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4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P.K.14
乐队
本名青春公共王国
英文名the Public Kigdom for Teens
语言中文
音乐类型
出道地点 中国江苏省南京市
活跃年代1997年–现在
唱片公司
相关团体
现任成员
杨海崧(唱)
许波(吉他)
施旭东(贝司)
雷坛坛(鼓)
已离开成员
孙霞(贝司)
杨森(鼓)
徐锋(吉他)
华东(鼓)
杨宝斌(鼓)
任杰(贝司)

P.K.14,全称为the Public Kingdom for Teens(青春公共王国)。音乐风格受新浪潮后朋克的影响。乐队曾经和现在的成员包括徐锋,孙霞,杨森,邢芒,华东,杨宝斌,雷坛坛,许波,施旭东,任杰,杨海崧。现在的固定成员为许波(吉他),施旭东(贝司),雷坛坛(鼓),杨海崧(唱)[3]。P.K.14是中国独立摇滚风潮中早期的开创者和最具影响力的乐队之一。[4]

發展簡史[编辑]

  • 1997年,杨海崧之前的西乐队解散,并打算成立一只新乐队。同年11月,P.K.14成立于南京。当时成员为徐锋(吉他),孙霞(贝司),杨森(鼓),杨海崧(唱)。乐队在南京发展的头两年阵容极不稳定,三易吉他手,鼓手也换过两次。
  • 1999年,乐队北上到北京进行了几场演出,并且受到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邀请,准备在《摩登天空4》收录一支单曲。同年6月,在《摩登天空杂志》上发表单曲“蓝色的月亮”。
  • 2001年在发表了乐队首张专辑《上楼就往左拐》(厂牌:Sub Jam中国/Empty Egg加拿大)。同年,乐队正式落脚于北京。[1]
  • 2002年5月在《摩登天空4》中发表单曲“关于K”(厂牌:Modern Sky 中国)。同年,贝斯手孙霞(海崧妻子)因病退出,乐队邀请任杰加入,之后由施旭东接任。[5]
  • 2004年10月,发表专辑《谁谁谁和谁谁谁》(厂牌:Badhead 中国)。专辑完成后,鼓手雷坛坛加入乐队,他与杨海崧1999年在上海因国际噪音阴谋英语The (International) Noise Conspiracy的巡演而相识。当时P.K.14是暖场乐队,而雷坛坛是本次巡演的策划者。搬来北京后,海崧偶然看到了他与脑浊的主唱在Cocktail 78乐队里的演出,海崧觉得很不错,于是在前任鼓手离队后正式邀请雷坛坛加入PK14。[5]
  • 2005年9月,发表专辑《白皮书》(厂牌:Badhead 中国)。
  • 2008年6月,发表专辑《城市天气的航行英语City Weather Sailing》(厂牌:兵马司 中国)。
  • 2013年8月,发表专辑《1984》(厂牌:兵马司 中国)。专辑由欧阳汉客(Henrik Oja)制作,录音由美国知名音乐人Steve Albini英语Steve Albini完成。乐队首先飞往瑞典,与老搭档欧阳汉客一起排练了一个星期。后又赴往芝加哥,在Steve Albini的Electrical Audio进行录音。24轨的磁带机还原七八十年代摇滚乐的录音方式。全模拟的录音使得《1984》的音色较之以往专辑显得更加浑浊粗粝,饱含力量。
  • 2013年10月,P.K.14以沈阳站结束了自己耗时一个多月跨越三十多个城市的新专巡演。
  • 2015年10月,发表专辑《金蝉脱壳》(厂牌:兵马司 中国)。专辑由旅居中国的美国乐队Alpine Decline的成员柴德林和牟建华(吉他、合成器),以及“燥眠夜”的朱文博(萨克斯、噪音)合作完成,为孙秋晨的舞台装置展览配乐而创作,具有强烈的实验音乐色彩。
  • 2018年10月,发表专辑《当我们谈论他的名字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厂牌:兵马司 中国),本专辑的录音在德国汉莎完成,母带制作则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完成。
  • 2019年4月,发表专辑《你就让自己漂浮在陌生的城市里/星期六的节奏》(厂牌:兵马司 中国/独立制作)。本张专辑其实是去年《当我们谈论他的名字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B-side,同样由与乐队合作密切的瑞典音乐人欧阳汉客(Henrik Oja)制作完成。


乐队成员[编辑]

  • 主唱:杨海崧。乐队灵魂人物,同时也是音乐制作人,以及诗人、小说家[6]。他与Michael Pettis英语Michael Pettis共同创立了独立厂牌兵马司,目前担任厂牌主理人[7]。曾经出版小说集《现在让我们赞美富人》,以及诗集《半衰期》等[8],并且翻译了澳大利亚著名后朋克摇滚歌手Nick Cave英语Nick Cave的诗集《呕吐袋之歌》[9]
  • 贝司:施旭东。在经历了孙霞、任杰后,贝斯由施旭东担任至今。
  • 吉他:许波。在前任吉他徐烽离队后,他被生命之饼的吴维介绍给杨海崧,随后加入了乐队。许波同时也是独立厂牌大福唱片的主理人。
  • 鼓:雷坛坛。瑞典籍,原名Jonathan Leijonhufvud,也经常被称为Jonny。1999年,雷坛坛作为国际噪音阴谋英语The (International) Noise Conspiracy上海演出的策划者认识了当时暖场的杨海崧,不久后他在北京一次演出给杨海崧留下了深刻印象,随后加入乐队。在此之前,乐队经历了华东、杨森等多任鼓手。

乐队风格[编辑]

P.K.14的作品根植于20世纪80-90年代欧美地区的地下音乐实验摇滚英语experimental rock,而杨海崧的声音,以及中文的歌词,给他们的作品贴上了独一无二的标签。他们从一开始就定下了歌词深邃如诗、沉重严肃的风格,这也继而发展为乐队最标志性的特点,这与杨海崧本人对文学、哲学的热爱有很大关系。比如在专辑《1984》中,他们把技术展现得淋漓尽致,把Sonic Youth中期那种扣人的、嘈杂的声响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语境当中。杨海崧的嗓音给人以恐惧不安之感,歌词充满了劝诫意味,将乔治•奥维尔这部反乌托邦小说作为灵感来源并借摇滚乐形式展现出来。[4]
P.K.14的作品往往有着猛烈的和弦,阴暗的贝司低音以及躁动的鼓点,体现了诸如Sonic Youththe PixiesFugazi等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独立乐队对其产生的影响。不过主唱杨海崧在2008年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也提到了诸如Bob DylanWoody GuthriePhil Ochs英语Phil Ochs等60年代的抗议歌手英语protest song对其产生的影响,这也体现在他们的作品当中,他们DIY和独立的音乐创作精神被看做是对权威当局的反抗,而他们的歌词也隐含着对国家和社会的批评。[10]杨海崧本人并不在意对乐队风格定义,如他所说,“如果硬是要加所谓的‘风格’的话,那就是我们对社会的感受”。[5]

参考链接[编辑]

  1. ^ 1.0 1.1 Spotify-P.K.14. Spotify. [2020-04-23]. 
  2. ^ 网易娱乐. 刘惜君作为金发爱斯基摩人主唱正式亮相. 网易. [2020-04-23]. 
  3. ^ P.K.14的小站. douban. [202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6). 
  4. ^ 4.0 4.1 Ned Raggett. P.K. 14’s Foundational Place in the Chinese Indie Rock Scene. bandcamp. [202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5).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P.K. 14’s Foundational Place in the Chinese Indie Rock Scene”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5. ^ 5.0 5.1 5.2 西瓜皮士. P.K.14乐队:1984的危险旅行. 落网. [2020-08-03]. 
  6. ^ 簡妙如. 如果我們能談論P.K.14,以及那些音樂政治寓言. 鸣人堂. [202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6). 
  7. ^ 中国音乐财经网. 兵马司・杨海崧 :我投身于语言所不能定义的世界. sohu. [2020-04-22].  已忽略文本“ Indie Works 厂牌观察 ” (帮助)
  8. ^ 杨海崧-豆瓣作者-个人主页. douban. [2020-04-22]. 
  9. ^ 呕吐袋之歌(豆瓣). douban. [2020-04-22]. 
  10. ^ Lara Day. P.K.14-Asia's Best Bands. Time. [2020-04-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