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英語:Non-Invasive Fetal Trisomy Test缩写NIFTY 或英語: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缩写:NIPT)是一種嶄新的產前檢查技術,不需要透過高侵入性的羊膜穿刺術取樣,僅須透過靜脈採血抽取母親的血液,就能偵測到胎兒在母血中微量的游離DNA,透過精密的次世代基因定序技術,可以精準檢測胎兒染色體異常的狀況[1]。相較於侵入性產前診斷方法-羊膜穿刺術,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僅須透過靜脈抽血,是非常安全的產檢方式,並不會造成流產與羊膜腔感染的危險,更大幅降低孕婦接受產前檢查的恐懼感,提高孕婦接受產前染色體檢查的意願。

臨床數據顯示,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的精準度(敏感性與特異性)幾乎媲美於既有侵入性的診斷方法羊膜穿刺術,已能達到99%以上的水準,是一種安全又精準的產前染色體篩檢方法。2012年12月,美國婦產科醫學委員會(The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Committee;ACOG)公開建議:35歲以上或有胎兒染色體異常風險的孕婦,可接受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做為產前篩檢的選擇項目。根據2014年2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報導,相較於傳統的唐氏症篩檢方法(例如:第一孕期和第二孕期母血血清指標),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的精準度明顯提高,臨床發生偽陽性與偽陰性的風險大約可降低十倍,已逐漸成為產前染色體篩檢的重要方法之一[2]。根據臨床研究顯示,懷有雙胞胎的孕婦接受非侵入性胎兒染色體基因檢測,亦能精準檢查常見的染色體非整倍體疾病,例如:唐氏症、愛德華氏症、巴陶氏症等,精準度可達到與單胞胎相同無異,高於99%以上之水準 [3]

檢測項目[编辑]

體染色體數目異常[编辑]

三條染色體或單體是最常見的染色體數目異常,1號到22號染色體,幾乎所有的體染色體都有可能出現三染色體或單體的情況。由於額外增加或減少的染色體,破壞基因組中的基因表現的平衡,嚴重干擾個體發育,因此大多數的三染色體或單體都可能在胚胎時期就流產。 目前單體染色體疾病已報導的病例僅有21單體及22單體,這是因為21號和22號染色體最小,所具有的重要基因數目相對較少,但也是在出生後就會死亡。所以大部分常見三染色體的新生兒是13號三染色體(巴陶氏症)、18號三染色體(愛德華氏症)及21號三染色體(唐氏症)。

唐氏症 (21號三染色體症 ; Trisomy 21)[编辑]

唐氏症是活產嬰兒當中,發生率最高的染色體倍數異常,發生率為1/600-1/1000。患者表現為先天智力低下,生長發育遲緩,並伴有多種畸形。

愛德華氏症 (18號三染色體症 ; Trisomy 18)[编辑]

發生率約為1/3000,有先天性心臟病,外表及多器官嚴重畸形,40%存活至1個月,5%存活至1歲,僅有1%能存活至10歲。

巴陶氏症 (13號三染色體症 ; Trisomy 13)[编辑]

發生率約為1/5000,是活產嬰兒中最嚴重的三染色體症。該染色體異常的胎兒95%以上會死於子宮內。半數以上的患者會有全前腦畸形,常合併先天性心臟病,多數患者出生平均4~6個月內死亡。

9號染色體三倍體(Trisomy 9)[编辑]

第9號染色體三倍體 (Trisomy 9)。完全型第9號染色體三倍體(Full Trisomy 9),其多數胎兒於第一孕期即自然流產,活產的寶寶大部分活不過出生後一週,少數寶寶能存活至數個月。鑲嵌型第9號染色體三倍體(Mosaic Trisomy 9),表示胎兒部分細胞的第9號染色體多一條,多數無法度過嬰兒時期,少數存活的寶寶有嚴重的發育缺失。主要的臨床症狀為子宮內生長遲緩、先天性心臟病、智能障礙、耳朵位置過低或形狀異常、球狀鼻子、腎臟異常、骨骼肌異常與生殖器異常等問題,患者常合併先天性心臟病。

16號染色體三倍體(Trisomy 16)[编辑]

第16號染色體三倍體 (Trisomy 16)。完全型第16號染色體三倍體(Full Trisomy 16),其多數胎兒於第一孕期即自然流產。鑲嵌型第16號染色體三倍體(Mosaic Trisomy 16),表示胎兒的部分細胞多一條第16號染色體,主要的臨床症狀為發育遲緩與智能障礙等問題。

22號染色體三倍體(Trisomy 22)[编辑]

第22號染色體三倍體 (Trisomy 22)。完全型第22號染色體三倍體(Full Trisomy 22),其多數胎兒於第一孕期即自然流產,即使活產也無法存活太久。鑲嵌型第22號染色體三倍體(Mosaic Trisomy 22),表示胎兒的部分細胞多一條第22號染色體,主要的臨床症狀為智能障礙、頸部較厚、缺乏腎臟或是大於兩顆腎臟,或者腎臟發育不全,身體兩側不對稱性發育(如長短腳、一邊耳朵失聪等等),手肘外翻,眼瞼下垂、鼻子型態異常,男性患兒常見睪丸發育不全、女性患兒常見卵巢發育不全等等問題。

性染色體異常[编辑]

透納氏症(45,X0)[编辑]

第23對染色體只有一條X染色體,發生率為1/2500~1/3000,胎兒性別為女性,具有性腺發育不全、原發性停經、卵巢發育不全、生育能力下降、蹼狀頸,生長遲緩等特徵。

X三體症(47,XXX)[编辑]

第23對染色體有3條X染色體,發生率大約在1/1000,胎兒性別為女性,主要病徵為第二性徵與生育能力較差、肌張力低下、智力稍差、語言發展較遲緩。

克氏綜合徵(47,XXY)[编辑]

第23對染色體同時具有兩條X染色體與1條Y染色體,是最常見的性染色體異常疾病,發生率高達 1/500,胎兒性別為男性,但會有雌激素偏高、第二性徵發育差、性功能障礙、不孕症、男性女乳症等病症。

超Y症候群 ( 47,XYY )[编辑]

第23對染色體有1條X染色體與2條Y染色體,發生率約1/1000,主有隱睪、尿道下裂、心臟傳導障礙、輕微學習障礙、攻擊性偏高等特徵。

染色體片段缺失/重複[编辑]

1p36缺失症候群[编辑]

第1號染色體,短臂的第36號位置約有10Mb的缺失。發生率為1/5,000-1/10,000,具有小頭、低耳位、鼻塌、視力障礙、聽覺障礙、心臟結構異常、癲癇、肌張力低下、泌尿生殖系統異常及脊椎異常、心臟結構缺損等症狀。行為上則有智能障礙、生長遲緩、嚴重語言發展遲緩、情緒不易控制等情況。

貓哭症候群[编辑]

第5號染色體,短臂的第15號位置約有20Mb的缺失。發生率為1/20000-1/50000,嬰幼兒時期的哭聲似小貓叫、喉部畸形、小頭、鼻塌、低耳位、肌張力低下及低出生體重等症狀。行為上則容易有智能障礙、生長遲緩、行為過度活躍、侵略、暴怒、重覆動作等症狀。

2q33.1缺失症候群[编辑]

第2號染色體,長臂的第33號位置約有10Mb的缺失。臉部有多種不同表徵,頭畸形、上瞼下垂、下?畸形、上唇較薄唇、顎裂、牙齒異常、癲癇、關節韌帶鬆弛等症狀。還會伴隨智能障礙、生長遲緩、嚴重語言發展遲緩、餵食困難、行為過動、躁動等症狀。

普瑞德威利症候群(Prader-Willi Syndrome)[编辑]

俗稱小胖威利症,為第15號染色體,長臂第11.2位置約有14Mb的缺失。患者在胎兒時期的胎動很少,出生之後有肥胖、肌肉張力低、智力障礙、身材矮小、性腺機能不足、斜視和小的手和腳等特性。由於患者的大腦無法告訴自己胃已飽脹,導致無法抑制「吃」的衝動,進而導致病態肥胖,因此俗稱「小胖威利症候群」。

天使症候群(Angelman Syndrome)[编辑]

天使症候群,是個嚴重學習障礙並伴隨特殊的面部表徵與行為的神經性疾病,於孩童早期會出現嚴重的語言、心智發展遲緩且伴隨特殊行為,如過度發笑、肢體不自主抽搐等症狀。其發病原因在第十五號染色體上(15q11-q13)的一個基因(UBE3A),失去原本功能所導致。顯然在這群基因中至少有一個是控制大腦發育的基因,特別是語言、運動發展與色素生成相關方面,也可能是某些與大腦中的神經化學傳導物質相關的基因。

遺傳性唇顎裂症候群(Van der Woude Syndrome)[编辑]

第1號染色體,長臂第32.2位置約有10Mb的缺失。患者於下嘴唇常可見到凹陷痕,有唇顎裂(CLP)或單純顎裂(CP),懸雍垂裂開,少數患者會有牙齒缺損或畸形,俗稱為兔唇。患者臨床的表型差異很大,在同家族內有些患者甚至有正常之外觀。

狄喬治症候群(DiGeorge Syndrome)[编辑]

第二型狄喬治症候群為第10號染色體短臂第14-13位置約有11Mb的缺失。臨床主要症狀為生長遲滯、嚴重的智能不足、腎臟先天異常、副甲狀腺功能低下、聽力障礙、眼瞼下垂等症狀。

雅各森症候群(Jacobsen Syndrome)[编辑]

第11號染色體,長臂第23位置約有10Mb的缺失。臨床主要症狀為左心發育不全症、中樞神經系統缺失、智能障礙、吸食與吞嚥困難、身材較矮小、三角頭畸形、眼距寬、低位耳、眼瞼下垂、男孩會發生隱睪症、過動、強迫症等症狀。

16p12.2-p11.2缺失症候群[编辑]

第16號染色體,短臂第12.2-11.2位置約有14Mb的缺失。臨床主要症狀為發育遲緩、智能障礙、 心臟方面疾病、面部扁平、眼瞼外角下垂與眼瞼裂、低位耳與異常耳朵、口裂與小頭、餵食困難、身材矮小、早發性的肥胖等症狀。

大於5Mb的染色體缺失/重複[编辑]

可能發生於任一對染色體,缺失/重複發生的型態超過百種以上,透過羊水染色體核型分析較難以檢查,但仍然會造成影響胎兒發育的病徵。

参考资料[编辑]

  1. ^ Noninvasive prenatal diagnosis of common fetal chromosomal aneuploidies by maternal plasma DNA sequencing. J Matern Fetal Neonatal Med. 2012 Aug;25(8):1370-4
  2. ^ DNA Sequencing versus Standard Prenatal Aneuploidy Screening. N Engl J Med 2014;370:799-808.
  3. ^ 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ing of trisomies 21 and 18 by massively parallel sequencing of maternal plasma DNA in twin pregnancies. Prenatal Diagnosis 2014, 34, 335–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