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黄牛 (中介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牛广义来讲即非正式或非法的中介人,比如在合法销售途径以外垄断销售商品以图利的中介人(俗称黄牛)。黄牛一词来源于20世纪的上海,是指票贩子们联群抢购票时常“有如黄牛群之骚动”,故将他们称为黄牛黄牛党。因黄牛行为连带匿名炒卖图利的行为严重影响到正当销售途径,故在很多地方皆属违法。

现在引申至所有能获取之特殊方法(如典型的排队,或囤积限量商品,或像“司法黄牛”般靠着特殊的社会地位或利益关系)有规模的垄断图利的商品(不一定是票证,也可以是护照轮候号码、表格、或有收藏价值之物品如签名球衣、限量发行之纪念品、最新款电子产品等等)或服务,而社会上有殷切需求的民众或愿出高价接受就会有黄牛的出现;就算非为图利而出售,某程度上亦反映着商品流传的渠道与其商业模式的公正性。

微观经济学而言,黄牛党的行为企图制造多为限量引起之高需求门票供给的垄断,使得黄牛党可操纵转售门票价格以赚取丰厚利润;另一方面,买票难度增加(如香港迪士尼乐园需预先订票)或者本身已是供求失衡的状态下亦使场外黄牛票有价有市。所以除以行政手法打击外,外在条件的变化把需求降低或供给增加之下,黄牛纵使再垄断更多亦不致于能维持成本,更何况是图利。

黄牛党卖票不一定比原来的票种价格高,如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外流之免费赠券则可以普通票价出售图利。而有黄牛党出现的地方亦不一定反映实际上的供不应求;在80年代的中国大陆机票因被售票员囤积而制造之短缺现象,借此挟高价钱图利皆属黄牛的一种。

历史[编辑]

黄牛党是由租界时代在上海出现的“司法黄牛”(被废除职业的状师靠着以前与法院与官场仕途关系继续地下经营,与被租界政府合法化之律师作业务上之竞争,因司法公正被金钱严重扭曲,出现“有钱判生,无钱判死”之遗祸)衍生出的类似组织,其行为自然被冠以黄牛。

从社会阶层来看,黄牛党为无业游民或社会之低下阶层居多,在正式买卖供求关系中挤出并分化成生存的、没有法例监管的中介空间,以人海战术排队抢夺参与权空间,然后在合法销售途径外向欲参与者销售参与权(即车票、电影票等),没有内含的生产性,为地下经济环节之一。很多时黄牛党还会与当地黑社会勾结成势力以保护和稳定其销售途径,但当时上海的黄牛党的确缓和了当时高企之失业率。

发展趋势[编辑]

转化为有牌中介继续经营[编辑]

在牌照制度的中介制度以赚取差价者因接受监管之列,故被政府认为不在非法之黄牛一列,故有黄牛党有转嫁为领取牌照的中介的趋势,如中国内地的二手房产业(他们实际操作与监管情况则另作别论),但实际操作上仍可与普通黄牛无异者,市场炒卖仍不能因此杜绝。而内地更有认为小量非法黄牛有助活跃房产市道,这是对小部分黄牛组织不予控制的原因(详见外部链接)。

主办商内部人员与非法组织之合作[编辑]

在现今强调供求关系,各取所需的社会中,以串联有权力或特权之内部人士流出一定数量之黄牛票炒卖情况将越趋普遍。而经济学家张五常亦为这类黄牛“背书”:以看电影举例,把一些临时想要看电影的人归为预期失误,电影院老板与黄牛串通把部分好座位卖给黄牛,以黄牛判断个别顾客再以高价卖出,是另一种的价格分歧(超等座、普通位与前座的价格不一样也为价格分歧的一种)的解释,主办者亦可因此对自己的生意向传媒大作文章以增加知名度与受欢迎程度,为往后双方之更大利益交换奠下信任基础;为非法黄牛与主办者之“双赢”暴利手法合理化。

各地常见的黄牛[编辑]

2006年世界杯足球赛[编辑]

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入场券以原价发售亦可图利(因世界杯开幕式有部分座位分配到私人公司免费派发,故黄牛可以以原价甚至略低于原价的价钱兜售本来免费的外流赠券),故发行商开始以技术性杜绝黄牛票销售途径:在买票或订票时索取入场人士的姓名并印于门票上之“实名制”,但由于索取姓名时涉及隐私问题,真正入场时票务员因入场人次之巨而疏于执行而放行,令“实名制”形同虚设。

有传媒称6月10日举行之英格兰对巴拉圭球赛的黑市价高达10万5千台币(折合3240美元)之昂!而本场赛事巴拉圭足球协会分配到之3300张门票,当中半数“不翼而飞”已流入欧洲黑市渠道而成为1100美元之黄牛票于网上出售,国际足球联合会正在调查此事是否与巴拉圭足协内部有关。

中国大陆[编辑]

“票贩子”在北京行话叫“拼缝儿”,而“黄牛党”是源自上海人之称谓,还有更形象的比喻──“票虫儿”,上海地区滑稽艺人周立波在他的表演作品中提到的“打桩模子”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后80年代中在上海地区对黄牛的一种流行称谓。

中国内地的黄牛党已随城市的富裕程度发展,在19世纪开始活跃在京、沪等城市,多在采购物资及票务凭证后高价出售以图利。他们在解放前“倒黄金”,文革时倒诸如缝纫机、自行车、电视机等各类票证。随着80年代的城市发展,开始倒大剧院之电影票,倒热线火车票,甚至倒上海磁悬浮列车票,当中并混入假票出售;传媒亦把一些人在公共地方(如公路)蓄意设下陷阱令人受困,贩子收费给予解困者或沿途搭讪欺骗者亦称为黄牛。

在每年春节期间之春运或因机票被囤积而需要以特别方法才能买到之机票皆为黄牛票的一种(详看春运帝国条目)。有黄牛党暗中串联个别售票员扣起相当数量的票给黄牛党(诸如铁路部门),而公营部门则包庇票务员此等行为(向外界否认此事),在只有部分便衣公安在偌大的火车站抓票贩子的情况下根本不能治其本。为防黄牛倒票,一些火车站售票处规定每人每次限购车票数量,铁道部还推出火车票实名制进行试点。

另外在大城市的客车站周边中途拉客而无登记证之“黑市客车”亦被传媒称为黄牛;由他们把乘客带到车上,每次收取5到10元“带路费”,之后客车上的车资另计。2006年5月12日内地公安部颁布《铁道部公安局出台打击倒票违法犯罪活动工作办法》重点为把公安截得之车站周边叫卖、兜售车票的人士将被逐人登记建立个人档案并把资料公开上网。

倒卖北京奥运会门票,严重者可以处以劳动教养

港澳地区[编辑]

香港澳门主权移交前后,邮票的炒卖程度甚殷,以轮候特色或带殖民地色彩邮票在中国内地邮市向内地市民以高于原价数倍的高价兜售。曾一度令邮政当局略减本来增加迅速的发行量以减低炒风,除了对炒家有丰富收入外,还令邮政当局的收入猛增数倍(尤以澳门为甚),及后主权移交的热潮消减,邮票售价回落并滞销。邮政当局要销毁部分滞销之邮票之维持其邮票价格。

近年香港的黄牛票多在网上以网拍形式销售,较近期的如2004年7月许冠杰复出演唱会,有人在网上拍卖开设多个账户兜售并抬价(抬价在香港属不诚实行为,属诈骗罪),并自行把原价100至380的门票炒高至2000元一张,香港警方于同年5月29日在香港拘捕9人(包括一位知名演唱会制作公司的项目经理);又或者2004年8月8日在香港大球场举行的皇家马德里足球赛等亦有此现象;香港警方从2004年起开始打击网上黄牛卖票现象。

另外在香港,低于筹办者就活动所定的价钱出售门票的行为不构成刑事罪,此为黄牛票的一大误区。

台湾[编辑]

为遏止黄牛票销售,过去台湾的电影院售票口皆贴出告示:每人最多只能购买4张票。

铁路运输方面,铁路法第65条明文禁止车票之加价牟利行为。然而,在重要节庆及特殊事件(如台湾高速铁路通车)时,仍有不少黄牛贩票事件出现。

2016年里约奥运[编辑]

2016年8月5日,里约警方逮捕了两名涉嫌将数百张分配给爱尔兰奥委会的门票转售的人士。其中一人受雇于2012年爱尔兰奥委会授权的门票经销商THG Sports,但爱尔兰否认涉事。该国体育部长谢恩·罗斯(Shane Ross)下令“彻查”[1][2]。而本届的门票经销商Pro 10 Sports Management表示被捕男子负责为单位分发合法购买的门票[3]。8月17日,爱尔兰奥委会主席帕特·希基英语Pat Hickey (sports administrator)在里约被警方带走调查[4]。截至8月22日,3名爱尔兰奥委会官员基尔提(Kevin Kilty)、海尼汉(Dermot Henihan)及马丁(Stephen Martin)被控涉及里约奥运会非法倒票,其护照被警方暂扣并接受调查,手机与电脑也被查封。爱尔兰奥委会主席希基现关押于班古重刑监狱,等候法院的听审[5]

相关法例[编辑]

《香港法例》172章《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第六条
任何人若在公众地方售卖或要约出售门票,或在其他地方以高于筹办者就活动所定的价钱出售门票,属刑事罪行 (相关条文),最高罚款2,000港元。
台湾《社会秩序维护法》第64条第二项
非供自用,购买运输、游乐票券而转售图利者,处三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币18,000元以下之罚锾。
台湾《铁路法》第65条
买车票加价出售图利者,处拘役、或科或并科新台币3,000元以下罚金。
英国《刑事审判法》(1994)
日本《迷惑防止条例》
黄牛行为在日本其中40个都道府县可被公诉追究

相关条目[编辑]

  • 地下运输 (经济学)
  • 期货(与黄牛行为的基本精神类似,一样是非自用却预先购入,再高价转卖图利,但是却是属于经济活动中所容许的合法行为。曾有一度造成全球原油市场居高不下,直到美国政府强势介入,提高交易保证金,才稍微遏止炒作原油价格。)

参考资料[编辑]

  1. ^ Clarke, Vivienne. Ross to carry out ‘robust inquiry’ into Olympic tickets. The Irish Times. 2016-08-12 [2016-08-12]. 
  2. ^ Sandy, Matt. Face of Irish executive arrested over alleged sale of €3m official tickets at Rio Olympics -. Irish Independent. 2016-08-09 [2016-08-12]. 
  3. ^ Pro 10: Mallon distributing tickets on its behalf. RTÉ.ie. 2016-08-12 [2016-08-12]. 
  4. ^ Doyle, Kevin. President of Olympic Council of Ireland Pat Hickey 'taken to hospital' following arrest. Irish Independent. 2016-08-17 [2016-08-17]. 
  5. ^ 爱尔兰奥委会主席涉高价倒票 被禁里约重刑监狱. 人民网. 2016-08-22 [2016-08-2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