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越史記》(越南语Đại Việt sử ký大越史記),越南古代史書,越南陳朝學者黎文休1272年編撰而成,採編年體體例,用漢語文言文寫成,共三十卷,內容記載自南越國趙佗(於楚漢相爭時稱王)至李朝李昭皇(於1225年退位)。該書已散佚,但仍被視為首部越南正史典籍,對後來越南史家有重要影響力。

《大越史記》的編修[编辑]

編撰《大越史記》的關於《大越史記》的成書,據《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所載,紹隆十五年(1272年)春,農曆正月,「翰林院學士兼國史院監修黎文休奉勅編成《大越史記》,自趙武帝李昭皇,凡三十卷上進。詔加奬諭。」[1]對該書的編撰情況,記載相當簡略。

黎崱安南志略‧卷十五‧人物》裡,則有兩條值得注意的記載,一條是說:「陳普太王用為左藏,遷翰長。嘗作《越志》。」另一條是說:「黎休,才行俱備,為昭明王傅,遷檢法官。修《越志》。」[2]根據這兩則史料,學者馮承鈞提出,「黎休」應即黎文休,而所謂「作《越志》」的陳普(《大越史記全書》作「陳周普」),既然是黎休同時代的人,因此也可能是《大越史記》修撰工作的參與者。[3]而學者陳荊和甚至認為,陳普所「作」的《越志》可能就是《越史略》,而黎文休則是在其基礎上,「修」成《大越史記》。[4]

《大越史記》與其他越南史籍的關係[编辑]

  • 與《越史略》的關係:越南學者認為,《越史略》應為《大越史記》的節略本;而陳荊和則認為黎文休是從陳普「作《越志》」的基礎上,編成《大越史記》。[4]
  • 與《大越史記全書》的關係:後黎朝吳士連等所編的《大越史記全書》,則在《大越史記》的基礎上編纂增補而成。[5]

評價[编辑]

該書雖已散佚,但後世作者仍對它作高度評價:

  • 近代越南史家陳仲金說:「我南國有國史,自此始。」[6]
  • 1970年代越共學術機關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把《大越史記》的編篡視為越南修史的重要發展過程:「到了陳朝,編撰民族歷史的工作開始發展起來,成立了國史院,專門負責記載各個朝代的歷史。出現了許多著名的史學家,其中有偉大的史學家黎文休,他所著的《大越史記》共有30卷。」[7]
  • 中國大陸學者郭振鐸等認為,它是模仿中國史籍體例的重要起點:「這黎氏仿效中國古典《春秋》編寫體例而撰寫的越南第一部正史,為後世歷代封建史學家撰史奠定了基礎。」[8]

現代存抄本[编辑]

《大越史記》在現代有存抄本十種,它們的冊數由一冊至六冊,記錄內容自鴻龐氏西山時期的歷史。這部《大越史記》據已成書的兩種《大越史記》纂寫,並補充野史資料而成。書中有「外紀」,記載自鴻龐氏至吳使君的歷史,「本紀」記載自丁朝明屬時代的歷史,當中部份內容採自西山時期刻印的《大越史記前編》,「黎紀」則參考《大越史記全書》。書前有後黎朝黎嵩所編的《越鑑通考總論》和阮朝集賢院所撰的總論。[9]

注釋[编辑]

  1. ^ 吳士連等《大越史記全書‧陳紀‧陳聖宗》,348頁。
  2. ^ 黎崱《安南志略‧卷十五‧人物》,353及354頁。
  3. ^ 馮承鈞《西域南海史地考證論著彙輯‧安南書錄》,226頁。
  4. ^ 4.0 4.1 《東南亞歷史詞典·「《越史略》」條》,上海辭書出版社1995年版,第396頁。
  5. ^ 《東南亞歷史詞典‧「大越史記」條》,17頁。
  6. ^ 陳仲金《越南史略》中譯本,90頁。
  7. ^ 越南社會科學委員會《越南歷史》中譯本,248頁。
  8. ^ 郭振鐸、張笑梅《越南通史》,332頁。
  9. ^ 越南漢喃文獻目錄資料庫系統檢索

參考文獻及網絡資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