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内江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四川省内江市
区域 内江市市中区东兴区资中县南部、威远县隆昌县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mn
ISO 639-6 rfne

内江话国际音标[luei213tɕiaŋ55xua213])是汉语四川话仁富小片的代表性方言之一,主要流行於内江市市中区、东兴区、资中县南部、威远县和隆昌县。内江市资中县中北部则操成渝话

内江话的主要特点有:

1、古入声字归去声。如「发达」音fa4da4;「国格」音gue4ge4。

2、古浊声母
(1)遇平声则改念阳调次清音,如“婆”音po2;“盘”音pan2。
(2)遇上声,则:
A.保留上声的,则念上声次清音,如“导”音tao3;“蹈”音tao3。
B.未保留上声的,则念去声清音,如“导”音dao4;“蹈”音dao4。
A与B或重合而形成多音字,或不重合。
(3)遇去声,则文读去声,白读阴平。如“树”文音shu4、白音shu1;“夜”文ye4白ye1;“是”文shi4白shi1;“路”文lu4白lu1。
(4)遇入声,则读去声次清音。如“泽、择、宅”音che4;“别”音pie4。

3、平翘舌的分别,庄组内转字除支脂两韵合口外并不翘舌。如「事、士」音si4;「师、狮」音si1;“初”音cu1。

4、古二等字不颚化。如「街」gai1;「敲」kao1;「崖」ngai2;「咸」han2。

5、每一个声调都有轻重两读,重音有切割句子成份、以致辨别辞句意思的作用。

普通话推广前的内江话音系[编辑]

调查时间:中华民国三十年即西元1941年

调查机构:中华民国教育部

调查事件:民国三十年汉语方言大调查

调查人(记音人):董同龢丁聲樹
被调查人(发音人):两名,皆为四川大學學生(其教師亦講本地話),歲數22、26,在各自本地讀小學,原籍各仁壽县鶴鳴場、內江县椑木鎮,在曾住成都市峨嵋山市,未曾學國語,不能說別處話。[1]

聲母[编辑]

不送氣塞音 送氣塞音 響音 清擦音
唇音 p 八北包瀑縛 pʰ 丕片拔泊遍 m 末妹毛門 f 夫凡分方 不拼合口韻(除去u)
無擦齦音 t 大代刀旦 tʰ 土太天田 n 力六乃內 不拼撮口呼
有擦齦音 ts 子左姐窄拙 tsʰ 才千切宅巢 s 四三囚士生 四呼俱全(有尖音)
莊組內轉字除合口支脂兩韻並不翹舌
翹舌音 之爪正中 tʂʰ 尺出丑剎輒 ɻ 日入柔人 ʂ 十少手蟬常 唯洪音,舌頭唯翹不捲,字量少於國音。
齦顎音 tɕ 己巨甲介 tɕʰ 去巧丘欠 ȵ 尼女宜業研 ɕ 兮下玄兄
軟顎音 k 古瓜干工 kʰ 苦誇可口 ŋ 我厄艾硬昂 x 化火回鞋陷 唯洪音,且ŋ唯開口
無陽平 鼻音字粗重塞濁化 零聲母:二沃翁一也又五外未月丸尹

單字調[编辑]

陰平、陽平、上聲、去聲四者五度調值依次各45或55,21或31,42,13或24。

韻母[编辑]

韻母並不能代表簡陽河西入派去聲的部分鄉鎮,參見簡陽話

/i/ /u/ /y/ 備註
[z̩] 子此四
[ʐ̩] 之尺十日
[ə]而耳二
[i] 一
比力七眉些
[u] 五
夫土入古
[y] 玉
去女旭
/a/ [ɑ̘]
八大撒沙
[iɑ̘] 牙
甲恰下嗟斜
[uɑ̘] 瓦
爪刷瓜誇化
/o/ [o] 臥
縛多左若各
[io] 岳
略雀腳虐學
/e/ [e]
扯厄
[ie] 也
別列且切
[ue]
國闊輟綴拙
[ye] 月
決靴血
/e//ue/之e時而略低。
/ai/ [ai]
拜乃才債
[iai]
孩諧解介械
[uai] 外
揣帥怪快
i時而較鬆
/ei/ [ei]
臂披妹非
[uei] 未
罪水銳回
i時而較鬆
/au/ [ɑʊ]
毛刀少好
[iɑʊ] 妖
表吊小巧
/əu/ [əʊ]
豆走手口
[iəʊ] 又
丟囚九牛
/an/
/en/
[an]
凡旦三安
[ien] 言
片天千欠研
[uan] 完
短算阮幻
[yen]
全旋捐犬
/ən/
/in/
[ən]
分倫生人
[in] 因
平丁心巾
[uən] 文
吞存春困
[yĭn]
尋均頃瓊
國語en/eng、in/ing分別合併
/aŋ/ [ɑŋ]
方郎上抗
[iɑŋ] 央
良將相江仰
[uɑŋ] 王
狀床光狂
/oŋ/ [oŋ] 翁
某朋同中工
[ioŋ]
窮兄雄熊
備註


普通话推广后的内江话音系[编辑]

·名称尽量将就中古名法。

唇音 b 帮 p 滂 m 明 f 非
舌音 d 端 t 透 l 来
喉牙音 g 高 k 敲 ng 安 h 好
颚音 j 机 q 其 nj 你 x 戏
翘舌音 zh 之 ch 迟 sh 是 r 日
齿音 z 宗 c 从 s 散 zz 然

·内江话在民国时代尚能区分「剑」「箭」不同声、「千」「牵」不同声、「小」「晓」不同声,如今的内江话已基本尖团合流。[1]


a 麻韵 ua 挖 ia 压
o 歌韵 io 药
e 德韵 ue 国 ie 叶 üe 月
i 衣资之韵 i 衣
u 乌韵 u 乌
ü 鱼韵 ü 鱼
ai 泰韵 uai 歪
ei 废韵 uei 威
ao 豪韵 iao 妖
ou 侯韵 iou 幽
an 山韵 uan 弯 ian 燕 üan 缘
en 真韵 uen 温 ien 因 üen 云
ang 唐韵 uang 汪 iang 央
ong 冬韵 iong 壅

内江话的声母演变规律[编辑]

这里的“规律”特指从中古汉语到现代内江话的演变规律。

内江话是一种演进中的语言,他的主城区部份,仅剩下 zhi chi shi ri 四个翘舌音。但在主城区以外(包括两区的乡下部份和区县),其平翘舌分布规律都与传统的南京官话一致。[1]


“--”表示中古漢語中沒有這種發音。

知組二 知組三等 莊組二等 莊組三等 章組三等
-- -- -- -- --
遇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止攝開口呼 -- 翹舌 -- 平舌 翹舌
止攝合口呼 -- 翹舌 -- 翹舌 翹舌
流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深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臻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宕攝 -- 翹舌 -- 翘舌 翹舌
曾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通攝 -- 翹舌 -- 平舌 翹舌
假攝 翹舌 翹舌 翹舌 -- 翹舌
蟹攝 翹舌 翹舌 翹舌 -- 翹舌
效攝 翹舌 翹舌 翹舌 -- 翹舌
咸攝 翹舌 翹舌 翹舌 -- 翹舌
山攝 翹舌 翹舌 翹舌 -- 翹舌
江攝 翹舌 -- 翹舌 -- --
梗攝 平舌 翹舌 平舌 -- 翹舌

·内江话的平翘规律与北京话最大的差距,以一言以蔽之,就是“莊組內轉字除合口支脂兩韻並不翹舌”。[1]

内江话的“三声四调八音”和“重音断句以辨意”的作用[编辑]

三声:平声上声去声

四调:阴平调、阳平调、上声调、去声调。

八音:每个声调有轻重两音,其调值不同。

重音只出现在词头,词头必是重音。由此可以断句,进而区分意思。

如:DAO3wan1:一个词,内江地名,倒湾; dao3-WAN1:两个词,动宾结构,倒-弯
CU4sen1:一个词,畜牲;或名词化的“出生”,与死亡相对; cu4-SEN1:两个词,动宾结构,出-生或出-声
DA3dong4:一个词,打动; da3-DONG4:两个词,动宾结构,打-洞
FA4yin1:一个词,发音; fa4-YIN1:两个词,动宾结构,发-音,实际上此时已构成了一个命令句。
又如,“读书”作du4-SU1,但名词化后的“读书写字”却是作DU4su1xiex3zi4.

   由于内江话的重音是要区分意思的,因此有时另一种重音格局是没有意义或令人费解的。

如:DAO3bi4,有意义,倒闭; 但 dao3-BI4 无意义,或强行理解做捣-壁、捯-笔,仍令人费解。
又如,上段中的 DU4su1xie3zi4 虽有意义,但 DU4su1 则没有意义。甚至可能被会意成“毒树”“毒书”“渎书(不健康的书)”“镀书(镀过的精装书)”等令人费解或根本不存在的名词。

   内江话的重音是要区分意思的,其与轻音的搭配绝对固定

所以才能构成一种辨意要素而非“情绪要素”或“情境要素”。辨别情绪和适应情境的要素只能偶然闪现,无法被没有融入情绪和情境的听说者感受。

内江话的韵母演变规律[编辑]

这里的“规律”特指从中古汉语到现代内江话的演变规律。

平上去調韻母在內江話中的入韻[编辑]

东冬锺:ong

江:ang

支脂之微:i

鱼模虞:u(精组、见组、来母ü)

泰:开口ai 合口ei

废:ei

夬:ai

佳:开口ai 合口a

皆:ai

祭齐:i

咍灰:ei

真臻谆痕魂欣文:en

寒桓元删山仙先:an

豪肴宵萧:ao

歌戈:o

麻:二等a 三等e

唐阳:ang

庚耕清青登蒸:en

尤侯幽:ou

侵:en

谈严凡衔咸盐添覃:an

二等字无介音,三等字加 i,合口韵加 u。

入聲韻在內江話中的入韻[编辑]

  • 韻的「發」「伐」兩韻念 a 韻。因為內江話沒有 fe 這樣的音。
韵母 唇声 舌声 齿声 牙声 喉声
后鼻韵 “哦”韵
“欸”韵
“咦”韵
“呜”韵
中鼻韵 “啊”韵
无字 “啊”韵 “哦”韵
“哦”韵 “欸”韵 “哦”韵
“欸”韵
元*
“咦”韵
“呜”韵
前鼻韵 “啊”韵
无字 “啊”韵 “哦”韵
“欸”韵
“咦”韵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楊時逢,《四川方言調查報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專刊之82,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