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蘇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爾蘇語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
母语使用人数2萬(日期不详)
語系
文字爾蘇沙巴文
語言代碼
ISO 639-3ers
Glottologersu1242[1]
ELPErsu

爾蘇語使用於四川西部的涼山彞族自治州的甘洛、越西、冕寧,木里、雅安區域的石棉、漢源和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九龍等縣的爾蘇人。是羌語中的一支,使用人口約兩萬人。宗教祭司沙巴使用一種圖畫文字爾蘇沙巴文

地理分布上可分為三種方言,位於東部的爾蘇話、中部的多續話、西部的栗蘇話

方言[编辑]

Yu (2012)列出尔苏语3种方言,都分布在四川南部。

  • 则拉话:孙宏开(1982, 1991)[2]:241–264[3]记录了四川甘洛县玉田区则拉乡的尔苏语(Sun 1991:231)。
  • 清水话:由刘辉强 (1983)[4]记录,分布在四川甘洛县廖坪乡清水村
  • 汉源话(已灭绝):四川汉源县的尔苏语方言,目前已灭绝,由Baber (1882)记录。[5]

分类[编辑]

尔苏语目前被划入汉藏语系南羌语支,但因为语言史材料的稀缺,具体的分类仍有争议。

历史[编辑]

关于尔苏人的历史记录非常少。有理论认为尔苏人从西藏迁来,或是彝族等周边民族的后代。但有证据表明尔苏人甚至在彝族定居之前就已经生活在这里:唐朝时迁来的彝族称尔苏人为“土著”。因此,尔苏人的定居应当早于唐朝。

Ersu Shaba diagram.png

正字法[编辑]

大多数早期尔苏人不会读写,因为没有专门书写尔苏语的文字。唯一会读写的宗教从事者被称为“沙巴”。

尔苏人相信沙巴“上通天文、下晓地理”,有能招雨、诅咒敌人的魔力。他们在现代尔苏人社区中仍很活跃。他们常常出席节日和婚葬等重大活动。

他们还能读写尔苏历史上仅有的文字,这可能也是他们受人尊敬的原因之一。它被称为沙巴象形文字。记录与研究很少,在沙巴家族中只传给儿子,不传给女儿。目前,能读懂这些文字的人少于10人,能明白它们在宗教中的含义的更少。

Ersu Shaba Script (Photographer- Wang Dehe).png

共有约200个独立的沙巴文字,不与尔苏人的日常用语直接对应,一个字可能对应多个音节。解释一个字往往要很大的篇幅。每个解读文字的角度都能自圆其说。不同的动物一般用于表示不同的月份和日期。颜色也有意义,对应五行:黑对应金,绿对应木,暗灰对应水,红对应火,黄对应土。

音系[编辑]

辅音[编辑]

尔苏语有37个单辅音声母和22个复辅音声母。除官话借词外没有韵尾。

下表展示50岁及以下使用者的辅音音系。

尔苏语声母

有22个复辅音声母,其中18个有两个辅音,4个有3个辅音:

尔苏语复辅音声母

复辅音声母能接什么元音存在限制,比单辅音声母的限制多。

尔苏语复辅音声母和元音配合表

关于同位异音详见Zhang, S. (2013)。

元音[编辑]

尔苏语有7个基础元音、3个R化元音、6个双元音和1个三元音,官话借词以外没有鼻化元音,没有长元音。

基础元音:/i/、/y/、/u/、/ɛ/、/ə/、/ɑ/和/o/。R化元音:/ɑɹ/、/əɹ/和/oɹ/。

6个双元音分3升3降:/iɛ/、/iɑ/、/uɑ/;升双元音均为前响:/ui/、/ɛi/和/ɑi/。/uɑ/以外的双元音都罕见。/uɑ/在许多词中都出现。

/uɑo/是唯一的三元音,仅出现在[zuɑo]“碗”一个词中。

音节结构与类型[编辑]

基础音节结构是CV。可以只有V或C,/ɑ/、/ɑɹ/和/əɹ/ 可自成音节,鼻音/m/、/n/和/ŋ/可自成音节,较罕见。

存在NCV的音节结构。

声调[编辑]

声调落在音节上,每个音节必须有声调。构成最小对立的有两个声调:高平调和中平调。特定语素内声调的分配不可预测,根据统计,高平调比中平调出现得多。尔苏语声调的调型和官话相比也更不稳定,常常有语境变体。

下面是声调的最小对立。[`]标中平调,高平调无标。

尔苏语声调最小对立的比较

借词音系[编辑]

有强烈证据表面藏语和彝语词汇是直接借入尔苏语中的。部分词汇和藏语、彝语原词发音完全一样。这是否是尔苏人属于藏族的证据存在争议。

借词中西南官话的也占很大比重。据Zhang,官话借词最多出现在现代相关的文本中,如长对话、程序交流和自传叙事。历史文本中,即使是到1980年代,官话借词也相当罕见。

尔苏语有两种处理官话借词的方式:

  1. 直接借。这使得尔苏语中产生了鼻化元音的音位。
  2. 以尔苏语音系拟声。这发生于早期借词,以及70岁以上老人的尔苏口语中。下面是尔苏语借官话词的方式。
尔苏语中的官话借词
  • 官话鼻韵尾借来时丢失。
  • 当尔苏语有借来的官话双元音时,直接借。当借来的双元音尔苏语没有时,两个元音组分只保留一个。一般留后一个,比如官话/uo/对应尔苏语/o/。
  • 官话/ə/和/ɤ/借入尔苏语变成/o/。
  • 所有声调变为尔苏语中平调。
  • 两个例外是官话借词“鸭”和“鹅”。官话中它们都是开音节,但借到尔苏语中却产生了鼻韵尾,在词首出现紧声门塞音。

名词[编辑]

尔苏语名词有单语素、复合、派生自动词、派生自动词短语几种来源。名词化可通过施事标记su、目的标记li、时间/方位标记ʂə`、工具/地点标记ta几种词缀实现。许多亲属关系词汇和方向指示词有ɑ-前缀。还有格标记,如属格标记yɪ、宾格标记vɑ、伴随格标记phɛ等等。尔苏语中有6个关系名词,在名词后标记其方位或时间属性。

数词系统[编辑]

尔苏语基数词

1-10分别是十个基础数词,其后的基数词形成复合数词。尔苏语没有0。

10以上的数词是复合数词。

  • 10至19基于tshɛ
  • 20至39基于tshɿ
  • 40至99基于zɿ
尔苏语10-19的复合数词
尔苏语20-39的复合数词
尔苏语中100以上的基数词
  • 大于100的数词一般以3个组分结合,没有比万更大的基数词。
  • 尔苏语创造大而复杂的数的方法

參考文獻[编辑]

  • 孙宏开 et al. 1991. 《藏缅语音和词汇》.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 Yu, Dominic. 2012. Proto-Ersuic. Ph.D. dissertation.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爾蘇語.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孙宏开. 1982b. 《尔苏(多续)话简介》. 《语言研究》 3.
  3. ^ 孙宏开 et al. 1991. 《藏缅语音和词汇》.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4. ^ 刘辉强. 1983. 《尔苏语概要》. 四川民族研究所编辑:《民族研究论文集》 1.
  5. ^ Baber, E. Colborne. 1882. Travels and researches in the interior of China, volume 1, pt. 1 of 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 of London, Supplementary Papers. London: J. Mur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