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长春话是中国吉林省省会所使用的方言,属于东北官话哈阜片长锦小片[1]。由于长春城区在建国后工业、文化、商业服务业大量发展,各地移民大批融入,所以又形成了口音较四邻农村县份更轻,更接近普通话的特点。

音系[编辑]

声母[编辑]

长春话有22个声母:

  双唇 唇齿 齿龈 卷舌 龈颚 软腭 声门
鼻音 /m/ /n/
塞音 送气 /p/ /t/ /k/ Ø
送气 /pʰ/ /tʰ/ /kʰ/
擦音 /f/ /s/ /ʂ/ /ɕ/ /x/
/ʐ/
塞擦音 送气 /t͡s/ /ʈ͡ʂ/ /t͡ɕ/
送气 /t͡sʰ/ /ʈ͡ʂʰ/ /t͡ɕʰ/
近音 /l/

韵母[编辑]

不包括儿化韵,长春话有38个基本韵母:

开口呼 /ɿ/ /ʅ/ /ɚ/ /a/ /ɤ/ /ɛ/ /ai/ /ei/ /au/ /ou/ /an/ /ən/ /aŋ/ /əŋ/
合口呼 /u/ /ua/ /uo/ /uai/ /uei/ /uan/ /uən/ /uaŋ/ /uəŋ/ /uŋ/
齐齿呼 /i/ /ia/ /iɛ/ /iau/ /iou/ /ian/ /in/ /iaŋ/ /iŋ/
撮口呼 /y/ /yɛ/ /yan/ /yn/ /yŋ/

声调[编辑]

长春话有4个声调,不计轻声

调类 声调记号 调值
阴平 ˦˦ 44
阳平 ˨˦ 24
上声 ˨˩˧ 213
去声 ˥˧ 53

与普通话的区别[编辑]

松辽平原汉语方言大体都是一致的,长春话和吉林省中西部(松原,白城等),黑龙江中西部(哈尔滨,齐齐哈尔,黑河等)的特征也是相同或类似的[2]

语音区别[编辑]

  1. 长春话虽然舌尖前声母 /ʦ, ʦʰ, s/ 和舌尖后声母 /ʈ͡ʂ, ʈ͡ʂʰ, ʂ/ 和北京话一样是不同的音位,但有些字的归类与北京话不同。如:
    篡竄 債宅齋寨錐墜窄桌啄琢綴軋(~鋼) 炊戳垂拆差(出~) 水稅曬
    北京 /ʦ-/ /ʦʰ-/ /ʈ͡ʂ-/ /ʈ͡ʂʰ-/ /ʂ-/
    长春 /ʈ͡ʂ-/ /ʈ͡ʂʰ-/ /ʦ-/ /ʦʰ-/ /s-/
  1. 北京话的 /ʐ/ 声母字,长春话读 /ʐ, Ø, l/ 三个声母,分别如:/ʐ/(日惹入)、/Ø/(热人仁壬忍認刃韌紉妊饒仍然燃染肉容溶熔戎絨榮茸融)、/l/(乳銳扔)。
  1. 有些字的声母送气与否不同,如:
    庇痹哺捕胞 琶泊潑(活~)(~盤兒) 朵堤提(~防) 撞拯貯 殲浸 券瞿
    北京 /p-/ /pʰ-/ /t-/ /ʈ͡ʂ-/ /ʨ-/ /ʨʰ-/
    长春 /pʰ-/ /p-/ /tʰ-/ /ʈ͡ʂʰ-/ /ʨʰ-/ /ʨ-/
  1. 长春话无单元音韵母 /o/,北京话的 /po, pʰo, mo, fo/,在长春为 /pɤ, pʰɤ, mɤ, fɤ/。北京话的儿化韵 /oɻ/,在长春为 /ɤɻ/
  1. “鸞暖卵亂”(泥來母,山攝合口一等,桓緩換韻),在北京话中今读合口呼 /uan/,长春话中读开口呼 /an/
  1. “農膿”(泥母,通攝合口一等,冬韻)和“濃”(泥母,通攝合口三等,鍾韻),北京话读 /uŋ/ 韵,长春话读 /əŋ/ 韵。
  1. 宕江曾梗等摄的一些入声字今读音不同,如:
    略爵雀虐約躍;覺嶽岳樂(音~) 若弱 嗇;迫魄陌澤;責
    北京 /-yɛ/ /-uo/ /-ɤ/
    长春 /-iau/ /-iau/ /-ai/
  1. 一些字的调类归属在北京话和长春话中不同,比如麻痹的痹读/pʰi213/
  1. 儿化音发音与北京话有差别,北京话a ai an的儿化都是/aɚ̯/ 而长春话里,ai an的儿化是/ai̯ɚ̯/。北京话ang eng ing ong的儿化均为鼻化儿化,长春话无此现象
  1. 普通话中部分并入阳上的阴入字在长春话中并入上声。如:国,结,觉(动词),刮,仆,革,福,腹,得,职,质 ,以上例字长春话中均读上声,北京话读阳平。


特有词汇[编辑]

  • 小回 = 右转
  • 大回 = 左转
  • 完事儿 = 结束
  • 捎 = 带(东西)
  • 忽悠 = 欺骗
  • 琢磨 = 考虑
  • 寻思 = 想
  • 瞅 = 看
  • 哥们儿 = 朋友(男性)
  • 娘们儿 = 妇女,也可泛指女性
  • 爷们儿 = 成年男性
  • 幹仗 = 打架
  • 嘎 = 打赌
  • 嗯呢 = 表应允,四平、公主岭及松原地区亦有极近似用法

使用地区[编辑]

中国吉林省长春市

  1. ^ 东北官话内部分区方式待定
  2. ^ 中国汉语调值总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