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伊努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伊努語
アィヌ イタㇰ, Aynu itak
发音[áɪ.nu i.ták]
母语国家和地区日本俄羅斯
区域北海道;以前曾經使用於庫頁島千島群島堪察加半島、以及日本本州東北地方
母语使用人数10人[1](2007年)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3ain
ELPAinu (Japan)
Historical expanse of Ainu.png
使用阿伊努語的地區 (紅色:近代以來使用;粉紅色:過去可能曾使用)
瀕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2]
极度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CE CHS.png

阿伊努語阿伊努語假名アイヌ・イタㇰ,阿伊努語羅馬字Aynu itak,阿伊努語西里爾轉寫 : айну итак,日语:アイヌ語),或譯成愛努語愛奴語阿衣奴語阿依努語,是日本原住民(主要分布在北海道本州東北地區)少数民族阿伊努人的民族語言。

阿伊努語早期没有通用的文字,傳教士約翰·巴徹勒英语John Batchelor (missionary)於19世紀首先創制了基於拉丁字母的書寫系統[3] ;近年日本政府亦开始以日語假名为其创制文字。

語言分布[编辑]

阿伊努語曾至少有多達19种方言被記錄,但今日只剩下北海道的數種方言仍在使用。现时大多数能使用该語言的都是老年阿伊努人,他们散居在本州北部、北海道库页岛南部一帶。近年來阿伊努語的社會地位有改善,有更多人願意學習阿伊努語。

阿伊努(Aynu)这个字在阿伊努語的意思就是「人類」,而另一個涵義類似的單詞「kur」則成為了阿伊努人傳統分布範圍「庫頁」和「庫里爾」等地區的地名由來。

分类[编辑]

雖然從類型學的角度來看,阿伊努語和日語有相似的語序;而其輔音變化又與韓語類似[4];但是一般認為,阿伊努語仍然是一種獨立的語言,或劃分為一個下屬不同阿伊努語方言的阿伊努語系,沒有已知的證據顯示它和其他語言有任何親屬關係。有時它會和古西伯利亞語言歸類在一起,不過那並不算是一個正式的語言系屬分類

阿伊努語和諸如尼夫赫語通古斯語蒙古語楚科奇—勘察加語等周邊的語言享有許多共通的詞彙,但大部分的語言學家相信這些詞彙事實上是源自阿伊努語的借詞;阿伊努語和日語之間也有許多的共用詞彙,這或許是來自14世紀以來與本州和人的接觸[5]

出於人種而非語言學上的關聯性,有少部分的早期學者聲稱阿伊努語與印歐語系存在著親緣關係。這種假說曾在1960年前頗為盛行,但隨後便遭到拋棄,學界現在大多轉向尋找其與地緣上鄰近的語言之間的關係。[6][7]

有學者試圖將阿伊努語與日語韓語等其他類型學上相近的語言劃分為阿爾泰語系(或「歐亞語系」)下的一個分枝[8][9],但這在今天沒有獲得學界廣泛的支持。近年來,以日語學家村山七郎為首的學者們,試圖藉由字彙和文化的比較來建立起阿伊努語和南島語系的關係。Alexander Vovin也曾發表證據證明阿伊努語和南島語系的關係,但之後他承認那是一個不成熟的假設。也有人说他们语言与因紐特語有关。

現状[编辑]

北海道庫頁島(樺太島)和千島群島(庫里爾群島)等地區中,阿伊努語在庫頁島、千島群島已完全消失,而在日本的北海道地區也處於極危(critically endangered極めて深刻)狀態中,是日本處於危險狀況的8種語言中唯一歸為此類者。 雖然現在仍然使用阿伊努語的人口已變得非常少,但由於不少人擔心阿伊努語會消亡,所以開始重新學習。根據1996年的統計數據推定,阿伊努語現時有語言人口約一萬五千人,其中能操流利阿伊努語的人只餘下15人[10][11]。現時在千島群島及庫頁島已不再有以阿伊努語為母語的人口;而在北海道,以阿伊努語為母語的人不足十人,他們的平均年齡都已超過80歲。由於擔心在沒有人繼承的情況下,阿伊努語會從人類歷史中消失,學者在1970年代開始為阿伊努語作錄音及詞汇記錄,盡可能為該語言保存記錄。從1990年代,學習阿伊努語的日本人開始增加。各大城市除了有學習會之外,亦促使了各種阿伊努語的辭典出版。

日本政府於2008年正式承認阿伊努語為日本的原住民族語言,並於隔年開始規劃語言及文化保護設施「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英语National Ainu Museum」,以推動阿伊努語言的復振。[12][13]

方言[编辑]

阿伊努人的傳統部落(コタン日语コタン)大多分布於河流沿岸或海邊。因此,河的不同岸側往往會有不同的方言,沿海與內陸所使用的口語也會有差異。

內部分群[编辑]

過去的阿伊努語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大方言支系:北海道阿伊努語庫頁阿伊努語千島阿伊努語。不同方言間的差異頗大,口語上無法互通,因此有時它們會被學者視為是「阿伊努語系」下的多個不同語言而非方言[14][15]

在日本取得千島群島後千島方言便開始迅速地消亡,至二戰時已經完全沒有使用者了;而最後一位庫頁阿伊努語的母語使用者塔荷柯南那日语浅井タケ(タㇵコナンナ)則於1994年死亡。另外,渡島石狩川下游地區的方言也因為和人較早的移居歷史而保留較差。

北海道內部的方言還可以大致再分為東北部和西南部方言兩類,但缺乏更深入的分群研究。由於阿伊努人在歷史上既沒有形成單一的政權,也沒有文字書寫的歷史,當代的阿伊努語並不存在中心化的標準方言。對於學習者而言,沙流千歲方言有更多容易取得的教學資源。

方言劃分[编辑]

括弧內為方言的分布地區。方言特徵、調查研究及保存的現狀後述。

音韻[编辑]

阿伊努語的音節結構都是CV(C)形式,偶爾會有多輔音,但不常見。

母音[编辑]

阿伊努語有 /a/、/e/、/i/、/o/、/u/ 五個母音

  前舌音 中舌音 後舌音
i u
半開 e o
a

子音[编辑]

子音如下:

  雙唇音 唇軟顎音 齒齦音 顎音 軟顎音 喉音
塞音 p   t   k ʔ
塞擦音     ts      
鼻音 m   n      
擦音     s     h
近音   w   j(y)    
闪音     ɾ      
  1. 喉塞音通常不作記錄。
  2. 齒齦塞擦音可以有 /ʧ//ʦ//ʤ//ʣ/ 的變化。

其他[编辑]

跟日語一樣,/i/音在/t/和/s/之後都會產生顎音化現象,使/ti/變成為[ʧi]、/si/和結尾的/-s/變成為[ʃ]。不同地方的方言可能會有所差異,例如,在薩哈林地區的方言,音節結尾的/p/、/t/、/k/、/r/都同化了變成/h/。

阿伊努語有音高。通常一個由詞根詞綴組成的詞語,詞根的音高會較高。若詞語只有一個音節,或有雙元音的話,高音會落在開首的音節。否則的話,高音都在第二音節。

語言類型及语法[编辑]

詞彙[编辑]

文字書寫可以用片假名,或用拉丁字母均可。

  • I yay rayke re. — 謝謝
  • Hioy'oy — 謝謝(男人用)
  • I ram karap te. — 你好
  • E iwankeya? — 你好
  • Apunno paye yan. /Apunno oka yan. — 再見
  • mici, ona — 父親、爸爸
  • hapo, unu, totto — 母親、媽媽
  • ekas — 祖父
  • sut, huci — 祖母
  • irwak (yup, yupo/aku) — 兄弟
  • sa, sapo/macirpe, matapa — 姐妹
  • po — 兒子
  • aynu -
  • ape -
  • iomante - 祭 - 阿伊努最大的祭祀
  • ekasi - 長老
  • esaman - 水獺
  • nuy - 火焰
  • kamuy -
  • kapatcir kamuy - 虎头海雕(鷲神)
  • kanto - 天空
  • kimun kamuy - 棕熊(山神)
  • kutron kamuy - 鼠兔(岩場之神)
  • kunnecup - 月亮
  • kotan - 村庄
  • kotankor kamuy - 漁鴞(村庄之神)
  • kotankorkur - 村長
  • korpokkur - 克魯波克魯(蕗葉下的小人)
  • konru -
  • sarorun kamuy - 丹頂鶴(濕原之神)
  • sumari - 狐狸
  • sita/seta -
  • tonoto -
  • nonno -
  • horkew -
  • hoyau -
  • yukar - 敘事詩
  • yuk - 日本鹿
  • repun kamuy - 虎鯨(海神)
  • rera - 風
  • pirka - 美丽、可爱
  • pone - 骨
  • ray - 死
  • wakka -
  • cise - 家
  • mina - 笑
  • to - 湖・沼
  • seseki/yu - 溫泉

语法[编辑]

阿伊努語的語序如下:

阿伊努語的名詞可以群聚在一起互相修飾,主要的名詞通常放在最後面。動詞則有及物或非及物的區別,而且可加上多種的字尾組合成許多衍生字;另除了一般的被動語態外,阿伊努語尚有所謂的應動語態,以將多種補語論元所扮演的角色的含意給「抬入」核心論元中。

Yukar中的阿伊努語,也就是所謂的古典阿伊努語,是多式綜合語,並有插入(incorporation)的現象存在,但現今口語的阿伊努語已大幅簡化。

阿伊努語有眾數動詞這個封閉詞類存在,其中一些呈現異幹互補的現象。

文字[编辑]

阿伊努語的官方文字是採用一種改良的阿伊努片假名來書寫,但亦有人採用拉丁字母。阿伊努語有自己的報章《阿伊努時報》,而這份報紙是同時採用兩種文字印刷。

Unicode為阿伊努語撥出了片假名拼音延伸區段(31F0-31FF)出來。([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這些延伸片假名主要用於標示阿伊努語的尾音。現時已定義的16個字碼如下:

Unicode 文字 標音
U+31F0 -k
U+31F1 -sh
U+31F2 -s
U+31F3 -t
U+31F4 -n
U+31F5 -p
U+31F6 -p
U+31F7 -p
U+31F8 -p
U+31F9 -p
U+31FA -m
U+31FB -r
U+31FC -r
U+31FD -r
U+31FE -r
U+31FF -r

此外,/tu/不作「トゥ」,而是在「」之後加上半濁點「゜」變成「ト゚」。

口頭文學[编辑]

阿伊努語有一個很豐富的口頭傳統文學,是一種稱為Yukar的英雄傳記,它保存了不少阿伊努語的古文法和辭彙。 愛努民族培養而發展的文藝不是以文字為基礎的、是欣賞談話本身的口承文藝。這種文藝是口頭文學之一。裏面包括故事、向神祈禱的語言、問候的言詞等。 至今其中尤其故事性較高的東西研究得先進一點、現在被認為可以區分三種。這三種各各都有下述的特點。

英雄敘事詩

在短短反覆的旋律上講故事。講故事的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旋律。 講故事的人用木棒打爐邊打拍子。大多故事特別長、用幾個小時才講完。 故事的內容有各種各樣的、超人少年英雄的冒險故事比較多、想像性與娛樂性是一個特點。

神謠

短短反覆的旋律上講故事。每個故事都有不一樣的旋律、插入叫做「sakehe」的言詞。 大多是幾分鐘到十幾分鐘就結束、也有要一個小時以上的。 動植物、自然現象等的神們講自己的經驗、用這樣形式來講故事。

散文說話

不用帶旋律、用散文的形式講。大多都是像日常會話般的語調講、也有帶抑揚的語調講的。 有十分鐘左右的、也有幾個小時的。 內容涉及多方面。也有和神謠內容差不多的。大多都是帶勸善懲惡的結果、也有教倫理觀、社會規範的作用。

近期歷史[编辑]

隨著日本殖民地化的到來,許多說阿伊努語的人喪失了自己的語言。在日本各地糧食生產方式不斷變化的時期,主要依靠捕魚和在土地上覓食的阿伊努人得到的貿易機會就少了。日本正在變得更加工業化,全球化對日本的土地造成了威脅。日本政府為了統一國家以抵禦侵略,制定了同化阿伊努人多樣性、文化和生存的政策。[28][29][30]同化包括開發土地、文化商品化以及將阿伊努人的孩子安置在只學日語的學校。[28][29][30]

近年來,日本政府承認阿伊努人是土著居民。自1997年起,根據《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UNDRIP),他們獲得了土著人民對其文化、遺產和語言的權利。[28][29][31]

1997年的《阿伊努文化促進法》指定成立了阿伊努文化研究與推廣基金會(FRPAC)。[31]這個基金會負責語言教育,他們通過培訓講師、設立高級語言班和開發語言材料等方式,來促進阿伊努語言學習。[31]

复兴[编辑]

阿伊努語在過去的幾十年來一直面臨失傳的威脅,是一個即將消逝的語言。在日本,十五萬個自稱阿伊努族的人(還有許多的阿伊努族人則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或者因為擔心遭受歧視而隱藏身份)只能說日語。1980年代末期,居住在北海道平取町的二風谷鎮裡100個能說阿伊努語的人當中,只有15個人每日都講阿伊努語。目前無法用一個確切的數字來表示還有多少人能說阿伊努語。根據估計,北海道可能還有一千個以阿伊努語為母語的人,而且大部分都已超過30歲。將阿伊努語當作是第二語言的學習者則已經超過了當作母語使用的人。

雖然如此,阿伊努語的使用人數正在成長當中。目前有一個語言復興運動正在熱烈地進行著,主要在北海道但其他地區也有,希望能扭轉長久以來使用人數下降的趨勢。這樣的運動確實增加第二語言的學習者,尤其是在北海道地區。而這個運動的發起人便是一個著名的阿伊努族民俗學者,同時也曾經擔任國會議員的萱野茂,他本身便是個道地的阿伊努族人。

辭典[编辑]

以下均為阿伊努語-日語辭典

萱野辞典・田村辞典可以看在愛努民族博物館的主頁上 http://ainugo.ainu-museum.or.jp/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2019-04-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3). 
  2.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3. ^ Patric, John. ...Why Japan Was Strong 4. Doubleday, Doran & Company. 1943: 72 [23 April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8). John Batchelor set about to learn the Ainu language, which the Japanese had not troubled ever to learn. He laboriously compiled an Ainu dictionary. He singlehandedly turned this hitherto but spoken tongue into a written language, and himself wrote books in it.  [Original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igitized Oct 16, 2007 Length 313 pages]
  4. ^ Piłsudski, B. Materials for the Study of the Ainu Language and Folklore. Cracow. 1912: 5 [201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0) (英语). 
  5. ^ Tranter, Nicolas. The Languages of Japan and Korea. Routledge. 25 June 2012 [29 March 2019]. ISBN 978113644658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30) –通过Google Books. 
  6. ^ Zgusta, Richard. The Peoples of Northeast Asia through Time: Precolonial Ethnic and Cultural Processes along the Coast between Hokkaido and the Bering Strait. BRILL. 2015-07-10 [2022-05-15]. ISBN 978900430043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7. ^ Refsing, edited in 5 volumes by Kirsten. Origins of the Ainu language : the Ainu Indo-European controversy. 新潟大学OPAC. [2019-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8. ^ Joseph H. Greenberg. Indo-European and Its Closest Relatives: The Eurasiatic Language Family..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978-0804738125. 
  9. ^ Patrie 1982
  10. ^ 存档副本. [200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2-06). 
  11. ^ UNESCO RED BOOK ON ENDANGERED LANGUAGES: NORTHEAST ASIA. [2005-04-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0-02). 
  12. ^ The Foundation for Ainu Culture. 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 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官網. [2022-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9). 
  13. ^ Lam, May-Ying. 'Land of the Human Beings': The World of the Ainu, Little-Known Indigenous People of Japan. Washington Post. 27 July 2017 [2017-1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1). 
  14. ^ Kirsten Refsing. The Ainu Language: The Morphology and Syntax of the Shizunai Dialect. Aarhus: Aarhus University Press. 1986. ISBN 978-8772880204. 
  15. ^ Piłsudski. Alfred F. Majewicz , 编. The Aborigines of Sakhalin. Berlin: De Gruyter. 1998. ISBN 978-3110820768. 
  16. ^ 知里 幸惠. アイヌ神謠集. 日本: 岩波文庫. 1978-08-16. ISBN 978-4003208014. 
  17. ^ 金成 ムシ; 金田一 京助. アイヌ叙事詩ユーカラ集. 東京: 三省堂. 1959~1968. ISBN 978-4003208212. 
  18. ^ 中川 裕; 中本 ムシ子. エクスプレス.アイヌ語. 東京: 白水社. 1997. ISBN 9784560005293. 
  19. ^ 中川 裕. アイヌ語千歳方言辞典. 千葉: 草風館. 1995/02. ISBN 978-4883230785. 
  20. ^ 田村 すず子. アイヌ語沙流方言辞典. 東京: 草風館. 1996. ISBN 978-4883230938. 
  21. ^ 萱野 茂. 萱野茂のアイヌ語辞典. 東京: 三省堂. 2002. ISBN 978-4385170527. 
  22. ^ 奥田 統己 (编). アイヌ語静内方言文脈つき語彙集 (CD-ROM付). 北海道: 札幌學院大學. 1999. 
  23. ^ 沢井 トメノ. 沢井トメノ 十勝本別アイヌ語分類辞典. 十勝: 本別町教育委員会. 1989. 
  24. ^ 切替 英雄. アイヌ語釧路方言語彙編集委員会 , 编. アイヌ語釧路方言語彙. 釧路: 釧路アイヌ語の会. 2004/02. 
  25. ^ 村崎 恭子; 淺井 タケ; 藤山 ハル. カラフトアイヌ語. 東京: 国書刊行会. 1976/12. ISBN 978-4336019516. 
  26. ^ 山辺 安之助. 金田一 京助 , 编. あいぬ物語(新版). 東京: 青土社. 2021. ISBN 978-4791773442. 
  27. ^ 村山 七郎. 北千島アイヌ語 : 文献学的研究. 東京: 吉川弘文館. 1971/03. ISBN 9784642085076. 
  28. ^ 28.0 28.1 28.2 Cheung, S.C.H. Ainu Culture in Transition. Futures. 2003, 35 (9): 951–959. doi:10.1016/s0016-3287(03)00051-x. 
  29. ^ 29.0 29.1 29.2 Maruyama, Hiroshi. Japan's Policies Towards the Ainu Language and Culture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North Fennoscandian Sami Policies. Acta Borealia. 2014-07-03, 31 (2): 152–175. S2CID 145497777. doi:10.1080/08003831.2014.967980. 
  30. ^ 30.0 30.1 HLJ. www.heritagelanguages.org. [2017-1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28). 
  31. ^ 31.0 31.1 31.2 Savage, Theresa; Longo, Michael. Legal Framework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inu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Japan: International and European Perspectives. Japanese Studies. 2013, 33 (1): 101–120. S2CID 145788025. doi:10.1080/10371397.2013.782098. hdl:1959.3/313493可免费查阅.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