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白話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潮州白話字
Tiê-chiu Pe̍h-ūe-jī
潮州白話字《圣经》——〈路得记〉与〈散母耳前書〉,1915年英國和外國聖經公會出版
潮州白話字《圣经》——〈路得记〉与〈散母耳前書〉,1915年英國和外國聖經公會出版
类型拉丁字母(罗马化)
语言汕头话潮州话
创造者汲约翰
卓威廉
使用时期1875年— ?
母书写系统
教会罗马字
  • 潮州白話字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潮州白話字潮州話Tiê-chiu Pe̍h-ūe-jī潮拼Diê⁵ziu¹ Bêh⁸uê⁷ri⁷)是一套基於教会羅馬字潮州話書寫系統,因制定於汕頭,亦名汕頭教會羅馬字潮州話Suaⁿ-thâu Kà-hũe Lô-má-jī潮拼Suan¹tao⁵ Ga³huê⁶ Lo⁵ma²ri⁷)。

歷史[编辑]

19世紀中葉,西方天主教會入華傳教,傳教士開始以教會羅馬字來學習各漢語方言,并用之來向不識漢字的普通民眾傳教。用羅馬字母拼寫潮州話至少可追溯到1841年的W. Dean出版的《潮州話》,但直到1875年英國傳教士汲约翰John Campbell Gibson)及卓威廉William Duffus)在汕頭制定了“汕頭教會羅馬字”[1],才成為一套正式的潮州話羅馬字書寫系統,1876年,基於汕頭話翻譯的《路加福音》出版,并在1888年相繼出版《創世紀》、《約拿記》、《雅各書》,1889年《馬太福音》、《使徒行傳》,1890年《馬可福音》,并在1915年以潮州府城話出版了《新約聖經》。

潮州白話字不僅僅用於承載《聖經》,也被教徒用於日常書寫,進入民國以後,隨著中華民國國語注音符號推行,教會便不再推廣白話字,但白話字仍在民間學習和使用,1955年黄典诚统计,在潮汕地區當時仍有1000名白話字使用者。[2]

音标系統[编辑]

字母[编辑]

潮州白話字雖然與漳泉的白話字相似,但在字母的選擇上略有差異,潮州白話字使用的基本拉丁字母有17個(A、B、E、G、H、I、J、K、L、M、N、O、P、S、T、U、Z),2個變體字母(, ),6個二合字母ChKhNgPhThTs)以及兩個三合字母ChhTsh),其餘拉丁字母9個(C、D、F、Q、R、V、W、X、Y)用在特殊表示、或外來語上。

潮州白話字(PUJ)與潮州話拼音方案(DP)、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TL)及漳泉白話字(POJ)的字母對比如下:

PUJ A B CH CHH E G H I J K KH L M N NG O P PH S T TH TS TSH U Z
PUJ a b ch chh e g h i j k kh l m n ng o p ph s t th ts tsh u z
DP a bh z c ê gh h i r g k l m n n ng o b p s d t z c u e r
TL a b ts tsh e g h i j k kh l m n nn ng o/oo p ph s t th ts tsh u ir j
POJ a b ch chh e g h i j k kh l m n ng o p ph s t th ch chh u Ø j

閩南白話字及臺羅的o可念成[ə],但潮州話中的o只作[o]。與潮拼相比,白話字字母的音值更接近英文字母

聲母[编辑]

潮州話聲母總數一般為十八個。不以輔音為首的音節或以聲門塞音為首的音節,稱為零聲母,這里不予標示。潮州白話字將三個塞擦音字母細分成齒齦音齦顎音三對同位字母,故實際使用聲母二十個,如下:

組別 邊音 鼻音 塞音 塞擦音 擦音
不送氣 送氣 不送氣 送氣
双唇音 p [p]
(pian)
ph [pʰ]
(phó)
m [m]
門 (mûn)
b [b]
(bûn)
齒齦音 t [t]
()
th [tʰ]
(tha)
ts [ts]
之 (tsṳ)
tsh [tsʰ]
(tshut)
s [s]
思 (sṳ)
l [l]
(liú)
n [n]
挪 ()
(并入l) z [dz]-[z]
而 (zṳ̂)
齦顎音 ch [tɕ]
(cheng)
chh [tɕʰ]
刺 (chhì)
s [ɕ]
()
j [dʑ]-[ʑ]
(ji̍p)
軟顎音 k [k]
球 (kiû)
kh [kʰ]
(khṳ̀)
ng [ŋ]
俄 (ngô)
g [g]
(gṳ́)
聲門音 [ʔ]
(eng)
h [h]
()

其中ch與ts同位,chh與tsh同位,j則與z同位。

以1883年《汕頭話口語英漢詞表》[3]為例,ch、chh、j用於e、i字母前面,而ts、tsh、z則用在a、o、u、ṳ及輔音音節(m、ng)前面。因此“潮州”拼寫為“Tiê-chiu”而非“Tiê-tsiu”;“韭菜”拼寫為“kú-tshài”而非“kú-chhài”,“熱”的其中兩個讀音“zua̍h”与“jie̍t”不写作“jua̍h"或“zie̍t”。

齒齦音的ts([t͡s])、tsh([t͡sʰ])、z([d͡z])遇到半閉全閉前元音(e、i),就會化成齦顎音的chi/che([t͡ɕ])、chhi/chhe([t͡ɕʰ])、ji/je([d͡ʑ])。

此外,鼻音m、n、ng及塞音p、t、k可用作韻尾,而有聲門塞音韻尾[ʔ]則標示為h,與發出聲音的清聲門擦音聲母[h]不同。

韻母[编辑]

潮州話下列韻母共一百零三個,而現代使用中的韻母约七十九個,加上四個輔音音節,列表如下[4][5]

韻腹 韻尾
構造
調音部位 單複韻母 聲門塞音 鼻化韻母 雙唇音 齒齦音 軟齶音
前後 開閉 舒聲 入聲 舒聲 入聲 舒聲 入聲 舒聲 入聲 舒聲 入聲
a [a]
(ka)
ah [aʔ]
甲 (kah)
aⁿ [ã]
(kaⁿ)
ahⁿ [ãʔ]
垃 (na̍hⁿ)
am [am]
(kam)
ap [ap̚]
鴿 (kap)
an [an]
(kan)
at [at̚]
結 (kat)
ang [aŋ]
(kang)
ak [ak̚]
覺 (kak)
半閉 e [e]
(ke)
eh [eʔ]
格 (keh)
eⁿ [ẽ]
(keⁿ)
ehⁿ [ẽʔ]
脈 (me̍hⁿ)
eng [eŋ]
(keng)
ek [ek̚]
革 (kek)
i [i]
(ki)
ih [iʔ]
砌 (kih)
iⁿ [ĩ]
(thiⁿ)
ihⁿ [ĩʔ]
碟 (tihⁿ)
im [im]
(kim)
ip [ip̚]
急 (kip)
in [in]
(kin)
it [it̚]
吉 (kit)
半閉 o [o]
(ko)
oh [oʔ]
閣 (koh)
oⁿ [õ]
望 (mōⁿ)
ohⁿ [õʔ]
瘼 (mo̍hⁿ)
ong [oŋ]
(kong)
ok [ok̚]
國 (kok)
u [u]
(ku)
uh [uʔ]
嗝 (kuh)
un [un]
(kun)
ut [ut̚]
骨 (kut)
[ɯ]
(kṳ)
ṳh [ɯʔ]
嗝 (kṳh)
ṳn [ɯn]
巾 (kṳn)
ṳt [ɯt̚]
乞 (khṳt)
ṳng [ɯŋ]
(kng)
閉上 ai [ai]
(kai)
aih [aiʔ]
𫠡 (ga̍ih)
aiⁿ [ãĩ]
愛 (àiⁿ)
aihⁿ [ãiʔ]
捱 (nga̍ihⁿ)
後移 au [au]
(kau)
auh [auʔ]
樂 (ga̍uh)
auⁿ [ãũ]
好 (hàuⁿ)
auhⁿ [ãuʔ]
鬧 (nauhⁿ)
打開 ia [ia]
(kia)
iah [iaʔ]
揭 (kiah)
iaⁿ [ĩã]
(kiaⁿ)
iam [iam]
(kiam)
iap [iap̚]
劫 (kiap)
ian [ian]
(kian)
iat [iat̚]
潔 (kiat)
iang [iaŋ]
(kiang)
iak [iak̚]
龠 (iak)
ie [ie]
(chie)
ieh [ieʔ]
借 (chieh)
ieⁿ [ĩẽ]
(kieⁿ)
ien [ien]
(kien)
iet [iet̚]
潔 (kiet)
後移 io [io]
(chio)
ioh [ioʔ]
借 (chioh)
ioⁿ [ĩõ]
(kioⁿ)
iong [ioŋ]
(kiong)
iok [iok̚]
鞠 (kiok)
iu [iu]
(khiu)
iuⁿ [ĩũ]
幼 (iùⁿ)
前移 閉上 oi [oi]
(koi)
oih [oiʔ]
夾 (koih)
oiⁿ [õĩ]
(koiⁿ)
ou [ou]
(kou)
ouⁿ [õũ]
虎 (hóuⁿ)
前移 打開 ua [ua]
(kua)
uah [uaʔ]
割 (kuah)
uaⁿ [ũã]
(kuaⁿ)
uam [uam]
凡 (huâm)
uap [uap̚]
法 (huap)
uan [uan]
(kuan)
uat [uat̚]
決 (kuat)
uang [uaŋ]
(kuang)
uak [uak̚]
廓 (kuak)
ue [ue]
(kue)
ueh [ueʔ]
郭 (kueh)
ueⁿ [ũẽ]
果 (kúeⁿ)
uehⁿ [uẽʔ]
襪 (gu̍ehⁿ)
uen [uen]
(kuen)
uet [uet̚]
決 (kuet)
ueng [ueŋ]
榮 (ueng)
uek [uek̚]
獲 (hu̍ek)
ui [ui]
(kui)
uiⁿ [ũĩ]
跪 (kũiⁿ)
後移 開閉 iau [iau]
(kiau)
iauh [iauʔ]
躍 (iauh)
iauⁿ [ĩãũ]
掀 (hiauⁿ)
iauhⁿ [iãuʔ]
躍 (iauhⁿ)
iou [iou]
(kiou)
iouh [iouʔ]
躍 (iouh)
iouⁿ [ĩõũ]
掀 (hiouⁿ)
iouhⁿ [iõuʔ]
躍 (iouhⁿ)
前移 uai [uai]
(kuai)
uaiⁿ [ũãĩ]
檨 (suāiⁿ)
uaihⁿ [uãiʔ]
轉 (ua̍ihⁿ)
輔音音節 ngh [ŋʔ]
夗 (n̍gh)
m [m]
唔 ()
ng [ŋ]
黃 (n̂g)
hng [ŋ̊ŋ̍]
園 (hn̂g)
  汕頭話常見
  府城話常見
  揭陽話常見

注釋:

  • 十九世紀白話字制定時尚常見齒齦鼻音[n]清齒齦塞音[t̚]之韻尾,但現代潮州話中大多後鼻音化成軟顎鼻音[ŋ]清軟顎塞音[k̚],小部份地區如潮安鳳凰鎮、饒平三饒鎮及汕头南澳保留了此韻母;在拼寫實例上,通常在i、ie、u之後只作-n/-t,而e、o之後通常只有-ng/-k,-an/at、-ang/ak及ṳn/ṳt、ṳng/ṳk則兼有,依古韻而定。
  • 上標n(ⁿ)則表示鼻化韻,附加於元音之後,通常是白讀音所独有,一般相信為古鼻韻之遺留。
  • 潮州話有入聲韻母喉塞音[ʔ]為韻尾,以-h表示。
  • 括號中為例字之白話字。
  • 在實際用例上,-ṳng在搭配上輔音時常省作-ng;鼻化元音ṳⁿ单用時,等同於辅音音節ng。
  • 依地方音之不同,ṳ的音值游离在[ɯ][ɤ][ə]之间。

声调[编辑]

潮州话有八个声调,聲調符號置於元音字母上,并有丰富的变调

調值之數字是指聲調輪廓,1為最低,5為最高,拼音中的聲調以1至8表示:

聲調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別名一[6][3] 上平 上聲 上去 上入 下平 下去 去聲 下入
別名二[7] 上平 上上 上去 上入 下平 下上 下去 下入
調值 33 52 213 2 55 35 11 4
調型 中平 高降 降升 低入 高平 高升 低平 高入
例子(文讀音)
調序數字 1 2 3 4 5 6 7 8
白話字調符 hun hún hùn hut hûn hũn hūn hu̍t

第一聲和第四聲不使用附加符號,两者可從其韻尾舒聲或入聲而區分;第二、三、五、六、七、八聲則各別使用銳音符(◌́)、重音符(◌̀)、揚抑符(◌̂)、波浪號(◌̃)、长音符(◌̄)及引號(◌̍)。

第八聲陽入在林成雄系统中也可以使用第二聲的銳音符(◌́),在斐姑娘英语Adele M. Fielde系统中則用第五聲的揚抑符(◌̂),两者可从其韻尾加以區分,以上例即為“hút”以及“hût”。第六調陽上在斐姑娘英语Adele M. Fielde系统中可用短音符(◌̆),台羅形式則可標作抑揚符◌̌,依上例即各自可作“hŭn”以及“hǔn”。

另外,韻尾-n在现代多數地方音實際上都读成後鼻音(軟顎鼻音)-ng([ŋ]),-t則近似-k([k̚])。

調號標示規則[编辑]

調值標在音節的韻母之上。或當一個音節有多個字母時:

  • 優先順序: a > o > u > e > i。
  • m 作韻腹時標於字母 m 上。
  • 雙字母標於前一個字母上;比如 ng 標示在字母 n 上。

變調[编辑]

在書面上,白話字基本上只標示原調,不標示變調。

兩個字(或字詞)連讀時,前面的字要變調,後面的字不變調,而此變調的規律是固定的。如果兩個以上的字連讀,則只有最後的字不變調,這稱為“連續變調”,情況如下:

前字聲調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前字聲調數字 1 2 3 4 5 6 7 8
变调后聲調數字(典型)[6] 1 6 2 8 7 3 7 4
变调后聲調數字(變化一)[8] 1 6 2 8 3 7 3 4
变调后聲調數字(變化二) 1 6 5 8 7 9 9 4

在上述變化中,連讀時,2、5的調頭都是高度調,7、3都是低度調,其中9是低降調(調值21),因此其差異僅在於轉折過程的,這也是以汕頭話的變調為準。

在實際的情況中,潮汕各地方的調值與變調會更多樣及有所差異[5][9][8]

文法[编辑]

潮州白話字的行文使用潮州話語法,讀寫及標點形式則如拉丁文,比如句首字母大寫、專有名詞的第一個字母大寫,合成詞的各個音節用連接號(-)連接,在動詞助詞之間則用雙連接號(--)相連[6]。具體方式與泉漳白話字的書寫規則相同。

實例[编辑]

1892年出版的汕頭話《新約全書》[10]馬太福音第五章第五、六句:

潮州白話文漢字:

現代標準漢語白話文:

参考文献[编辑]

  1. ^ Snow, Don; Nuanling, Chen. Missionaries and written Chaoshanese. Global Chinese. 2015-04-01, 1 (1): 5–26 [2021-11-04]. ISSN 2199-4382. doi:10.1515/glochi-2015-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6) (英语). 
  2. ^ 關於白話字-中國南方白話字發展. 台灣白話字文獻館.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2021-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3). 
  3. ^ 3.0 3.1 Lechler, Rudolf; Williams, Samuel Wells; Duffus, William. English-Chinese Vocabul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Swatow. Swatow: English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 1883 [2021-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0). 
  4. ^ 马重奇. 19世纪80年代四部传教士汕头方言著作音系比较. 古汉语研究. 2014, (4): 10–22+95.  PDF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 5.0 5.1 潮州话拼音方案. 潮州音字典. [2021-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6). 
  6. ^ 6.0 6.1 6.2 Lim, Hiong Seng. Handbook of the Swatow Vernacular. Singapore. 1886: 40 [202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0). 
  7. ^ Fielde, Adele Marion. A pronouncing and defining dictionary of the Swatow dialect, arranged according to syllables and tones. Shangai: 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 1883 [202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0). 
  8. ^ 8.0 8.1 声调. 潮州母语. [2021-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5). 
  9. ^ "潮州話拼音方案ChaoZhou Dialect Romanisation Scheme"存档副本. [2010-0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1). ,Min-Chaozhou.
  10. ^ Duffus, W.; Gibson, J. C.; Maclagan, P. J. (编). Kiù-tsú Iâ-sou Ki-tok kâi Sin-ieh Tshuân-tsṳ Chiēⁿ-Kńg Má-thài kàu Sài-thû. Su-kat-lân: Tãi Eng-kok Lãi Guā Siàⁿ-tsṳ-hũe. 1892 [2021-09-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25) (潮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