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別康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位於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紀念徐志摩《再別康橋》一詩的石頭

再別康橋》是中國近代詩人徐志摩膾炙人口的新詩。1928年秋天,作者最後一次重訪英國劍橋(舊譯康橋),乘船返回中國,途經中國南海時,把劍橋的景色和依戀之情融入詩中,表達告別劍橋的淡淡哀愁。[1]

該作品在1928年11月6日完成,同年12月10日刊於《新月》月刊第1卷第10號,後收入《猛虎集》。自該新詩出版後,詩句被多次譜上樂曲,詩中一句「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也成為中國傳誦一時的名句。

背景[編輯]

徐志摩一生曾與多間大學結緣,1915年考入上海滬江大學,其後轉讀國立北洋大學(今天津大學)、國立北京大學(今北京大學)、美國克拉克大學哥倫比亞大學英國倫敦大學,但直至1922年3月,他與張幼儀離婚後,轉入劍橋大學國王學院供讀(旁聽)七個月,並結識林徽音及其父親,這一短暫經歷對徐志摩卻影響至深。

他曾說離美國後,仍一如草包,但住在劍橋時,每天忙著散步、划船、騎自轉車、抽菸、閒談、吃五點鐘、嚐油烤餅、看閒書,回國時發現自己原先只是一肚子顢頇。他在《吸菸與文化》[2] 一文曾說:「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慾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的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

劍橋的一景一物,自此成為徐志摩的創作靈感泉源。1922年,徐志摩從劍橋留學歸中國後,曾作新詩《康橋,再會罷!》;1926年,徐志摩再度抵達英國,發表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橋》;而1928年他第三次遊歷劍橋後,寫成《再別康橋》,這亦是徐志摩短暫人生中最後一次到訪劍橋,作品完成後3年,他在飛機意外中罹難身亡。

他在撰寫《再別康橋》後似乎意識到那次「再別」,其實是一次訣別。他說:「這是我第三次對康橋表達最深切最難捨離的感情,或許未來的時日裡,她只能永存在我的內心深處了!」他夫子自道,離開劍橋時,雖然仍聽機械的轟鳴和看見不少高樓大廈,但這首詩是特意向雲彩、金柳、柔波、青草和星輝作告別,跳出人與人之間離別的俗套,減少「傷離別」的味道。而全詩中所指的「輕輕」、「悄悄」、「沉默」是要營造寂然無聲的氣氛,減少沉重感,而多一點飄逸。[2]

外界引用[編輯]

  • 此詩作被人民教育出版社收錄在《普通高中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語文·必修1》課本中,排序僅次於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及戴望舒的《雨巷》。
  • 此詩作是香港中學會考中文科舊課程(已於2007年停用)的指定課文,公開試試題可能會問及此詩,學生須討論和評價其詩句。
  • 中華民國教育部亦把此詩列為中學國文課本的一部分,收錄在台灣龍騰版高中國文課本第一冊[3],故詩句在台灣廣為傳誦。
  • 《金韻獎第一集》中收錄改編自此詩的同名歌曲,由李達濤作曲、范廣惠(本名范廣慧)演唱。
  • 台灣專輯《留聲1曠野寄情》中收錄此曲,由張清芳演唱。
  • 蔡琴將此曲收錄於個人專輯《愛像一首歌》中。
  • 萬芳將此歌收錄在《林萬芳歌本》中。
  • 填詞人林振強曾把此詩改編為粵語版,名為《劍橋拜拜》。
  • S.H.E專輯《Play》裡的同名歌曲,歌詞內容取材自徐志摩的悽美愛情故事,同時回應《再別康橋》原詩。
  • 林宥嘉的專輯《神秘嘉賓》裡亦收錄同名歌曲,用音樂把這首詩重新演繹。
  • 魔術師黃柏翰將此詩意境融入其舞台程序《再別康橋》,並拿下多個獎項,且以此程序代表台灣參加FISM大賽。

參考[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1. ^ 詩中的「康橋」即「劍橋」早年的音譯
  2. ^ 2.0 2.1 徐志摩生平與相關詩作文摘(Powerpoint檔)
  3. ^ 95課綱各版本國文課本的白話文選文檢視:以新詩為例. 臺中市立惠文高級中學. [2014-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