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越史記全書》封面
台灣研究越南歷史先驅的學者陳荊和之校合本

大越史記全書》(越南语Đại Việt sử ký toàn thư大越史記全書)是越南編年體通史,以古汉语文言文編撰完成,也是研究越南歷史最重要的史書。該書從後黎聖宗洪德年間(1470-1497),由吳士連編纂,收錄了自鴻龐氏時代以來的傳說及史實,最後於1697年,由黎僖負責增補至後黎嘉宗德元二年(1675年)的史事,為全書最後修訂本。

修史過程[编辑]

《大越史記全書》的編纂,可說是繼承了越南人官方修史的傳統。此一傳統,可追溯至陳朝時期黎文休編撰《大越史記》及後黎朝時期潘孚先編纂《大越史記續編》。

至於《大越史記全書》的編修,可以分成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编辑]

後黎聖宗洪德十年(1469年),聖宗皇帝下令吳士連撰修《大越史記全書》,吳士連便是在前人的基礎上,編《大越史記全書》。內容分為外紀五卷,自鴻龐氏十二使君(公元967年);本紀十卷,自丁先皇(公元968-979年)至後黎太祖(公元1428年),共十五卷。修史的經過,據《大越史記全書·纂修大越史記全書凡例》:「是書之作,本黎文休潘孚先《大越史記》二書,參以北史、野史、傳志諸本,及所傳授見聞,考校編輯為之。」[1]

至於後黎聖宗下令修史的原因,據後黎朝另一位史家范公著說,是「迨聖宗淳皇帝,稟睿智之資,厲英雄之志,拓土開疆,創法定制,尤能留意史籍。乃於洪德十年間,命禮部右侍郎兼國子監司業吳士連,纂修《大越史記全書》」[2]。簡言之,就是後黎聖宗銳意「拓土開疆,創法定制」,因而下令修史,從前代中學習。

與黎文休《大越史記》不同,吳士連把越南歷史的起點推前至鴻龐氏蜀氏時期,將之列入「外紀」當中。對此,中國大陸學者葉少飛陸小燕分析認為,鴻龐氏及蜀氏兩篇外紀是吳士連採集越地故事傳說集《嶺南摭怪》內容,並借鑑中國史籍《舊唐書》的編纂方法[a],效法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以炎帝神農氏為越南國史起源,以「體現越地文明之興」[3]

第二階段[编辑]

後黎玄宗於景治三年(公元1665年),命范公著增加本紀實錄五卷,始自後黎太祖(公元1428年),至莫氏篡位(公元1532年);另外又增本紀續編二卷,自後黎莊宗(公元1533年)至後黎神宗(公元1662年)。

後黎玄宗這次下令修史的背景,據范公著說,是皇帝「深知夫史乃正當時之名分,示來世之勸懲。」[4]當時鄭氏把持統治大權,皇帝明白到「夫史乃正當時之名分」,便借助修史來強調黎氏王朝的正統性。

第三階段[编辑]

後黎熙宗正和十八年(公元1697年),黎僖增補本紀續編一卷,內容從後黎玄宗至後黎嘉宗德元二年(公元1662-1675年),共十三年事。這亦是最後一次修訂本。

這修史的時候,整個黎氏朝廷上下,已對鄭氏握有大權的事實,毫無多大的異議。在黎僖等所呈上的《大越史記續編序》中,提到皇帝與鄭氏統治者「贊襄治化,振作文風,深惟史記之中,明是非而公好惡,森乎華袞斧鉞之榮嚴,寔為萬世衡鑑。乃於事幾之暇,特命臣等訂考舊史,訛者正之,純者錄之。……又蒐獵舊跡,參諸野史,類編自玄宗穆皇帝景治之初年,至嘉宗美皇帝德元之二年,凡十有三載之事實。」[5]

第四阶段[编辑]

自从黎僖追加本紀續編一卷之後,後黎朝國史館再未進呈新續的本紀卷目。但是後黎朝及其以後的西山朝都未停止本紀的續編工作,但皆未進行刻印。

景興二十八年(1767年),黎顯宗以文官阮俨阮伯璘为總裁,續修永治元年以來的國史,俟進呈之後刻印頒行,但未能如願[6]。景興三十六年(1775年),黎顯宗再次命阮倌黎貴惇武棉為總裁,續編自永治元年(1676年)以來的百年歷史。但直至後黎朝滅亡,都未能進呈付刻,僅有抄本存世。西山朝時期,史官吳時任也曾續編後黎朝國史。

牛軍凱根據現存的諸多續編抄本的時間節點,認為景興三十四年(1773年)可能是景興三十六年(1775年)阮琯等人續修國史的時間下限,景興三十四年之後的內容是西山朝時期的史官完成的。越南學者根據續編中沒有對西山朝侮辱性的貶低稱呼,也認為後期的續編是由西山朝史官主筆完成的。[7]

流传情况[编辑]

正和十八年(1697年),後黎朝第一次刊刻完整的《大越史記全書》,其中包括外紀五卷,本紀十卷,實錄五卷,續編四卷,共二十四卷。史稱“內閣官板”或“內閣官本”,是《大越史記全書》最早的刻本。西山朝时期,史官吴時任刊刻了其父吴時仕編修的《大越史記前編》,自鴻庞氏至黎太宗立國,史称“北城學堂本”。阮朝嗣德年間,國子監依據内阁官板進行翻刻,是為“國子監本”。日本明治十七年(1884年),日本學者引田利章在東京埴山堂主持刊印了《大越史記全書》,時間下限依然是德元二年(1675年),俗稱“引田利章本”。1986年,陳荊和教授在日本東京主持點校《大越史記全書》,並刊印出版,俗稱“陳荊和校合本”。該點校本在越南漢喃研究院所藏5種續編抄本基礎上,增加了永治元年(1676年)至昭統三年(1789年)的五卷內容。2013年,西南師範大學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聯合進行的《域外漢籍珍本文庫》項目據内阁官本影印出版,列《域外漢籍珍本文庫·第四輯·史部》第二、三冊。2015年12月,該項目又出版了標點校勘本《大越史記全書》。該點校本以法國巴黎亞洲學會藏全本越南內閣官本為底本,參考了西山朝景盛八年的北城學堂本、阮朝嗣德年間的國子監本、陳荊和校合本及其他相關版本。永治元年(1676年)以後的續編部分,則利用越南、法國等地新發現的资料,在陳荊和校合本的基礎上,进行了深入整理。

注释[编辑]

  1. ^ 葉少飛陸小燕指出,《舊唐書》的作者對越地歷史的部分內容,是將沈懷遠南越志》(駱偉輯錄)刪削而成。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大越史記全書·纂修大越史記全書凡例》,第67頁。
  2. ^ 《大越史記全書·大越史記續編書》,第59頁。
  3. ^ 葉少飛、陸小燕《<大越史記全書·鴻龐紀·蜀紀>析論》,收錄於張伯偉主編《域外漢籍研究集刊》第八輯,北京中華書局,244─245頁。
  4. ^ 《大越史記全書·大越史記續編書》,第60頁。
  5. ^ 《大越史記全書·大越史記續編序》,第61頁。
  6. ^ 《黎皇朝紀·大越史記續編》:命文官阮俨、阮伯璘为总裁,阮倌、陶春兰、武棉、黎贵惇、潘惟藩、武辉珽、阮廉、陶辉典等为纂修,撰述国史。自永治丙辰( 1676) 以后,编成进览,仍颁续刻,以完大典。事竟不果。
  7. ^ 牛軍凱.《<大越史記全書>“續編”初探》.《南洋問題研究》.2015年第三期:82-90頁。

书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