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汉字拉丁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漢字拉丁化是指将漢語改用拉丁字母书写。漢字本身是語素文字,拉丁化將把漢字废除,改造為拉丁字母书写的全音素文字。支持者希望以此在短期內大幅增加中國人民的識字率,亦有利於中西方交流。但是,中国后来进行的扫盲运动表明,并不需要拉丁化就可以扫除文盲,使得“汉字不利于扫盲”的观点失去理据。中国后来的发展也表明,汉字并不是国家崛起的阻碍。此外,“有利於中西方交流”的观点也广受批评,交流是双向的,西方人为什么不改用汉字,而是中国人自废汉字搞拉丁化?显然,这并不是交流,而是文化不自信、讨好西方人,被批评者称作“在国内也要照顾洋大人”。

但是事實上,由於拉丁字母與漢字是南轅北轍的兩種系統,拉丁化不僅會喪失漢字閱讀速度高的優點,也自斷文化的根源,加上大部分語言學者的反對,拉丁化過程並不順利,漢字沒有辦法被取代,而取折衷的「簡化字」方案,現在拉丁字母主要是替漢字進行標音或轉寫以做為輔助。

缘起[编辑]

中西方的交流很早就有了,而不同的文化交流需要语言的沟通,汉字拉丁化可以实现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

近代以前,汉字的拉丁化基本由西方人进行。近代中國遭受了一系列的变故,彻底打破了中国固有的文化自豪感。中国近代的一些思想家认为中国古代的一些历史遗留阻碍了中国的发展,包括孔子思想、礼教等,其中也包括汉字。

汉字由于字数众多,学习前期比较费劲,而且早期文字没有规范,由于师承不同,字的具体写法也稍有不同,但这并不影响交流。近代科学大量引入中国,有人认为,汉字在这些概念面前变得不够使用。但是事实上,汉字虽然在早期学习阶段要花更多精力,但学到后面,学习各门学科反而更加轻松。这是因为常用汉字只有三千多个,各行各业的术语、科技词汇等等绝大多数都是采用这三千多个字组合构词,科技词汇中的非常用字多数是形声字,同样易学易记,有利于汉语学习者学习各种知识。而英语等语言虽然在学习前期比汉语简单,但由于英语直接引入了各种语言的词汇,而且在专业领域采用拉丁-希腊词根构词法而不是本族语言构词法,使得学到后面难度陡增(况且英语拼写不规则)。

由於新文化運動影響,汉字改革遂成为某些学者的观点,其中刘半农鲁迅等提倡尤甚。

过程[编辑]

注音符號與拼音法

最早的汉字拉丁化的实践来自于中西方的交流,若要介绍中国的一些地名、人名或其他固有名詞到西方,必會涉及汉字拉丁化的问题。西方传教士为了学习汉字和传教的需要,开始系统用拉丁字母明清音系官话汉字注音。

  • 1605年天主教耶穌会士、意大利利玛窦(Matteo Ricci)的《西字奇迹》具有开创性的系统化意义。
  • 1626年耶穌会士金尼阁出版的《西儒耳目资》是最早用音素给汉字注音的字汇,所用的拼音方案是利玛窦方案的修正。
  • 1867年,在英国使馆任中文秘书的威妥玛(Thomas F. Wade)出版了一部《语言自迩集》,创立了一个拉丁化的威妥玛拼音,使用时间很长,对汉字的拉丁化起了重要作用,以后的方案都有参考。
  • 1918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公布第一套法定的37个民族字母形式的注音字母方案,特点是采用符号表示声调,这虽然不是一种直接的拉丁化方案,但用符号表示声调的方法却延续到汉语拼音方案
  • 1928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公布第一套法定的拉丁化拼音方案-国语罗马字(简称国罗),特点是用字母的拼法来表示汉语的声调,实际上由于流传时间较短,实际起到的作用不大。
  • 1951年春,毛泽东明确提出了“文字必须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的主张。
  • 1952年2月起,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在进行汉字简化的研究和方案制订工作的同时,着手开展了拼音化的准备工作,制订《汉语拼音方案》。
  • 1956年1月28日,中国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关于公布〈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1]
  • 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布的第二套法定的拉丁化汉语拼音方案,使用了26个拉丁字母,用符号表示声调,但是这种符号不易在西式打字机上实现。
  • 1980年代,汉语的信息化进入日程,形成“万码奔腾”的局面,汉语拼音方案作为重要的拼音输入方法得到使用,使汉语較能同信息化接轨。
  • 2002年7月10日,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第11次全體委員會議通過「(臺灣)華語拼音系統為通用拼音」、編訂《中文譯音使用原則》,同年8月22日行政院准予備查。

评价[编辑]

唐德剛在《胡適雜憶》論及漢字的拉丁化時,認為方塊字維繫了中華民族的統一:「我們有了方塊字教育愈普及,則民族愈團結;民族愈團結,則政治統一便愈容易推動。政治、文字、教育有其一致性,它也就限制了方言的過份發展。如今世界,四個人之中,便有一個是『炎黃子孫』,豈偶然哉?文藝復興以後的歐洲便適得其反。他們教育愈發達,則方言愈流行;方言愈流行,則政治愈分裂。這就是今日白鬼種族繁多之所以然也。這也就是兩種不同文字『偶然』的發展,在人類社會發展史上所發生不同的『必然』後果!」(193頁)

汉字拉丁化有其政治的成分,也是一种社会思潮。現在只是提供认识汉字,输入汉字等的一种辅助手段。用拉丁字母注音,易于学习,现在中国的小学生基本依此来学习汉字的读音。而国家也借此进行了语音的统一。

此外,由於漢語的其中一特性為詞語多只有二三音節,當中多有同音異字。因此以拉丁字拼音寫成的文章閱讀相對困難,閱讀的速度亦大幅下降。例如日文使用平假名片假名拼音,仍然需要使用漢字以增加文章的阅讀速度。加上電腦輸入已彌補書寫的缺點,進一步減少漢字拉丁化的優點。

但是,由於漢字在中國各個地區,乃至日本(日本漢字)韓國(韓國漢字)讀音都不相同,漢字實際上應該是一種語素文字,由於漢字拉丁化,漢字方言讀音拉丁化,還有日韓的拉丁文漢字讀音,造成了很大的混亂。

漢藏語系方言文字的拼音化除台语现代文外,比較普及的另有在中亚吉爾吉斯東干族人所使用的東干文(東干文:Хуэйзў йүян 漢字轉寫:回族語言),以及越南所使用的越南國語字。東干語以陝西甘肅的地方話為基礎,雜以俄語中亞各國的語言及阿拉伯語,目前以西里爾字母來拼寫。而越南拼音文字全面使用濫觴於法國殖民統治時期,越南語用拉丁字母以音節為拼音的基本詞素,使用上近似于漢語拼音化的形式。

参考文献[编辑]

  • 唐德剛:《胡適雜憶》〈國語、方言、拉丁化〉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1. ^ 王爱云. 新中国文字改革:汉字"拉丁化"还是"拼音化"? (3).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10年05月13日 [2017-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