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亞語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亞歐語系
(具爭議性)
地理分佈: 亞歐大陸北部
谱系学分类 諾斯特拉語系(?)
  • 亞歐語系
分支:
尼夫赫語(?)

亞歐語系英语Eurasiatic languages)為一個認為其語言分類範圍擴及亞歐大陸北部地區的總語系,然而對於這項假設絕大部分主流的歷史語言學學者並未給予大力支持。各個專家對於亞歐語系的底下分法也有許多講法,但通常都會包括有阿爾泰語系楚科奇-堪察加語系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印歐語系烏拉爾語系(不過約瑟·哈羅德·格林伯格則使用有爭議性的烏拉爾-尤卡吉爾語系英语Uralic–Yukaghir languages作為替代)。有時候則會同時提及到在附近地區的南高加索語系達羅毗荼語系,或者是被視為孤立語言伊特拉斯坎語尼夫赫語,有些說法則認為亞歐語系包括有同樣大範圍、但亦遭到主流學者批評的諾斯特拉語系

關於亞歐語系的想法早在100多年前便已經出現,不過其中又以格林伯格在1990年代提出的說法廣為被引用,然而其他語言學者則指控其使用如大量比較英语Mass comparison等非正式的方法做為參考依據。在2013年時,馬可·帕格爾英语Mark Pagel和其另外3名同事發表關於亞歐語系相關語言家族的統計數據,並且在研究中認為各個語言仍然有數個核心字詞與亞歐語系有所關聯。這項消息獲得大眾媒體的廣泛關注,然而對於絕大部分語言學者來說卻沒有給予正面反應。

歷史[编辑]

早期發展[编辑]

關於亞歐總語系的想法可以追溯到100年以上,其中1905年時阿夫雷德·特龍貝棣英语Alfredo Trombetti便已經提出所有語言是來自單一的原始人類語言想法[1]。不過到了1994年時,梅里特·鲁伦英语Merritt Ruhlen再度聲稱發現亞歐語系的語法規律:「複數名詞在字尾的字根是『-t』……而偶數則是在名詞字尾加上『-k』。」不過類似說法早在1818年時拉斯姆斯·克里斯蒂安·拉斯克英语Rasmus Christian Rask便發現到烏拉爾語系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在這類語法規則上相似,而約瑟·哈羅德·格林伯格之後則以此規則將阿爾泰語系阿伊努語尼夫赫語楚科奇-堪察加語系也列入亞歐語系中,對此鲁伦則認為在亞歐語系以外發展的語言並無這類規則[2]

1998年格林伯格藉由原本在1950年代研究非洲語言的大量比較英语Mass comparison做法,重新檢視亞歐語系底下可能發展出來的語言[1]。2000年時他進一步以此發表了《Indo-European and Its Closest Relatives: The Eurasiatic Language Family》,內容主要概述關於亞歐語系的語音和語法相關證據並且使得他認為該語系確實存在,而格林伯格認為已經自各個語言中檢驗出72個重要的詞法特徵[3]。儘管他所提出亞歐語系延伸出大量語言的看法獲得大量關注,許多主流的語言學家認為其研究報告的質量並不能保證正確性,而格林伯格也因為這項假說而遭到解雇[1]

其中主要的批評是認為研究中直接將類似的聲音和單詞含義判斷其有共同的同源詞,但是實際上絕大部分學者認為在經過5,000年至9,000年的時間極有可能讓最原始的字詞聲音與含意遭到重組,這也意味著透過比較方式並不能代表遠古時期有總語系的存在。此外由於可能因為機率或者外來語而出現被判定為同樣來源的字詞,在沒有實際驗證的情況下僅僅基於統計資料的存在結論是可能有其問題存在的[1]。另外也有如斯特凡·耶奧格英语Stefan Georg等學者認為儘管不能排除藉由尋找遠古關係的研究都會面臨失敗,但也認為格林伯格應該進行更為謹慎的研究。他們認為格林伯格其透過統計資料的作法能夠正確地確定來源,但是對於報告結論部分則有質疑[4],並且表示:

乍看之下由大量證據支撐的72個語言元素可以證實亞歐語系存在……如果有效的話,無疑地數個科學家將能夠他們已經創下了新的里程碑……然而仔細檢查卻發現太多誤解、錯誤以及不正確的分析……由於格林伯格沒有想過除了證實亞歐語系存在以外的可能性,這使得這項報告只能說是失敗。[5]

近代報告[编辑]

2013年時,馬可·帕格爾英语Mark Pagel、昆廷·阿特金森(Quentin D. Atkinson)、安德烈婭·克勞德(Andreea S. Calude)和安德魯·米德(Andrew Meadea)出版統計證據以試圖解決反對意見,其中根據他們先前的研究認為2,000年和4,000年之間半貼近生活的話語更能夠解決語言變換以及現有理論的問題。然而他們也在這項報告中發現一些數量詞、代詞與副詞在10,000到20,000年之間的變化,比其他字詞的平均改變速度還要慢得許多。研究團隊從不同類別的現代語言其發音進行研究進而找出改變速度同樣緩慢的關鍵詞,最後其的結論認為所有人類語言的共同特徵之一經常使用的字詞其基本核心並不會改變,同時從模型數據中顯示替換的速度與使用頻率呈現反比關係[1]

分類[编辑]

關於亞歐語系所包含的語言種類的認定各方都有所不同,但絕大部分都包括有阿爾泰語系楚科奇-堪察加語系愛斯基摩-阿留申語系印歐語系烏拉爾語系。但是關於阿爾泰語系中所包括的語言則有不同說法,其中一部分人認為突厥語族蒙古語族滿-通古斯語族才能包括其中,但另外一部分人則認為包括有朝鮮語系英语Koreanic languages日本-琉球語系,另外也有主張不應該對阿爾泰語系進行分類[1]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馬可·帕格爾英语Mark Pagel、昆廷·阿特金森(Quentin D. Atkinson)、安德烈婭·克勞德(Andreea S. Calude)和安德魯·米德(Andrew Meadea). Ultraconserved words point to deep language ancestry across Eurasia.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2013年5月6日 [2013年5月16日] (英文). 
  2. ^ 梅里特·鲁伦英语Merritt Ruhlen. The Origin of Language: Tracing the Evolution of the Mother Tongue. 美國紐約: 約翰威立. 1996年4月15日. ISBN 978-0471159636 (英文). 
  3. ^ 斯特凡·耶奧格英语Stefan Georg. From mass comparison to mess comparison: Greenberg's 'Eurasiatic' theory. Diachronica. 2003年: 第335頁 (英文). 
  4. ^ 斯特凡·耶奧格英语Stefan Georg. From mass comparison to mess comparison: Greenberg's 'Eurasiatic' theory. Diachronica. 2003年: 第334頁 (英文). 
  5. ^ 斯特凡·耶奧格英语Stefan Georg. From mass comparison to mess comparison: Greenberg's 'Eurasiatic' theory. Diachronica. 2003年: 第336頁 (英文).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