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馬祖話
Mā-cū-huâ/馬祖話/Bàng-huâ/平話
发音 [mɑ˧˩ tsu˥˥ uɑ˩˧˩] / [paŋ˧˩ ŋuɑ˩˧˩]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華民國
区域 連江縣馬祖列島桃園市八德中壢等區
語系
文字 漢字
福州語注音
福州語羅馬字(平話字,已廢止)
福州語假名(已廢止)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承认少数语言 法定 中華民國連江縣轄內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之一[1]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 masu
Taiwan ROC political division map Lienchiang County.svg
馬祖列島在中華民國的位置

馬祖話閩東語馬祖話平話字Mā-cū-huâ[2])是中華民國連江縣馬祖列島居民的母語。馬祖話是閩東語的一種方言,屬南部的侯官片。馬祖話為廣義福州話中的一種方言,與對岸的長樂話最為接近。馬祖人在使用福州話介紹母語時會稱之為「平話」(閩東語Bàng-huâ實際讀音/paŋ˧˩ ŋuɑ˩˧˩/[3]),意思是平常生活使用的語言;在用國語介紹母語時則多稱「馬祖話」(以國語發音),以彰顯為馬祖在地之語言。在中華民國連江縣官方教學上稱之為「福州語」(閩東語Hók-ciŭ-ngṳ̄)或「馬祖福州語」。

歷史[编辑]

馬祖地區在歷史上長期屬於中國大陸連江縣的管轄範圍之下。馬祖地區的原住民大多來自福州十邑一帶的長樂連江,也有少數來自福清。來自興化(莆仙)和閩南地區的移民只佔極少數。因此在馬祖,福州語長期是優勢語言。馬祖話與對岸的長樂話最為接近,與福州市區通行的福州話可以互通。在馬祖列島,操長樂口音的人數佔八成以上;其次為連江口音,早期聚居在南竿島津沙村;操福清口音的人口,則散居全縣各地。[4]

除了操福州語的住民之外,馬祖還有少數來自泉州的、操閩南語的移民,以及來自莆田、操莆仙語的移民。由於福州語在馬祖處於絕對優勢地位,這些移民中,老一輩大多數能同時使用自己的母語和福州語;而年輕一輩則一般只會說福州語。[5][4]

音韻體系[编辑]

馬祖話與福州話在聲母、韻母上完全相同。聲調方面,雖然同為七個聲調,但實際發音與福州話不大一樣。

聲母[编辑]

馬祖話有十七個聲母。

塞音
擦音
塞擦音
鼻音
邊音
雙唇音
[] (波), [p] (邊)
[β]
[m] (蒙)
齒齦音
[] (他), [t] (低)
[s] (時)
[tsʰ] (出), [ts] (曾)
[n] (日)
[l] (柳)
齦後音
[ʒ]
舌根音
[] (氣), [k] (求)
[h] (喜)
[ŋ] (語)
聲門音
[ʔ] (鶯)

其中,[β]和[ʒ]這兩個聲母不在單字中出現,僅在連讀時出現(見下文)。

韻母[编辑]

馬祖話有46個韻母,每個韻母分為緊韻和鬆韻。一個字具體應該讀鬆韻還是緊韻,由該字的聲調來決定(見下文)。下表中,標註的音標中,左邊為緊韻,右邊為鬆韻。

簡單元音 復合元音 鼻音韻尾[-ŋ] 入聲韻尾[-ʔ]
[a/ɑ](蝦/罷) [ia/iɑ](寫/夜) [aŋ/ɑŋ](三/汗) [aʔ/ɑʔ](盒/鴨)
[ɛ/a](街/細) [ie/iɛ](雞/毅) [iŋ/ɛiŋ](人/任) [øʔ/œʔ](扔/嗝)
[œ/ɔ](驢/告) [iu/ieu](秋/笑) [uŋ/ouŋ](春/鳳) [eʔ/ɛʔ](漬/咩)
[o/ɔ](哥/抱) [ua/uɑ](花/話) [yŋ/øyŋ](銀/頌) [oʔ/ɔʔ](樂/閣)
[i/ɛi](喜/氣) [uo/uɔ](科/課) [iaŋ/iɑŋ](驚/命) [iʔ/ɛiʔ](力/乙)
[u/ou](苦/怒) [yo/yɔ](橋/銳) [ieŋ/iɛŋ](天/見) [uʔ/ouʔ](勿/福)
[y/øy](豬/箸) [ai/ɑi](紙/再) [uaŋ/uɑŋ](歡/換) [yʔ/øyʔ](肉/竹)
[au/ɑu](郊/校) [uoŋ/uɔŋ](王/象) [iaʔ/iɑʔ](擲/察)
[ɛu/ɑu](溝/構) [yoŋ/yɔŋ](鄉/樣) [ieʔ/iɛʔ](熱/鐵)
[øy/ɔy](催/罪) [ɛiŋ/aiŋ](恒/硬) [uaʔ/uɑʔ](活/法)
[uai/uɑi](我/怪) [ouŋ/ɔuŋ](湯/寸) [uoʔ/uɔʔ](月/郭)
[ui/uoi](杯/歲) [øyŋ/ɔyŋ](桶/洞) [yoʔ/yɔʔ](藥/弱)
[ɛiʔ/aiʔ](賊/黑)
[ouʔ/ɔuʔ](學/骨)
[øyʔ/ɔyʔ](讀/角)

聲調[编辑]

馬祖話有七個單字聲調,平、去、入各分陰陽。這與對岸的福州話相似,但聲調的實際讀音卻與對岸並不一定相同。

標號 1 2 3 4 5 6 7
名稱 陰平 陽平 上聲 陰去 陽去 陰入 陽入
鬆緊韻
調值 55 51 33 312 131 13 5
例字

陰去的讀音雖表記為「312」,但在口語中往往被讀成半陰去「31」。

聲調與鬆緊韻的關係[编辑]

與福州話相同地,在馬祖話中,平聲、上聲和陽入是緊韻,去聲和陰入則是鬆韻。

以下以平話字「」的發音為例介紹鬆緊韻。「」的緊韻為[ɛ]、鬆韻為[ɑ],那麼,「」的所有聲調發音如下表:

聲調 陰平 陽平 上聲 陰去 陽去 陰入 陽入
調值 55 ˥˥ 51 ˥˩ 33 ˧˧ 312 ˧˩˨ 131 ˩˧˩ 13 ˩˧ 5 ˥
鬆緊韻
平話字 ă̤ à̤ ā̤ á̤ â̤ á̤h ă̤h
國際音標 ɛ˥˥ ɛ˥˩ ɛ˧˧ ɑ˧˩˨ ɑ˩˧˩ ɑʔ˩˧ ɛʔ˥
※註:「陰去」(312 ˧˩˨)在口語中一般被讀成「半陰去」(31 ˧˩)。

上表中,緊韻聲調的「ă̤」應讀作[ɛ˥˥]而不是[ɑ˥˥];同理,鬆韻聲調的「â̤」則應讀作[ɑ˩˧˩]而不是[ɛ˩˧˩],以此類推。

連讀變化[编辑]

聲母類化[编辑]

前字的韻尾 後字的聲母
元音韻尾
  • [p][pʰ]變化為[β]
  • [t][tʰ][s][l][n]變化為[l]
  • [ts][tsʰ]變化為[ʒ]
  • [k][kʰ][h]變化為零聲母;
  • [m][ŋ]不變化。
鼻音韻尾([-ŋ]
  • [p][pʰ]變化為[m]
  • [t][tʰ][s][l][n]變化為[n]
  • [ts][tsʰ]變化為[ʒ]
  • [k][kʰ][h]和零聲母變化為[ŋ]
  • [m][ŋ]不變化。
入聲韻尾([-ʔ][-k̚] 所有聲母都不變化。

連讀變調[编辑]

當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字拼讀成一個詞語時,前字的聲調可能會受到後字聲調的影響而發生變化,這種現象稱作連讀變調。馬祖話與福州話相似,兩字連讀中,只有前字才有可能發生變調現象,後字則一概不變調。

雙字連讀變調規則見下表(綠色(縱行)代表前字,藍色(橫行)代表後字,表格中的數據為連讀之後前字的聲調):

陰平, 55 陽平, 51 陽入, 5 上聲, 33 陰去, 312 陽去, 131 陰入, 13
陰平, 55
上聲, 33
陽平, 51
陰去, 312
上聲, 33
陽平, 51
陽去, 131
上聲, 33
陽平, 51
陰入乙, 13
上聲, 33
陽平, 51
上聲, 33 半陰去, 31 13
相當於丟失入聲的陰入
陰平, 55
陰入甲, 13 31+[-ʔ]
相當於添加入聲的半陰去
陰入, 13 陽入, 5
陽平, 51 上聲, 33 半陰去, 31 上聲, 33 半陰去, 31
陽入, 5 上聲, 33
或上聲+[-ʔ]
陽平(51) 或
陽入 (5)

上表中,「陰入甲」指的是以[-k̚]為韻尾的陰入字,「陰入乙」指的是以[-ʔ]韻尾的陰入字。今天,這兩套入聲韻尾在單字讀音中已無區別,只有少數老年人能夠區分開來;其差別僅在連讀變調的時候才能夠體現出來。

鬆緊變韻[编辑]

馬祖話與福州話相似,存在著鬆緊韻(詳見上文);同樣地,馬祖話在字詞連讀時,也存在著鬆緊變韻的現象。

例如:「技師」一詞:「技」讀「kɛi˧˩˨」是陰去,屬鬆韻;「師」讀「sy˥˥」,是陰平。陰去與陰平連讀讀上聲,屬緊韻。因此此詞中的「技」應該讀「ki˧˧」,發生了鬆緊變韻現象。又由於s在元音韻尾之後發生聲母類化,成為l,因此實際讀作「ki˧˧ ly˥˥」。

又如:「臺灣」一詞,「臺」讀「tai˥˩」是陽平,屬緊韻;「灣」讀「uaŋ˥˥」,是陰平。陽平與陰平連讀讀上聲,屬緊韻。因此此詞中的「臺」應該讀「tai˧˧」,沒有變韻。此外,這兩個字連讀也沒有發生聲母類化的現象(見上表),因此實際讀作「tai˧˧ uaŋ˥˥」。

馬祖話與福州語的差異[编辑]

馬祖話與大陸福州語的差異[编辑]

馬祖話與大陸的福州話雖能夠互通,就總體而言可以說是大同小異。但腔調、用詞等等方面存在著不少區別。

例如馬祖話稱「我」為「ŋui˧˧」,稱「我們」為「nɔŋ˧˩ ŋa˥˥」。而在中國福州市區通行的福州話中,稱「我」為「ŋuai˥˥」,稱「我們」為「naŋ˥˥ ŋa˥˥」。

又如馬祖話稱「舌頭」為「舌囝」(siĕh-giāng),福州話說「喙舌」(chói-siĕh);稱「中間」為「當當中」(dăng-dăng-dŏng),福州話說「臺臺中」(dài-dài-dŏng);稱「除夕」為「廿九暝」(niék-gāu-màng,同臺語),福州話則稱為「三十暝晡」(săng-sĕk-màng-buŏ)。

也有詞彙相同但詞義不同的詞彙。例如:「過身」(guó-sĭng)一詞在馬祖話中意思是「逝世」(與臺灣閩南語中同義),但在對岸的福州話中卻是「時過境遷」的意思,「過世」(guó-sié)才是「逝世」的意思。馬祖人稱「爺爺」為「依爺」(ĭ-iè),但在福州話中卻是「父親」的意思,福州話稱爺爺為「依公」(ĭ-gŭng)。

由於兩岸分治的緣故,今日的馬祖話與中國的福州話產生了更多不一樣的詞彙,這些詞彙有的是政治背景下特有的詞彙,有的是現代科技方面的詞彙。例如「网际网路」(中國稱「互联网」)、「电脑」(中國稱「计算机」)、「滑鼠」(中國稱「鼠标」)等等。

福州語和馬祖話的關係,跟閩南語臺語的關係很相似。福州語為馬祖話之源頭,但馬祖話又不完全等同於中國的福州語。

馬祖話在馬祖列島中的差異[编辑]

馬祖福州語是當地居民的母語,馬祖話與對岸的長樂話最為接近,與福州市區通行的福州話可以互通,但仍有被福州人聽出有不同口音的例子。在馬祖列島,亦有不同口音,如長樂口音連江口音福清口音等,此為馬祖列島中的馬祖話在口音上的差異。另外亦有詞彙上的差異,比如「等一下」馬祖話中普遍作「等下」(dīng-hâ),於南竿津沙居民有讀作「且慢」(chiā-mâing),反而具有古味。

現狀[编辑]

馬祖地區[编辑]

同其他閩東語的方言一樣,馬祖話的現狀不容樂觀。20世紀中葉,大量國軍進駐馬祖。為了「保鄉衛島」,國軍在當地大力掃盲、推行國語,以求達成「軍民協同、聯手作戰」的目標。馬祖防衛指揮部要求各村聚落設立「指導員」,讓成人參加「民眾識字補習班」補習國語和識字,讓適齡兒童進入簡易學校學習。這項激進的語言政策最終導致了全縣通行國語,人人能說會寫,但福州語的地位被嚴重弱化,馬祖的語言文化被徹底顛覆。近年來,隨著馬祖地區開放觀光,以及大量民眾移民臺灣島,有不少馬祖的在地居民開始會說臺灣閩南語,然而,作為母語的福州語卻面臨式微困境,年輕一輩不太說甚至不會說。[5]為了保護本土語言,中華民國政府於2000年頒佈《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規定連江縣的大眾交通工具上必須加播福州語的播音,以保護福州語在公共場合的使用。[1]同時,在校園裡實施福州語教育。[6]不過在國小鄉土語言教材中,多採用對岸福州語的標準讀音,而不是在地馬祖話的常用讀音。[7]

臺灣地區[编辑]

馬祖移民到桃園市之人數高達五萬人,普遍定居在八德中壢地區,尤其桃園市八德區為全國最多馬祖人居住的地區,較馬祖列島的當地人口還多。基於桃園馬祖二縣市的淵源,桃園市政府成立「桃園馬祖交流小組」,積極推動兩縣市文化等多方面的交流,一同推廣馬祖歷史文化及傳承馬祖母語,並於八德區的「馬祖會館」開設馬祖話教學課程,建立馬祖話的承續及保存機制。[8]

大眾交通工具[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民國89年(2000年)3月31日立法
  2. ^ 此處標註的是馬祖話讀音,在大陸的福州話中讀作「Mā-cū-uâ」。
  3. ^ 此處標註的是馬祖話讀音,在大陸的福州話中讀作「Bàng-uâ
  4. ^ 4.0 4.1 《東引鄉志·住民篇·第三章:語言》
  5. ^ 5.0 5.1 《北竿鄉志·住民篇·第二章:語言》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20.
  6. ^ (繁体中文)提升國民中小學暨幼兒園本土語言教學成效實施計畫(草案),連江縣本土教育資源網
  7. ^ 例如在國小鄉土語言教材中,將「我」的讀音標記為「ŋuai˥˥」而不是在地馬祖話的「ŋui˧˧」;教師手冊中也使用對岸福州語的標準聲調。
  8. ^ 設桃園馬祖交流小組 盼保存馬祖文化、移民歷史及母語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