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绒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嘉绒语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
区域四川省
母语使用人数8.3万(日期不详)
語系
方言
文字藏文
語言代碼
ISO 639-2
ISO 639-3jya
Carte2.JPG
嘉绒语方言的分布地区

嘉绒语藏文རྒྱལ་རོང་威利rgyal rong),又作嘉戎语,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羌语支。通行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嘉絨語的文藝作品極少,史上第一部以嘉絨語拍攝的電影是2018年上映的《阿拉姜色》。[1][2]

嘉绒语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语言,是汉藏语系的“活化石”,它保留了原始汉藏语的一些语音形式(例如:复杂的复辅音)和构词手段。嘉绒语对了解古汉语的语音和语法有重大的意义,因为语言历史比较有助于构拟上古汉语的语音系统。例如:法国语言学家沙加尔提出“肘”(中古知母有韵)应该构拟成*tr-kuʔ。嘉绒语可以印证这个构拟,因为这个词有同样 tkr- /trk- 的复辅音;请参考“肘”在嘉绒语诸方言的形式:茶堡 /tɯ-ɣru/、日部 /tə-krəvzuʔ/、四土 /tə-krú/

名称[编辑]

“嘉绒”来自藏语ཤར་རྒྱལ་མོ་ཚ་བ་རོངshar rgyal-mo tsha-ba rong“东方女皇的热沟谷”,是曾经康区的一部分,现在绝大部分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3]这个藏语词汇转写为汉语就是“嘉绒”“嘉戎”“嘉荣”。四土话读作[rɟɑroŋ]。它是个地名,嘉绒人并不将其视作自己语言的名称。内名四土话[kəru]和茶堡话的[kɯrɯ]。嘉绒语使用者以前被划为独立民族,1954年中国政府将其与藏族合并。[4]:44

方言[编辑]

基于互通度,Gates (2014)[5]将嘉绒语分成5种语言:

四土话有超过10万使用者,分布广泛,其他3种方言则全部分布在马尔康市,每种使用者都不超过1万人。[6]:583茶堡话以外都是声调语言

嘉绒语多数早期研究(如Jin 1949、Nagano 1984、Lin 1993)都关注四土话几种方言,其他3种方言直到20世纪90年代都缺乏详细记录。 四土话数据来自Huang and Sun 2002,茶堡话和日部话数据来自向柏霖 (2004, 2008),草登话数据来自Sun (1998, 2006)。

词义 四土话 茶堡话 草登话 日部话
pə́s βɣɯs ɣves təvîs
ta-rmô tɯ-jmŋo tɐ-jmiʔ tɐ-lmɐʔ
我看见了 pɯ-mtó-t-a nɐ-mti-aŋ
绵羊 kəjó qaʑo qɐɟjiʔ ʁiɐʔ

嘉绒语不同于其他大部分汉藏语,是多式综合语,有反向标记(Sun and Shi 2002, Jacques 2010)、拟态词(Sun 2004, Jacques 2008)、动词词干交替(Sun 2000, 2004, Jacques 2004, 2008)等形态学上很有趣的特征。后者的例子参见四土话


人口[编辑]

Gates (2012)[7]:102-106列出下列5种嘉绒语人口统计信息。总共约有8.5万使用者。

语言 使用者人数 村庄数 方言数 其他名称 地区
四土话 3.5万-4万 57 7+ rGyalrong、kəru、roŋba 几乎遍布马尔康市;金川县东北部;理县西北部
中南部嘉绒语 3.3万(超过4.5万的民族人口) 111 3+ rGyalrong、roŋba 小金县、丹巴县和宝兴县
茶堡话 4千-5千 19 马尔康市东北龙尔甲乡大藏乡沙尔宗镇
草登话 3千 10 stodpaskʰət 马尔康市草登乡
日部话 6千+ 28 stodpaskʰət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壤塘县、阿坝县和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

語法[编辑]

与大多数汉藏语相比,嘉绒语的形态非常复杂;茶堡话是多式综合语。它们倾向于前缀,茶堡话甚至有9种可能的前缀位置。嘉绒语动词区分单数、双数、复数。一部分嘉绒语前缀的样式相当老,前缀链中至少有4个是新近出现的。[8]:187–215

嘉绒语的动词形态相当丰富,除了时态,还表示人称范畴:动词人称主语/宾语一致。在汉藏语系里,除了嘉绒语,有许多语言也呈现动词的人称标记,例如景颇语。有的学者甚至怀疑,原始汉藏语可能有相同的动词人称标记,但是这个标记系统在汉语藏语缅甸语裏消失了,只保留在比较原始的语言里。

在汉藏语系里,藏语和汉语具有悠久的文献传统,却丢失了原始语一些很重要的特征,反而处于边缘地区的语言比较接近原始语。

  • 以下是四土话(马尔康县的方言)的人称标记,以动词ka-no“赶”为例(这个动词和汉语“让”是同源词-“让”日母漾韵,上古汉语*naŋ-s,四土话-o有时候来自*-aŋ,这两个词溯源于原始汉藏语*naŋ)。
  • 横格表示宾语,竖格表示主语,例如:ta-no-ntʃ =“我、我们俩、我们要把你们俩撵出去”
我俩 我们 你俩 你们
ta-no ta-no-ntʃ ta-no-ɲ no-ŋ
ta-no ta-no-ntʃ ta-no-ɲ no-tʃ 我俩
ta-no ta-no-ntʃ ta-no-ɲ no-i 我们
kə-w-no-ŋ kə-w-no-tʃ kə-w-no-i tə-no-n
kə-w-no-ŋ kə-w-no-tʃ kə-w-no-i tə-no-ntʃ 你俩
kə-w-no-ŋ kə-w-no-tʃ kə-w-no-i tə-no-ɲ 你们
wə-no-ŋ wə-no-tʃ wə-no-i tə-w-no tə-w-no-ntʃ tə-w-no-ɲ no-u
wə-no-ŋ wə-no-tʃ wə-no-i tə-w-no tə-w-no-ntʃ tə-w-no-ɲ no-ntʃ 他俩
wə-no-ŋ wə-no-tʃ wə-no-i tə-w-no tə-w-no-ntʃ tə-w-no-ɲ no-ɲ 他们

句法上,嘉绒语基础语序是SOV,向柏霖认为它已经维持了很久。SOV语序和前缀倾向在类型学上相当罕见,仅在凯特语和几种德内语支语言中发现。[8]

同源词[编辑]

汉藏语同源词
汉字 上古音 茶堡话
*srək zrɯɣ
*ŋaa a-ʑo
*sijʔ kɤ-si
*mruk tɯ-mɲaʁ
*nəʔ tɯ-rna
*nis ʁnɯs
*səəm χsɯm
*slijs -βde
*ŋaaʔ kɯ-mŋu

參考資料[编辑]

  • 黄良荣、孙红开 2002. 《汉嘉戎语词典北京》:民族出版社。
  • Jacques, Guillaume 2004. Phonologie et morphologie du Japhug (rGyalrong), thèse de doctorat, Université Paris VII.
  • 向柏霖(Jacques,Guillaume) 2005. 《嘉绒语与上古汉语》: 汉语上古音国际研讨会,上海复旦大学(PDF)
  • 向柏霖,《嘉绒语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年。
  • Jacques, Guillaume 2009. The inverse in Japhug Rgyalrong, Language & Linguistics 11.1:127-157.
  • Jin Peng 金鹏 1949 Etude sur le Jyarung, Han hiue 汉学 3.3-4.
  • Lin Youjing 2003. Tense and Aspect morphology in the Zhuokeji rGyalrong verb, Cahiers de linguistique - Asie orientale 32(2), pp. 245-286
  • 林幼菁、罗尔武 2003. 《茶堡嘉戎语大藏话的趋向前缀与动词词干的变化》, 《民族語文》 2003.4.
  • Lin Youjing 2009. Units in Zhuokeji rGyalrong discourse; Prosody and Grammar, Ph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ta Barbara.
  • 林向荣 1993. 《嘉戎语研究》成都:民族出版社。
  • Nagano, Yasuhiko 1984 A Historical Study of the rGyarong Verb System. Seishido.
  • Sun, Jackson T.-S. (孫天心) 2007. The irrealis category in rGyalrong . Language & Linguistics 8(3):797-819.
  • 孫天心. 2006. 〈嘉戎語動詞的派生形態〉 , 《民族語文》 2006.4: 3-14。
  • Sun, Jackson T.-S. 孫天心. 2006. 〈草登嘉戎語的關係句〉 Language & Linguistics 7.4: 905-933.
  • 孫天心. 2004. 〈草登嘉戎語的狀貌詞〉 《民族語文》 2004.5: 1-11。
  • Sun, Jackson T.-S. 2004. Verb-stem variations in Showu rGyalrong . Studies on Sino-Tibetan Languages: Papers in Honor of Professor Hwang-Cherng Gong on His Seventieth Birthday.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ed. by Ying-chin Lin et al., 269-296. Taipei: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cademia Sinica.
  • Sun, Jackson T.-S. 2003. Caodeng rGyalrong . Sino-Tibetan languages 490-502.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 Sun, Jackson T.-S. 孫天心. 2002. 〈草登嘉戎語與「認同等第」相關的語法現象〉Language & Linguistics 3.1: 79-99.
  • Sun, Jackson T.-S. 2000. Stem alternations in Puxi verb inflection . Language & Linguistics 1.2: 211-232.
  • Sun, Jackson T.-S. 2000. Parallelisms in the verb morphology of Sidaba rGyalrong and Guanyinqiao in rGyalrongic . Language & Linguistics 1.1: 161-190.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1. ^ 《阿拉姜色》剧组. 《阿拉姜色》成都开启全国路演 容中尔甲返乡助阵. 藏人文化网. 2018-10-11 [2021-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13). 
  2. ^ 罗云鹏. 藏语电影《阿拉姜色》中国国内院线同步上映. 中新社. 2018-10-26 [2021-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8). 
  3. ^ Bennett, Daniel, Rgyalrong Conservation and Change: Social Change On the Margins: 24, 25 November 2014 [2021-06-19], ISBN 9781483419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2) 
  4. ^ 《嘉絨藏族民俗志》,李茂,李忠俊著
  5. ^ Gates, Jesse P. 2014. Situ in Situ: Towards a Dialectology of Jiarong (rGyalrong). LINCOM Studies in Asian Linguistics 80. Munich: Lincom Europa. ISBN 9783862884728
  6. ^ Jacques, Guillaumes. 2017. Rgyalrong langua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 Encyclopedia of Chinese languages and linguistics (volume 3). Leiden: Brill.
  7. ^ Gates, Jesse P. 2012. Situ in situ: towards a dialectology of Jiāróng (rGyalro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M.A. thesis, Trinity Western University.
  8. ^ 8.0 8.1 Guillaume Jacques. Harmonization and disharmonization of affix ordering and basic word order. Linguistic Typology. 2013, 17 (2). S2CID 55555480. doi:10.1515/lity-2013-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