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柳州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来宾河池百色等地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

柳州话國際音標/liɐu53 tsɐu44 hua24/柳州話拼音: Liu3 zou1 hua4)是桂柳话的一支,属汉语西南官话,分布于广西中北部的柳州来宾河池百色等地。

柳州話與相邻的桂林話接近。柳州話內部存在城鄉地域和年齡層次的差異。

历史简介[编辑]

柳州話屬官话方言西南官話桂柳片,而桂柳官話形成於元明之際[1]。唐宋時,柳州地方漢人使用古平話,古平话源自北方移民,為古代漢語一支。明時,廣西境內中部起事不絕,明廷調數十萬人馬平亂,柳州為屯兵地。來自北方的軍人落地為民,移民以湖廣、江西籍為多[2],將北方官話帶至桂柳地界,後與周邊方言相互融合形成今日柳州話。根據殘存老柳州音片段和鄰近縣份語音,可歸納舊柳州話語音特點[3]

  • “為委衛灣遠阮雲”等字(基本上是古微母和雲母)聲母是輕微的唇齒音。
  • 分尖團,齊與奇不混
  • 有桓歡韻,即桓≠環,搬≠班等,讀如象州白石話和荔浦話讀法。
  • 無閉口韻,-m韻尾已經與-n韻尾合流。
  • 有入聲,無塞音韻尾。調值是短的中降升調,和白石話類似。

與受湘語影響的桂林官話不同,柳州官話深受粵方言影響,有許多與粵語發音和字詞義相近的語音語義。清朝中葉海禁大開之後,粵商和移民沿江進入廣西南部,柳州方言和粵語發生語言接觸,留下大量和粵方言一致的詞彙[4]。此外,柳州地方多民族雜處,柳州話亦受到壯、苗、侗等少數民族語言的影響[5]

音韵[编辑]

柳州話語音系統具有明顯的地理過渡性,體現在它的聲韻調特點上。柳州話聲母與北方方言的差異較大,而更近于南方諸方言,特別是粵方言,對應整齊,讀音相仿。柳州話的韻母同西南官話大致一樣,數目不是很多,而且西南官話語音中韻母的一些主要特點,柳州話大致可以反映出來。而聲調方面,雖然殘存少量入聲字,但大部分和北方官話相似,僅調值不同。可見由聲調而韻母而聲母,柳州話的北方性逐漸減弱,南方性逐漸增強,由聲母至韻母至聲調,柳州話的北方性又逐漸增強,南方色彩漸趨褪色。[6]

聲調[编辑]

柳州話聲調共四個,分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但另有少量字音保存入聲調。大概有如下特點:

  • 平分陰陽,古全清、次清平聲多歸陰平,全濁、次濁平聲多為陽平;
  • 古清音上聲和次濁上聲歸為今上聲;古全濁上聲和古去聲歸為今去聲;
  • 大部分古入聲字歸於陽平;
  • 殘存的入聲字數量極少,不成體系,發音高而短;
  • 沒有明顯的輕聲與變調。

調值上看,柳州話陰平為半高平調(44),陽平為低降調(31),上聲為高降調(54),去聲為低升調(24),入聲為高調(5)。

柳州話聲調
调類 陰平 陽平 上聲 去聲 入聲
調值 44 31 54 24 5

聲母[编辑]

一般認為,柳州話有聲母19個,含零聲母。

柳州话声母
根據劉村漢柳州方言詞典》《柳州市誌·方言誌》製,
本表未標明零声母∅
塞音 塞擦音 擦音 鼻音 边音
清音 清音 清音 浊音 浊音
不送气 送气 不送气 送气
双唇音 p m
唇齿音 f
齿龈音 t ʦ ʦʰ s n l
龈颚音 ʨ ʨʰ ɕ
软颚音 k h ŋ
  • 齦顎音[ʨ]、[ʨʰ]、[ɕ]有兩種變體:齒齦音[ʦ]、[ʦʰ]、[s]和齦後音[tʃ]、[tʃ]、[ʃ]。
    陳章太、李行健主編的《普通話基礎方言基本詞彙集》,認為[ʨ]、[ʨʰ]、[ɕ]和[ʦ]、[ʦʰ]、[s]同位異音,故認為柳州話聲母為16個。
  • 軟顎音[k]、[kʰ]、[ŋ]與細音相拼時,實際發音為硬顎音[c]、[cʰ]、[ɲ]。
  • 零聲母的合口呼和撮口呼有輕微唇齒音色彩。

韻母[编辑]

一般认为,柳州話韻母計34個,若另加4個入聲韻母,則合41個。

柳州话韻母
根據劉村漢柳州方言詞典》《柳州市誌·方言誌》製
開口呼 合口呼 齊齒呼 撮口呼
ɿ i u y
a ia ua
o io
ə e/ie ye
æ h
ɐi uɐi
ɑ
ɐu iɐu yu
ã iẽ yẽ
ɐn iən uɐn yən
iaŋ uaŋ
ioŋ
uaʔ

方言特點[编辑]

聲母特點[编辑]

  • 無全濁音,古全濁聲母一律讀同部位或相鄰部位清音,其中讀塞音和塞擦音的,平聲送氣,仄聲不送氣。例如:
古聲母
平聲 袍 [pʰɑ31] 桃 [tʰɑ31] 錢 [ʦʰiẽ31] 松 [ʦʰoŋ44] 持 [ʦʰɿ31] 牀 [ʦʰuaŋ31] 殊 [ɕy31] 橋 [kʰiɑ31]
仄聲 抱 [pɑ24] 怠 [tæ24] 賤 [ʦiẽ24] 頌 [ʦoŋ24] 痔 [ʦɿ24] 狀 [ʦuaŋ24] 殖 [tsɿ31] 轎 [kiɑ24]
  • 邪母平声今读送气塞擦音的比较多,除了跟北京相同的“辞词祠囚”以外还有:
    徐[tsʰy31]、隋随[tsʰɛi31]、寻[tsʰiən31]、祥详[tsʰiaŋ31]。
  • 尼母与来母读音不混。例如以下每一组字读音不同:
    泥≠犁,怒≠路,女≠旅,捺≠辣,鸟≠了,业≠烈,牛≠留,难≠烂,娘≠粮,年≠连
  • 知庄章组合并于精组,洪音读舌尖前音,细音读舌面前音,没有舌尖后音。例如:
精組 資 [ʦɿ44] 作 [ʦo31] 則 [ʦə31] 奏 [ʦɐu24] 增 [ʦɐn44] 從 [ʦʰoŋ31]
知組 知 [ʦɿ44] 著 [ʦo31] 摘 [ʦə31] 珍 [ʦɐn44] 蟲 [ʦʰoŋ31] 豬 [ʨy44]
莊組 輜 [ʦɿ44] 鐲 [ʦo31] 窄 [ʦə31] 皺 [ʦɐu24] 臻 [ʦɐn44] 崇 [ʦʰoŋ31]
章組 支 [ʦɿ44] 酌 [ʦo31] 折 [ʦə31] 真 [ʦɐn44] 充 [ʦʰoŋ44] 朱 [ʨy44]
  • 分尖團,尖音讀舌面前音或舌尖前音,團音讀舌面後音(擦音舌位偏後)。例如
尖音 漿[ʦiaŋ44] 酒[ʦiɐu53] 趣[ʦʰy24] 泉[ʦʰyẽ31] 細[si24] 接[ʦie31] 清[ʦʰiən44]
團音 江[kiaŋ44] 久[kiɐu53] 去[kʰə24] 權[kʰyẽ31] 戲[hi24] 劫[kie31] 輕[kʰiən44]
  • 匣母讀[h](螢[iən]例外),雲母讀零聲母(熊雄[hioŋ]例外)。例如:
匣母 黃[huaŋ31] 會[huɐi53] 魂[huɐn31] 縣[hẽ24] 穴[hye31] 橫[huɐn31]
雲母 王[uaŋ31] 衛[uɐi53] 雲[yən31] 院[yẽ24] 越[ye31] 榮[ioŋ31]

韻母特點[编辑]

  • 端系蟹止臻三摄舒声合口字一律读开口呼。例如:
蟹合一三 堆 [tɐi44] 腿 [tʰɐi54] 內 [nɐi24] 最 [tsɐi24] 脆 [tsʰɐi54] 歲 [sɐi24]
止合三 嘴 [tsɐi54] 翠 [tsʰɐi24] 隨 [tsʰɐi31] 髓 [sɐi31] 遂 [sɐi31] 累 [lɐi24]
臻合一 墩 [tɐn44] 屯 [tʰɐn31] 嫩 [nɐn24] 尊 [tsɐn44] 存 [tsʰɐn24] 損 [sɐn54]
臻合三 輪 [lɐn31] 遵 [tsɐn44] 俊 [tsɐn24] 榫 [sɐn54] 巡 [sɐn31]
  • 见系二等开口字读开口呼的比较多,除了跟北京相同的以外还有:
蟹開二 街皆階解介芥屆界械 [kæ] 諧鞋蟹 [hæ]
效開二 覺窖 [kɑ] 敲 [kʰɑ] 咬 [ŋɑ]
鹹開二 減艦鑒 [kã] 岩 [ŋã] 鹹銜餡陷 [hã]
山開二 諫 [kã] 雁晏 [ŋã] 限 [hã]
江開二 虹 [kaŋ] 巷項 [haŋ] 覺角 [ko] 確殼 [kʰo]
  • 咸摄并于山摄,深曾梗三摄并于臻摄(入声仅部分合并)。

聲調特點[编辑]

  • 有少量残存的入声字。例如:
    𦢊[poʔ5](身上肿起的肉包,比如被蚊子叮了以后)、豛[toʔ5](戳、捅)、戳[tsʰoʔ5]。
  • 次浊平声读阴平的比北京多。例如:
    卢[lu44]、蟆[ma44]、魔[mo44]、摩[mo44]、黍多[nia44](黏)、搦[no44](搓揉)、镭[lɐi44](铜子儿)、篮[lã44]、研[nẽ44]、冧(或沦)[lɐn44]、芒[mɑŋ44]、姑娘[niɑŋ44]、哝[noŋ44]、燶[noŋ44]、蒙[moŋ44]、窿[loŋ44]

語音內部差别[编辑]

柳州方言的内部差别主要表现在城乡地域和年龄层次两个方面。另外,来自于壮语农村的人(包括进城定居者和进城打工者)说柳州话带有壮语发音方式及音调,柳州人称这个现象为“夹壮”;而城市里还有极少数人的语音带有粤语音。近年来,由于国家推广普通话,而柳州话与普通话又同属汉语北方语系,因此较易受普通话影响,出现了新派柳州话,主要流行于年轻人当中。以下为柳州话的内部差异特征:

  1. 止摄开口三等和深臻憎埂四摄开口三等入声的知章两组,农村读[i]韵母,城市一般读[ɿ]韵母,个别字有[i]的异读。例如:智、痴、痔、志、齿、示、屎、是、十、侄、实、直、识、尺、石等字。
  2. 疑姆开口三四等和个别二等字,农村和城市旧派读[ŋ]声母得比较多,例如:宜、业、尧、研、严颜言、砚、银等字。
  3. 今合摄二呼的零声母字,旧派用[v]打头,例如:五、鱼、月、外、煨、完、远、温、永、王等字。
  4. 古入声字旧派读同去声,例如:碧=闭,液=意,不=布等字。
  5. 止摄以外的日母开口字,老派一般用[i]打头(汉语拼音的y),新派大多读[z](汉语拼音的r)。例如:惹、饶、染、任、燃、人、让、若、日、入。
  6. 跟单韵母[u]相拼时,老派[h f]不分,新派[h f]不混。
  7. 新派则倾向于不分尖团,一律读舌面前音[tɕ tɕ' ɕ]。例如:聚=锯,节=结,剑=箭,齐=奇,秋=丘,全=权,削=学,小=晓,向=相。部分青少年以读舌面后音为主,将尖音合并于团音。
  8. 麻韵三等章组字,新派读[ə]不读[e],例如:遮、者、蔗、车、扯、蛇、奢、社。
  9. 古入声字的韵母,新派向普通话靠拢,连带着某些韵母也发生相关的变化。例如:术[ɕy su]、合[ho hə]、角[ko tɕye]、虐[nio nye]、学[hio ɕye]、说[ɕye so]、肉[yu zɐu]、墨[mə mo]。(标注的前一个是省略音调的老派读音,后一个是新派读音。)
  10. 古入声字的声调,新派按类似于普通话第三声的音调读,例如:落、别、读、绝。
  11. 新派读音是推广普通话的结果,多用于文词,而且突破了柳州方言固有的读音系统。

合音現象[编辑]

柳州話存在合音現象,即通過快讀、連讀把兩個音節或者多個音節讀為一個音節。如“沒要”讀成[miɑ24],“可以”讀成[kʰoi54],“幾多”讀成[kio54],“你們”讀成[niən54]等等。產生原因主要是方言語速的影響、句末語氣詞連用、語言交流的省力經濟、創新詞匯和表達方式的需要。合音使用人群中,中老年人使用合音詞的比例高于青少年,女性多于男性,文化水平相對低的人高于文化水平高的人,幾乎全年齡層次的人都對方言合音現象表示認同,並且青少年對此更感興趣。[7]

詞彙[编辑]

承袭自古汉语[编辑]

柳州話有近200個詞或語素承襲古代漢語,為普通話所罕用:

  • 朋 [poŋ24],量詞,串,挂。《诗经・小雅・青青者莪》既见君子,锡我百朋。
  • 绹 [tʰɑ31],捆縛。《詩·豳風》宵爾索綯。《爾雅·釋言》綯,絞也。
  • 坼 [ʦə31],裂開。《禮·月令》仲冬,地始坼。
  • 秭 [ʦɿ54],集合量詞,手握細長物,比一把的量要小。《說文》五稯爲秭。
  • 椓 [toʔ5],動詞,戳,捅,杵。《說文》擊也。《詩·周南》椓之丁丁。
  • 靡 [mi44],語素,慢。構詞如“靡靡嚤嚤”,《詩·王風》行邁靡靡。《傳》靡靡,猶遲遲也。
  • 戆 [ŋaŋ24],懵懂糊塗。《說文》愚也。
  • 𦢊[poʔ5],腫起的包。《廣韻》肉胅起也。

吸收周邊方言詞[编辑]

柳州地處廣西交通樞紐,人群往來頻繁,因此柳州話吸收了大量周邊方言詞彙,如客家話,粵語,湘語等。特別是粵語,清末大批粵籍商人移民廣西,帶來了粵語。粵語隨商品經濟發展逐漸成為廣西強勢方言,影響廣西境內諸方言,包括西南官話,特別是對柳州方言,影響巨大。從方言特徵詞的角度看,在粵語231個一級特徵詞中,和柳州話相同的有78個,約占34%;粵語74個二級特徵詞中,和柳州話相同的有34個,約占46%。從柳州話中“同物異名”的角度,柳州話同一事物有不少存在兩種詞彙描述的現象,這種現象在《柳州方言詞典》中計有790組,除卻口語和書面語的差異外,顯然受到其他方言,特別是粵語的影響[8],來自粵語例詞如:孖(兩物相連),死火(辦事遇阻,辦砸了),燶(焦糊),馬蹄(荸薺),水喉(水龍頭),花灑(噴壺),心水(心意,思想),醒水(醒悟),翻風(起風),倫諍(囉嗦麻煩),拗頸(倔強固執),打斧頭(替人辦事暗中揩油)等。

壯語借詞[编辑]

柳州及周邊地區漢族與壯族雜處,漢壯兩種語言間的接觸,導致了柳州話中不可避免的出現壯語借詞。例如:𢫆(搞,做,弄。壯語baenj,塑,搓弄義),咩哚(小蜻蜓,壯語beihlwg),芋蒙(芋頭的莖葉,壯語gomungz),馬螂䗧(螳螂,壯語maxlangzgangz),㟖(石山間平地,壯語rungh)[9]

隱語[编辑]

隱語來自於某些行業和社會階層,如舊時經紀行,梨園行,匪賊,算命,流醫等。隱語相當於特殊的修辭方式,可隨意替換句子中對應詞彙。有些隱語進入柳州話的市民通用語行列。例如:紅案(炒菜,炒菜師傅),白案(麵點,麵點師傅),唐麻(失敗,死),餅(錢,一元),張(十元),鳥(千元),方(萬元),馬武(打工的),順風子(耳朵),八卦子(背)等。

詞法[编辑]

名詞[编辑]

名词词缀[编辑]

指人的名词,男性多用“佬”结尾,女性多用“婆”结尾,略带蔑视的说法。例如:

  • 剃头佬(街边摆理发摊的人,不能用来形容理发店里面的员工),泥水佬(瓦工),讨饭佬,女人婆,广东婆,接生婆,肥婆。

名词重叠[编辑]

代詞[编辑]

疑問代詞[编辑]

  • 基本疑問詞:什吗
  • 問人:哪個
  • 問事物:哪個,哪+量詞
  • 問處所:哪塏
  • 問時間:幾時
  • 問程度:幾+形容詞
  • 問方式性狀:恁子
  • 問數量:幾,幾多

動詞的體[编辑]

  1. 實現體
    • -對,接在動詞後,用在肯定句,表示未能預見而碰到。如:昨夜出門敲對頭。(昨晚出門碰到了頭。)
    • -着,接在動詞後,用在否定句,表示未能實現。如:他沒來着。
    • -到,接在動詞後,表示尚未行動。
  2. 進行體
    • -穩,接在動詞後,表示動作進行持續。如:他睡穩覺,等他起來再講。(他正睡著,等他醒來再說。)
    • -到(讀上聲),接在動詞後,表示動作進行持續。如:寫到作業莫吵我。(寫著作業別吵我。)
      二者可互換,但“穩”後一般帶賓語,且“穩”前動詞不能重疊。
  3. 接續體
    • 轉-,用於動詞前,表示行為中斷後繼續進行。如:連沒斢(tiɑ⁵⁴)臉,“唉”了一聲又轉打他的牌。(連臉都不轉,“哎”了一聲接著打他的牌)
  4. 權行體
    • -先,用在句末,表示不理其他,權且如此。如:我試下看有嘛問題先。(我先試一試看有什麼問題。)
  5. 嘗試體
    • -下,一下。用於動詞後,表嘗試。如:我試下看有嘛問題先。(我先試一試看有什麼問題。)
  6. 經歷體
    • -來,用於句末,表示最近經歷,相當於普通話“來著”。如:他昨天去醫院看他來。

形容詞[编辑]

重疊式和生動式[编辑]

  1. AA的
    AA的可做謂語,補語,部分可做定語,一般不能做狀語。從語義上看無論在謂語定語還是補語的位置上都表示狀態而非限制。如:
    • 人蠢蠢的,頭大大的。(作謂語)
    • 他走快快的,我追沒上。東西放近近的他才看得見。(作補語)
    • 冷冷的天。硬硬的飯。(作定語,除少量詞彙,大部分不習慣作定語。)
  2. AA點AA點的
    AA點表示輕微程度,可作謂語、補語和定語;AA點的表示較深程度,並可表示“不合預期”的意思,只能作謂語、補語。如:
    • 衣服花花點,沒算好。(作謂語,表示不符預期)
    • 衣服花花點的,還蠻好看。(作謂語,表示客觀描述)
    • 衣服做得花花點,勉強可以看。(作補語)
    • 衣服做得花花點的,才好看。(作補語)
    • 花花點的衣服才好看。(作定語)
  3. ABB
    詞幹和雙音重疊式尾組成,大部分詞幹只能和一個固定的詞綴組合,如“黃”只能和“共共”搭配,“長”只能和“賴賴”搭配,“吊”只能和“囊囊”搭配。只有一部分詞幹能與兩個以上詞綴組合。

量詞[编辑]

用“量词+搭(打)+同一量词”的格式泛指数量很多,例如:

  • 堆搭堆(很多堆)。

副詞[编辑]

程度副詞[编辑]

  1. “算X了”表示程度极深,无以复加。例如:
    这人化妆算丑了,像动物园出来的;阿赵算好了,哪方面都没得谈(无可挑剔)
  2. “X死”表示程度极深,例如:
    放盐没得谱(不懂輕重),菜煮得咸死去;送哏(這麼)贵重的礼,他还沒高兴死?
  3. “死鬼X”“好鬼X”表示程度很深,“鬼”不带贬义。例如:
    这种步没透气,穿在身上死鬼热;小韦的鼻子好鬼灵的,有好吃的他就来;那种发型好鬼靓的啵,明天我们也去烫。
  4. “蛮X点”“X多”表示程度比较深,例如:
    今天蛮冷点的;今天热多;这个柚子蛮甜的;这人讨嫌多(这人很令人讨厌)
  5. “XX点”表示程度稍浅,相当于“有点X”。例如:
    今天有雨,凉凉点的;水才屁热屁热点他就等不急了。
  6. “没X几多”表示程度很浅,相当于“不大X”。例如:
    窗户太小了,没亮几多。

否定副詞[编辑]

柳州話的否定副词主要有三類个:没(意愿性否定);没有(事实性否定);莫,沒要(副词,祈使性否定)。

  1. 沒有
    柳州話“沒”和“沒有”是對立的。柳州話中“沒”相當於普通話中的“不”,表示意願性否定,在這個意義上柳州話不使用“不”字如:
    沒必(不必),沒但(不但),沒僅(不僅),沒管(不管),沒要緊(不要緊),沒用謝(不用謝),對沒起(對不起),沒好意思(不好意思)
    柳州話中 “沒有”相當於普通話的“沒有”、“沒”,表示事實性否定,在這個意義上,只能使用“沒有”,如:
    這事沒有想像中的簡單。這本書我沒有讀過。
  2. 沒要
    “莫”“沒要”相當於普通話中的“別”“不要”,有祈使意味,表示禁止和勸阻,語氣較烈,如:你莫惹我。你沒要亂動我的東西。

介詞[编辑]

用介词“把、跟”表示起点方位、经过路线,相当于“从、由”;“把”**还可以表示终点方位,相当于“到”。这种用法已经不常见了。例如:把桂林来;把这里开始;跟小路去;跟桥上走。

句法[编辑]

比較結構[编辑]

  1. “过”表示前者超过后者,例如:
    小赵高过老赵;吃盒饭好过方便面;盒饭好过吃方便面;坐车舒服过走路。
  2. “没够”表示前者不如后者,可以跟形容词搭配,也可以跟动词搭配。例如:
    你没够她胖;他没够那些人狡猾;种甘蔗没够种菜得钱快;他没够我讲(他讲不过我;他争论不过我)
  3. “多X点”表示某项甚于另一项,另一项可以不在同一小句出现。例如:
    柳州比桂林多好点;两个娃仔都蛮好,大的多听讲点(大的比小的更听话);今天多冷点(比昨天冷)

雙賓語[编辑]

双宾语可以把直接宾语放在前面,间接宾语放在后面。例如:借杆笔我(当然也可以说借我杆笔);送张票他;给两瓶酒你爸;分五个指标我们。

其他[编辑]

  1. 跟动词有关的“多、少”不放在动词前面,而是放在动词后面,表达祈使语气。例如:
    吃多一碗饭;穿多两件衣服;带多几个人去;喝少一点酒;拿少两件行李。
  2. 跟动词有关的“先、后”放在动词后面,这种用法在整个广西都比较普遍,例如:
    你走先,他走后。

諺語和口頭文學[编辑]

柳州口頭文學十分豐富,顯示出柳州話成熟的應用技巧。例如下:

諺語[编辑]

  • 芭芒稈做沒得大樑。
  • 大懒推小懒,小懒推腳板。
  • 吃沒得虧,攏沒得堆。
  • 屙屎不出賴地硬。
  • 狗死跳蚤死。
  • 畫公崽出腸。
  • 拆橋容易架橋難。
  • 揹崽找崽。
  • 扳得牛角直,也去一身力。
  • 水要通風,人要通氣。
  • 見過不比做過,做過不比做多。
  • 酒醒不見牛臘羓。
  • 爛泥糊不上牆,癟穀舂不出糠。
  • 老馬騮跌下樹。
  • 螞蟥見沒得水響。
  • 拿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
  • 能勥百歲老公公,莫勥三歲鼻涕膿。
  • 牛角不尖不過界,馬尾不長不掃街。
  • 拍馬捱馬𧿫,捶薑捱薑瀌。
  • 蛇有蛇路,𧊅有𧊅路。
  • 死雞撐硬頸。
  • 塘裏無魚蝦公貴。
  • 新開茅司三天香。
  • 一代親,二代表,三代就卵了。
  • 樹大分椏,崽大分家。
  • 人情大過債,鼎鍋也要賣。

歌謠[编辑]

  • 光頭顱
    光頭顱,
    騎馬下六都(地名)
    六都沒有米,
    餓死光頭顱。

  • 點蟲蟲
    蟲蟲飛,
    飛去黃婆吃米錐。
    黄婆拿棍打,
    打去張家瓦。
    揭開瓦來看,
    裡頭有個臭鴨蛋,
    留給阿弟送早飯。

  • 嘴巴多
    跳水碼頭有個坡,
    見妹跳水着力多。
    心想同妹挑一擔,
    又怕旁人嘴巴多。

  • 磨米磨穀
    磨米磨穀,
    煮飯煮粥。
    大人吃飽做活路,
    娃崽吃飽好看屋。

故事[编辑]

柳州話研究歷史[编辑]

1985年,楊煥典、梁振仕、李譜英、劉村漢《方言》第三期發表《廣西的漢語方言(稿)》,調查並總結了廣西境內包括西南官話在內的六種方言特點,其中對柳州話和桂林話作了比較。

1995年,劉村漢編纂的《柳州方言詞典》作為《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的分卷本出版,較為全面的記載了柳州話的語音和詞彙。

1996年,陳章太李行健主編《普通話基礎方言基本詞匯集》記錄了柳州官話的音系、字音和詞彙。

2007年,謝建猷著《廣西漢語方言研究》出版,收集了包括柳州官話在內的漢語方言單字音及辭彙的原始材料,敘述了其形成、分類和特點。

總說類文獻[编辑]

  1. 廣西的漢語方言(稿),楊煥典、梁振仕、李譜英、劉村漢,方言,1985年第3期181-190頁
  2. 雕龍塑鳳,材料為本——談《柳州方言詞典》的辭彙調查,劉村漢,辭書研究,1997年第2期81-88頁
  3. 柳州方言志,劉村漢\蔡德憲,柳州市志,廣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七卷129-195頁
  4. 廣西通志•漢語方言志,楊煥典,廣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12月
  5. 豐富多彩的廣西語言寶藏——廣西語言綜述,劉村漢,廣西語言文字使用問題調查與研究,廣西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3-8頁
  6. 廣西漢語方言語法研究的現狀,曾春花、覃鳳餘,百色學院學報,2009,年第2期105-111頁
  7. 廣西方言研究:回顧與思考,唐慶華、劉上扶,學術論壇,2009年第3期93-95,186頁

專述類文獻[编辑]

  1. 柳州話的“沒”和“沒有”,範先鋼,廣西師範大學學報,1987年第2期36-40頁
  2. 柳州方言語言地理過渡性淺議,黎江影,廣西師院學報,1991年第1期70-73頁
  3. 柳州方言的兩種修辭,劉村漢,首屆晉方言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1996年12月
  4. 《柳州方言詞典》編後記,陳鳳英,方言,1997年第1期27-35頁
  5. 讀《柳州方言詞典》廖恩喜,方言,1997年第1期31-33頁
  6. 試論柳州方言詞典的學術成就,淩步程,河池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1997年第4期89-92頁
  7. 《柳州方言詞典》的用字,劉村漢,方言,1998年第2期83-88頁
  8. 柳州話的否定詞,朱彤、郭玉賢,廣西語言研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1999年288-297頁
  9. 柳州方言的句法特點,藍利國,廣西大學學報,1999年第2期60-67頁
  10. 柳州方言區語碼轉換的情境與心態分析,陳秀泉,柳州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1999年第4期26-28頁
  11. 柳州話的重疊,馬駿,廣西師範大學學報,2001年第3期41-45頁
  12. 柳州方言的狀語後置,張景霓,廣西民族學院學報,2002年第6期88-92頁
  13. 柳州方言隱實示虛趣難詞,劉瑞明,柳州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3年第1期47-52頁
  14. 柳州方言隱實示虛趣難詞續說,劉瑞明,柳州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4年第4期59-64頁
  15. 柳州方言的祈使句和疑問句,藍利國,廣西語言研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5年298-303頁
  16. 柳州方言隱語解碼試探,劉瑞明,柳州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5年第2期68-73頁
  17. 桂柳官話古入聲今調類的新趨勢,覃鳳餘,廣西語言研究第四輯,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年33-38頁
  18. 粵劇古腔與桂系官話方言,黃耀堃,第11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論文集,廣西人民出版社,2007年170-182頁
  19. 從方言節目《擺古》看柳州方言,陳梅,柳州師專學報,2008年第6期30-32頁,41頁

註解[编辑]

  1. ^ 楊彧:從比較中看桂柳官話的歷史形成
  2. ^ 鄭維寬.試論明清時期廣西的文化區域及形成機製.河池學院學報.2008年。
  3. ^ [柳州市志第七卷,方言志]
  4. ^ 唐七元:從詞彙角度看粵方言對柳州方言的影響
  5. ^ 陳秋娜:柳州普通話的語音體系特徵
  6. ^ 柳州方言地理過渡性淺議,黎江影,廣西師院學報,1991。
  7. ^ 蔡文俊.廣西柳州方言合音現象探究.文學教育.2013年第18期。
  8. ^ 唐七元.从词汇角度看粤方言对柳州方言的影响.長春大學學報.2012。
  9. ^ 韋琍.壯語對廣西漢語方言的影響.廣西民族大學.2008

外部連結[编辑]

  • (繁体中文)漢字古今音資料庫(可查柳州話雒容方言的單字讀音,現代>官話>西南官話>柳州(雒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