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和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協和語
母语国家和地区  滿洲國(今 中国東北
語言滅亡 约在1945年之后
語系
克里奥尔语
語言代碼
ISO 639-3 无(mis
協和語
中文名稱
繁體 協和語 興亞語 日滿語 大東亞語
简体 协和语 兴亚语 日满语 大东亚语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協和語 興亜語 日満語 大東亜語
假名 きょうわご こうあご にちまんご だいとうあご
羅馬字 Kyōwago Kōago Nichimango Daitōago

协和语,又称兴亚语日满语大东亚语,指的是20世纪初流行于满洲国(今中国东北)的混合語言,混合了汉语日语兩種语言的特徵。

协和语分为汉语的协和语日语的协和语两种。汉语的协和语指满洲国统治时期,在汉语(當時日本人稱通行於滿洲國的漢語官話為「滿語」)中引入日语词汇和使用日式语法的混合语。而日语的协和语则是一种由满洲国非日本人使用的一种夹杂有大量汉语词汇的新式日语方言[1]

此外,日本人在学习汉语时所说的汉语,以及在日华侨长期受到日语影响所說的汉语有时也可视为一种汉语的协和语。名词协和语也是协和语中的一个词汇。中国近代以来,一直不断地从日语中借入汉语词汇,即和製汉语,而这些词大多限于对中国人来说的新鲜事物(如科学哲学社会主义等),协和语则在引入新词汇的同时加剧了对于汉语的替换。

背景[编辑]

满洲国是日本的傀儡政权,成立之后有大批日本移民进入。日本人在各层次机关担任实质领导人。满洲国规定日语是中小学的必修课。学校的日籍教师也达到了40%以上。无论在政界、商界、民间,中国人和日本人的交流都成了当务之急。加之日本和满洲国当局的推波助瀾,形成了协和语。[1]

从语言学角度来说,协和语是汉语和日语语言接触后,并互相交流语法和词汇而形成的。因此两种协和语都属于皮钦语克里奥尔语

应用[编辑]

这种被称为“协和语”的混合语在当时的满洲国内在口语和书面语上都有广泛的应用。

口语方面:

你的帮我,我的钱的大大的给。

高桥欧库桑,猪的看见没有?那边的跑了的有。

私日本人アルヨ。(我是日本人。)

姑娘(グーニャン)きれいアルネ。(这姑娘真漂亮啊。)

あなた座るの椅子ないアルヨ。(没有给你坐的椅子。)

アイヤー!(哎呀!)

在书面语方面:

人生所需求的衣食住一切物品,无一不可以大豆供给的、伏特汽车王曾经讲过:完全用大豆作成而使用豆油驰驱的汽车,不久就可以出现了。由这句话也可以窥知大豆用处伟大了,大豆有以上的广泛的用途,所以在将来发展上有莫大期待的。

——《满洲农业概况》

汉语的协和语中引入了大量日语词汇,如“吃饭”称“米西米西”(召し召し),“什么”说成“那你”(なに),“好”说成“腰细”(よし),“……先生”说成“……桑”(…さん),“……太太”说成“……欧库桑”(…おくさん),“老太太”说成“欧巴桑”(おばあさん),“老爷爷”说成“欧吉桑”(おじいさん)。其他的如:劳工的薪水使用“劳金”(労金),职员上班称“通勤”(通勤),溥仪身边的亲近之人称为“御用挂”(御用掛),电影称为“映画”(映画),公司称为“会社”(会社),等等等等,这些全部都是直接从日语借来或音译的词汇。

消亡與重新出現[编辑]

日语的协和语从其诞生开始就受到一些日本人强烈批判,他们是神道的拥护者,认为日语是言灵寄宿的语言,指责不应该这样使用日语。随着日本的战败和满洲国的灭亡,日语的协和语被放弃。而汉语的协和语在中國東北地區也随之式微,并在中国的规范语言运动中消失。但是,汉语的协和语仍然使用在中国的一些抗日战争的电影里。

然而,日本人1980年代開始積極向中國大陸開拓商機,有不少日本人學習中文和漢語。這種「有日語特色的中文」有時可在日資百貨公司或日本人寫的出版物中看到。近年來,一些日語詞彙再次成為了漢語常用詞,如「通勤」、「寫真」、「王道」、「觸媒」、「次世代」、「機能」等。

参看[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明木茂夫オタク的翻訳論 巻一》18-20页、《オタク的翻訳論 巻二》1-3页 (日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