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苓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齐玉苓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宪法司法化的法律判决,亦有中国21世纪宪法第一大案之称。本案由于首度引用宪法法条进行判决,在中国大陆法学界造成极大的争议和反响,成为法律和教育学者陆续研究评论的个案。再加上本案明显透露出中国社会阶级地位的失衡,贫穷农工背景的学生尽管努力取得应得的成就,却被社会高层剥夺的悲剧。

案情概要[编辑]

1990年,就读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的应届生齐玉苓(本名齐玉玲),原顺利考取山东省济宁商业学校,但被同班同学好友陈晓琪(本名陈恒燕),因父亲陈克政在地方具有政治势力,买通学校行政人员,冒名顶替成为该校学生并以被害人冒名顶替长达八年的时间。1998年齐玉苓不堪身分地位的损失以及家人遭到陈克政的暴力威胁,愤而向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1999年齐玉苓不服一审判决后,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最高法院的批复后,2001年最终判决,引用宪法第46条,被告陈晓琪停止对齐玉苓的姓名权侵犯,以及被告人和单位需赔偿齐玉苓总共人民币十万元。

主要人物[编辑]

  • 原告:齐玉苓。
  • 被告:陈晓琪。
  • 被告:陈克政。
  • 被告:山东省济宁商业学校。法定代表人:孔宪忠,该校校长。
  • 被告: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法定代表人:朱恒富,该校校长。
  • 被告: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法定代表人:孙卓炳,该委主任。

事件经过[编辑]

  • 1990年。
    • 住在山东省滕州市鲍沟镇圈里村的齐玉苓(17岁),和其他应届考生参加第一阶段的中等专科学校的预选考试,通过门槛,又参加第二阶段的统一招生考试,总成绩为441分,最后录取济宁商校财会班。
    • 同村的好友陈晓琪(17岁),由于未通过第一阶段,无法再参加第二阶段亦无法升学,利用父亲陈克政在村里担任党内支部书记,向滕州八中、济宁商校和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的行政人员串通,将自己顶替齐玉苓的名义就读济宁商校,将真实的齐玉苓给予落榜。
    • 齐玉苓的兄长原先有看到榜单,但迅速调包的关系,让齐家以为看错名单。由于齐玉苓家境贫穷,父母无法再供给重考学费,只能放弃学习直接就业,过著务农和打工的日子。
  • 1993年。
    • 齐玉苓筹钱借了6000元买了一个户口,在邹城技工学校习得一技之长。
    • 陈晓琪从济宁商校毕业,被分发到中国人民银行西门口储蓄所工作。
  • 1996年。
    • 齐玉苓从邹城技工学校结业,被分配到山东省鲁南铁合金总厂担任女工,因工厂减员分流被迫下岗,开始兼差卖早点和快餐盒维生。
  • 1998年。
    • 任职于鲁南铁合金总厂的齐玉苓,突然遇到中国人民银行滕州支行的部员拜访,说是来庆贺齐玉苓弄瓦之喜,齐玉苓跟随该部员来到滕州支行,发现监督员牌子下的储蓄所主任是自己的名字,但照片是陈晓琪本人。
    • 发现真相的齐玉苓原先找陈克政理论,陈克政先是表示齐玉苓已放弃升学,将机会让给陈晓琪的理由,后给了齐玉苓五千元人民币要她封口,齐玉苓不妥协,陈克政派人到齐家进行暴力骚扰。
  • 1999年。
    • 1月29日,齐玉苓向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状告陈晓琪等人,原告诉称:由于各被告共同弄虚作假,促成被告陈晓琪冒用原告的姓名进入济宁商校学习,致使原告的姓名权、受教育权以及其他相关权益被侵犯。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6万元,精神损失40万元。
    • 5月,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如下:
      • 1.被告陈晓琪停止对原告齐玉苓姓名权的侵害;
      • 2.被告陈晓琪、陈克政、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向原告齐玉苓赔礼道歉;
      • 3.原告齐玉苓支付的律师代理费825元,由被告陈晓琪负担,被告陈克政、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对此负连带责任;
      • 4.原告齐玉苓的精神损失费35,000元,由被告陈晓琪、陈克政各负担5,000元,济宁商校负担15,000元,滕州八中负担6,000元,滕州教委负担4,000元;
      • 5.驳回齐玉苓的其他诉讼请求。
    • 双方不服一审判决,齐玉苓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除了对精神损害赔偿的标准提出异议,主要提出证据表明自己并未放弃受教育权,被告人确实共同侵犯了自己受教育的权利,使自己丧失了一系列相关利益。据此请求二审法院判决。
  • 2001年。
    •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解释。
      • 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83次会议通过,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此的批复:
      •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1999鲁民终字第258号《关于齐玉苓与陈晓琪、陈克政、山东省济宁市商业学校、山东省滕州市第八中学、山东省滕州市教育委员会姓名权纠纷一案的请示》收悉。经研究,我们认为,根据本案事实,陈晓琪等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了齐玉苓依据宪法规定所享有的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并造成了具体的损害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 8月13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6条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做出最终判决:
      • 1.被上诉人陈晓琪、陈克政赔偿齐玉苓因受教育的权利被侵犯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7,000元,被上诉人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 2.被上诉人陈晓琪、陈克政赔偿齐玉苓因受教育的权利被侵犯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按陈晓琪以齐玉苓名义领取的工资扣除最低生活保障费后计算)41,045元,被上诉人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 3.被上诉人陈晓琪、陈克政、济宁商校、滕州八中、滕州教委赔偿齐玉苓精神损害费50,000元。
  • 2008年。
    • 齐玉苓案的最高法司法解释被已停止适用为由被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