羿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羿語
gau¹³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國
区域 貴州畢節普宜和陰底、四川古藺蠟盤溝,敘永
語言滅亡 20世紀80年代
語系
侗台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


羿語侗台語系仡央语族的一種語言,羿人對它的漢語稱呼爲“鄉談”。貴州畢節的普宜區小河公社的何子秀是世界上有記錄的最後一個該語言的使用者,已經去世,但在1982年(何子秀當時已年近九十,年高耳聾)她重病時畢節地區及當時畢節縣民委對她的羿人語進行了搶救性調查,記錄下幾百個基本詞和一些簡單句子[1]

唐代以後,史書上就出現了對羿人的記述。據現有羿人族群的老人口傳,他們是由明洪武年間從湖北孝感麻城一帶調來鎮守的兵士和當地羿人婦女通婚的後代。羿人自稱gau¹³,接近普定新寨仡佬族自稱qau¹³。當地民族称他們爲“客”,彞族稱他們爲sa⁵⁵ phu³¹或ʂu⁵⁵ phu³¹,sa⁵⁵的意思是漢人,phu³¹的意思是仡佬,連起來就是漢仡佬,可以與羿人的口傳歷史相映證。但目前大多數羿人仍認同自己是漢族,未獲得少數民族優惠政策[2]

語音[编辑]

音节声母韵母声调组成。

聲母[编辑]

仡佬語的聲母體系內,沒有複輔音,具有仡佬語鼻音聲母可自作音節的一般特徵。

韵母[编辑]

韻母體系屬於仡佬語體系內,即韻母數量較少,沒有輔音塞韻尾。

声调[编辑]

羿語有四個聲調,分別是55,33,31,13。

與其他語言關係[编辑]

經過在大方普底仡佬語(屬阿歐方言)和羿語中選取的650個常用詞進行的對比,發現有對應關係的詞151個,約佔對比詞數的23.22%,其中相同或基本相同的76個,佔11.69%,無明顯對應關係的449個,佔76.78%,從這些數字可以看出,羿語和仡佬語是同一個語群的語言[3]

由於羿人所處的環境特殊,因此自創了許多無同源的詞和吸收了很多其他語言的詞匯。比如仡佬語諸方言差別很大,但10個數詞基本相同或接近,而羿語只有一有對應關係,其餘如二讀作ni,借自古漢語[4]

羿語難以說接近任何一種仡佬語方言,因為它身上同時具有幾種仡佬語方言的某些特點。如:羿人自稱gau¹³,接近普定新寨仡佬族自稱qau¹³(稿方言區);吃”爲tɕi,和仁懷及遵義的紅仡佬人的說法相同(哈給方言區),其他詞匯也有很多相同或類似;與織金橋上村仡佬語也有很多詞相同(稿方言區)。

語法[编辑]

在語法上,否定副詞後置是仡佬語群諸語言重大的特點。而羿語做後狀語的否定副詞已經消失,只有前置的否定副詞pu(不)[5],這應該是近現代的漢語借詞。否定副詞前置與木佬語[6]完全相同,這反映出羿語和木佬語在近代受漢語影響之深,語言衰落之快。

在語法上,羿語還有一個仡央語群其他語言不具備的特點,即單數人稱代詞都分主格和賓格,不能互換。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注释:
  1. ^ 参见《仡佬語研究》第479頁
  2. ^ 参见《仡佬語研究》第479頁
  3. ^ 由於羿語材料十分有限,因此難以真實地瞭解同源詞比例,實際上應該更高
  4. ^ 這也可能跟1982年調查時發音人多年未使用母語,且身體狀況差,記不清楚有關,比如她稱so是三,實際上仡佬語方言so是二
  5. ^ 這也可能跟1982年調查時發音人多年未使用母語,且身體狀況差,記不清楚有關
  6. ^ 另一種仡央語族語言,2012年使用者僅1人
参考文献:
  • 張濟民,《仡佬語研究》.貴陽:貴州民族出版社,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