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百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百越
汉语名称
简化字 百越
繁体字 百越
越南语名称
越南语 Bách Việt
壮语名称
壮语 Bakyied

部落西周时期开始就是一个他称。是指使用“”这种生产工具(或兵器)的南方部落。由于内部“各有种姓”。广泛分布于亚洲大陆南部大江大河的下游。故战国时将之称为“百越”。[1]

遗传研究[编辑]

由于分子人类学Y染色体DNA能对人群系统进行精细的分析,百越系统被发现与中国的其他系统差异很大,而与南岛语系的诸民族(马来系统,特别是台湾南岛语言)群体相当接近。已经研究的百越群体显示出遗传发生关系和语言文化类型的差距,这与百越的整体认同和地域分化有关。根据数据的主成分分析得到百越集团系统遗传结构的三个特点:

  1. 百越有单起源的遗传学迹象,可能大约三、四万年前发源于广东一带,而后慢慢扩散开来;
  2. 百越二分为以浙江为中心的东越和以版纳为中心的西越;
  3. 百越群体在发展过程中曾经由广东向东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迁徙。百越接触过的许多族群也涵入了部分百越的遗传类型。百越从广东江西浙江的扩散可能发生于很早以前,福建浙江的越人群体是不同路线迁来的,在台湾原住民遗传结构中同样表现出这种二元性。西部傣族类群是很晚从广东迁出的。[2]

语言研究[编辑]

以百越为主体发展而来的民族主要有壮侗语族各民族,他们的语言有壮语(广西云南广东)、布依语(贵州)、傣语(云南)、侗语(湖南贵州广西)、水语(贵州)、仫佬语(广西)、毛南语(广西)、黎语(海南岛)、泰语(泰国)、老挝语掸语(缅甸东北部)、黑泰白泰侬语岱语土族语(均在越南北部)、阿含语(印度阿萨姆邦,已消亡)等。
语言学家李方桂壮侗语族称为“侗台语族”,并划分为两个语支、五个语群,即台语支分为北部语群(壮语北部方言、布依语和分布在泰国北部的石语)、中部语群(壮语南部方言、越南东北部的侬岱语等)、西南语群(泰语老挝语掸语阿含语越南西北部的黑泰白泰红泰语云南傣语),侗水语支分为侗语群(侗语仫佬语)、水语群(水语毛南语)。从语言学家的结论中可以看到,分布在中国南方和中南半岛的众多民族在语言文化上的共性是巨大的,同样表明了这些民族之间有着深厚的历史亲缘关系。[1]

以百越为主体发展而来的民族还有台湾南岛语族各民族,他们的语言有泰雅语赛夏语布农语邹语鲁凯语排湾语卑南语阿美语达悟语等等[3]



百越后裔人群[编辑]

百越部落是亚洲南部一个古老的族群。

地理人文环境[编辑]

在中国南方中南半岛广大的土地上,有许多闻名于世的大江大河,河流之间存在着许多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在此客观外在的基础上形成了以稻作农耕经济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古老部落———百越部落群体,随着历史的发展,以百越部落群体为主体,在内部外部诸多因素的影响、制约下,经过融合、分化与重新组合,形成了现代壮侗语诸族、高山族、京族及部分汉族。

古代百越部族的分布区,北至北纬32度,南到北纬16度,西至东经94度,东到东经124度,其北与中原华夏文化相连,西北以巴蜀荆楚为界,西方以印度为邻,东临大海,南接中南半岛,整个分布呈半月形。从现代国家的地域观点看,主要是中国的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广东广西云南贵州诸省区和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国;从历史的地域观念看,他们却是连成一片的,具有共同的地域。

在这个半月形地区内,空气湿润,气温高,雨量充沛,是热带亚热带气候,有众多的动植物,为百越群体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富有特征的自然生态资源;这一地区大小河流密如蛛网,最有代表性的河流从东向西有长江闽江珠江红河澜沧江湄公河怒江伊洛瓦底江萨尔温江,诸河流之间分布着的山地、山前台地、丘陵、盆地,犬牙交错,溪流纵横其间,使各个时期的百越群体及其后裔都可以选择适合于他们的生存之地。

总之,百越部族的居住环境总的说来是分布在平原低地、山间盆地和靠近江河湖海、水道纵横的地区,这样的地理生态环境和人们生产生活的相互作用,便表现了固有的文化特质,如稻作文化、居住干栏文身断发龙蛇崇拜悬棺葬俗、垦殖山田等,而且尽管各地的百越群体及其后裔在类似的生态环境中创造的文化虽各有个性,但共性也是明显的,即地理生态环境类似、社会发展类似、但地域却不一定相连,在相距很远的不同群体的文化模式,却具一定的共性。凡此种种独特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是决定百越部族历史发展最为重要的客观外部条件,正是在这相同或相似的自然地理生态环境条件下,在相同的地域内发展起来的共同经济生活、文化特征、心理素质,构成了他们鲜明的历史个性。

但由于地域分布的广大,接触的群体众多,人群间的相互影响极大,与自然地理生态环境相比,更为重要,是本质性的,即社会历史环境的影响。比较显著的是居于东部地区的部分受华夏和后来以华夏部族为主体发展起来的汉族影响较大。一般来说,中原文化对红河以东百越部族后裔的影响带有较为浓重的政治倾向,例如设置郡县、移民屯垦,更主要的是儒家思想的渗透,这些都大大加快了其自身的发展进程和自然同化过程;而印度佛教文化对红河以西百越后裔的影响则是潜移默化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具有内聚力和向心力的作用。[12]

夔纹印纹陶

史前文化[编辑]

大量考古材料表明,几何印纹陶有肩石斧有锻石锛是历史学界、考古学界公认的百越部族早期使用的典型器物。它们广泛存在于长江下游地区、闽江流域、珠江流域、红河中下游地区、澜沧江湄公河中下游地区、怒江萨尔温江中下游到伊洛瓦底中上游地区,一直到今印度阿萨姆邦

中国南方地区[编辑]

中南半岛地区[编辑]

历史[编辑]

先秦时代[编辑]

雒越人首纹青铜匕首

古越人和中原人早期的关系主要在贸易,越人以象牙玳瑁、翠毛、犀角、玉桂和香木等交换北方的丝帛和手工产品(锺伦纳 2004)。

有观点认为古籍中的“百越”由“古越人”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而成。战国时代文献中便出现了“百越”这一个新的称谓。战国后期,除了有百越这个名称以外,还有“扬越”这个名称指代扬州地区的越人。扬州包括今淮南、长江下游和岭南的东部地区,有时又包括整个岭南地区。所以扬越实际也是战国以来至秦汉中原人对越人的另一种泛称(王东 2003,3;陈国强 2000)。

  • 于越及越国: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比如太湖地区的所发掘的马桥文化[14]和“越”相关的最早文字记录,涉及“于越”,为春秋时期之越国的前身(越国的别称就是于越),最晚在商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按《史记》记载,越国是由夏后少康的庶子无余所建立[15],通过史籍记载推算建于公元前2031年[16],但春秋以前的世系失载。虽然没有参加武王伐纣,但至少曾经北上当周成王的宾客。该国传至勾践 (前496年 - 前464年)的时候,他试着向北扩张,曾经沿着江苏的海岸北上胶州湾,公元前473年,越国灭亡吴国后,势力范围一度北达江苏,南入闽台,东濒东海,西达皖南、赣东,雄踞东南。306年(楚怀王二十三年),楚国乘越内乱的时候,占领越国江东之地,并设立为郡[17]。越国因此分崩离析。

在成书于秦统一中国前的《吕氏春秋》中,越国已属于九州的一部分。[18][19]

公元前350年战国时期地图(可见楚国侵占当时越国地)
  • 滇国: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楚顷襄王时(前298年─前263年)使将军庄𫏋将兵循江上,略近蜀黔中以西。至滇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沃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指出在楚顷襄王时,庄𫏋奉命南征。大约在前279年时,领兵通过黔中郡,经过沅水往南,攻略西南。连克且兰(今贵州省福泉市一带),征服夜郎(今贵州省桐梓县一带),一直攻到滇池(今云南省昆明市一带),征服了黔中夜郎等地区。庄𫏋以兵威戡定其地属楚,正要归报楚王,而楚国的巫郡黔中郡在前277年时再度被秦国攻占,庄𫏋回国之路断绝,遂留在滇池自立为滇王,号“庄王”。疆域主要在以滇池中心的云南中部及东部地区。
  • 夜郎:关于夜郎国的记载主要见于《史记·西南夷列传》,称其“临牂牁江”。而根据考古的资料,一般认为夜郎在中国的战国时代已经存在。因为牂牁江是今六盘水市与普安县的交界处,所以六盘水和毕节赫章可乐遗址这一片被认为是夜郎古国所在地。

秦代[编辑]

秦朝诸郡

秦汉时,相关史籍则泛称中国南方东南沿海的部族为“越”,史称“北方胡、南方越”。

  • 闽中郡秦朝设置了“闽中郡”,但该郡的建制却不相同,秦未派守尉令长到闽中来,只是废去闽越王的王位,改用“君长”的名号让其继续统治该地[21]
  • 会稽郡:公元前222年,秦国大将王翦楚国后继续东进,当时的越王投降秦军,于是秦朝占领全部原越国范围,设置了“会稽郡”[22]
灵渠流经的地区,沟通东部的湘江和西部的漓江

汉初[编辑]

至迟在汉朝初期,百越部族已经逐渐形成几个较强盛而明显的部分,即“东瓯”(东海)(原先是越国封的公侯国“东瓯国”越国亡后,流亡的越国王族与当地的瓯人(百越诸部族的一支)融合,形成了新的“东瓯人”)(前472年-前138年)、“闽越”、“南越”、“西瓯”、以及“雒越”(骆越)。

这些部分都形成了当时该地的政治中心,比如说闽越第一代君主无诸、东海第一代君主驺摇、以及南越赵佗,都曾经叱咤风云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陈国强 2000)。

汉武帝时期[编辑]

汉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西汉朝面积最大时期的统治区域,部分区域为朝贡国

百越部族所建立的各个王国大多都被汉武帝征服,改为汉朝的郡县,并被纳入九州的范围之内[30][31][32]

  • 东瓯国: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闽越东瓯发生内讧,东瓯国新君望迫于闽越压力,“请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率领属民军队四万多人北上,被安置在江淮流域的庐江郡(今安徽西部的舒城地区),并被降封为“广武侯”,东瓯国从此在汉朝行政上取消了,但瓯越人仍居住于王国故地,并多有人为避战乱迁徙至周边东海各岛群。
  • 闽越国:闽越王无诸的后代东越王余善最后发展到刻“武帝”玺,自立为帝,并发兵反汉。汉武帝调遣四路大军共数十万人围攻闽越国。前110年,闽越王城汉武帝所派遣的大军所毁。
  • 南越国:前112年秋,汉武帝调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万人,兵分五路进攻南越。汉武帝在平定南越国后,将南越国领地设置了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前110年,杨仆率军从合浦郡徐闻县(今属广东省)渡海,占领了海南岛。汉朝将其设为儋耳珠崖两郡,和前面七郡同隶属于交州刺史部。[33]
  • 夜郎国:汉武帝时因意图攻打南越国,派唐蒙出使南越,发现当地有地生产的枸酱,得知是从夜郎来的,因此上书武帝,可以通夜郎以制南越,因此武帝派唐蒙出使夜郎,见其首领夜郎侯多同,并厚赐其财物,约定要在当地设置郡县官吏并以其子为县令,夜郎侯认为其国家与汉朝距离远,就暂且先答应,但后屡次不服于汉。夜郎王兴在汉成帝河平二年(前27年)时举兵反汉,汉朝派兵诛灭,夜郎国亡。改设郡县。[34]
  • 滇国: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时,滇国归降,并在当地设置益州郡管辖,纳入了汉王朝的版图。同时赐“滇王之印”,并允许滇王继续管理他的臣民。东汉时,随着汉朝郡县制的推广、巩固以及大量中原人的迁入,滇国土著被逐渐分解、融合、同化,最终完全消失。滇国的实力下降,据黄懿陆《滇国史》的考证,古滇国当在东汉元初二年(115年)才完全灭亡。
  • 句町国:句町国是春秋战国时代由句町、进桑漏卧等氏族部落联盟发展而成的古代方国汉武帝元鼎6年(前111年),句町王毋波率部归附汉朝。汉昭帝始元5年(前82年),句町族首领亡波[35]汉昭帝调遣,“率其邑君长人民”参加平息滇中和滇西地区(姑缯叶榆)的反叛,大破益州,“斩首捕虏五万余级,获畜产十余万”。在汉昭帝六年秋七月被封为“句町王”,句町王国一直延续到南朝齐南朝梁取代之时(公元前81-公元502年)。历时达583年。享受着国县并置的特殊待遇。凭此优势,句町的势力迅速发展。亡波率部从建水通海北上,进击滇池地区;又从安宁楚雄西进,攻占大理一带的叶榆姑缯通海在句町王毋波统治时代,曾是其控制滇中和滇西地区的行政中心。其崛起导致滇国的实力下降,滇王的地位亦不复存在了。“句町人”在滇的统治持续了54年之久。[36]

汉末,原南越国的越地,相当于今日广东、广西、海南及越南北部的地区,曾经被分属九州(中国)中的荆州[37]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编辑]

汉末时期,由于军阀割据,汉朝中央对东南方原百越地区控制力丧失,当时作为袁术部下的孙策攻陷扬州江东、会稽郡等地区,于是百越地区成为“虏庭”的一部分,所以“东瓯、闽越之国”不再是汉地(汉朝领土)。[38]

三国志 卷六十四 吴书·诸葛滕二孙濮阳传》记载吴国认为难以讨平山越:“恪以丹杨山险,民多果劲,虽前发兵,徒得外县平民而已。其余深远,莫能禽尽,屡自求乞为官出之。三年可得甲士四万。众议咸以"丹杨地势险阻,与吴郡、会稽、新都、鄱阳四郡邻接,周旋数千里,山谷万重,其幽邃民人,未尝人城邑,对长吏,皆仗兵野逸,白首于林莽。逋亡宿恶,咸共逃窜。山出铜铁,自铸甲兵。俗好武习战,高尚气力,其升山赴险,抵突丛棘。若鱼之走渊,□狖之腾木也。时观间隙,出为寇盗,每致兵征伐,寻其窟藏。其战则蜂至,败则鸟窜,自前世以来,不能羁也"。皆以为难。”

三国志》作者陈寿评论山越对吴国构成威胁,并导致吴国难以全力对抗魏国:“山越好为叛乱,难安易动,是以孙权不遑外御,卑词魏氏。凡此诸臣,皆克宁内难,绥静邦域者也。”

隋唐帝国时期[编辑]

唐帝国时期,当时汉文史书所称的南蛮华人被视为不同的民族。

魏徵在《隋书南蛮传》记载:“南蛮杂类,与华人错居,曰、曰、曰、曰、曰。俱无君长,随山洞而居,古先所谓百越是也。”可见当时对华人及南蛮(即蜒、狼、俚、獠、頠各族。)有所区分,但所载的蜒、狼、俚、獠、頠已被同化[39],隋书只记录林邑、赤土、真腊、婆利四国。

柳宗元在《柳州文宣王新修庙碑》记载南夷不服从华人统治的情况:“惟柳州古为南夷,椎髻卉裳,攻劫鬭暴。虽唐虞之仁不能柔, 之勇不能威。”(柳州始建于汉武帝南越国所建潭中县城)

宋朝时期[编辑]

吴权自立为王,建立吴朝

现代[编辑]

原百越地区大部分在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范围内,余下的另一部分在今日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管辖范围内。

关于越的名称[编辑]

古代“粤”、“越”通用。越人就是生活在长江以南的一个古老的部族。夏朝称“于越”;商朝称“蛮越”或“南越”;周朝称“扬越”、“荆越”;战国称“百越”。宋朝罗泌的《路史》说:“越裳雒越,瓯越、瓯皑,且瓯、西瓯供人目深摧夫禽人苍梧越区桂国损子产里西双版纳)、海癸九菌、稽余、北带、仆句、区吴(句吴),是谓百越。”(摘自黄现璠撰《试论百越和百濮的异同》一文)。

文献上也称之为百粤,其分布甚广,内部“各有种姓”,杂处于现今中国南方各地。在中国历史上,整个广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谓“交趾会稽七八千里”,在以前都是百越的居住地。

汉代百越部族人口[编辑]

上海师范大学潘悟云根据《汉书》的记载,认为汉代的南越、闽越、东瓯、骆越都各有人口以百万计。因结论与一般认知的大不同,可能引发争论。以下是潘悟云论述的大概:

汉书》记载,南越王赵佗上书汉文帝时说自己“带甲百万有余”。吴王刘濞造反,说自己 “素事南越三十余年,其王诸君皆不辞分其兵以随寡人,又可得三十万”(汉书.吴王刘濞传)。南越派出的三十万军队自然只是全国军队的一部分,可见赵佗自诩“带甲百万有余”虽言过其实,但是相去当不会太远。建元六年,闽越攻打南越,南越向汉廷求救,汉武帝准备派兵,淮南王刘安上书说“臣闻越甲卒不下数十万”(汉书.严助传)。南越、闽越的甲卒都有数十万,甚至近百万,其全国人口当然都以百万计。吴王刘濞造反时,东瓯也派了军队跟从他作战,兵力“可万余人”。东瓯国绝不会把全国的兵力都派去帮刘濞作战,这“万余人”只是全国兵力的小部分。建元三年,闽越发兵围东瓯,东瓯能支持到汉军到来,说明东瓯的兵力与闽越的“数十万”不会差得太大,如此推测,东瓯国也可能有上百万的人口。南越、闽越、东瓯只不过是百越中的三国,把百越的其他各支加起来,人口数会更多,例如元鼎五年汉武帝派伏波将军平南越期间,瓯骆四十余万口降,不降的人数估计不会少于此数,所以骆越人数也可能以百万计。[40]

根据《汉书》给出公元2年的人口数据,原南越国故地[41]的人口有1,372,290人,而在东瓯、闽越故地的会稽郡人口就有1,032,640人[42]

文化特点[编辑]

语言[编辑]

越人有自己的语言,古越语可能是侗台语族的分支,但这种语言已经灭绝。

罗香林先生的研究,认为越语的特点是:发音轻利急速,有的词与汉语不同,名词类的音缀有复辅音连音成分;词序倒置,形容词副词置于名词动词之后。在《国语》、《越绝书》、《吴越春秋》中都有一些越语词的纪录,而刘向说苑·善说篇》中所录著名的“越人歌”则是保存最为连贯完整的越语资料。它记载了楚康王楚灵王的同母弟泛舟河上之际,听到越人拥楫而歌:“滥兮抃草滥予?昌(桓)泽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逾渗。惿随河湖”(译文: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后耻。心几顽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语言学者郑张尚芳根据对上古音的构拟,将《越人歌》中表音,与有关的泰语对照,破译越人歌。并发现“山有木兮木有枝”是楚国译人为满足楚辞韵例凑足六句而添加的衬韵句。[43]

根据音韵学汉字上古音的构拟,把《越人歌》中每一汉字的上古音和中古音,与有关的壮语词一一对照,发现它与壮语存在着一定的关系。据对古越地的现代汉语方言对比研究,发现其中有着众多的词语是相当一致的,因此从中可以看出,闽越瓯越南越骆越语在古代大概可以互通,因为古越语的成分至今还十分明显。

林惠祥先生认为古越语是一种胶着语,不同于汉语的单音成义,而是合多音胶着而成,故百越语译成汉语时一字常译为两字,如爱为“怜职”,热为“煦虾”。表明古代百越语是一种带有自己特点的独立语言。

习俗[编辑]

百越部族的生活、风俗习惯也有特点,主要是:水种植、椎髻、著贯头衣凿齿;断发纹身鸡卜;契臂为盟;多食蛇蛤海产;巢居干栏式建筑;善使舟及水战;以及善铸铜器,如青铜剑、铜铎(大铃,与日本弥生时代文化相似)、铜鼓猎头食人、喜吃槟榔男女混浴及喜斗鸡,龙图腾崇拜[44]、蛙图腾崇拜等。

文化影响[编辑]

虽然在今天已经找不到一个名叫百越的族群,不过,百越文化事实上却透过种种不同的方式,在很多不同民族的文化里面留下了种种痕迹。以下是一些比较值得加以探讨的议题。

新石器时代,该古代部族文化遗存中有一种以几何印纹陶为特征,该族是一个崇拜与蛙图腾的部族,有纹身的习俗,生活于水乡,自比是龙的子孙。有咀嚼槟榔黑齿的习惯。

对于当今某些民族之习俗的影响[编辑]

所谓的“拾骨葬”,或称“二次葬”,在中国长江以南各地,比如说江苏浙江福建广西广东海南岛以及台湾的闽粤移民,以及很多中国南方民族、东亚及东南亚民族,比如说壮族琉球族,都有这种习俗。事实上,一直到现在,中国南方、香港及台湾采用这种丧葬仪式十分普遍。拾骨葬土葬数年后开棺取骨,然后将全副骨骼一一置入一称为金斗瓮仔金塔)的陶瓮当中。

这种拾骨葬的习俗,事实上是环太平洋原始民族中普遍分布的一种文化特质,广及中国、东南亚东北亚洲、南太平洋诸岛、以及北美洲、甚至马达加斯加。根据台湾中央研究院民族学学者凌纯声的研究,整个拾骨文化圈里诸民族所采行的拾骨文化,基本上均来自相同起源的一个文化习俗,而这个习俗最早的起源地,正是百越族所分布的华南地区。倭人水稻种植,断发纹身等生活习惯与百越人出奇地相似。

凌纯声认为百越为台湾原住民族的先祖,也是南岛民族的祖先。但是从语言学分析,这个假说仍有争议,主要是因为汉语与南岛语之间没有关联性。李壬癸认为,从语言的关系看,古代汉民族、傣民族、南岛民族的地理分布,应该是汉民族在北,傣民族居中,南岛民族在南。换言之,汉语与傣语有密切的接触,傣语与南岛语也有密切的接触,但汉语与南岛语却没有直接接触的语言证据。此外,在福建发掘的多处古代遗址都被证实是属于南岛语族的相似文化,应是受到一定的文化移植影响,如昙石山遗址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5页。
  2. ^ 李辉:《百越遗传结构的一元二分迹象》,《广西民族研究》2002年第4期,第26页。
  3. ^ 复旦大学一项研究得出结论 台湾高山族祖先在上海
  4. ^ 复旦大学一项研究得出结论 台湾高山族祖先在上海
  5. ^ 李 辉:百越遗传结构的一元二分迹象
  6. ^ 人文广府的实质内涵
  7. ^ 越人底色+移民——广府源流
  8. ^ 骆越后裔包括哪些民族?
  9. ^ 东亚人群Y染色体单倍体数据
  10. ^ 越族的基本特征
  11. ^ 《大越史记全书.外纪卷之一.鸿厖氏纪》:“泾阳王讳禄续,神农氏之后也。壬戌元年初,炎帝神农氏三世孙帝明,生帝宜。既而南巡至五岭,接得婺仙女,生王。王圣智聪明,帝明奇之,欲使嗣位。王固让其兄,不敢奉命。帝明于是立帝宜为嗣,治北北,封王为泾阳王,治南方,号赤鬼国。王娶洞庭君女,曰神龙,生貉龙君。”
  12.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6页。
  13. ^ 王文光:《百越民族史整体研究论述》,《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3期,第77页。
  14. ^ 毛颖、张敏,《长江下游的徐舒与吴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15. ^ 《史记.卷四十一.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越王勾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
  16. ^ 《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从无余越国始封,至余善返越国空灭,凡一千九百二十二年。”按余善的闽越国亡于公元前110年,上溯姒少康之子姒无余受封时间在公元前2031年。
  17. ^ 《史记.卷七十一.樗里子甘茂列传第十一.甘茂》范蜎对楚怀王曰:“........且王前尝用召滑于越,而内行章义之难,越国乱,故楚南塞厉门而郡江东。计王之功所以能如此者,越国乱而楚治也。........。”
  18. ^ 《史记.卷七十四.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
  19. ^ 《吕氏春秋.有始览.有始》:“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冀州,晋也。河、济之间为兖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幽州,燕也。”
  20. ^ 《大越史记全书.外纪卷之一.鸿厖氏纪》
  21. ^ 《史记.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第五十四》
  22. ^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始皇二十五年,降越君,置会稽郡。
  23. ^ 《史记卷一百一十六.西南夷列传第五十六》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
  24. ^ 《史记.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第五十四》孝惠三年,举高帝时越功,曰闽君摇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摇为东海王,都东瓯,世俗号为东瓯王。
  25. ^ 《史记.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第五十四》东瓯请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闲。
  26. ^ 《史记.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第五十四》汉五年,复立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东冶。
  27. ^ 《史记.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传.第五十三》秦已破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
  28. ^ 《史记.卷一百一十三.南越列传.第五十三》自尉佗初王后,五世九十三岁而国亡焉。
  29. ^ 《交州外域记》曰:“南越进兵攻之,安阳王发弩,弩折遂败。安阳王下船迳出于海,今平道县后王宫城见有故处。《晋太康地记》,县属交趾,越遂服诸雒将。”
  30. ^ 《汉书.天文志》:“斗,江、湖。牵牛、婺女,扬州。”
  31. ^ 《汉书.地理志上》:“以星土辩九州之地。”
  32. ^ 《汉书.地理志下》:“吴地,斗分野也。今之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庐江、广陵、六安、临淮郡,尽吴分也...粤地,牵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粤分也。”
  33. ^ 余天炽、覃圣敏、蓝日勇、梁旭达、覃彩銮:《古南越国史》,第233~234页。
  34. ^ 汉书
  35. ^ 《汉书·西南夷传》:“有钩町侯亡波”;《昭帝纪》“毋波”。亡即毋。
  36. ^ http://www.zhuangzu.nev.cn/a1article-341676-1.html 兰天明,句町文化与壮族始祖布洛陀的渊源值得探究
  37. ^ 《献帝起居注》曰:“建安十八年三月庚寅,省州并郡,复禹贡之九州。冀州得魏郡、安平、钜鹿、河闲、清河、博陵、常山、赵国、勃海、甘陵、平原、太原、上党、西河、定襄、雁门、云中、五原、朔方、河东、河内、涿郡、渔阳、广阳、右北平、上谷、代郡、辽东、辽东属国、辽西、玄菟、乐浪,凡三十二郡。省司隶校尉,以司隶部分属豫州、冀州、雍州。省凉州刺史,以并雍州部,郡得弘农、京兆、左冯翊、右扶风、上郡、安定、陇西、汉阳、北地、武都、武威、金城、西平、西郡、张掖、张掖属国、酒泉、敦煌、西海、汉兴、永阳、东安南,凡二十二郡。省交州,以其郡属荆州。荆州得交州之苍梧、南海、九真、交趾、日南,与其旧所部南阳、章陵、南郡、江夏、武陵、长沙、零陵、桂阳,凡十三郡。益州本部郡有广汉、汉中、巴郡、犍为、蜀郡、牂牁、越巂、益州、永昌、犍为属国、蜀郡属国、广汉属国,今并得交州之郁林、合浦,凡十四郡。豫州部郡本有颍川、陈国、汝南、沛国、梁国、鲁国,今并得河南、荥阳都尉,凡八郡。徐州部郡得下邳、广陵、彭城、东海、琅邪、利城、城阳、东莞,凡八郡。青州得齐国、北海、东莱、济南、乐安,凡五郡。”
  38. ^ 《三国志卷三十八·蜀书八·许靖》孙策东渡江,皆走交州以避其难,靖身坐岸边,先载附从,疏亲悉发,乃从后去,当时见者莫不叹息。既至交阯,交阯太守士燮厚加敬待。陈国袁徽以寄寓交州,徽与尚书令荀彧书曰:“许文休英才伟士,智略足以计事。自流宕已来,与群士相随,每有患急,常先人后己,与九族中外同其饥寒。其纪纲同类,仁恕恻隐,皆有效事,不能复一二陈之耳。”钜鹿张翔衔王命使交部,乘势募靖,欲与誓要,靖拒而不许。靖与曹公书曰:“...迫于袁术方命圮族,扇动群逆,津涂四塞,虽县心北风,欲行靡由。正礼师退,术兵前进,会稽倾复,景兴失据,三江五湖,皆为虏庭。临时困厄,无所控告。便与袁沛、邓子孝等浮涉沧海,南至交州。经历东瓯、闽越之国,行经万里,不见汉地,漂薄风波,绝粮茹草,饥殍荐臻,死者大半。既济南海,与领守儿孝德相见,知足下忠义奋发,整饬元戎,西迎大驾,巡省中岳。...”
  39. ^ 《隋书‧南蛮传》南蛮杂类,与华人错居,曰蜒,曰狼,曰俚,曰獠,曰頠,俱无君长,随山洞而居,古先所谓百越是也。其俗断发文身,好相攻讨,浸以微弱,稍属于中国,皆列为郡县,同之齐人,不复详载。
  40. ^ 潘悟云. 语言接触与汉语南方方言的形成,《语言接触论集》2003,上海教育出版社。. 
  41. ^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粤地,牵牛、婺女之分壄也。今之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粤分也。
  42. ^ 《汉书.卷二十八上.地理志第八上》会稽郡,户二十二万三千三十八,口百三万二千六百四。
  43. ^ 郑张尚芳〈千古之谜《越人歌》〉《语言研究论丛》第7辑
  44. ^ 应劭曰:“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伤害。”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