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阿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zhú蒙古语ᠠᠵᠦ鲍培转写Aju;1227年-1287年)又译阿術,蒙古烏梁海人,蒙古帝國大將,四狗之一的速不台之孫,兀良哈台之子。

生平[编辑]

1253年率領蒙古兵攀越崇山峻嶺攻滅大理,1254年攻佔貴州,1255年攻佔四川西部,建立蒙兵自長江東攻南宋主戰略長期軍事基地,同年又率三千蒙古兵和上萬大理各族士卒攻打越南北部的陳朝,戰勝之,迫使對方來朝,直到忽必烈在位期間才終止。

1258年,阿朮與其父支持蒙哥大汗、忽必烈一派,率領所部万戶在對南宋戰事中,兩年内攻陷十三座城,消滅四万軍隊。

1262年(中統三年秋九月),蒙古朝廷授征南都元帥,於汴京整理軍備。[1]

1267年(至元四年)起,擔任蒙古軍主帥,入侵宋朝襄陽城,攻取仙人、鐵城等柵。一時,宋兵計邀於襄、樊間決戰。阿術乃自安陽灘濟江,留精騎五千於牛心嶺建陣地,復立虛寨。點火佈下疑兵之陣。夜半時分,敵人果然來了,砍頭上萬。初,阿術過襄陽。駐馬虎頭山,指漢東白河口說:「若築壘於此,襄陽糧道可斷也。」至元五年,遂築鹿門、新城等堡,又築臺漢水中,與夾江堡相應.這使得宋朝援軍不能援助襄陽城。」[2]

1269年(至元六年七月),湖北大豪雨,漢水暴漲,宋將夏貴范文虎等相繼率兵來援,復分兵出入兩岸林谷間。阿術謂諸將曰:「此張虛形,不可與戰,宜整舟師借新堡。」諸將從之。明日,宋兵果然在新堡集結;大破之。獲戰船百餘艘,於是分水軍築圍城,以逼襄陽。范文虎再次率舟師來救,來興國又以舟師侵百文山;前後邀擊於湍灘,俱敗之。

1272年(至元九年三月),破樊城外郛,增築重圍以困之。宋裨將張貴裝軍衣百船,自上流入襄陽,呵術要擊之,貴僅得入城。九月,貴乘輪船順流東走,阿術與元帥劉整分泊戰船以待,燃薪兩岸如晝,阿術追戰至櫃門關,擒貴,餘衆盡死。加同平章事。先是,宋兵植木江中,聯以鐵鎖,中設浮梁以通襄、樊援兵,樊城恃此爲固。至是,阿術以機鋸斷木,以斧斷鎖,焚其橋,襄兵不能援。

1273年(至元十年),遂撥樊城,襄陽守將呂文煥懼而出降。七月,奉命略淮東。抵揚州城下,守將千騎出戰。阿術伏兵道左,佯北。宋兵遂之;伏發,擒其騎將王都統。

至元十一年正月,入覲,與參政阿里海牙奏請伐宋。帝命政府議,久不決。阿術進曰:「臣久在行間,備見宋兵弱於往昔,失今不取,時不再來。」帝乃從其議,詔益兵十萬與丞相伯顏、參政阿里海牙等同伐宋。1274年(至元十一年三月),进荆湖行省平章政事,与伯颜东下。[3]

至元十二年正月,黃、蘄二州投降。阿術率舟師到安慶,范文虎也投降。接著攻下池州。宋丞相賈似道擁重兵在蕪湖駐守,遣宋京來請和。伯顏對阿術說:「有詔令我軍駐守,何如?」阿術曰:「若釋似道不擊,恐己降州郡今夏難守,且宋無信,方遣使請和,而又射我軍船,執我邏騎。今日惟當進兵,事若有失,罪歸於我。」二月辛酉,師次丁家洲,與宋前鋒孫虎臣對陣。夏貴以戰艦二幹五百艘橫亙江中,似道將兵殿其後。時伯顏已遣騎兵夾岸而進,兩岸村炮,擊其中堅,宋軍陣動,阿術挺身登舟,手自持舵,突入敵陣,諸軍繼進,宋兵遂大潰。似道東走揚州。四月,命阿術分兵圍揚州。庚申,次真州,敗宋兵於珠金砂,斬首二千餘級。既抵揚州,乃造樓櫓戰具於瓜洲,漕慄於真州,樹柵以斷其糧道。宋都統姜才領步騎二萬來攻柵,敵軍夾河爲陣,阿術麾騎士渡河擊之,戰數合,堅不能卻。衆軍佯北,才逐之,我軍回擊,萬矢雨集,才軍不能支,擒其副將張林,斬首一萬八千級。七月庚午,宋將張世傑孫虎臣以舟師萬艘駐焦山東,每十船爲一舫,聯以鐵鎖,以示必死。阿術登石分山,望之,舳艫連接,旌旗蔽江,曰:「可燒而走也。」遂選強健善射者千人,載以世鉅艦,分兩翼夾射,阿術居中,合兵而進,以火矢燒其蓬檣,煙焰漲天。宋兵既碇舟死戰,至是欲走不能,前軍爭赴水死,後軍散走。追至圌山,獲黃鴿白鷂船七百餘艘,自是宋人不復能軍。十月,詔拜中書左丞相,仍諭之曰:「淮南重地,李庭芝狡詐,須卿守之。」時諸軍進取臨安,阿術駐兵瓜洲,以絕揚州之援。伯顏兵不血刃入臨安,以得阿術控制之力也。

1276年(至元十三年)攻破扬州、泰州等地,杀宋将李庭芝姜才。同年,海都來襲,阿朮奉命守衛別什卜力(今吉木萨尔县南)。

1280年(至元十七年),又受命北伐叛王,又受命西征,卒於別失八里軍中,得年五十四。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並國公,諡武宣。加贈推誠宣力保大功臣、上柱國,追封河南王,改諡武定。子卜憐吉歹[4]

參見[编辑]

  • ^ 民國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傳第十九:「中統三年,從諸王拜出、帖哥征李璮有功。九月,授征南都元帥,治兵於汴。至元元年八月,略地兩淮,軍聲大振。」
  • ^ 民國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傳第十九:「四年八月,侵宋襄陽,取仙人、鐵城等柵,俘生口五萬。軍遠,宋兵邀於襄、樊。阿術乃自安陽灘濟江,留精騎五千陣牛心嶺,復立虛寨。燃火爲疑兵。夜半,敵果至,軒首萬餘級。初,阿術過襄陽。駐馬虎頭山,指漢東白河口曰:「若築壘於此,襄陽糧道可斷也。」五年,遂築鹿門、新城等堡,又築臺漢水中,與夾江堡相應.自是宋兵援襄者不能進。」
  • ^ 民國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傳第十九:至元十一年正月,入覲,與參政阿里海牙奏請伐宋。帝命政府議,久不決。阿術進曰:「臣久在行間,備見宋兵弱於往昔,失今不取,時不再來。」帝乃從其議,詔益兵十萬與丞相伯顏、參政阿里海牙等同伐宋。三月,進平章政事。
  • ^ 民國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傳第十九:十七年,卒於別失八里軍中,年五十四。贈開府儀同三司、太尉。並國公,諡武宣。加贈推誠宣力保大功臣、上柱國,追封河南王,改諡武定。子卜憐吉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