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小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契丹小字
Da Jin huang di dutong jinglüe langjun xingji 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行記.jpg
类型拼音文字
语言契丹语
创造者耶律迭剌
使用时期10世纪至1191年
母书写系统
子书写系统女真文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契丹小字契丹語的一種文字,與契丹大字统称契丹文

歷史[编辑]

契丹小字七言絕句銅鏡[2]
契丹小字魚符木刻摹本

契丹大字耶律突吕不耶律鲁不古创制于辽太祖神册五年(公元920年)[3],是一种表意文字。此后耶律阿保機的弟弟耶律迭剌在学习了回鶻文之后,參考回鹘文的原則于公元924或925年创造了小字,以“数少而該贯”而著称。[4]有时契丹小字会被视作是回鹘字母的分支。 小字和大字沒有明顯的聯繫。 辽国时期两种文字体系并行,但在正式行文诏书中所使用的为小字以及汉字。[來源請求]

金朝雖然創製了女真文,但是滅遼後契丹文仍在使用。直到金章宗明昌二年四月十六日(1191年5月10日),罢免国史院专写契丹文的官员;同年十二月十一日(12月28日)“詔罷契丹字”。[5]

描述[编辑]

宣懿帝母(遼道宗之妻)契丹文哀冊并盖[6],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契丹小字的書寫方式和漢字有所不同,其基本單位是詞,每个词由一至七个原字组成。詞按照從上至下、從右至左的順序書寫。詞内部的原字按從左至右、從上至下的順序書寫,如下表。

 ①  ①② ①②
①②
③④
①②
③④
①②
③④
⑤⑥
①②
③④
⑤⑥
舉例:「耶律」的契丹小字寫法,轉寫:ei.ra.ú.ud[7]

契丹小字有較多的表音成分,一個音節用一個或者兩個原字表示。其基础原字總數约三百多字。

契丹小字和契丹大字似乎没有相同的字。小字写的铭文会依线性关系用大字再写一遍。小字与汉字存在显著的相似性,但两者也仅在外形上相似,没有字素间的一致性。例如形如汉字“山”的契丹小字指“金”。[8][9]

378个已知契丹小字中,有125个表意,115个表音,剩下138个尚未被破译。[10](如果一个小字被用于拼写汉语音译词,则其音值一般可以被破译;否则,则几乎不可能破译音值,因为人们对契丹语词汇的了解近乎于零。[11]) 契丹小字是语素文字、音节文字和音素文字的混合。后缀有时会以音节字写就,一个音节有时会用3个音节字同时表示(表示声母、介音、韵母各用一个字)。声母可以依据音节字的声母推断出是齿音唇音声门音鼻音。另外,开合口或元音舌位前后信息有时也能推测出来。

大多数信息来自内蒙古学者清格爾泰(1924-2013)主持编写的《契丹小字研究》,包含的材料有铭文碑刻、年号对音和未破译部分的汉语文献。[12]尤为有价值的材料是《大金皇弟都统经略郎君行记》碑上的铭文,是唯一已知的汉-契丹双语铭文。因为其年代在金朝,早期研究者们都以为上面是女真文[13]

文獻[编辑]

契丹小字資料以石刻為主。現存時代最早的是遼興宗重熙二十年(1051年)《兀古鄰太師墓誌銘[14],時代最晚的是金世宗大定十五年(1175年)的《大金顯武將軍上師居士蘭陵郡開國男騎都尉食邑三百拔里公墓誌》。

Unicode编码[编辑]

契丹小字已於在Unicode 13.0收錄。

契丹小字
Khitan Small Script[1][2]
Unicode Consortium 官方碼表(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18B0x 𘬀 𘬁 𘬂 𘬃 𘬄 𘬅 𘬆 𘬇 𘬈 𘬉 𘬊 𘬋 𘬌 𘬍 𘬎 𘬏
U+18B1x 𘬐 𘬑 𘬒 𘬓 𘬔 𘬕 𘬖 𘬗 𘬘 𘬙 𘬚 𘬛 𘬜 𘬝 𘬞 𘬟
U+18B2x 𘬠 𘬡 𘬢 𘬣 𘬤 𘬥 𘬦 𘬧 𘬨 𘬩 𘬪 𘬫 𘬬 𘬭 𘬮 𘬯
U+18B3x 𘬰 𘬱 𘬲 𘬳 𘬴 𘬵 𘬶 𘬷 𘬸 𘬹 𘬺 𘬻 𘬼 𘬽 𘬾 𘬿
U+18B4x 𘭀 𘭁 𘭂 𘭃 𘭄 𘭅 𘭆 𘭇 𘭈 𘭉 𘭊 𘭋 𘭌 𘭍 𘭎 𘭏
U+18B5x 𘭐 𘭑 𘭒 𘭓 𘭔 𘭕 𘭖 𘭗 𘭘 𘭙 𘭚 𘭛 𘭜 𘭝 𘭞 𘭟
U+18B6x 𘭠 𘭡 𘭢 𘭣 𘭤 𘭥 𘭦 𘭧 𘭨 𘭩 𘭪 𘭫 𘭬 𘭭 𘭮 𘭯
U+18B7x 𘭰 𘭱 𘭲 𘭳 𘭴 𘭵 𘭶 𘭷 𘭸 𘭹 𘭺 𘭻 𘭼 𘭽 𘭾 𘭿
U+18B8x 𘮀 𘮁 𘮂 𘮃 𘮄 𘮅 𘮆 𘮇 𘮈 𘮉 𘮊 𘮋 𘮌 𘮍 𘮎 𘮏
U+18B9x 𘮐 𘮑 𘮒 𘮓 𘮔 𘮕 𘮖 𘮗 𘮘 𘮙 𘮚 𘮛 𘮜 𘮝 𘮞 𘮟
U+18BAx 𘮠 𘮡 𘮢 𘮣 𘮤 𘮥 𘮦 𘮧 𘮨 𘮩 𘮪 𘮫 𘮬 𘮭 𘮮 𘮯
U+18BBx 𘮰 𘮱 𘮲 𘮳 𘮴 𘮵 𘮶 𘮷 𘮸 𘮹 𘮺 𘮻 𘮼 𘮽 𘮾 𘮿
U+18BCx 𘯀 𘯁 𘯂 𘯃 𘯄 𘯅 𘯆 𘯇 𘯈 𘯉 𘯊 𘯋 𘯌 𘯍 𘯎 𘯏
U+18BDx 𘯐 𘯑 𘯒 𘯓 𘯔 𘯕 𘯖 𘯗 𘯘 𘯙 𘯚 𘯛 𘯜 𘯝 𘯞 𘯟
U+18BEx 𘯠 𘯡 𘯢 𘯣 𘯤 𘯥 𘯦 𘯧 𘯨 𘯩 𘯪 𘯫 𘯬 𘯭 𘯮 𘯯
U+18BFx 𘯰 𘯱 𘯲 𘯳 𘯴 𘯵 𘯶 𘯷 𘯸 𘯹 𘯺 𘯻 𘯼 𘯽 𘯾 𘯿
U+18C0x 𘰀 𘰁 𘰂 𘰃 𘰄 𘰅 𘰆 𘰇 𘰈 𘰉 𘰊 𘰋 𘰌 𘰍 𘰎 𘰏
U+18C1x 𘰐 𘰑 𘰒 𘰓 𘰔 𘰕 𘰖 𘰗 𘰘 𘰙 𘰚 𘰛 𘰜 𘰝 𘰞 𘰟
U+18C2x 𘰠 𘰡 𘰢 𘰣 𘰤 𘰥 𘰦 𘰧 𘰨 𘰩 𘰪 𘰫 𘰬 𘰭 𘰮 𘰯
U+18C3x 𘰰 𘰱 𘰲 𘰳 𘰴 𘰵 𘰶 𘰷 𘰸 𘰹 𘰺 𘰻 𘰼 𘰽 𘰾 𘰿
U+18C4x 𘱀 𘱁 𘱂 𘱃 𘱄 𘱅 𘱆 𘱇 𘱈 𘱉 𘱊 𘱋 𘱌 𘱍 𘱎 𘱏
U+18C5x 𘱐 𘱑 𘱒 𘱓 𘱔 𘱕 𘱖 𘱗 𘱘 𘱙 𘱚 𘱛 𘱜 𘱝 𘱞 𘱟
U+18C6x 𘱠 𘱡 𘱢 𘱣 𘱤 𘱥 𘱦 𘱧 𘱨 𘱩 𘱪 𘱫 𘱬 𘱭 𘱮 𘱯
U+18C7x 𘱰 𘱱 𘱲 𘱳 𘱴 𘱵 𘱶 𘱷 𘱸 𘱹 𘱺 𘱻 𘱼 𘱽 𘱾 𘱿
U+18C8x 𘲀 𘲁 𘲂 𘲃 𘲄 𘲅 𘲆 𘲇 𘲈 𘲉 𘲊 𘲋 𘲌 𘲍 𘲎 𘲏
U+18C9x 𘲐 𘲑 𘲒 𘲓 𘲔 𘲕 𘲖 𘲗 𘲘 𘲙 𘲚 𘲛 𘲜 𘲝 𘲞 𘲟
U+18CAx 𘲠 𘲡 𘲢 𘲣 𘲤 𘲥 𘲦 𘲧 𘲨 𘲩 𘲪 𘲫 𘲬 𘲭 𘲮 𘲯
U+18CBx 𘲰 𘲱 𘲲 𘲳 𘲴 𘲵 𘲶 𘲷 𘲸 𘲹 𘲺 𘲻 𘲼 𘲽 𘲾 𘲿
U+18CCx 𘳀 𘳁 𘳂 𘳃 𘳄 𘳅 𘳆 𘳇 𘳈 𘳉 𘳊 𘳋 𘳌 𘳍 𘳎 𘳏
U+18CDx 𘳐 𘳑 𘳒 𘳓 𘳔 𘳕
U+18CEx
U+18CFx
注釋
1.^ 依据 Unicode 14.0
2.^ 灰色区域指示未被分配的码点

註釋[编辑]

  1. ^ 契丹小字的解讀見愛新覺羅·烏拉熙春《契丹文墓誌より見た遼史》松香堂,2006年,322-325頁。
  2. ^ 銅鏡銘文的解讀見愛新覺羅烏拉熙春、吉本道雅《韓半島から眺めた契丹女真》京都大学学術出版会,2011年,113-144頁。
  3. ^ 《遼史》卷二:“五年春正月乙丑,始製契丹大字。……九月……壬寅,大字成,詔頒行之。”
  4. ^ 《遼史》卷六十四,“回鶻使至,無能通其語者,太后謂太祖曰:「迭剌聰敏可使。」遣迓之。相從二旬,能習其言與書,因制契丹小字,數少而該貫。”
  5. ^ 《遼史》卷九:“二年……四月……癸巳,諭有司,自今女直字直譯為漢字,國史院專寫契丹字者罷之。十二月……乙酉,詔罷契丹字。”
  6. ^ 大家來認識契丹文字. [2016-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1) (中文(繁體)). 
  7. ^ Daniel Kane, The Kitan Language and Script, Brill, 2009, pp. 37, 45, 76.
  8.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daniels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9. ^ Kane (1989), p. 17
  10.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kara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1. ^ Kane (1989), p. 16
  12. ^ 据Kane (1989) (p. 13),当时最完整的契丹小字汇就是清格尔泰等编著的《契丹小字研究》(1985),其中包含当时已知的所有契丹小字铭文、中外学术成果的总结及一份详实的参考文献。
  13. ^ Kane (1989), pp. 4-5, 13-20
  14. ^ 墓誌的解讀見愛新覺羅·烏拉熙春《<兀古鄰太師墓誌銘>考》京都大學《東亞文史論叢》,2012年第1號。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