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鷹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上杉鷹山
假名 うえすぎようざん
平文式罗马字 Uesugi Yōzan
上杉鷹山像
豎立於上杉神社的銅像

上杉鷹山(1751年9月9日-1822年4月22日、寶曆元年7月20日 - 文政5年3月11日)諱名治憲,本姓秋月,是日本江戶時代人物,第九代米澤藩藩主。秋月種美次男,上杉重定的養子。最廣為人知的事情是成功改革米澤藩

家系[编辑]

父親是日向高鍋藩主・秋月種美的次子,母親是黒田長貞的女兒春姫。母親的祖母瑞耀院米澤藩第4代藩主・綱憲吉良義央富子(第2代藩主・定勝的女兒)的長子)的女兒。兒時的老師是細井平洲,10歳就成為米澤藩第8代主・重定養子。正妻是重定的女兒・幸姫。與側室的御豊之方(綱憲六男勝延的女兒)生下長子上杉顯孝上杉治廣的世嗣)與次子寛之助(早逝)兩人。

生平[编辑]

寬延4年7月20日(1751年9月9日),出生于高锅藩在江戶的藩邸中,是日向高锅藩秋月种美的次子,幼名直松

1760年,成爲米澤藩繼承人,尊尾張出生的折衷派學者細井平洲為師,17歲元服。德川幕府第10代征夷大將軍德川家治將名字中的一個字賜予他,改名治憲。1767年繼承米澤藩

上杉家在18世紀中期累積債務爲20萬兩(約今天150至200億日元),支出給武士的俸祿(石高)却為15萬石(未被幕府削藩前為30萬石)。礙于第二代家督上杉景胜的意志,未遣散上杉景胜會津藩120万石時代的6000人的家臣團,因此家臣所占人口比例之高非其他藩國可比。實際上,家臣團的人數已与47万石的福岡藩大致相當。僅人事費就給藩國財政帶來了沉重負擔。看重豪族名譽,難改奢侈生活的前藩主上杉重定甚至認真地考慮過將藩國交還朝廷,讓朝廷去處理救濟領內的百姓。

就任新藩主的上杉治憲,一方面産業上重用竹俣当纲及在财政上重用莅户善政,与前代任命的家老形成對立;一方面帶頭提倡節儉,實施獎勵開墾土地、回家務農,培育作物等發展民政事業的措施,並引進工匠,將過去米澤籓低價出口的苧麻加工成高價值的紡織品(時至今日已發展成地方產業米澤織)。天明年間,農業歉收和淺間山火山爆發等引起的天明大饑饉中,以東北地方為中心餓死者甚多。治憲通過普及非常食、向農民和武士獎勵節儉等手段努力挽救。此外,細井平洲神保綱忠重建了憲政的曾祖父上杉綱憲(第4代藩主)所創設的學問所(幕府的公立學校),改建爲藩校興讓館(今山形縣立米澤興讓館高等學校),藩國武士家臣和農民不問出生皆可就學。通過這些施政,挽救了瀕臨破産的藩國財政,兩代後的齊定時代還清了債務。

1785年,將家督讓與前藩主上杉重定的親生兒子、自己的養子上杉治廣并隱居,但一直監督後任藩主。指導藩政直至逝世。

1802年,52歲時,剔髮、改號鷹山,據說此號取自米澤藩北部的白鷹山(しらたかやま:在今白鷹町)。

文政5年3月12日(1822年4月2日)去世,享年72歲。法名:元德院殿聖翁文心大居士。墓所:米澤市禦廟的上杉家廟所。開始時上杉神社除祭祀藩祖上杉謙信外也兼作祭神,1905年遷往新設的攝社松岬神社至今。

官職履歷[编辑]

傳國之辭[编辑]

所謂傳國之辭,是鷹山將家督讓與下任藩主上杉治廣時吩咐的3條作爲家督的心得,內容如下:

第一、國家者(指米澤藩),及先祖傳至子孫之國家也,非為我所私有。(原文:国家は先祖より子孫へ伝候国家にして我私すべき物にはこれ無く候

第二、人民者,乃屬於國家之人民也,非為我所私有。(原文:人民は国家に属したる人民にして我私すべき物にはこれ無く候

第三、有為國家人民之君,而無為君之國家人民。(原文:国家人民の為に立たる君にて君の為に立たる国家人民にはこれ無く候[1]

傳國之辭在明治時期的版籍奉還之前,一直由上杉家歷代家督作爲家訓傳承。

人物軼事[编辑]

鷹山體格強健,據說直到晚年都不曾臥病。雖然生活檢僕,不過喜歡抽菸草,且喜飲酒,時常飲用養生藥酒。

據說治憲的正室、前藩主的長女幸姬患有脑功能障碍發育障礙。她儘管一生短暫,兩人相處却很和睦,據說治憲會耐心的陪妻子玩雛人形。但在擔心後繼無人的重臣們的勸說下,治憲還是迎娶了比自己大10歲的上杉家分家的女兒爲側室。然而治憲雖與繼室產下兩子,卻分別在18歲與2歲時過世,因此治憲的血脈還是斷絕了。

治憲年僅35歲就隱居,自己雖有兒子却把家督讓給前藩主重定的兒子治廣,是想在重定有生之年讓治廣繼承傢督以使養父放心。

鷹山著名的短歌「生せは生る 成さねは生らぬ 何事も 生らぬは人の 生さぬ生けり」与傳國之辭一起爲後任家督繼承。[2]

2007年讀賣新聞對日本的自治體首長的通訊調查中,上杉鷹山位列“理想的領袖”第一位。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甘迺迪和第42任總統比爾·克林頓都將上杉鷹山列爲最尊敬的日本政治家,這些據說是受英文出版的內村鑑三的『代表的日本人』的影響。有趣的是,就在甘迺迪就鷹山發言時,日本反而在戰後學校教材中取消了介紹鷹山事蹟的內容,導致不少日本人一頭霧水的問道“鷹山是誰”。現在鷹山在日本的知名度和人氣,其背景源于在日本人氣很高的“甘迺迪和克林頓都最尊敬的日本政治家”。

米澤藩中興之主鷹山現在也被米澤市民尊敬。舉例來說,其他歷代藩主雖然也用敬稱稱呼,但只有上杉鷹山很多時候被尊稱爲「鷹山公」和「公」。

當時米澤藩非常忌憚直江兼續的法事。據說,鷹山說道“上杉家連直江大人夫妻的法事都不辦,奠仪也不加,未免不近人情”,爲兼續舉行了第200回忌典,并獻了香華。由於鷹山的舉動,藩內長期將直江兼續視為奸臣的評價才有所改變。

關于改革[编辑]

鷹山的改革,分爲以竹俣当纲爲指導者、側重産業振興的前期改革,以及隱居複出后以莅户善政爲指導者、旨在使財政支出減半同時振興産業、被稱爲“寬三改革”的後期改革。

鷹山任藩主的前期改革爲人稱頌的事迹很多,然而却因改革受挫而隱居。實現振興米澤藩的是隱居后實施的“寬三改革”,等到財政健全,政績受到幕府稱贊時,已是鷹山去世的一年之後。

據說因爲鷹山的改革,在饑荒時藩國內也未出現餓死者。鷹山推廣的五加,幼芽雖有苦味但經沸水或油烹飪后就可以立即食用,根的皮可作一種稱爲五加皮的營養保健藥。

註腳[编辑]

  1. ^ Mark Ravina (1995). “State-Building and Political Economy in Early-Modern Japan,”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54.4.
  2. ^ 現在一般認為鷹山的和歌雖然雖有相似之處,但實際是仿照武田信玄的名言「為せば成る、為さねば成らぬ。成る業を成らぬと捨つる人のはかなさ」(为之才能成功,不为不能成功,任何事之所以不成功,可能只因不为也。)所作。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