奮發,整飭元戎,西迎大駕,巡省中嶽。...」
  39. ^ 《隋書‧南蠻傳》南蠻雜類,與華人錯居,曰蜒,曰狼,曰俚,曰獠,曰頠,俱無君長,隨山洞而居,古先所謂百越是也。其俗斷髮文身,好相攻討,浸以微弱,稍屬於中國,皆列為郡縣,同之齊人,不復詳載。
  40. ^ 潘悟雲. 語言接觸與漢語南方方言的形成,《語言接觸論集》2003,上海教育出版社。. 
  41. ^ 《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粵地,牽牛、婺女之分壄也。今之蒼梧、鬱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粵分也。
  42. ^ 《漢書.卷二十八上.地理志第八上》會稽郡,戶二十二萬三千三十八,口百三萬二千六百四。
  43. ^ 鄭張尚芳〈千古之謎《越人歌》〉《語言研究論叢》第7輯
  44. ^ 應劭曰:「常在水中,故斷其發,文其身,以象龍子,故不見傷害。」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