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刺戰役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金馬刺戰役
法國入侵弗蘭德的一部分
Battle of Courtrai2.jpg
16世紀表現金馬刺戰役的弗拉芒版畫
日期 1302年7月11日
地點 弗蘭德科爾特賴克
50°49′44″N 3°16′34″E / 50.829°N 3.276°E / 50.829; 3.276座標50°49′44″N 3°16′34″E / 50.829°N 3.276°E / 50.829; 3.276
結果 弗蘭德勝利,導致弗蘭德直到1304年的真正自治
參戰方
Blason Comte-de-Flandre.svg 弗蘭德伯國 France Ancient.svg 法蘭西王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Blason Comte-de-Flandre.svg 於利希的威廉(William of Jülich)
彼得·德·科寧克(Pieter de Coninck)
Blason Comte-de-Flandre.svg 那慕爾的居伊(Guy of Namur)
揚·波爾魯特(Jan Borluut)
揚·范·雷內塞(Jan van Renesse)
Artois Arms.svg 阿圖瓦的羅伯特二世(Robert II of Artois) 
沙蒂永的雅各(Jacques de Châtillon) 
達馬爾坦伯爵約翰一世(John I of Dammartin) 
Blason Raoul II de Clermont (+1302) Connétable de France.svg 克列芒的拉烏勒二世(Raoul II. de Clermont)†
兵力
9,000人 8,000人
傷亡與損失
估計有100人 估計有1,000人

金馬刺戰役荷蘭語Guldensporenslag,法語:Bataille des éperons d'or)是1302年7月11日在弗蘭德科爾特賴克(今屬比利時)附近發生的一場戰役。該戰發生日如今是比利時弗拉芒社群的官方假期。儘管戰爭的雙方是弗拉芒人和法國人,但是戰爭仍然屬於封建性質,而不是民族戰爭。

背景[編輯]

弗拉芒在法蘭西帝國內享有特色地位,在名義上服從法國。但從伯爵博杜安二世開始,情況發生了變化。弗拉芒在羊毛貿易上和英國關係較為緊密。布魯日,根特,伊珀爾等城市規模也不斷擴展。而舊有的封建體制不能適應新的經濟關係。1294年,法國和英國開戰,弗拉芒選擇和英國結盟(1297年1月7日簽約)。1300年1月6日,弗拉芒與法國簽訂停戰約定,法國重新恢復對弗拉芒的統治地位,弗拉芒的一些列領地被分封給法國貴族。1302年3月,由於貴族在弗拉芒徵收過高的賦稅,遭到根特居民的強烈反抗,親法派在占據布魯日後,想重新奪回根特。根特市政當局為了避免報復,選擇了中立的政策。法王出於報復,與弗拉芒人之間的戰爭亦不可避免。

此戰源於法國試圖吞併弗蘭德伯國。後者曾是法蘭西王國的領土,並於1297年被併入王室領地,卻有效地抵抗法國的中央集權。1300年,法王美男子腓力四世指定沙蒂永的雅各(Jacques de Châtillon)為弗蘭德的統治者,並將弗蘭德伯爵當皮埃爾的居伊(Guy of Dampierre)扣為人質。這在許多有影響力的弗拉芒人的行會中引起了很大騷動。

在被法國軍隊逐出家園之後,1302年3月18日,布魯日的市民們重回這座城市並殺死了他們見到的每一個法國人。這次屠殺也被稱作「布魯日晨禱」(Brugse Metten),屠夫Jan Breydel和Pieter de Coninck成了該次起義的領導人,布魯日大廣場保存著二人的塑像。法國總督Jacques de Châtillon勉強逃脫。這個名稱採用了西西里晚禱的喻意。根據傳說,布魯日市民們通過要求被懷疑對象用荷蘭語念一句荷蘭短語schilt ende vriend(即英文shield and friend,中文「庇護和朋友」)來判斷他是不是法國人。 那些難以用荷蘭語念這句口令(shibboleth)的人便被殺掉了。[1]

軍力[編輯]

法國國王對此絕不會坐視不管。他派出伯爵阿圖瓦的羅伯特二世(Robert II of Artois)率軍征討弗蘭德。弗拉芒人方面則有兩支武裝,其一是由弗蘭德伯爵居伊之孫於利希的威廉(William of Jülich)以及彼得·德·科寧克(Pieter de Coninck)率領的3000名布魯日民兵;其二則是由弗蘭德伯爵居伊之子那慕爾的居伊(Guy of Namur)和居伊伯爵的另外兩個兒子,帶領著從布魯日城郊地區和沿海地區召集的2500人。兩支隊伍在科爾特賴克附近會師。來自東邊的由根特揚·波爾魯特(Jan Borluut)率領的2500人,以及來自伊佩爾的由澤蘭揚·范·雷內塞(Jan van Renesse)率領的1000人也相繼趕到。

弗拉芒人的武裝主要是由工匠和農民組成的民兵,他們裝備著Goedendag和被稱作geldon的長矛,武器可以達到刺和砍的目的。他們以組織有序,訓練有素而著稱,這令他們擅長使用geldon。他們的總兵力達9000人,包括400名貴族。和法軍以及其他封建軍隊最大的不同在於,弗拉芒人的軍隊幾乎全部是步兵,只有指揮官騎馬,而騎馬主要是顯示指揮官的領導地位,騎馬作戰倒在其次。他們在戰鬥初期採取防守態勢。

相比之下,法軍則是標準的封建軍隊,由2500名貴族騎兵(包括騎士騎士扈從)組成。1000名兵,1000名兵和數量達3500名的其他輕步兵支援著他們。總兵力約8000人。[2]該時期的軍事理論將1名騎士的戰鬥力視為與10名步兵相當。[3]

戰鬥經過[編輯]

弗拉芒人在於7月9日到10日對科爾特賴克的進攻失敗後,於7月11日在科爾特賴克郊外的一片曠野與法軍遭遇。

這塊田野上布滿了無數小溪和溝壑,不便於法國騎兵衝鋒攻擊弗拉芒人的防線。法軍命令侍從用木材架設在小溪上,但未等架設完成,大批法軍步兵便帶頭衝鋒,並且在近戰中占據了上風。但是,法軍指揮官阿圖瓦的羅伯特二世卻撤回了步兵,以便讓騎兵出擊,從而將得勝的功勞加在貴族騎兵的頭上。然而由於騎兵被回撤的步兵擋慢了速度,以及弗拉芒人戰術穩健,法國騎兵成了重裝弗拉芒民兵的囊中之物。當法軍意識到戰鬥失利後,撤退時才被弗拉芒人追了10公里便潰不成軍。

在戰鬥開始前,弗拉芒軍不是被命令對法軍不留活口,就是不顧利用被俘虜的敵方騎士或貴族索要贖金的軍事習慣;[4]現代理論表明,弗拉芒軍有一個明確的命令要求在戰鬥未分勝負前不得留俘虜(這是為了避免弗拉芒步兵把他們的俘虜帶到弗拉芒軍防線後面,從而打亂弗拉芒軍的陣形)。[5]戰役中法軍的最高指揮官阿圖瓦的羅伯特二世在戰場上被圍攻而死亡(根據一些故事傳說,他曾經向弗拉芒人求饒,但被弗拉芒人拒絕,因此他聲稱「他們不懂法國人」[來源請求])。

後果[編輯]

大批法國騎士的金馬刺被弗拉芒人繳獲,這場戰役由此而得名;[6]至少1000名貴族騎兵戰死,有些同時代的記述中稱超過一萬法軍戰死或負傷。繳獲的法國金馬刺被懸掛在科爾特賴克聖母教堂內,以紀念這次偉大的勝利,但僅過了八十年便在西羅澤貝克戰役荷蘭語Slag bij Westrozebeke)後被法軍重新奪回。

著名的傷亡者如下:

歷史影響[編輯]

這場戰役是14世紀中從1297年斯特靈橋戰役(Battle of Stirling Bridge)開始的一系列戰役之一,[7] 顯示了訓練有素且裝備精良的步兵可以擊敗騎兵(另一個相似的範例是1386年的森帕赫戰役(Battle of Sempach))。蘇格蘭人此後接受了這一攻擊性步兵的理念,並將其運用在班諾克本戰役(Battle of Bannockburn)的戰場上。在班諾克本戰役中,蘇格蘭schiltron攻擊並摧毀了英格蘭騎兵。

這場戰役也是弗拉芒政治獨立進程中的里程碑。該戰役的發生日如今被比利時弗拉芒社群設立為弗拉芒社群日(Day of the Flemish Community)。

弗拉芒作家亨德里克·康西安斯(Hendrik Conscience)在他的作品《弗蘭德之獅》(荷蘭語De leeuw van Vlaanderen)中為該戰役加上了傳奇色彩。這場戰役另一個常被提及的特點是,它是當時少數成功的農民及鎮民起義,而當時歐洲絕大多數農民起義都被鎮壓了。

芭芭拉·塔奇曼(Barbara Tuchman)在A Distant Mirror中將其描述為農民起義。儘管得勝的軍隊裝備良好,但最初的起義仍然是個民間起義。然而最終弗拉芒貴族參加了這次戰役——每一位弗拉芒領袖都是貴族或貴族後裔,400名擁有貴族血統者在戰役中站在弗拉芒方面進行戰鬥。

這場戰役的結果——被視為無敵的一大支騎兵部隊被較「平庸」但卻裝備精良且訓練有素的聰明的步兵徹底擊潰——帶給歐洲的軍事統帥們以極大震撼。本戰役也為終結騎兵至高無上的認識起到了作用,並引發了對軍事策略和技術的深度重審。 該戰役對19世紀的弗拉芒民族主義運動有著巨大影響,19世紀末,荷蘭語成為法定官方語言。而各種政治力量對該戰役均有不同的解讀。比利時國家主義者認為該戰役是比利時人民反抗外來壓迫的勝利,而弗拉芒民主主義者則認為該戰役是和比利時說法語的人士的政治較量。二戰期間,弗拉芒人和德國人也較為合作,20世紀60年代,比利時也由單一制國家變成聯邦制國家,比利時的語言邊境在1963年也得到確立。

注釋[編輯]

  1. ^ Although the website the 11th of July says that the /sχ/ sound in schild that makes it difficult for French-speakers to pronounce had not yet developed in the 14th century, the phrase "scilt en vrient" is referenced in primary sources such as the Chronique of Gilles Li Muisis as distinguishing French from Flemish. It is also suggested that Scilt ende Vrient (Schild en Vriend): (shield and friend) is a wrong interpretation/translation of "'s gilden vrient" meaning "friend of the guilds".
  2. ^ Rogers, Clifford J. The Age of the Hundred Years War. (編) Keen, Maurice (ed.). Medieval Warfare: A Histor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136–160. ISBN 0198206399. 
  3. ^ TeBrake, William H. A Plague of Insurrection: Popular Politics and Peasant Revolt in Flanders, 1323–1328. Philadelphi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1993. ISBN 0812232410. 
  4. ^ Born on the 11 of July.. Language Log. [July 12, 2006]. 
  5. ^ Battle 1302, exposition of member of Liebaert Association at Kortenberg April 2007.. Language Log. 
  6. ^ Kortrijk: Battle of the Golden Spurs.. Belgium Travel Network. [March 4, 2006]. 
  7. ^ Ronald McNair Scott: Robert the Bruce, King of Scots, Hutchinson & Co 1982, p 47
  8. ^ The Battle of Courtrai or the Battle of the Golden Spurs — July 11th 1302. De Liebaart. [March 4, 2006]. 

延伸閱讀[編輯]

  • Verbruggen, J. F. The Battle of the Golden Spurs: Courtrai, 11 July 1302 Rev. version in Engl. transl. of the first ed. Woodbridge: Boydell Press. 2002 [1952]. ISBN 0851158889.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