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鼻烟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玻璃鼻煙壺瓶的内侧进行绘画,称为内画壶
鼻煙壺已是中國的藝術品

鼻烟壶,是一種盛放鼻烟的容器,源於西方,至十七世紀傳入中國。

鼻烟传入中国后,[1]中国人先是利用传统药瓶盛放鼻烟,后来利用了利用瑪瑙器或象牙等多种材质和制作工艺来完善鼻烟的盛具,[2]这种盛具,被人们称作鼻烟壶。康雍时期的中國可以自製鼻煙壶。[3]中国鼻烟壶的制作相當講究,加上雕鏤細膩的圖樣。清代,從王公贵族到贩夫走卒,皆嗜好鼻烟与鼻烟壶,[4]甚至是“可一日不飲食,而不可一日不聞鼻煙。”[5]鼻烟還具有提神醒脑功效,《红楼梦》第五十二回寫晴雯头痛,賈宝玉让麝月“取鼻烟来,给她嗅些,痛打几个喷嚏,就通了关窍。”

從明末到康熙年間,對於鼻煙壺的鑑賞相當流行,直至今時今日,中國古代鼻煙壺依然是許多古董收藏家的愛好。至今已有四百年的历史。《春冰室野乘》中描述,孙士毅在乾隆接见时,送給皇帝一只鼻烟壶,和珅在途中向他索要,他不肯給。後來和珅直接向皇帝索得,可見得和珅的權力之大。[6]

内画鼻烟壶四派:鲁派(代表人物:张广庆),冀派(代表人物:王习三),京派(代表人物:叶澍英),粤派(代表人物:吴松龄)。

现代对内画鼻烟壶作出重要贡献的有索振海,他将外部绘画的内容和内画的技巧结合起来,给内画的创作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注釋[编辑]

  1. ^ 趙之謙《勇卢闲诘》載:“鼻烟来自大西洋意大里亚国,明万历九年,利玛窦泛海入广东,旋至京师献方物,始通中国”。
  2. ^ 《勇卢闲诘》載:“鼻烟叠以象齿为之,刻铭四围。出入怀袖,久则色变如蜡。或如琥珀,亦可爱。也有以玉、翡翠、水晶为之者。”
  3. ^ 王士禎《香祖筆記》提到:“近京師又有製為鼻煙者,雲可明日,尤有避疫之功,以玻璃為瓶貯之。”
  4. ^ 沈豫《秋阴杂记》提到:“鼻烟壶起于本朝,其始止行八旗并士大夫,近日贩夫牧竖,无不握此”
  5. ^ 趙汝珍:《古玩指南續編》
  6. ^ 《春冰室野乘》:“孙文靖士毅归自越南,待漏宫门外,与珅相直,珅问曰:‘公所持何物?’文靖曰:‘一鼻烟壶耳。’索视之,则明珠一粒,大如雀卵,雕成者也。珅赞不绝口曰:‘以此相惠可乎?’文靖大窘曰:“昨已奏闻矣,少选即当呈进,奈何?’珅微哂曰:‘相戏耳,公何见小如是?’阅数日,复相遇直庐,和语文靖:‘昨亦得一珠壶,不知视公所进奉者若何?’持示文靖,即前日物也。文靖方谓上赐,徐察之,并无其事。乃知珅出入禁庭,遇所喜之物,径携之以出,不复关白也。其权势之恣横如此。”徐坷《清稗類鈔‧豪侈類》中亦有如此記載:“和珅伏誅時,仁宗嘗謂其私取大內寶物,誠然。孫士毅自越南歸,待漏宮門外,與珅值,珅見孫所持鼻煙壺而索觀之,則大如雀卵之明珠所琢成者也。珅欲之,孫大窘,曰:‘昨已奏聞,即當呈進奈何?’珅微哂曰:‘相戲耳。’其後復相遇於直廬,和以昨亦得一珠壺告孫,出示之,即前日物,孫意以為上所賜也。旋偵之,知珅出入禁庭,遇所喜者,逕攫以出,不復關白也。”

参见[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朱培初,《鼻煙壺史話》,北京:北京新華書店
  • 曾聰仁,〈中國鼻煙壺概述〉,載《中國文物世界》,1998 年3 月
  • 那志良,〈風行清末的鼻煙與鼻煙壺〉,載《中央月刊》,1979 年1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