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言文
区域 大中华
朝鮮半島
日本
越南
琉球
年代 前5世纪至后2世纪;
此后直至20世纪初一直作为书面语言
語系
文字 汉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 lzh

文言文,亦稱漢文,是汉语的一種書面語言分為深文言及淺文言,深文言是以先秦上古汉语口語基礎而形成的書面語,以及模仿這種書面語而写作的语法形式,淺文言則是兩漢到魏晉南北朝的書面語,其口語基礎為中古漢語,該文體一直沿用到清末民初。[來源請求]但是到了的中古时期,汉语中的口语已经有了较大的变化,这时则有三种书面语。一种书面语是模仿上古汉语书面文献的书面语,如唐宋八大家散文,即古文運動的作品;另一种是在兩漢至魏晉南北朝的基础上所形成的书面语,即今日的文言,如西漢史記》、東漢佛經翻譯、南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第三種則是現代白話的源頭,如唐代的变文、宋代的话本等。到了的近代时期,情况与中古时期类似,既有模仿上古的书面语,如桐城派的散文,亦有今日所謂的文言(如明史清史稿),又有所謂的近代白话,比如《水浒传》、《西游记》等。由於文言文並不是一時一地的一種語言,因此不同時代或地區的文獻,在語法詞彙上會有差異。

在20世紀之前,以漢字書寫的文言文,於中國朝鮮半島日本琉球以及越南,是士大夫都能通曉的,故文言文使用在幾乎所有正式的文書上,因而能以筆談的方式跨越語言之間的屏障,如19世紀時操朝鮮語朝鮮王朝雲峴君清朝大臣吳長慶筆談、20世紀操閩南語林獻堂與清朝的梁啟超於日本長崎筆談。然而20世紀之後,文言文在中國的地位逐漸被白話文取代,而其他國家及地區則開始推行並採用當地語言的白話書面語文;而東亞的共通語則以英文取代。

定義[编辑]

古代漢語”這個術語在不同的語境中有三個不同的含義:古代的漢語、上古漢語和文言。“古代的漢語”泛指鴉片戰爭以前漢族人所使用的語言。現存的古汉语材料是由文字記錄下來的書面語言材料。目前发现的最早的書面語言材料是甲骨文,從甲骨文算起,古代漢語大約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三千多年來,漢語有了很大的變化。根據漢語語法、詞彙和語音變化的情形,學者將古代漢語分為三個發展時期:上古期中古期近代期。上古期是指西元3世紀以前,即歷史上商、周、秦和兩漢時期;中古期是指西元4世紀到西元12世紀,即歷史上的六朝、唐和宋時期;近代期是指西元13世紀到19世紀,即歷史上的元、明、清時期。

特點[编辑]

文言文的特色有:言文分離、行文簡練。

文言的特點,是相對白話(包括口語和書面語)而言的,主要表現在語法詞彙兩方面(以下所述各項特點皆為舉例而未完備。):

語法特點[编辑]

  • 文言文的語法特點主要表現在詞類詞序兩方面。一般而言,文言文有比白話更多的詞類活用現象。
  • 名詞用作動詞
    1. 「驢不勝怒,蹄之」(柳宗元三戒·黔之驴》),名詞「蹄」在此做動詞「用蹄踢」。
    2. 「縱江東父老憐而王我」(司马迁史記·项羽本纪》),名詞「王」在此做使動動詞「使……為王」。
    3. 「見其發矢十中八九,但微頷之」(歐陽修賣油翁》),「頷」原為名詞「下巴」,在此作動詞「點頭」。
  • 名詞用作副詞,常与“然”(……的样子)连用:
    1.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於前。”(蒲松龄聊斋志异》),名詞“犬”在动词“坐”前作副词“像犬一样地”。
    2. “峰回路轉,有亭翼然临於泉上者,醉翁亭也。”(歐陽脩醉翁亭记》),“翼”在动詞“临”前作副詞“像翼(翅膀)一样”。
  • 受詞前置。目的:在疑问句和否定句中,若宾语为代词,在句中地位易被疑问词或否定词稀释。为了強調受詞,将其提前。
  • 在疑問句中,疑問代詞「誰」、“孰”、「何」、「悉」等置於動詞之前:
    1. 「臣實不才,又誰敢怨?」(《左傳》)
    2. 「吾誰欺?欺天乎!」(《論語》)
    3. “微斯人,吾谁与归?”(范仲淹岳阳楼记》)
    4. “我孰与城北徐公美?”(《战国策·邹忌讽齐王纳谏》)
    5. “王曰:‘缚者曷(通“何”)为者也?’”(《晏子春秋》)
  • 在否定句中,用代词宾语时,一般都放在动词前面
    1. 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论语》)
  • 与“以”连用的倒装句:
    1. “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柳宗元《永州八记·小石潭记》,“全石以为底”即“以全石为底”,“卷石底以出”即“石底卷以出”。
  • 有時會有定語後置的用法,後置的定語常前會加「之」或後面加「者」[1]
    1. 計未定,求人可使報秦者,未得。(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2. 螾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荀子‧勸學篇第一》)
    3. 馬之千里者,一食或盡粟一石。(韓愈《雜說四首》)
  • 文言文中常见通假字,出现的原因有作者的主观原因,如一时想不起此字;也有客观原因,如避讳等。
    1. “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陶渊明桃花源记》,“要”,通“邀”,邀请。
    2.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论语·学而》),“说”,通“悦”,喜悦。
    3. “圣人非所与熙也,寡人反取病焉。”(《晏子春秋》),“熙”,通“嬉”,开玩笑。

詞彙特點[编辑]

文言文與白話文在詞彙上有很大的差異。這個差異通常必須以詞典或字典的形式加以條列,才能完整表達。不過,有個特點可以概括性地觀察:文言文的詞彙較為簡潔,例如:相較於白話文的以雙音節詞為主,文言文中的詞以單音節詞為主。

文體分類[编辑]

中國歷代學者對於文體都有不同的分類法。

魏晉南北朝[编辑]

魏晉南北朝,是文體分類研究的開始,相關著作有曹丕的《典論·論文》、李充的《翰林論》、摯虞的《文章流別志論》、劉勰的《文心雕龍》、昭明太子主導的《昭明文選》等。其中《典論·論文》將文體分為4類:

  • 奏議
  • 書論
  • 銘誄
  • 詩賦

而《昭明文選》是一本分類很繁雜的選集,將所選的文章分成37類之多。

明朝[编辑]

明朝吳訥著《文章辨體》、徐師曾著《文體明辨》,清朝姚鼐編《古文辭類纂》,都是討論文體的重要著作。其中《古文辭類纂》將文體分為13類:

  • 論辨
  • 序跋
  • 奏議
  • 書說
  • 贈序
  • 詔令
  • 傳狀
  • 碑誌
  • 雜記
  • 箴銘
  • 頌贊
  • 辭賦
  • 哀祭

現代[编辑]

郭錫良等人編著的《古代漢語》修訂本中分析,文體分類有三種標準:依語言形式分、依內容分、依應用範圍分。依語言形式,《古代漢語》先將古代文體分為3大類:

  • 散文
  • 韻文:包括詩詞歌賦、銘箴頌贊
  • 駢文:講究平仄對仗卻不押韻,不能歸於散文也不能歸於韻文,自成一類

在此分類之下,古典散文又可以分為4類:

  • 史傳文
  • 說理文
  • 雜記文
  • 應用文

古漢語語法學的建立[编辑]

中國古代學者很早就注意對語法現象的觀察和思考,在這方面給後人留下了不少寶貴的見解。但是語法學作為一門獨立的科學,則是近代的事了,建立古漢語語法學的是清末的馬建忠,他於西元1898年寫成的《馬氏文通》首先創建了一個語法體系。

研究語料[编辑]

當我們把鴉片戰爭以前漢族人所使用的語言統稱為古代漢語時,這是個有幾千年漫長歷史的語言。對這個過程中的漢語語料,可以取幾種不同的研究方法。如果我們把“共時研究”與“歷時研究”都考慮在內的話,那麼對古代漢語語料的研究可以歸結為六種:“專書、斷代、泛時”等三種的共時研究;“比較、貫通、漢語史”等三種的歷時研究

研究的未來[编辑]

用科學方法去建立上古漢語語法體系,將可大大節省數以億人的時間和精力,尤其是青少年以及其他想學習古漢語者。若有一套語法體系,能完善且充分反映上古漢語的語法特點,那將會是完成漢語史的奠基石。理論上,這個體系有助於充實、豐富世界的語言學理論。古漢語的研究一方面要借鑒現代漢語以及中國各地的方言之研究思想和成果,另一方面又不宜用現代語法的框架來套住古代語法。因此,要從古代漢語的語法特點入手,建立古漢語的語法系統。既要注意古今的迥異,也要注意古今的微殊,即大同中的小異。當我們用現代漢語的框架研究古漢語時,往往易於抹殺大同中的小異,易於“以同代異、以今律古”。同樣是古代,也存在分期的不同,這裡同樣有既要借鑒而又不要比附的關係。另外,還要借鑒漢藏語系裡的其他語言之研究成果。要建立文言語法體系,研究者還有許多許多基礎工作要做,需吸收訓詁學文字學音韻學等多方的成果,以求建立一套“泛時”的“古漢語語法體系”。中國從上古到清代,大量的典籍是用文言寫成的,因此極需要研究文言語法以及文言的發展。有了一部反映從上古直至清代語法全貌的“新《文通》”後,馬建忠所期望的「循是而學文焉」,將會更上一層樓。文言研究也有助發揚和恢復中華傳統文化

比較文言文和現代中國語文[编辑]

文言文與現代中國語文/白話文異同:

比較 文言文 白話文/現代中國語文
長短 言簡意賅 較長篇
出處用法 書面語為主 「我手寫我口」為主,亦經修飾
語感 古雅精煉 通俗易明
文法詞組次序 彈性較大 次序明確
用詞1 單字已有獨立意思 二字詞為主
用詞2 一字多用 異字異用
用詞3
句末助語詞 已、矣、乎、也…… 了、吧、啊、嗎……
標點 標點少而簡,句讀為主 標點繁多
經典例 桃花源記》、《醉翁亭記》、《庖丁解牛》、《出師表》、《六國論》…… 魯迅吶喊》自序、朱自清《綠》、冰心《紙船》、舒乙《香港:最貴的一棵樹》……
流傳 限於曾學習文言的人,須有一定傳統文學修養,但可於東亞通行 一般中小學生也能看懂,廣傳於華文世界
習法 背誦為主,輔以字詞拆解 字詞拆解為主,文法分析辅助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历史教科书上曾经引述这样一个例子,来证明白话文的优越性:

1934年秋,胡适在北京大學讲课时大讲白话文的优点,一位同学站起来抗议:“胡先生,难道说白话文就没有缺点吗?”胡适冲着他微笑着说:“没有的。”那位同学反驳道:“白话文语言不精练,打电报用字多,花钱多。”胡适道:“不一定吧,前几天行政院有位朋友给我打来电报,邀我去做行政院秘书,我不愿从政,决定不去。请同学根据我这一意愿,用文言文编写一则复电,看看究竟是白话文省,还是文言文省。”几分钟过去,胡适让各位同学报告用字数目,然后从中挑选一份用字最少的文言电稿,电文是这样写的:“才学疏浅,恐难胜任,不堪从命。”胡适说,“这12个字确实简练。但白话只用5个字:‘干不了,谢谢。’“[2]

但是实际上,可以用“敬谢不敏”或者“谢不敏”,来表达这一含义,比白话文更简练。而胡适所举的例子,还是非常特别的情形,是一种固化的简略语。

同时期的黄侃则是文言文的支持者。他在北大教《文学概论》课时,每次上课必对白话文批判一番,然后再讲古文。50分钟上课时间里,前30分钟一般用于批判白话文。有一次在课堂上,为了说明文言文的简洁,黄侃随即拿胡适举例子说:若胡适丧妻,家里人拍电报来说“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家啊”,长达11个字;如用文言文,则只需“妻丧速归”4字即可,这样电报费可省去2/3。[3]

总体来看,文言文比白话文简练地多。一般1000个英文单词的文章,翻译为现代汉语需要1400字,古汉语则数百字即可完成。简洁性之所以被打破,主要是因为双音节词的大量增多。在现代白话文中,即使用单字就可清晰表达的意思,也都使用双音节,乃至多音节词表达。并且人们似乎以这种创造为乐。这种组词现象在语言学中称为”粘连“。但是相当多的”粘连“都是相同字义的粘连,而不是不同字义的粘连。举个例子,“使用”完全可以用“用”来表达,但书面语中几乎一律刻意用“使用”,这实际上是无效率的;“讲课”则是不同字义的粘连,这是有效率的。“使用”和“用”的分歧导致了书面语和口语的新的差距。

通过阅读清代白话文作品可知,大量的无效粘连在新文化运动后被创造,是导致现代白话文啰嗦的主因。文言文则可以作为参考,使人们更简洁高效地运用现代白话文。

傳承[编辑]

对于华语学习者和使用者来说,文言文的缺點在於難懂、不易普及,要讀懂文言文須經過適當的訓練才能夠了解其中的含意,而要寫作文言文的難度更高。

從晚開始,就存在兒童過早準備科舉狀態的現象。晚八股文更嚴重影響了中國教育的風氣。甲午戰爭前後,何啟胡禮垣等人便指出文言文的一個弊端:

以文言而道俗情,則為未學者所厭;以俗語而入文字,又為讀書者所嗤。俗語、文言分為兩事,使筆如舌,戛戛其難。
——何啟 胡禮垣,《新政論議》

所以1919年的「新文化運動」後,中國文壇提倡的「我手寫我口」、「能識字便能讀」的「白話文」漸漸取代了文言文。

然而也有人認為,所謂文言文「難懂、不易普及」、文言文須「經過適當的訓練」才能夠了解其中的含意、寫作文言文「難度更高」等等論點,其實是因為人們從小就一直接受現代白話文教育;如果從一開始就兼學文言文則不會有如此感覺,尤其對於非北方官話使用者來說,現在白話文並不比文言文易學。[4]

造成这种难懂的另一个原因是,有许多古汉语常见字已经鲜有使用,并且相当多的含义已经发生转变,与文言中的意思迥然不同。举个例子,《尔雅》的《释诂》中,第一段是”初、哉、首、基、肇、祖、元、胎、俶、落、权舆,始也。“这里面的俶,权舆已经很少见,而哉,基,祖,落,胎已经不再有表达开始的意思。而《尔雅》成书是在西汉以前,说明西汉的一般百姓已经不能很好地掌握这么多字。这么多表达开始的字,也显得过于细致了。

大中華[编辑]

雖然現代华文社會以白話文寫作為主,但是文言文作为一种中华传统文化,仍然受到华人相當的重視,文言文對白話文仍有一定的影響力。現在仍有許多人喜愛在寫作白話文時引用文言「典故」、「」,以及華人社會普遍使用的「對聯」等等,中文里的许多成语和俗语亦都来自文言文。而對於有志學習中國文學的人,文言文的訓練更是不可缺少的。

中國大陸台湾的教育中,文言文都是必修内容。學生在小學階段的五、六年級開始接觸文言文,往後逐漸增多,到高中階段,文言文基本成了語文課的主體。香港中國語文科課程中,小五生須學習文言文,高中生會更進一步研習文言文。

中国大陆的中考高考都有文言文的相关考题。中國各地不時會出現文言文的高考高分作文,不過自2012年起,隨著《2012年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的發布,中國大陸高考作文限用「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即网络语言、文言文和繁体字均不能再用於高考作文,這引起了部分人的批評[5]。不過有指該規定在實際操作中並未嚴格執行,專家會根據具體情況決定。[6]

香港教育界通行的廣東話(粵語)保存了不少文言文的字詞。[7][8]

文壇曾流行三言混合(白話文+文言+廣東話)與「文白夾雜」(白話文+文言)。[9][10]

香港近代由粵劇粵曲粵語流行曲至著名小說家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作品是用「文白夾雜」型式寫的。因此,文言文的詞句得以在香港70後80後90後中得以傳承。

即使到了新文化運動100年後的2012年,文言文仍常被用在中華民國政府公文之中,例如立法院聘請前任立法委員黃淑英任職顧問的公文,便使用文言文書寫[11],由於用詞艱深,有「綆短汲深」等較少見詞彙,使得接到聘書的黃淑英看不懂;立委張曉風則認為書信往來要讓對方看得懂比較有誠意。[12]

在中華數千年歷史中,語言的口語變化非常大,語法各自不同的方言種類眾多,惟独文言文始終保持相近的格式。文言文能讓操不同方言者筆談,是一種具有固定格式、卻不會非常困難的溝通方法。但是,文言文在漢語白話文普及,以及英文成為全球準通用語後,其地位與實用性已經大不如前。

文言文复兴,是当代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热点之一。它的产生与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产生,一样具有深刻的历史背景,都是中华民族复兴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隨著大中華地區的經濟快速發展,人們逐漸重視與肯定自身傳統的中華文化,因此文言文也更加得到重視。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彭富春,就建议應該加强古代汉语教学,並且提出加大文言文在語文課中的比重,文言文应超过白话文的内容、以及设立国家级的古代汉语语言考试等建議[13]

文言文复兴从表面看来,是对胡适等人提倡白话文的否定,实质上则是对白话文运动的引伸。白话文的推行,极大地增加了广义文化的受众,但却使传统中国文化的直接受众越来越少,因而就使中国文化的传承遭受前所未有的威胁。正是基于完整、准确地传承中国文化的需要,文言文复兴才成为历史的必然。文言文复兴不能否定白话文的存在和价值。

中国大陸的文言文复兴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萌芽的。文言文复兴的概念,是青年学者刘周在“中国文化复兴的第一步(倡议书)”中明确提出的。2007年推出的《光明日报》“百城赋”,更表明了国家对待文言文复兴的态度。文言文复兴的倡议书是由一位青年学者提出,說明文言文复兴的发展后劲非常有力。

在网络上,文言文得到了热心网民的推崇和发扬,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維基大典等。

日本[编辑]

日本石川縣金澤市兼六園內石碑碑文所見漢字是文言文

日本這種書面語被稱為「漢文」(かんぶん,Kanbun)。

日本自從中國唐代文化交流,到片假名平假名普及後很多年,文書、碑文、經文等多採用漢字文言文。

圖中所見日本石川縣金澤市兼六園內之《石川縣戰死士盡忠碑》石碑,碑文紀念陣亡將士:「人誰無一死?死而得其所,死亦榮矣…」事件是明治十年(1877年)。石碑立於明治十一年(1878年)。

日本高中也教授漢文文言文。

朝鮮半島[编辑]

在朝鮮半島這種書面語被稱為「漢文」(한문,Hanmun)。

越南[编辑]

越南這種書面語被稱為“文言”(văn ngôn[14]或“古文”(cổ văn[14],現已幾乎不用。

琉球[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http://blog.daum.net/nostalgiatoroots/15965554
  2. ^ http://news.xinmin.cn/rollnews/2014/12/29/26337874.html
  3. ^ [1]
  4. ^ 俞復《蒙學讀本全書一編約旨》:「日本尋常小學讀本一二編,皆用國音白話,然彼有通國所習之假名,故名物皆可用之。我國無假名,則所謂白話者,不過用這個那個,我們他們,助成名語。兒童素未習官音者,與解淺近文言,亦未見有難易之別,況兒童慣習白話,後日試學作文,反多文俗夾雜之病……」
  5. ^ 多数参与调查者反对高考禁用文言文. infzm.com民调中心. 2012-06-13. 
  6. ^ 高考作文应慎用网络语言、文言文. 东方早报. 2012-06-06. 
  7. ^ 陳雲 《粵語書寫的兩途(上)》
  8. ^ 陳雲《粵語書面語的兩途(下)》
  9. ^ 《三及第文體滾瓜爛熟》(星島教育中文網樂)
  10. ^ 李婉薇. 《清末民初的粵語書寫》. ISBN 978-962-04-3082-4 (中文(香港)‎). 
  11. ^ 何孟奎. 立院公文難懂 王金平:會改革. 中央通訊社. 2012-03-05 [2012-03-06] (中文(台灣)‎). 
  12. ^ 黃揚明. 立院公文好艱澀 前立委看嘸. 蘋果日報. 2012-03-05 [2012-03-06] (中文(台灣)‎). 
  13. ^ 彭富春代表建议强化古代汉语教学. 新华网. 2009-03-05. 
  14. ^ 14.0 14.1 Nguyễn Tri Tài. Giáo trình tiếng Hán. Tập I: Cơ sở. Nhà xuất bản Đại học Quốc gia Thành phố Hồ Chí Minh. 2002年: 第5页. 

书籍[编辑]

  • 《漢語語法(文言篇)》,五南圖書出版(臺北市),左松超,ISBN 978-957-11-5378-0
  • 《古代漢語語法學》,商務印書館,2005年北京,李佐丰,ISBN 978-7-100-03667-2
  • 郭錫良等編著,1991年,《古代漢語(修訂本)》上、下,商務印書館。
  • 史存直著,2005年,《文言語法》,中華書局,ISBN 978-7-101-04585-7
  • 《漢語文言語法》,中華書局,劉景農,ISBN 978-7-101-01112-8
  • 《古漢語虛詞手冊》,吉林教育出版社,韓崢嶸,ISBN 978-7-5383-3430-2
  • 《馬氏文通》,馬建忠,商務印書館,1983年
  • 《閩南語考釋》,1992年,洪乾祐,文史哲出版社,ISBN 978-957-547-103-3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

Wikibooks-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教科書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關電子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