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格弗里德 (歌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齊格弗里德》(德语Siegfried)是《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的第三部歌劇,由華格納作曲及編劇。《齊格弗里德》於1876年8月16日在拜罗伊特节日歌劇院(Bayreuth Festspielhaus)首演。由Georg Unger飾演Siegfried,Max Schlosser飾演Mime,Franx Betz飾演Wotan,Karl Hill飾演Alberich,Amalie Materna飾演Brünnhilde

角色[编辑]

故事[编辑]

第1幕[编辑]

前奏曲沉稳平缓的旋律引出“沉思的动机”,这个力量表现了米梅的密谋,接下来的音乐都环绕着这个力量展开。首先弦乐奏起了“尼伯龙根的动机”,此处音乐慢慢生动起来,接着是管乐的“指环的动机”,暗指米梅的目的,到达高潮的时候小号吹出的“剑的动机”,渐缓。

森林中的一个洞穴裡,终日传出敲打铁器的声音,尼伯龙根族的侏儒米梅正在铸剑,可是不管他用什么方法,他每铸好一把剑就被齐格弗里德弄断。米梅希望齐格弗里德能够杀死变成大蛇的法弗纳,为他取得指环,因此他急于早日造出把新剑(沉思的动机/宝剑的动机/瓦哈拉的动机)。这时,披着兽皮的齐格弗里德进来(号角的动机),见他牵着捕获的一头熊,米梅吓得滚倒在地,而齐格弗里德则觉得有趣,直到米梅表示新剑已铸好,齐格弗里德才将大熊放回森林。然而新剑又被齐格弗里德击碎了,他责怪米梅无用(青年人力量的动机)。伤心的米梅哭着讲起他是如何养育齐格弗里德的(米梅的动机/美的动机),但齐格弗里德早已听得不耐烦了(齐格弗里德的动机),他说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米梅,指出米梅面目可憎,他们两个人长得不一样,并说林中的野兽都成双成对,齐格弗里德问起父母的事情(向往爱的动机)。米梅无奈,终于说出实情(养育之歌),多年前他救了一个在森林中昏倒的女人,她在山洞中生下齐格弗里德后不久便死了,那女人的名字叫齐格林德,至于他父亲则不知是被谁杀害的。齐格弗里德说没有证据自己无法相信(剑的动机/沉思的动机)。米梅拾起地上折断的剑说是齐格蒙德的遗物(剑的动机),齐格弗里德仔细的审视起断剑,并要求米梅必须将剑铸造成新的。齐格弗里德走出山洞(流浪之歌,年轻人力量的动机),他心里想一等剑铸好就离开米梅,要过像鸟一样自由的生活。

齊格弗里德(Heinrich Gudehus)修復神劍諾頓克Nothung

无法铸好剑的米梅感到沮丧(绝望的动机),扮作流浪者的沃坦出现在他面前(流浪者的动机),他请米梅问他三个问题,愿以自己的头颅作赌注(契约的动机)。米梅便问(沉思的动机):那个种族住在黑暗的地下?沃坦回答说:是尼贝尔海姆的尼伯龙根族的侏儒。并且他还讲出抢走莱茵黄金的阿尔贝里希,以及拥有魔力的指环(指环的动机)。米梅的第二个问题是(巨人的动机):地上住着哪一族类?回答说:巨人,受到阿尔贝里希的诅咒,弟弟法弗纳为了指环杀了哥哥法索尔特,现在变成一条巨蛇看守尼伯龙根的财宝(蛇的动机)。第三个问题是(瓦哈拉的动机):天上为谁的领地?流浪者回答他:沃坦,他与众神住在瓦哈拉统治世界。流浪者答对了米梅的三个问题,现在轮倒他问米梅(维尔塞的动机):这世上哪一族的人血亲间互相残杀?米梅回答道:维尔塞族,他讲到齐格蒙德是沃坦的儿子,是沃坦亲手葬送了他,现在维尔塞族中最勇敢的人是齐格蒙德的儿子齐格弗里德。沃坦再问(剑的动机):有一个尼伯龙根人将齐格弗里德养育成人,想靠他杀死巨人取得指环,齐格弗里德要用什么武器才能打赢大蛇?回答说是齐格蒙德留下的一把断剑。最后一个问题是(齐格弗里德的动机):谁能够重新铸好这把剑?这下米梅为难了,他答不出来(绝望的动机/年轻人力量的动机)。最后流浪者预言道会有一个英雄将剑铸好,并说米梅的性命将失在这个人的手上(齐格弗里德的动机)。

流浪者走后,米梅坐在地上发呆,心里十分恐惧(火焰的动机与蛇的动机,恐惧的动机)。齐格弗里德哼着歌回来,他看到米梅奇怪的表现就问他怎么不铸剑,神志不清的米梅却只一味说着恐惧,齐格弗里德便问他什么是恐惧。这时米梅清醒过来,他讲起火焰与变作大蛇的法弗纳,而齐格弗里德毫无畏惧,他只是催米梅快快铸剑好让他早日出外闯荡,学习恐惧。见米梅无意铸剑,齐格弗里德便自己动起手来,他一边生火一边唱起了锻造之歌(号角的动机/诺顿克的动机),他奋力挥起了铁锤,每一下敲打都激得火星四溅(年轻人力量的动机),剑浸入水里发出嗤嗤的声音,火光照亮了他充满喜悦的脸。眼看剑将铸成,米梅便在心中盘算,他想等齐格弗里德杀死大蛇后就骗他喝下毒药,乘他昏睡,自己再将他杀死,于是在一旁开始煮一锅加入毒药的汤。终于剑铸成了,齐格弗里德高举起剑欢呼,一剑劈去,竟将铁砧劈成两半(剑的动机,诺顿克之歌)。

第2幕[编辑]

前奏曲提琴与定音鼓奏出巨人的动机的变型,以此代表法弗纳,接着低音号加入进来,奏出预示危险的蛇的动机,之后是木管的指环的动机与长号的诅咒的动机,结尾处,憎恨的动机将旋律推向高潮。

黎明前,森林的深处,法弗纳的洞穴口。阴影中,阿尔贝里希窥探被夺去的宝藏,一心想要再夺回来(憎恨的动机)。风吹开了树枝,一缕光照射过来,沃坦穿着流浪者的衣服出现,阿尔贝里希认出了他,怨恨的咒骂他,沃坦说出米梅的阴谋后离开。这时齐格弗里德与米梅走来,阿尔贝里希立刻躲起来。米梅对齐格弗里德描述着大蛇的可怕之处,但齐格弗里德的觉得厌烦,便赶他走,米梅退到不远处,心里希望齐格弗里德与法弗纳同归于尽。齐格弗里德坐在一棵树下等待大蛇醒来,他忧愁的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维尔塞的动机的变型),这时森林中发出微微萧萧的响声打断了他(森林的窃窃私语,Waldweben,常在音乐会上单独演奏)。清晨万物苏醒的声音令他着迷,小鸟聚在他身边唱着听不懂得歌(小鸟的动机),想回应它们齐格弗里德吹起了用芦苇作的笛子,却无法模仿鸟鸣声,便吹响了自己的号角(号角的动机/齐格弗里德的动机)。嘹亮的号叫声惊醒了大蛇,它爬出洞穴(蛇的动机),齐格弗里德走上前问他何为恐惧,大蛇便张开嘴露出獠牙威胁他(巨人的动机),接着他们打起来。最后,齐格弗里德把剑插入大蛇的心窝(剑的动机/齐格弗里德的动机),巨蛇痛苦的卷曲起来大声咆哮(憎恨的动机),当它倒下的时候血溅在齐格弗里德的手上,他把手指举到唇边舔,一瞬间,他听懂了小鸟的语言。小鸟告诉齐格弗里德指环和隐形头盔的事情,齐格弗里德谢过牠们,走进洞中寻找。

米梅跟在齐格弗里德的身后走出来,阿尔贝里希拦住他,两个人争执起来。这时齐格弗里德带着指环与隐形头盔从洞中走出来(指环的动机/莱茵黄金的动机/少女的动机),看见他阿尔贝里希恐惧的溜走。小鸟飞过来,它们叮咛齐格弗里德要当心米梅。米梅端着有毒的汤走来,他强迫齐格弗里德喝汤,看穿他的齐格弗里德一剑将他刺死(号角的动机/尼伯龙根的动机与诅咒的动机)。齐格弗里德疲倦的靠着树坐下,他感到十分孤独,他抬头问树上的小鸟在哪里他能找到一个朋友(变化过的号角的动机)。小鸟唱起关于沉睡在被烈火包围的岩石山上的布仑希尔德的故事(小鸟的动机),这打动了齐格弗里德,他请求小鸟带他去找布仑希尔德(喜悦的动机)。

第3幕[编辑]

前奏曲、自然的动机与女武神的动机融合,契约的动机解释了布仑希尔德沉睡的惩罚,并隐含着众神黄昏的动机,背后伴着女武神在空中骑马的声音,命运的动机作为高潮结束前奏曲。

岩石山荒凉的山脚处。阴郁的黑夜,暴风雨肆虐。扮作流浪者的沃坦唤醒沉睡中的智慧女神埃尔达(埃尔达的动机),他询问众神的未来。智慧女神的周围缠绕着光的丝线,她睁开眼睛,只说齐格弗里德与布仑希尔德能够摆脱诅咒(爱情的动机),对于众神的命运却避不作答(瓦哈拉的动机)。失望的沃坦十分苦闷只得将埃尔达送回梦乡,他已厌倦了与命运抗争,他隐隐的感到有一种新的力量将改变现状,神的时代正在衰败。

小鸟引着齐格弗里德来到岩石山(小鸟的动机),沃坦执枪横加阻拦,急于见到布仑希尔德的齐格弗里德觉得讨厌,便挥剑去劈(剑的动机),没想到竟砍断了象征众神之王沃坦权利与力量的长枪,沃坦看着齐格弗里德满意的离去(契约的动机)。山顶上一圈火焰熊熊燃烧(火焰的动机/洛戈的动机),红色的火光照亮了黑夜,齐格弗里德吹响了他的号角,无畏的踏进烈火中(齐格弗里德的动机),火焰在他的面前消退,最后化为了云烟飘散。天空变得晴朗,齐格弗里德发现了在盾牌下沉睡的布仑希尔德(女性的动机/安眠的动机),他将盾牌搬开,用剑割开头盔(剑的动机),终于看见美丽的布仑希尔德(福瑞雅的动机/弗里卡的动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女人,心里又惊又喜(维尔塞的动机/喜悦的动机),情不自禁的俯身亲吻布仑希尔德。布仑希尔德醒来,唱起了赞美阳光的歌(觉醒的动机/感谢的动机/)。凝固的美丽慢慢生动起来,金色的头发在风中飞扬,眼神高贵,布仑希尔德问将她唤醒的英雄是谁(齐格弗里德的动机),齐格弗里德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命运的动机)。两个人相互凝视,心里欢喜,说着甜蜜的话语(热情的动机),接着布仑希尔德讲起了往事,她是如何违抗沃坦来帮助齐格弗里德的父母(维尔塞族的动机/申诉的动机),以及齐格蒙德与齐格林德之间的爱情,还说了瓦哈拉天宫的情形(变化后的瓦哈拉的动机)。齐格弗里德的心已经陷入了爱情,可是这种陌生的感情令他不安(为难的动机),而布仑希尔德也在为被永远的驱逐出女武神行列的命运感到悲伤,但强烈的爱情驱散了他们心中的阴影(纯洁的动机),人性中美好的感情如一道暖流注入彼此的心中(幸福的动机),两个人立下了永远相爱的誓言(爱情的动机)。

外部連結[编辑]

尼伯龙根的指环
萊茵的黃金 | 女武神 | 齐格弗里德 | 諸神的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