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契丹语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契丹語
Khitan (Large Script).svg
Khitan (Small Script).svg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
区域北部
語言滅亡13世紀
語系
蒙古語族[1]
  • 契丹語
文字契丹大字小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zkt

契丹語 (大字Khitan (Large Script).svg小字Khitan (Small Script).svg) 是契丹人的語言,現已絕跡,一般認為屬於蒙古語族[2]。在遼朝西遼(907至1218年)有官方語言地位。它有大字小字兩种文字系統,現代語言學家目前尚未完全破解出它們的意義,但基本上已能夠根據文字重建出契丹語的外貌。

語族[编辑]

由契丹文字的研究可以看出契丹語近於蒙古語通古斯語族。現今主要的語言學家都認同,與通古斯语族相較,契丹語與蒙古語的親緣較近[3][4]。芬蘭語言學家尤哈·扬胡宁認為,與其說契丹語是一種蒙古語,不如說它是一種準蒙古語(Para-Mongolic);也就是說,它可能是一種由所有蒙古語族的共同源頭,古代蒙古語(Proto-Mongolic language),所衍生出來的旁系親屬語言[2]

文字系統[编辑]

契丹語有大字小字兩种文字。根據《遼史》記載,大字於神冊五年(920年)製成[5];小字由耶律迭剌創制[6],可能成於925年。

金滅遼(1125年)之後,契丹語文仍然在一定範圍内使用。金太宗天会十二年(1134年)的《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行記》,是以契丹小字寫成的。耶律楚材的父親耶律履,曾經把《唐書》翻譯成契丹小字。金章宗明昌二年(1191年)下令停用契丹文。此後耶律楚材曾經到西遼學習契丹語文。史籍所載懂得契丹語文的人,耶律楚材可能是最後一個。

現存有明确纪年的契丹文石刻中,最早的是辽应历十年(960年)的《痕得隱太傅墓誌》,最晚的是金大定十六年(1176年)的《大金國已故生父郎君墓誌》,两者皆以契丹大字寫成。

字詞[编辑]

季節[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 拉丁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heu.ur ᠬᠠᠪᠤᠷ qabur хавар (kavar) haor
ju.un ᠵᠤᠨ jun зун (zun) najir
n.am.ur ᠨᠠᠮᠤᠷ namur намар (namar) namar
u.ul ᠡᠪᠦᠯ ebül өвөл (övöl) uwul

數字[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omc onca「獨一」 onts (unique) enqu
j.ur.er 第二 jirin「二」 jirin (two), jiremsen (double/pregnant) jieeq
hu.ur.er 第三 gurba「三」 gurav, gurvan, guramsan (triple) guarab
durer/duren 第四 dörben döröv, dörvön durub
tau tabun tav, tavan taawu
t.ad.o.ho 第五 tabu-daki tav dahi taawudar
*nil jirgugan zurgaa (存在於「jir'gur」,直譯為「2x3」) jirwoo
da.lo.er 第七 dologa「七」 doloo doloo
n.ie.em nayim「八」 naim naim
*is yesü yüs, yüsön is
par (p.ar) arban arav harbin
jau jagun zuu, zuun jao
ming minggan myanga, myangan mianga

與契丹語相較,通古斯語族女真語有顯著差別:三為ilan,五為shunja,七為nadan,九為uyun,百為tangu。

動物[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te.qo.a taqiya tahia kakraa
ni.qo noqai nohoi nowu
s.au.a sibuga shuvuu degii
em.a 山羊 imaga yamaa imaa
tau.li.a taulai tuulai tauli
mo.ri mori mori mori
uni üniye ünee unie
mu.ho.o mogoi mogoi mowo

方位[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ud.ur doruna dorno garkui
dzi.ge.n jegün züün solwoi
bo.ra.ian baragun baruun baran
dau.ur.un dumda dund duand
xe.du.un köndelen höndölön
ja.cen.i jaqa zasan, zaag jag

時間[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suni 夜晚 söni shönö suni
un.n/un.e 現在 önö önöö nee

[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c.i.is cisu tsus qos
mo ku 雌性 eme em emwun
deu 弟、妹 degü düü deu
n.ai.ci 朋友 nayija naiz guq
na.ha.an 叔伯 nagaca nagats naoq
s.ia/s.en sayin sain sain
g.en.un 悲傷;後悔 genü(阿魯渾汗書信中用過,意為「後悔」) genen, gem gemxbei
ku kümün hün, hümün huu

部族事務[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達斡爾語
cau.ur cagur,例如「tsa'urgalan dairakh」 quagur
nai/nai.d 首領 -d為複數詞綴,例如那顏(noyan)為noyad的複數形 noyin
t.em- 封(稱號) temdeg「簽」 temgeet
k.em 旨令 kem kemjiye「法規」 hes
us.gi üseg jiexgen
ui 事情 üile urgil
qudug 祝福 qutug hireebei
xe.se.ge keseg meyen
ming.an 猛安 minggan miangan

基本動詞[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p.o 成為 bol-
p.o.ju bos-
on.a.an una-
x.ui.ri.ge.ei kür-ge-
u- ög-
sa- 居住 sagu-
a- 活著 a- 'live', as in "aj ahui"

大自然[编辑]

契丹語 漢譯 蒙文轉寫 現代蒙古語 達斡爾語
eu.ul egüle üül eulen
s.eu.ka 露水 sigüderi shüüder suider
sair 月亮 sara sar saruul
nair 太陽 nara nar nar
m.em/m.ng mönggö möng mungu

從《遼史‧卷53》:「五月重五日,……國語謂是日為『討賽咿』。『討』,五;『賽咿』,月也。」可知契丹語稱五月為「討賽咿」(Tao Saiyier),與蒙古語的五月(tawan sar)相符;相較之下,突厥語稱五月為beshinchi ay,通古斯語稱為sunja biya。

註釋[编辑]

  1. ^ 語言學中的契丹語列表
  2. ^ 2.0 2.1 Janhunen, Juha (2003): Para-Mongolic. In: Juha Janhunen (ed.): The Mongolic languages. London: Routledge: 391-402.
  3. ^ Cf. Franke. In Sinor ed., 1990, p. 407, and note. 6; Liu, Fengzhu 1992, p. 1; Janhunen 1996, p. 143.
  4. ^ 清格爾泰等合著,《契丹小字研究》(1985年)
  5. ^ 《遼史》卷二,(神冊)“五年春正月乙丑,始製契丹大字。……九月……壬寅,大字成,詔頒行之。”
  6. ^ 《遼史》卷六十四,“回鶻使至,無能通其語者,太后謂太祖曰:「迭剌聰敏可使。」遣迓之。相從二旬,能習其言與書,因制契丹小字,數少而該貫。”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