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哼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哼语
那峨语、巴登语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國 越南
区域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
河江省宣光省
族群瑶族巴天族
母语使用人数中国约4.8万(1997)[1]
越南约5000(2015)[2]
語系
文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pha
Glottologpahn1237[3]
瀕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4]
脆弱UNESCO
UNESCO AWLD VU CHS.png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巴哼语中国三省交界处贵州、广西一侧自称“巴哼”(pa31 ŋ̊ŋ35)的瑶族所使用的语言,属于苗瑶语苗语支。越南也分布有少量使用巴哼语的族群。

湘黔桂三省交界处湖南一侧自称“唔奈”的瑶族所使用的唔奈语跟巴哼语比较接近,在一些资料中被归为「巴哼语唔奈方言」。

使用族群[编辑]

巴哼语的使用族群主要分布在贵州省黎平县从江县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苗族自治县三江侗族自治县龙胜各族自治县,其中融水县人数最多。他们自称“巴哼”(pa31 ŋ̊ŋ35),故以此为其语言定名。侗族称其为“嘎优”(ka31 jiu33), 苗族称其为“大达优”(ta55 tia42 ju33),都是“瑶人”的意思。汉族称其为“红瑶”、“八姓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划分中,他们被识别为瑶族。人口约有4.8万人(1997)[a][1]:1[5]:733

巴哼语的使用族群在越南也有分布,主要分布在河江省北光县箐门县黄树皮县宣光省霑化县安山县,其中北光县分布最为集中。他们在越南的民族划分中被视为独立民族,称巴天族。人口有5000多人(2015)。[6]:158[2]:109-128美国语言学家艾杰瑞英语Jerold A. Edmondson指出,他们所操的语言与中国广西三江县高基瑶族乡的巴哼语非常近似。[7]

分布[编辑]

中国[编辑]

巴哼语使用者分布在中国下列县。大多数县的巴哼语使用者人数都在1千至6千(Mao & Li 1997)。

      • 北巴哼语:大浪乡、大年乡、安太乡、洞头乡、滚贝乡、汪洞乡、杆洞乡;怀宝镇[9]
      • 南巴哼语:白云乡、大浪乡、安陲乡、香粉乡
    • 三江县
      • 北巴哼语:同乐乡、老堡乡
      • 南巴哼语:文界乡、良口乡
    • 龙胜县南巴哼语:三门乡、平等乡
    • 临桂县
    • (还有13个县)

越南[编辑]

巴哼语还分布在越南北部一些分散的小块地区。巴哼语使用者在越南是个独立的民族,称作“巴天族”,有约上千人。

据Vu (2013:12-15),[14]巴天族的祖先从广西迁到海宁(现在的广宁省),并随后再迁到太原省。巴天族随后分化至3个不同地区。

研究历史[编辑]

1905年,法国人博尼法西发表了《明江上游居民所操语言之研究》,文中记录了“那峨语”,即自称“那峨”、他称“贵州人”的族群所说的不同于瑶族勉语的语言。这是关于巴哼语的最早的研究。[15]:306-327[1]:3

在1982年的《瑶族语言简志》中,巴哼语曾经被视为布努语的一种方言[16]:117毛宗武后来表示,这是当时囿于材料不足而暂时采取的办法,实际上巴哼语与布努语的距离超越了一般人所理解的方言概念,是不能跟布努语的方言摆在同一个平面上的。[1]:3

《瑶族语言简志》中,巴哼话和唔奈话被认为是布努语的方言,二者是平级关系。[16]:117美国学者大卫·斯特雷克则将两者分列为两种语言,且各自分属一个单独的语族,与苗语族瑶语族等是平级关系。[17]:22-42后来,毛宗武、陈其光等都认为,巴哼语是一门独立的语言,唔奈话是巴哼语的方言。[18][1]:84。近年来,李云兵改变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唔奈语是独立的语言,而非巴哼语的方言。[19]:72-80

巴哼语在语音上没有-m韵尾和塞音韵尾韵母,在语法上中心语一般在前,在词汇上也与苗语支语言比较近似,因此归入苗瑶语苗语支[20][21][1]:233-235

方言[编辑]

巴哼语可以分为两个方言[1]:84、85

南北方言划分的主要依据是有没有鼻冠闭塞音声母(如ᵐp),有鼻冠闭塞音声母的属南部方言,没有的属北部方言。除此以外在词汇上也有一定的差异。[1]:90

语音[编辑]

声母[编辑]

巴哼语南部方言的声母表如下[1]:2-4

  塞音/塞擦音 鼻冠塞音/塞擦音 鼻音 近音 擦音
不送气 送气 浊流 不送气 浊流 清鼻冠音 浊音 浊流 清音 浊音 浊流 清音 清音
唇音 一般 p ᵐp ᵐpʱ p m ʋ ʋʱ f
腭音化 pʰʲ pʱʲ ᵐpʲ ᵐpʱʲ mʱʲ
齿龈音 一般 t ⁿt ⁿtʱ n l s
腭音化 tʰʲ lʱʲ l̥ʲ
唇音化 tʰʷ
龈颚音 一般 tɕʰ tɕʱ ȵ ȵtɕʱ ȵ̥ ȵ ȵʱ ȵ̥ j ɕ
软腭音 一般 k ᵑk ᵑkʱ ŋ ŋʱ ŋ̥ x
唇音化 kʰʷ kʱʷ
小舌音 一般 q ᶰq ᶰqʱ
  • 鼻冠闭塞音声母有闭塞音消失的趋势,改读对应部位的鼻音。北部方言即读对应部位的鼻音。[1]:91古鼻冠闭塞音声母,不论全清、次清、全浊,都向鼻音(而非闭塞音)转化,是巴哼语异于其他苗瑶语的重要特征。[18]
  • tʰʲtʰʷ用于近代汉语借词。
  • 元音开头的音节,实际带有喉塞音声母ʔ

韵母[编辑]

巴哼语南部方言的韵母表如下[1]:4-5

一般 鼻化 一般 鼻化 一般 鼻化 展唇
i ĩ ʉ
次高 ɪ ɪ̃
半高 e o õ ɤ
半低 ɛ ɛ̃ ɔ ɔ̃
a ã
  • 另有ŋŋʱŋ̊ŋ三个不含元音的音节。

声调[编辑]

巴哼语南部方言的声调表如下[1]:6-7

调号 调值 来源
苗瑶语调类 近代汉语
借词调类
1 35 第1调 去声
2 33 第2调 阴平
3 31 第3调
4 31 第4调 阳平
5 55 第5调
6 44 第7调
7 53 第7调 上声
8 31 第8调
  • 古苗瑶语B调类未分化。第8调并入第4调。
  • 第1调的数词与第1调、第2调的量词组合时,前面的数词变读为第7调。除此外没有其他连续变调
  • 各地方言(及唔奈语)的调类、调值基本相同。[1]:98[18]

词汇[编辑]

巴哼语(南部方言)以派生为主要的构词手段,词缀一般在前,常见的名词前缀有a44qa31qa35ŋ̍3153等。[1]:16-19

巴哼语中还有相当数量的汉语借词,具体又可分为早期借词和近代借词。

  • 早期借词借自上古/中古汉语,内容广泛,多为单音节,作为语素有一定的构词能力,不使用固有词之外的音位,服从固有词的语音结构和构词规律[e],声调按中古汉语四声八调对应归入1-8调。[1]:22-24
  • 近代借词以西南官话的语音系统为基础,内容集中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多为双音节的合成词,有使用固有词之外的音位,声调按桂柳话的调值归入固有词的调类。[1]:29-30

注释[编辑]

  1. ^ 该数据包含使用唔奈语的人口。
  2. ^ 后改翠里瑶族壮族乡
  3. ^ 1950年代调查时的发音人来自良口区文界乡白文村[1]:4,故过去资料多称“文界”。该地现调整为老堡乡白文村白文自然村。[22][23]
  4. ^ 1950年代调查时的发音人来自龙额区滚董乡岭卜村[1]:4,故过去资料多称“滚董”。岭卜村即岑卜村,“岑”为侗语中“山”的音译。该地现调整为地坪镇岑卜村岑卜自然村。[24][25]
  5. ^ qa31 ᵐpɔ35,借自“猫”,但在语音上有鼻冠音,在构词上有跟固有词类似的前缀。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毛宗武,李云兵. 巴哼语. 上海: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7. ISBN 7-80613-371-2. 
  2. ^ 2.0 2.1 李锦芳, 论中越跨境语言, 苏金智,卞成林 (编), 跨境语言与社会生活,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5, ISBN 978-7-100-11619-0 
  3.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Pa-Hng.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4.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5. ^ 贵州省志·民族志. 贵阳: 贵州民族出版社. 2002. ISBN 7-5412-0967-8. 
  6. ^ 利国,徐绍丽. 越南民族. 北京: 华夏出版社. 1989. ISBN 7-80053-760-9. 
  7. ^ Jerold A. Edmondson. Map & Language Descriptions Borderlands: Lesser Known Indigenous Languages of Northern Vietnam. [2017-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8). 
  8.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Tongdao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 ^ 9.0 9.1 毛宗武. 《优诺语研究》. 北京:民族出版社, 2007.
  10. ^ Niederer, Barbara. 1997. Notes comparatives sur le pa-h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ahiers de linguistique Asie orientale 26(1).
  11. ^ Niederer, Barbara. 2004. Pa-hng and the classification of the Hmong-Mien languages. In Tapp, N. and Michaud, J. and Culas, C. and G. Yai Lee (eds.), Hmong/Miao in Asia. Bangkok: Silkworm Books.
  1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ling.uta.edu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3. ^ 13.0 13.1 Edmondson, J.A. and Gregerson, K.J. 2001, "Four Languages of the Vietnam-China Borderlands", in Papers from the Six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Southeast Asian Linguistics Society, ed. K.L. Adams and T.J. Hudak, Tempe, Arizona.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Program for Southeast Asian Studies.
  14. ^ Vũ Quốc Khánh. 2013. Người Pà Thẻn ở Việt Nam [越南的巴天语]. Hà Nội: Nhà xuất bản thông tấn.
  15. ^ Bonifacy, Auguste. Étude sur les Langues parlées par les Populations de la Haute Rivière Claire. Bulletin de l'É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 V. 1905.
  16. ^ 16.0 16.1 毛宗武,蒙朝吉,郑宗泽. 瑶族语言简志. 北京: 民族出版社. 1982. CSBN 9049·25. 
  17. ^ Strecker, David. Some Comments on Benedict's "Miao–Yao Enigma: The Na-e language" (PDF). Linguistics of the Tibeto-Burman Area. 1987, (10) [2017-09-3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11-16). 
  18. ^ 18.0 18.1 18.2 陈其光. 巴哼语. 中国的语言.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7. ISBN 7-100-04363-8. 
  19. ^ 李云兵. 20世纪以来的苗瑶语调查. 民族翻译. 2011, (1). 
  20. ^ 邓晓华,王士元. 苗瑶语族语言亲缘关系的计量研究——词源统计分析方法. 中国语文. 2003, (3): 253–263. 
  21. ^ 巴哼语. 中国大百科全书 第二版. 北京: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5000-7958-3. 
  22. ^ 行政区划. 三江侗族自治县志. 北京: 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 1992: 29-37. ISBN 7-81001-275-4. 
  23. ^ 2020年统计用区划代码和城乡划分代码:老堡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2020. 
  24. ^ 贵州省黎平县地名志. 黎平县人民政府内部资料. 1985: 259-261. 
  25. ^ 2020年统计用区划代码和城乡划分代码:地坪镇.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202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