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清代学者像传》中的錢灃

錢灃(1740年-1795年),字東注,號南園雲南昆明人,清乾隆年間政治人物,曾任監察御史,以清廉敢言著稱。

生平[编辑]

先祖為應天府江寧縣人(今南京)人,從軍駐守雲南,後在昆明定居下來。錢灃於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中舉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中進士,改庶吉士散館授翰林院檢討。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考選江南道監察御史,期間更查破多起貪贓枉法的大案。擢通政司參議,遷太常寺少卿,再遷通政使司副使,出督湖南學政。後坐事左遷戶部江南司主事,升湖廣道監察御史,稽查軍機處。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任軍機章京上行走。次年病逝於北京[1]

政績[编辑]

錢灃書法

錢灃一生最大的成就是破了山東巡撫國泰的貪污大案,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四月,錢灃上奏表示山東巡撫國泰貪縱營私之舉,乾隆帝逐派戶部尚書和珅、左都御史劉墉、監察御史錢灃前往山東查辦,而錢灃以智取國泰貪贓枉法證據,令有和珅庇護的國泰也啞口無言,錢灃於是在一年之內超升三級,官任通政司副使。

逸聞[编辑]

傳聞錢灃也是名大書畫家,當世稱南園先生的名畫師。

打擊貪污[编辑]

當時和珅貪腐是眾所皆知的事實,以嘉慶帝、御史錢灃、軍機大臣王傑為首的清流派曾想方百計彈彈劾和珅。據說錢灃死後在其枕下發現許多彈劾和珅的奏章草稿,可見其早已秘密收集和珅的犯罪證據準備上奏,可惜天不從人願,錢灃逝世的早,無法揭發。

相關戲劇[编辑]

註釋[编辑]

  1. ^ 《清史稿·卷322》:錢灃,字東注,雲南昆明人。乾隆三十六年進士,改庶吉士,散館授檢討。四十六年,考選江南道監察御史。甘肅冒賑折捐事發,主其事者為甘肅布政使王亶望,時已遷浙江巡撫,坐誅,總督勒爾謹及諸府縣吏死者數十人,事具亶望傳。陝西巡撫畢沅嘗兩署陝甘總督,獨置不問。灃疏言:「冒賑折捐,固由亶望骫法,但亶望為布政使時,沅兩署總督,近在同城,豈無聞見?使沅早發其奸,則播惡不至如此之甚;即陷於刑辟者,亦不至如此之多。臣不敢謂其利令智昏,甘受所餌,惟是瞻徇回護,不肯舉發,甚非大臣居心之道。請比捏結各員治罪。」上為詰責沅,降秩視三品,事具沅傳。
    四十七年,灃疏劾山東巡撫國泰、布政使于易簡吏治廢弛,貪婪無饜,各州縣庫皆虧缺,上命大學士和珅、左都御史劉墉率灃往按。和珅庇國泰,怵灃,灃不為撓。至山東,發歷城縣庫驗帑銀。故事,帑銀以五十兩為一鋌,市銀則否。國泰聞使者將至,假市銀補庫。灃按問得其狀,召商還所假,庫為之空。復按章丘、東平、益都三州縣庫,皆虧缺如灃言。國泰、易簡罪至死,和珅不能護也。上旌灃直言,擢通政司參議。四十八年,遷太常寺少卿。再遷通政司副使。出督湖南學政,灃持正,得士為盛。五十一年,任滿,命留任。湖北荊州水壞城郭,孝感土豪殺饑民。上責灃在鄰省何不以聞,下部議。諸生或匿喪赴試,又有上違禁書籍者。灃按治未竟,聞親喪去官,以事屬巡撫浦霖。霖遂併劾灃,坐奪職。上命左授六部主事。
    五十八年,灃服除,詣京師,授戶部主事。引見,即擢員外郎。復除湖廣道監察御史。時和珅愈專政,大學士阿桂、王杰,尚書董誥、福長安與同為軍機大臣,不相能,入直恆異處。灃疏言:「我朝設立軍機處,大臣與其職者,皆萃止其中,庸以集思廣益,仰贊高深。地一則勢無所分,居同則情可共見。即各司咨事畫槀,亦有定所。近日惟阿桂每日入止軍機處;和珅或止內右門內直廬,或止隆宗門外近造辦處直廬;王杰、董誥則止於南書房;福長安則止於造辦處。每日召對,聯行而入,退即各還所處。雖亦有時暫至軍機處,而事過輒起。各司咨事畫槀,趨步多歧。皇上乾行之健,離照之明,大小臣工戴德懷刑,浹於肌髓,決不至因此遂啟朋黨角立之漸。然世宗憲皇帝以來,及皇上御極之久,軍機大臣萃止無渙,未嘗纖芥有他。由前律後,不應聽其輕更。內右門內切近禁寢,向因有養心殿帶領引見事,須先一兩刻預備。恩加大臣,不令與各官露立,是以設廬許得暫止。不應於未辨色之前,一大臣入止,而隨從軍機司員亦更入更出。為日既久,不能不與內監相狎。萬一有無知如高雲從者,雖立正刑辟,而所絓已多,杜漸宜早。至南書房備幾暇顧問,俟軍機事畢,入直未遲;若隆宗門外直廬及造辦處,則各色應差皆得覘聽於外,大臣於中治事,亦屬過褻。請敕諸大臣仍照舊規同止軍機處,庶匪懈之忱,各申五夜;協恭之雅,共勵一堂。其圓明園治事,和珅、福長安止於如意門外南順牆東向直廬,王杰、董誥止於南書房直廬,並請敕更正。」上為申誡諸大臣,並命灃稽察軍機處。
    和珅素惡灃,至是尤深嗛之。上夙許其持正,度未可遽傾,凡遇勞苦事多委之。灃貧,衣裘薄,宵興晡散,遂得疾。六十年,卒。或謂灃將劾和珅,和珅實酖之。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