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國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薛國觀(?-1641年),家相,又字賓延陝西韓城人。明朝政治人物。

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進士。授萊州推官天启四年(1624年),擢戶部給事中。行人司行人,國觀素來厭惡吳昌時的所作所為,崇禎十年(1637年)溫體仁致仕,國觀入閣成爲宰輔,崇祯十二年二月刘宇亮罢官,薛国观进为首辅。一次崇祯帝在召对,叹息百官皆贪,薛就顺口说如果廠衛有能人,贪污是不会風行的,當時东厂太监王化民在側,聽後汗流浹背,對薛國觀極其怨恨。[1]薛国观曾建议徵收皇族的资金,以解決财政困境。[2]行人司吳昌時害怕自己會降職, 所以給薛國觀送了錢,但却没等到好位子,僅授礼部祠祭司主事。[3]崇禎十三年六月(1640年)给事中袁恺上疏,揭发薛国观受贿,被下獄,並牵连傅永淳蔡奕琛等十一人。薛國觀奏辯:“袁愷誣劾,出禮部主事吳昌時之意。”崇禎不聽。最後锦衣卫左都督郭承昊前去宣布赐薛国观死,薛国观臨死前说“吴昌时杀我”。[4]内阁中书舍人王陛彦是吴昌时的外甥,與國觀友善,在薛邸洽談,一起被逮捕下獄,後以“泄露机密罪”斩首,王陛彦赴市时曰:“此家母舅为之,我若有言,便得罪于名教矣!”。[5] 薛国观是嘉靖首辅夏言被赐死之后,再次被赐死的首辅。國觀死後,其同黨為其辯護,鳴怨叫屈。

注釋[编辑]

  1. ^ 《谈往录》载:“时帝尚严切,曾于平台召对,闲语间帝叹曰:‘目今朝臣通贿,外致东西糜饷,内致吏兵徇私,国事紊淆,生民涂炭,柰何?’忧形于色。韩城聊为解嘲曰:‘使东厂得人,举朝何敢黩货!苞苴之来,或有所自!’时厂臣王化民适蹲御座后,闻之汗出浃背,骇极恨极。昌时又与化民结义盟,忧喜相商,于是内外耽目,专伺韩城之阴。”
  2. ^ 《明史•薛国观传》:“帝初忧国用不足,国观请借助,言:‘在外群僚,臣等任之;在内戚畹,非独断不可。’因以武清侯李国瑞为言。国瑞者,孝定太后兄孙,帝曾祖母家也。国瑞薄庶兄国臣,国臣愤,诡言‘父赀四十万,臣当得其半,今请助国为军赀。’帝初未允。因国观言,欲尽借所言四十万者,不应,则勒期严追。或教国瑞匿赀勿献,拆毁居第,陈什器通衢鬻之,示无所有。嘉定伯周奎与有连,代为请。帝怒,夺国瑞爵,国瑞悸死。有司追不已,戚畹皆自危。因皇五子病,交通宦官宫妾,倡言孝定太后已为九莲菩萨,空中责帝薄外家,诸皇子尽当夭,降神于皇五子。俄皇子卒,帝大恐,急封国瑞七岁儿存善为侯,尽还所纳金银,而追恨国观,待隙而发。”
  3. ^ 谈迁《国榷》卷九十七:“崇祯十二年六月癸卯(十七日),吴昌时并各部主事。昌时首选吏部,疏上,上自手定先后,示不测。昌时谓薛国观中之,恨次骨。”戴笠《怀陵流寇始终录》最末《将亡妖孽》載:“韩城薛国观佥部,温体仁引之入阁,寻为首相。十一年行考选改授法,行人吴昌时已得吏部主事,上性好出奇御下,以破旧习。进士考选入台者,黎玉田岁贡、府同知许自表易位,如是者比比。昌时改祠祭部,谓是国观所为,深恨之。”
  4. ^ 李清《三垣笔记》附识上:“薛国观既逮到,不下狱,自分必不死,宴处城外,为理装计。及夤夜诏到,犹鼾睡,家人唤醒,云外有衣红衔诏者。国观始蹶然兴,曰:‘吾死矣!’仓皇觅小帽不得,裂苍头帽代之。宣读毕,以首顿地,泣曰:‘皇上何处臣若此?徒欲籍没臣家,不知臣贫耳。’又呼吴铨曹昌时名,詈曰:‘吾死必不置尔!’遂就缢。”《明史•薛国观传》则说:“宣诏毕,(国观)顿首不能出声,但言‘吴昌时杀我’,乃就缢。明日,使者还奏。又明日许收敛,悬梁者两日矣。法司坐其赃九千,没入田六百亩,故宅一区。”
  5. ^ 《谈往录》记: “韩城来京候审,有內阁举人中书松江人王陛彥,向为韩城心腹,以旧日情谊,至寓问安,稽事密谈。厂役希旨,密伺薛邸。适遇彥,擒奏下狱。”陆世仪《复社纪略社局总纲》说:“崇祯十四年(1640)八月,薛国观赐死,中书王陛彦弃市,各籍其家。”《玉堂荟记》:“陛彥,松江人,吳昌時之甥也。赴市時,語人曰:此家母舅為之。我若有言,便得罪於名教矣。”

參考書目[编辑]

  • 《明史·薛國觀傳》
官衔
前任:
劉宇亮
明朝内阁首輔
1639年-1640年
繼任:
范復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