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羌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北羌语
Rrmearr
发音[ʐmeʐ]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
区域四川省
族群羌族
母语使用人数58,000(1999)[1]
語系
汉藏语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cng
Glottolognort2722  北羌语[2]
sout3257  茂县东北羌语[3]
ELP英语Endangered Languages ProjectNorthern Qiang
本条目包含国际音标符号。部分操作系统浏览器需要特殊字母与符号支持才能正確显示,否则可能显示为乱码、问号、空格等其它符号。

北羌语是一种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羌语支语言。它在中国四川省中北部和西藏自治区东部由大约60,000人使用。

不同于其近亲南羌语,北羌语不是声调语言

北羌语方言[编辑]

北羌语由数个不同的方言组成,许多方言彼此间互通度很高。孙宏开在他1981年关于羌语的书中将北羌语划为以下几种方言:黑水县芦花镇、知木林镇、麻窝乡、维古乡、茂县北部松坪沟乡方言。芦花镇、麻窝乡、知木林镇和维古乡北羌语由黑水藏族使用,麻窝方言被黑水藏族认定为权威方言。

较古的材料中指北羌语方言的有Dzorgai (Sifan)、Kortsè(Sifan)、KrehchuhThóchú/Thotcu/Thotśu。最后一个是地名。[4]

Sims (2016)[5]推断北(上游)羌语是*nu-创新群。单独的方言以斜体标出。

北羌语
  • 黑水县西北:芦花镇
  • 黑水县中部
    • 晴朗乡
    • 扎窝乡
    • 慈坝乡
    • 双溜索乡
    • 小舌音-V创新群:知木林乡、红岩乡、麻窝乡
  • 黑水县东南部:洛多乡、龙坝乡、木苏乡、石碉楼乡
  • 茂县北部:太平乡、松坪沟乡
  • 松潘县南部:小姓乡、镇江关乡、镇坪乡
  • 茂县西部/黑水县南部:维古乡、瓦钵乡梁子、色尔古镇、维城乡、曲谷乡、洼底乡、白溪乡、回龙乡、三龙乡
  • 茂县中部:黑虎乡
  • 茂县东南部(反身标记创新):沟口乡、永和乡

音系[编辑]

北羌语有37个辅音和8个基础元音。[6]北羌语的音节结构允许6个音。[6]

辅音[编辑]

北羌语辅音[6]
齿 卷舌 硬颚 软腭 小舌 声门
全清 p t k q
次清
全浊 b d g
全清 ts
次清 tsʰ tʂʰ tɕʰ
浊塞擦 dz
清擦 ɸ s ʂ ɕ x χ h
浊擦 z ʐ ʁ ɦ
鼻音 m n ɲ ŋ
清边音 ɬ
浊边音 l
近音 (w) (j)
  • 零声母有时带声门塞音[ʔ]。
  • /ɸ/可实现为唇齿音[f]。
  • /ʐ/可实现为齿龈音[ɹ]。
  • /ɕ x/可实现为浊音[ʑ ɣ]。
  • 近音/w j/ 只出现在元音间或后继/i u/的位置。

元音[编辑]

北羌语区分除/ə/外的所有元音松紧和长元音(以两个小点标记,"ː")。还有15个双元音和1个三元音。[6]

北羌语元音[6]
i、iː y、yː u、uː
e、eː ə o、oː
a、aː ɑ、ɑː

/i/与/e/、/u/与/o/之间也许分别没有音位差别。实际上是同位异音。

双元音三元音[6][编辑]

双元音:ia、iɑ、ie、ye、eu、əu、ei、əi、oi、uɑ、ua、uə、ue、ui、ya

三元音:uəi

R色彩元音[编辑]

北羌语变得越来越濒危,R色彩的形态因此没有继承到年轻北羌人。因此其使用有很大不确定性。R色彩不单独为音素,这出于其元音特征和只用于元音和谐的功能(见下),主要作为第一人称复数标记。[6]

例如:miʴwu[person (<mi):all]“所有人”[6]

音节结构[编辑]

北羌语音节规则:[6](C)(声母)(V)V(V)(C)(韵尾)

北羌语元音和谐例[6]
形态 羌语词 词义
V ɑ
VV ɑu 一堆
VC ɑs 一天
VCC əχʂ
CV
CVV kʰuə
CVVV kuɑi-tʰɑ
CVC pɑq 兴趣
CVCC bəxʂ
CVVC duɑp 大腿
CCV xtʂe
CCVV ʂkue
CCVVV ʂkuəi 山羊
CCVC ʂpəl
CCVCC ʂpəχs 'Chibusu'
CCVVC ʂquɑp
CCVVCC ɕpiexɬ

语音过程[编辑]

声母弱化[编辑]

当复合词或方向前缀加在次清声母音节之前时,后者变成新词第二音节的韵尾。这通常会使它失去送气。[6]

例如:tə-DIR +ba“大”>wa“变大”[6]

元音和谐[编辑]

元音和谐出现在麻窝方言。一般地,元音和谐用以使前面的音节元音或其高度与后继的元音匹配。相反地,有时后继音节的元音会发生和谐,使其和前面音节的元音相匹配。这个过程会横跨复合词和前缀+词根形式的音节。元音和谐也可以因复合词和前缀+词根形式的第二个音节已有R色彩而出现在第一个音节。[6]

例如:wə“鸟”+ʂpu“鸟群”>wuʂpu“(野)鸽”[6]

例如:汉语zhàogù(照顾)+ 羌语pə“做”>tʂɑuku-pu“照顾”[6]

例如:me“不” +w“减少”>m-w“不断地”[6]

例如:“一”(a)的实现会被类符影响。[7]

  • e si(一天)
  • a qep(一罐)
  • ɑ pɑu(一包)
  • o ʁu(一桶)
  • ɘ ʑu(一堆)
  • ø dy(一口)

插音[编辑]

元音/ə/可以插入被音节结构限制的辅音丛以使其可以实现。[6]

例如:bəl-əs-je[做-NOM (<-s)-好吃的]“有益的”[6]

自由变体[编辑]

对于部分词汇,改变或添加辅音不会改变词义。最常见的交替见于/ʂ/和/χ/。[6]

例如:ʂqu ~χqu“嘴”[6]

例如:kɑp~ kɑpətʂ“器官”[6]

正字法[编辑]

北羌语正字法
字母 a ae b bb c ch d dd dh e ea f g gg gv h hh hv i iu j jj k kv l
IPA a æ p b t͡sʰ ʈ͡ʂʰ t d ɖ͡ʐ ə e f k g q x ɣ h i y t͡ɕ d͡ʑ l
字母 lh m n ng ny o p ph q rr s sh ss t u v vh vv w x xx y z zh zz
IPA ɬ m n ŋ ȵ o ɸ t͡ɕʰ ʐ s ʂ z u χ ɦ ʁ w, ɕ ʑ j t͡s ʈ͡ʂ d͡z

鼻化元音由后继的nn表示,日化元音用后继的r表示,长元音以双写元音字母表示。

形态[编辑]

北羌语用包括前缀和后缀的词缀来描述或修饰名词或动词的词义。[6]}其他词缀型形态变化包括性别标记、属格标记、复合词和名词化。北羌语也使用非词缀变化如重复。[6]

名词小句[编辑]

在北羌语中允许下列组合顺序。下面一些语素如形容词可能在同一名词小句用两次。[6]

北羌语名词小句结构[编辑]

GEN phrase + Rel. clause +Noun+ ADJ + DEM/DEF + (NUM + CL)/PL[6]

性标记[编辑]

性标记只出现在动物上。/mi/是雌性后缀,/zdu/是雄性后缀。[6]

例如:wə-mi“母马”[6]

例如:puɳu-zdu“公猫”[6]

代词[编辑]

北羌语人称代词[6]
单数 双数 复数
1 tɕi-zzi tɕi-le
2 ʔũ ʔi-zzi ʔi-le
3 theː / qupu thi-zzi them-le

属格[编辑]

属格标记/-tɕ(ə)/会加在被修饰名词上。[6]

例如:[6] qɑ-tɕ ləɣz 1sg-GEN 书 “我的书”

动词形态学[编辑]

可以通过加前后缀或重叠改变动词的意义。[6]

动词前缀[6]
羌语标记 意图/含义
1 加强副词
2 "多种" 方向/定位,或第三人称间接命令
3 /mə-/,或/tɕə-/ 简单否定或祈使否定词
4 /tɕi/ 接续代词
动词后缀[6]
羌语标记 意图/含义
5 /-ʐ/ 使役动词
6 /-ɑː/ 未来时
7 /kə/或/lə/ “去”或“来”(助动词/趋向动词)
8 /-jə/ 强调
9 /-ji/ 词性变化
10 /-l-/ 第一人称间接命令
11 /-k/ 证据推理下的意外情态
12 /-u/ 亲眼的
13 /-ʂɑ/、/-sɑn/、/-ʂəʴ/、/-sɑi/、[-wu/ ~-u] 非施事主语(sg、2sg、1pl、2pl、3sg/pl)
14 /-ɑ/、/-n/、/-əʴ/、/-i/、/-tɕi/ 施事者(1sg、2sg、1pl、2pl、3pl)
15 /-i/ 基于传言的

重叠[编辑]

同一动词词根的重复意味着从一个施事者出发的重复动作,或进行中的动作。[6]

例如:灰浆墙 >mə“粉刷”[6]

其他形态学过程[编辑]

合成词[编辑]

北羌语复合词中被修饰名词要在形容词前。[6]

例如:[6] khuɑ-ʁl 狗-儿 小狗

名词化[编辑]

名词从形容词或动词加/-s/、/-m/或/-tɕ/缀、模糊标记/le/或/te/或确定标记/ke/派生。[6]

如:[6] tɑwə-tɑ-m le-ze 帽子-戴-NOM DEF-CL 戴着帽子的那个人

句法[编辑]

北羌语的句法比较可预测。基本的语序是SOV。[6]北羌语在保持其固有语序的基础上借了一些官话词汇。[6]

从句结构[编辑]

语序[编辑]

(TEMP) (LOC) (ACTOR) (GOAL/RECIPIENT) (ADV) (UG) VC (PART)[6]

(TEMP = 时态;UG = 逻辑宾语; VC = 动词复合体; PART = 从句末助词)

北羌语的一个句子可能和可能只是个名词谓语的动词复合体一样短。[6]

从这种语序可以分析出北羌语是一种SOV语序的语言。

例如:[6] S O V χumtʂi ʐətɕʰaq-e-ze ɦɑ-tʂ Xumtʂi 兔-一-CL-刺(杀) Xumtʂi杀了一只兔子。

语码混合[编辑]

北羌语使用来自官话的许多借词而词序依北羌语语法重新排列。[6]

例如:[6] pəs-ŋuəɳi ʐmətʂi-sətsim-leː tɕiutɕin ʂə mi-leː ŋuə-ŋuɑ? 今天-TOP 皇帝-妻子-DEF:CL (after.all be) 人-DEF:CL COP-Q 今天,皇帝的妻子是人吗? 这句话中"tɕiutɕin"和"ʂə"从官话借入。

现状[编辑]

如其他许多羌语,北羌语正变得濒危,其语言濒危评级为6b。[8]因为教育系统广泛使用标准汉语,大多数羌族儿童能流利甚至单语地使用汉语,不会说羌语的则越来越多。[9]大部分羌族和来自中国其他地方的只会说官话的人结婚。[6]

另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北羌语于《民族语》的链接(第18版,2015年)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北羌语.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茂县东北羌语.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4. ^ UC Berkeley, 1992,Linguistics of the Tibeto-Burman Area, vol. 15, pp. 76–77.
  5. ^ Sims, Nathaniel. 2016.a More Comprehensive Understanding of Qiang Dialectology.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17(3), 351–381.DOI:10.1177/1606822X15586685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6.16 6.17 6.18 6.19 6.20 6.21 6.22 6.23 6.24 6.25 6.26 6.27 6.28 6.29 6.30 6.31 6.32 6.33 6.34 6.35 6.36 6.37 6.38 6.39 6.40 6.41 6.42 6.43 6.44 6.45 6.46 6.47 LaPolla, Randy. A Grammar of Qiang with annotated texts and glossary. Berlin: Mouton Grammar Library 31. 2003. ISBN 311017829X. 
  7. ^ 孙宏开"羌语简志"
  8. ^ Qiang, Southern. Ethnologue. [2019-03-17] (英语). 
  9. ^ Randy J. LaPolla, Chenglong Huan. A Grammar of Qiang: With annotated texts and glossary. Mouton de Gruyter. 2003: 5. ISBN 978-3110178296. 

文献[编辑]

  • Bradley, David. (1997). Tibeto-Burman languages and classification. In D. Bradley (Ed.),Papers in South East Asian linguistics: Tibeto-Burman languages of the Himalayas(No. 14, pp.1–71). Canberra: Pacific Linguistics.
  • LaPolla, Randy J. with Chenglong Huang. 2003. A Grammar of Qiang, with Annotated Texts and Glossary (Mouton Grammar Library). Berlin. Mouton de Gruyter.
  • Evans, Jonathan P. 2006. Vowel quality in Hongyan Qiang.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 7.4: 937–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