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学习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成人学习者(adult learnerLearning in adulthood)系指己完成基本教育或第一阶段教育者,再参与有组织的学习活动者,目的在增进新知、获得技能或造成态度的改变。是离开正规学校教育、工作一段时间后,再回到学习行列者。可能是全时的,亦可能是在完成基础教育后,再以部分时间参与有组织的学习活动者。

为何成人需要学习?学者毕兰加(Belanger)认为,现在的问题已不是我们是否需要成人学习,而是成人学习有多么重要。今日的重点在于如何因应日渐增多和分歧的需求,如何管理需求的爆炸。某些观察者认为,成人学习者的学习和教育显得讽刺,因其自身就是现代化过程的加害者与受害者。例如,臭氧层的破洞促使人们上课寻求建言,疯牛病刺激了参加素食烹饪课的人数,背痛则创造了人们上姿势矫正班的需要。

就成人学习特性导向而言,其心理学习特性大致可分成四个时期:第一,空巢期:来自更年期的反思;第二,解放时期:因子女独立而解放,有新的可能性,或妇女的解放,因为老公过世或退休的解放;第三,统整期:写自传,对自我一生的总结;第四,持续未完成的心愿:想竭力去完成尚未如愿的事情。

著名的成人学习理论学者诺尔斯(Knowles)曾针对成人学习者提出五大前提基础,认为:成人的自我概念从依赖性转化为自我引导;成人所累积的经验,是丰富的学习资源;成人对学习的准备度,与其社会角色的发展任务息息相关;着重知识学习的即时应用,学习上较倾向问题中心,而非学科中心;成人学习受到内在因素驱使甚于外在因素。除上述外,老师和学生之间应该存在着教学相长的精神,成人学生在自我引导的学习下,能够参与诊断他们的学习需求、规划及实施、评估学习经验。

亦即,成人学习者的自我概念经验学习的准备度问题中心的焦点以及内在动机等,都具有某种直觉上的有效性,使得 成人学习受到许多领域从业者及普遍大众的欢迎。

参考资料[编辑]

Belanger, P. “Trends in Adult Education Policy.” Adult Education and Development, 1996, 47, 19-29. Knowles, M.S. The Modern Practice of Adult Education: From Pedagogy to Andragogy.(2nd ed) New York: Cambridge Books, 1980. Knowles, M.S. The Adult Learner: A Neglected Species. (3re ed.) Houston: Gulf, 1984. 《终身学习全书》,Sharan B. Merriam& Rosemary S. Caffarella著,杨惠君译。台北市:商周,2004。 《成人教育辞典》,中华民国成人教育学会(编),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