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高漸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高漸離戰國燕國人,擅長擊(古代的一種擊弦樂器,頸細肩圓,中空,十三弦)。

高漸離與荊軻友好。荊軻嗜酒,日與狗屠輩及高漸離飲於燕市,飲醉後放聲大哭,旁若無人。

前227年,荊軻欲刺秦王,臨行時,高漸離為他餞別。高漸離擊筑,荊軻放歌相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1]荊軻行刺失敗被殺。秦國滅燕後,追捕荊軻黨羽。高漸離改名換姓,在宋子(今河北趙縣)被僱做雜役。久而久之,他勞作得辛苦的時候,聽到主人家宴上客人敲筑是總是徘徊不去,還私下議論客人筑藝優劣,後被主人引為上賓,「使擊筑而歌,客無不流涕而去者」,由於聲名遠播,秦始皇知有此人,召見時終被揭發。[2]秦始皇知道高漸離是荊軻的好友,但愛惜他的才藝,免其死罪,用馬糞熏瞎其雙眼,留在宮中當樂工,放心讓他擊筑。一日高漸離將筑灌了鉛,趁秦王聽音樂入迷之時,向秦王擊去,惜未中,秦王遂誅高漸離,終身不復近諸侯之人。

相關詩詞[編輯]

荊軻飲燕市,酒酣氣益震。哀歌和漸離,謂若傍無人。雖無壯士節,與世亦殊倫。高眄邈四海,豪右何足陳。貴者雖自貴,視之若埃塵。賤者雖自賤,重之若千鈞。

——左思《詠史》

燕丹善勇士,荊軻為上賓。圖盡擢匕首,長驅西入秦。素車駕白馬,相送易水津。漸離擊筑歌,悲聲感路人。舉坐同咨嗟,嘆氣若青雲。

——阮瑀《詠史詩》

燕丹善養士,志在報強嬴。招集百夫良,歲暮得荊卿。君子死知己,提劍出燕京。素驥鳴廣陌,慷慨送我行。雄髮指危冠,猛氣沖長纓。飲餞易水上,四座列群英。漸離擊悲筑,宋意唱高聲。蕭蕭哀風逝,澹澹寒波生。商音更流涕,羽奏壯士驚。心知去不歸,且有後世名。登車何時顧,飛蓋入秦庭。凌厲越萬里,逶迤過千城。圖窮事自至,豪主正怔營。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其人雖已歿,千載有餘情。

——陶淵明《詠荊軻》

影視作品[編輯]

注釋[編輯]

  1. ^ 文選》第二十八卷《雜歌》中載有荊軻《歌一首並序》: 」燕太子丹使荊軻刺秦王,丹祖送於易水上。高漸離擊筑,荊軻歌,宋如意和之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淮南子·泰族》:「荊軻西刺秦王 ,高漸離、宋意為擊筑而歌於易水之上。聞者莫不瞋目裂眥,髮植穿冠。」《新論·辨樂》云:「荊軻入秦,宋意擊筑。」《戰國策》、《史記》俱無宋如意(宋意)其人。
  2. ^ 史記.刺客列傳》記載「秦並天下,立號為皇帝。於是逐太子丹,荊軻之客,皆亡。高漸離變名姓為人庸保,匿作於宋子。久之,作苦,聞其家堂上客擊筑,傍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從者以告其主,曰:『彼庸乃知音,竊言是非。』家丈人召使前擊筑,一坐稱善,賜酒。而高漸離念久隱畏約無窮時,乃退,出其匣中筑與其善衣,更容貌而前。舉座客皆驚,下與抗禮,以為上客。使擊筑而歌,客無不流涕而去者。宋子傳客之,聞於秦始皇。秦始皇召見,人有識者,乃曰:『高漸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