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江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廬江話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國
区域 合肥市廬江縣
母语使用人数 120萬(日期不详)
語系
漢藏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mn

廬江話漢語江淮官話洪巢片中的一種地方方言,主要使用於合肥市廬江縣

歷史[编辑]

廬江縣地處安徽省中部巢湖南岸,北接合肥市,東與巢湖市無為縣接壤,南與樅陽縣相鄰,西依舒城縣廬江縣內西部、南部和中部山丘廣布,東部、北部為平原圩區。今屬合肥市,人口約120萬。
縣境春秋舒國漢代曾為舒縣三國時期分屬廬江郡南朝時廬江郡屬湘州,後改屬合州時為廬江郡治。開皇三年廢廬江郡,改合州為廬州。大業三年,恢復廬州為廬江郡,郡治移至合肥縣,改舊治廬江縣代屬廬州府兩宋無為軍元代廬州路廬州府[1]
廬江話淮語洪巢片,由於地處巢湖南岸,地近皖西南贛語區而較為遠離中原官話影響,相較於原廬州府治合肥合肥話,保留了更多更為傳統的廬州方言特徵,在洪巢片內部獨具特色(如入聲分陰陽、陰平為高平調55)。

音系[编辑]

廬江話代表點(縣城城關順港鄉)音系如下:[2]

聲母[编辑]

25個,包含零聲母。
p[a] pʰ m f[b] v
t tʰ n l
ts tsʰ s z
[c] tʂʰ ʂ ʐ
tɕ tɕʰ ɕ
k kʰ ŋ x
Ø[d]

a^ [p]、[pʰ]、[n]、[l]遇舌尖元音[ɿ]時,產生介音[z]。嚴式標音可記作[pzɿ]、[pʰzɿ]、[nzɿ]、[lzɿ];
b^ [f]、[s]發音時,上下唇緊貼,氣流從兩側擠出;
c^ [tʂ]系聲母及[ŋ]發音部位靠前;
d^ [i]或以[i]開頭的零聲母音節,實際帶有輕微摩擦成份的半元音[j],因不構成獨立音位,寬式可不標。

韻母[编辑]

49個,包含自成音節的[m̩]、[ŋ̩]。
ɿ ʅ o[e] ə ɛ ɔ a ei əʏ
i iə[f] iɛ iɔ ia iʏ
u[g] uɛ ua uei[h]
eĩ õ ɛ͂ ã ən[i] əŋ m̩ ŋ̩ ɤʔ øʔ əʔ ɛʔ
ĩ iõ iɛ͂ iã in iəŋ iʔ iəʔ iɛʔ
uɛ͂ uã uən uəʔ uɛʔ
yĩ yin yiʔ yəʔ

e^ [o]的實際發音介於[o]與[ɔ]之間,近於[ɷ];
f^ 處於其他母音之前的[i]、[u]、[y]均為介音而非主母音;
g^ [u]舌位較前,不圓唇。做單韻母時,發音部位較緊,常帶有輕微摩擦,與[v]結合時,整個音節實際音值接近[v̩];
h^ [ei]、[uei]中的韻尾實際音值為[ɪ];
i^ [-n]實際音值稍前稍上、[-ŋ]實際音值較靠前、[-ʔ]代表緊喉動作。

聲調[编辑]

調類 調值 發聲說明
陰平 55 高平調
陽平 31 低降調
上聲 213 低升調
去聲 35 中升調
陰入 5 高促調
陽入 3 低促調

語音特徵[编辑]

據周元琳“安徽廬江方言音系”一文描述,[2] 廬江話的語音特徵可概括如下:

  • 古全濁聲母今讀清音,大體符合官話一般特徵“平送仄不送”,但仍有例外:如“步”、“族”等仄聲字今讀送氣。
  • 古次濁聲母明、微二母中,明母今讀[m],微母今讀[v]。
  • 泥來母基本不分,但在不同語音環境中具有三種不同音值:止攝開口三等韻前為[nz](如“尼”、“利”,“履”讀[ʐ]聲母除外);遇攝三等魚韻前讀[ʐ](如“女”、“旅”、“廬”);在既有[i]介音又有鼻輔音韻尾或鼻化元音的韻母前讀[n](“臨”、“年”、“娘”)。但“奶”字有三讀:讀[nɛ213]時表“老年婦女”、“妻子”、“婦女”意;讀[nɛ55]時表“祖母”意;讀[lɛ213]時表“乳房”、“乳汁”意。
  • 分[ts]組與[tʂ]組兩套聲母,但區分方式同普通話、南京官話均不同。假開三精組影組字、蟹開三四的端精組和見系字、止開三的精組見系字,除“涕”、“倪”、“擬”三字例外,其餘均讀舌尖前音(如“借”、“系”、“奇”、“雞”、“衣”);古三等莊組字除止開三的“篩”和止合三、宕開三等字外,其餘包括遇通二攝合口三等字、深臻二攝開口三等字、止開三脂之韻字、流開三尤韻字、曾開三職韻字,都讀舌尖前音,梗攝開口二等字也讀舌尖前音(“爭”、“初”、“饞”、“愁”、“事”、“生”);知組字中,假開三知母字“爹”和梗開二知組“撐”、“拆”、“㿭”、“澤”、“宅”、“窄”、“䜺”、“摘”等十個字也讀舌尖前音。古知章組字除前面十個知組字之外,今均讀舌尖后音;遇攝合口三等精組字和見系字今均讀舌尖后音(如“徐”、“舉”、“魚”、“虛”、“余”)。
  • 假效江三攝部份開口二等見系字今讀[k]系聲母。
  • 古合口韻今多變成開口呼韻母。
  • 合肥話類似,舒聲字[ɿ]韻母較多。不僅能拼[ts]組,還能拼[p]、[pʰ]、[m]、[n],其間產生介音[z]。
  • 遇攝合口三等的精組見系和部份泥組字讀[u]韻。
  • 部份開口一等字讀齊齒呼韻母(如“開”、“艾”、“害”、“鉤”、“厚”、“感”、“坎”等),相反,普通話中有[i]介音的假效江攝開口三等字卻讀開口呼韻母(如“家”、“丫”、“覺睡~”、“敲白讀”、“項白讀”、“巷”。
  • 古鼻音韻尾只保留[-n]、[-ŋ],且有合併或變鼻化韻的趨勢。
  • 入聲韻正向舒聲韻演變。喉塞音韻尾已不明顯,多數只保留緊喉動作。少數已完全丟失喉塞音尾而併入舒聲韻(如“掠”、“削”、“腳”、“藥”、“學”等,已經併入流攝)。
  • 無單韻母[y],[ʨ]、[ʨʰ]、[ɕ]只能拼[y]以外的撮口呼韻母。普通話[y]韻字,廬江話一律讀成[u]拼[tʂ]、[tʂʰ]、[ʂ]、[z]聲母。對比合肥話中[y]變[ʮ]、黃孝片部份變[ʯ]的情況,廬江方言體現出某種過度特徵。
  • [t]、[tʰ]、[n]、[l]、[ts]、[tsʰ]、[s]均不能拼[u]或以[u-]起頭的合口呼韻母,一律讀成開口呼。
  • 入聲分陰陽。古清聲母入聲字和次濁聲母入聲字今多歸陰入,古全濁聲母入聲字今多歸陽入,部份歸陰入。在江淮官話寧廬方言中,唯有廬江地區的入聲韻較為傳統的保存了中古漢語入聲的二分格局,且符合“陰高陽低”的規則,保留了本地區方言的較早期面貌。[3]

註釋[编辑]

  1. ^ 譚其驤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
  2. ^ 2.0 2.1 周元琳. 安徽廬江方言音系. 方言. 2001,. 2001 (3) (中文). 
  3. ^ 孫宜志.《安徽江淮官話語音研究》.第107頁.

參考資料[编辑]

  • 譚其驤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
  • 孟庆惠等,《安徽省志·方言志》.方志出版社,1997.ISBN:9787801221311
  • 孫宜志,《安徽江淮官話語音研究》.合肥:黃山書社,2006.ISBN:97807074779
  • 周元琳,安徽廬江方言音系.載《方言》2001年第3期,第263-28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