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有關殺人競賽的報導标题为:“百人斩,大接战,勇壮向井、野田两少尉”,“百人斩,超纪录,向井106——野田105,两少尉延长战”,照片中(左)向井敏明少尉與(右)野田毅少尉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野田 毅
假名 のだ つよし
平文式罗马字 Noda Tsuyoshi

野田毅(1912年-1948年1月28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名日本陸軍軍官,曾參與南京大屠殺。日本戰敗後,被認定為乙級戰犯,在中國南京被處決。中华民国方面的判决资料上称其为野田巖,與其本名野田毅在日語發音中相同。

生平[编辑]

出生於鹿兒島縣南大隅郡田代村(今肝屬郡錦江町),於鹿兒島縣立鹿兒島第一中學畢業,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49期畢業。日本戰敗時任職陸軍少佐

1937年至1938年南京大屠殺期间,在日本侵军派遣军第16师团九联队担任副官階級少尉。与另一少尉军官向井敏明展开“百人斩”杀人竞赛,以先斩杀一百个人者为胜。据1937年12月13日《东京日日新闻》(今《每日新闻》)报道,向井与野田两个在10日中午持斩得豁口的军刀相会时,向井敏明屠杀了106个中国人、而野田毅屠杀了105个中国人,于是两人继续比赛至先杀一百五十人为胜。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战犯审判的中国代表高文彬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报道,立即通知中国南京,兩名日本軍官在1947年(昭和22年)9月2日、被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逮捕。後被引渡回中國。12月4日被南京軍事法庭起訴。經南京軍事法庭審判,於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中華門雨花臺刑場被槍決

遺書[编辑]

辞 世
日語原文 中文翻譯
南京戦犯所の皆様、日本の皆様さようなら。雨花台に散るとも天を怨まず人を怨まず日本の再建を祈ります。万歳、々々、々々

死刑に臨みて、

此の度中国法廷各位、弁護士、国防部の各位、蒋主席の方々を煩はしました事につき厚く御礼申し上げます。

只俘虜、非戦斗員の虐殺、南京虐殺事件の罪名は絶対にお受け出来ません。お断り致します。死を賜りました事に就ては天なりと観じ命なりと諦め、日本男児の最後の如何なるものであるかをお見せ致します。

今後は我々を最後として我々の生命を以て残余の戦犯嫌疑者の公正なる裁判に代えられん事をお願い致します。

宣伝や政策的意味を以って死刑を判決したり、面目を以て感情的に判決したり、或は抗戦八年の恨みを晴らさんが為、一方的裁判をしたりされない様祈願致します。

我々は死刑を執行されて雨花台に散りましても貴国を怨むものではありません。我々の死が中国と日本の楔となり、両国の提携となり、東洋平和の人柱となり、ひいては世界平和が、到来する事を喜ぶものであります。何卒我々の死を犬死、徒死たらしめない様、これだけを祈願します。

中国万歳
日本万歳
天皇陛下万歳
野田毅

南京戰犯所的各位、日本的各位,再見。就算在雨花台散落也不怨天尤人的為日本的重建而祈禱。萬歲、萬歲、萬歲。

死刑在即,

對於這次中國法庭人員、律師、國防部的各位以及蔣主席等的煩勞致上最深的感謝。不過對於俘虜以及非戰鬥員的虐殺、南京虐殺事件的罪名絕對無法接受,並鄭重的謝絕。賜死之事是天命、讓他們看看日本男兒的最後的姿態是如何。

希望透過我們以及我們的生命,給予其他戰爭嫌疑者公正的審判。

這個死刑的判決就是所謂的政策宣判、聲望與情感的判決、或為抗戰八年之恨做個了斷,單方面的裁判莫須有的罪刑而祝福。

我們不會因在行死刑的雨花台凋零而憎恨貴國。我們的死能成為中國與日本的楔子、兩國合作的開始、東亞和平的祭品、進而世界和平,為此的到來感到喜悅。這樣我們像狗一樣的死,也不會白費,為這個而祈禱。

中國萬歲
日本萬歲
天皇陛下萬歲
野田毅

1971年的報導[编辑]

朝日新聞》記者本多勝一於1971年多次赴中國實地調查,完成報導《中國之旅》,並於當年8月至12月在《朝日新聞》上連載。這篇報導記錄了南京大屠殺及「百人斬」等屠殺事件。

《中国》月刊的报道[编辑]

志志目彰(1971年时任职于中央劳保组织推进部)在杂志《中国》1971年12月刊的文章中回顾,百人斩报道刊登出来的一年又四个月后,野田回到故乡小学时,曾经直接对他说过 [1]

乡土出身的勇士啦,百人斩竞赛的勇士啦,报上写得都是我。……实际突击中杀的只有四、五人,……对着占领了的敌人的战壕,“你来,你来”叫着,支那兵都是傻瓜,渐渐的都出来过来了。让他们排着,然后左一个,右一个斩……得到“百人斩”的评价,实际几乎都是这样斩的……

——《中国》月刊1971年12月号

大屠杀虚构派人士据此认为,野田为了所谓“大勇武”而进行杀人比赛是虚构的。大屠杀实证派人士则据此认为,杀俘虏以达到百人更符合真实情况,说明杀人比赛是真实的;而且证明杀人比赛并不是在战争行为中杀死敌军士兵,而是杀死已经投降的战俘,更加有违伦理。[2]

2003年日军遗属的起诉[编辑]

2003年4月戰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的遺屬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馬薩等人上訴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控告《朝日新聞》、《毎日新聞》、柏書房、本多勝一等當年的相關報導是屬於毀謗名譽行為、企圖為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翻案,其理由是一把日本軍刀砍一個人或幾個人就會卷刃,不可能連續砍一百多人。而且原報導是根據戰地上「開玩笑」而編撰的,從原報導來看,也只是在進行白刃戰,並無殺害無武裝人員的記述。

2005年8月23日日本東京地方法院宣判不支持原告訴訟,駁回了原告方的賠償請求。理由是無法證明百人斬殺人比賽是根據戰地上「開玩笑」而編撰的,駁回了原告方的賠償請求。

原告再上訴日本東京高等法院。 2006年5月24日、日本東京高等法院在二審駁回向井(田所)千惠子、野田馬薩等人的上訴要求。原告再上訴最高法院。2006年12月22日日本最高法院駁回向井千惠子等人的上訴要求。到此確定原告敗訴。

有關著作[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月刊《中国》1971年12月号,转引自本多勝一著《南京への道》“百人斬り‘超記録’”,東京,朝日新聞社1987年4月30日第4次印刷版,第130页
  2. ^ 程兆奇. 《再论“百人斩” 》 (PDF). 《江苏社会科学》. 2002.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