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醒夢英语lucid dream)是在意識清醒的時候所作的,又稱作清明夢。清醒夢跟白日夢並不相同,清醒夢是做夢者於睡眠狀態中保持意識清醒;白日夢則是做夢者於清醒狀態中進行冥想幻想,而不進入睡眠狀態中。清醒夢一詞首先由荷蘭醫生Frederick Van Eeden在1913年提出。在清醒夢的狀態下,做夢者可以在夢中擁有清醒時候的思考和記憶能力,部份的人甚至可以使自己的夢境中的感覺真實得跟現實世界並無二樣,但卻知道自己身處夢中,清醒夢者亦能記憶大部分各個不同清醒夢之世界與情境。

清醒梦是人们在做梦的时候还保持意识的清醒。这时会有更加清楚的感觉,甚至有时可以直接控制梦的内容。完整的从开始到结束的这种过程就叫做清醒梦。Stephen LaBerge是个有名的作家并且也对清醒梦做研究。他将清醒梦定义为「知道自己在做梦时做的梦」。[1]

科學研究[编辑]

不少的大學對於清醒夢的技巧及影響進行持續的研究,同樣研究更有一些如Laberge的The Lucidity Institute等獨立機構進行。到目前為止,無任何已知情況顯示清醒夢會對人類生理或心理上構成損害。若有精神病、癲癇等腦疾或嚴重的心理問題者,通常不鼓勵做清醒夢[2]。然而,要分辨究竟清醒夢會否阻止人從正常睡夢中得到好處也是十分困難的,唯一例外是若睡前飲用過多水,不宜沉迷於清醒夢中,應如正常夢一般醒來上廁所,以免因憋尿而損害腎臟。嚴格的清醒夢訓練是很消耗精力的一件事,它會在白天分散你的注意力,也會擾亂你的睡眠,尤其是如果你需要半夜起來記錄夢或者使用“醒來再回去睡”的技巧[3]

第一本承認清醒夢獨特及具科學研究潛質的書是Celia Green1968年的《Lucid Dreams》。回顧過去文獻及他的新實驗數據,Celia Green分析了這些清醒夢的主要特徵,並下結論認為它們是跟傳統正常的夢並不一樣的種類。她預言它們跟快速動眼期有關。Celia Green也是第一個把清醒夢與假清醒連繫起來的人。

清醒夢科學上的首個支持在1970年代晚期由英國超心理學家Keith Hearne提出,自願參與實驗的Alan Worsley以眼球運動訊號在多重睡眠電圖儀器中標出清醒夢開始的時候。哲學家Norman Malcolm1959年的議題《夢》中質疑這種方法的準確性,但這實驗證明了在現實中可以做到的行為在清醒夢中同樣可以做到。史丹福大學的Stephen Laberge曾在他的博士論文中再度進行類似的實驗。有趣的是,LaBerge對於Hearne和Worley之前類似的實驗並無認識,可能由於Hearne沒有公開他的研究結果有關。

在一般的夢中,背側前額葉皮質(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受到抑制,影響了邏輯思考能力及自省能力,而無法主導其他邊緣系統的腦[4],顯示清醒夢可能與右背側前額葉皮質的抑制減弱有關。另有兩個區域的活動也增強:楔前葉(Precuneus),這個區域與自我知覺(self-perception)有關;前額極皮層(frontopolar),與評價自我思緒與感受有關[5]

清醒夢期間肌張力是顯著降低的,腦電圖也和清醒狀態、其他睡眠狀態完全不同,當從非清醒夢轉向清醒夢時候,額葉部分EEG出現了一波高頻約40 Hz的電活動。另外功能磁共振的研究發現,杏仁核和海馬旁回等與情緒有關的區域,以及負責視覺的區域則呈現減弱的趨勢[6]。這些區域的和大腦的默認模式網絡幾乎是重合的。默認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 DMN)被稱為大腦的『暗能量』,​​是近10年來神經科學界最重要的發現之一,一般認為其負責自我相關的一些認知功能,包括意識狀態,而且DMN在很多疾病中表現異常。睡眠時候DMN活動降低,尤其是和額葉部分的功能​​鏈接幾乎消失了。清醒夢的腦成像結果顯然也不同於正常夢境,說明其EEG研究相類似的結果,同時具有睡眠和清醒的某些特徵的狀態[7]

林肯大學研究人員測試受試者字詞聯想力後發現,清醒夢者比起睡覺時從未意識到自己在做夢的受試者,解出的題數多4分之1[8]

文化人類學、心理學研究[编辑]

美国心理學家基爾頓‧史都華(Kilton Stewart)博士與同伴帕特‧儂(Pat Noone)在探訪馬來西亞半島上的Temiar Senoi部落時,發現該地尚處於未開化的原住民們,有一種使自己作清醒夢的技巧,而他將此項發現於1935年公開。史都華博士描述部落的造夢者作清醒夢時,感到「快樂、遠離疾病」,之後Temiar Senoi部落住民的清醒夢技巧,即被運用於心理治療上,稱為「Temiar Senoi技巧」(Temiar Senoi Technique[9]

一些美國學者在五、六零年代展開Temiar Senoi技巧的研究,但該技巧的學術信度及效度受到不少質疑,之後1960年代,威廉‧當霍夫(G. William Domhoff)對該技巧有嚴厲的批評,他描述該技巧的步驟(當然,必須確認你在夢中已處於明晰之狀態)為[10]

1.總是在你的夢中想像對抗和征服危險。

2.並將情境帶往愉悅的經驗。

3.讓你的夢擁有積極而富創造力的結果。

1990年後,美國加州的Jungian-Senoi Institute認為此方法有強大的應用力,並持續研究。

然而,“面對和征服”法受到許多心理學家詬病,他們認為,夢多半揭露我們的潛意識,平時沒有注意到的自我,嘗試與我們溝通,告訴我們一些訊息。一日我們沒有解決潛意識要告知我們的問題,不管我們怎麼消滅惡魔,它都會以不同的形式在夢中出現,而我們意識深層的問題也一直存在著。提議以溝通瞭解,而不是對抗的方式面對惡夢。其中心理學家梭利舉出本身的例子:

梭利的父親去世之后,他經常夢見父親化成各種形象來威脅他、侮辱他。每次梭利都會狠狠反擊,把父親化現的對象打得落花流水。 可是問題並沒有徹底解決,他依然不停做類似的惡夢。有一次,他在夢中改變了態度,結果給他的人生帶來巨大的影響。 那次,他夢到一隻老虎在追他,他想逃跑,可是靈光一閃,他轉身面對老虎,問道:“你是誰?” 老虎變成他的父親,說“我是你父親,你必須聽我的話”! 這次,梭利沒有揍他父親,在夢中他嘗試與父親溝通交談,接受父親對他的其中一些批評,告知他願意接受和改過。 結果,父親變得親切起來,在夢的最后兩人放棄前嫌得以和解。

梭利說,從此以后在夢中父親再也沒有威脅他,更重要的是,在日常生活中,他對權威型人物的恐懼與壓抑也消失了。

過去敍述[编辑]

縱使在過去幾十年以來它才獲得公眾的注意,清醒夢並非一個近代的發現。

  • 就有關古代以色列舊約雅歌5章2節中有否提及到清醒夢一事,現在就在爭議當中。

實現及承認[编辑]

很多人報告他們在生活中嘗試過清醒夢,而且不少在童年中發生。縱使清醒夢是一種需要條件的技巧[13],即使在有訓練的大前提下,在固定基礎上實現清醒夢可以很困難,也並不常見。縱使有著這些困難,有意圖地實現清醒夢的技巧已經有了一定發展。

以下是一些可以影響清醒夢經驗能力的一些因素:

  • 有些人「天生的」比其它人更容易擁有清醒夢。
  • 冥想,以及任何涉及神智集中的行為能夠強化經驗清醒夢的能力。[14]
  • 擁有清醒夢,孩子比起成人好像容易一點。原因可能是睡得比較久,清醒意識侵入了夢中。[15](入睡的能力看起來隨著人的年齡而下降。[16])
  • 催眠是引導出清醒狀態的妙極方法。很多人學習如何催眠自己,當使用了那些技巧,實現清醒夢就變得可能。造夢者可以經由自我催眠加強夢中創造感覺的能力[來源請求]
  • 清醒時常常自問:「等等,是不是做夢?」,可以增加睡眠時清醒夢的機會[17]
  • 夢境回顧,練習記憶自己夢境的能力經常與學習清醒夢拉上關係。良好的夢境回顧能力能使人對於他們的夢境更加警覺,同時使他們記得自己進行了清醒夢。[來源請求]

常見技巧[编辑]

現實測試[编辑]

現實測試是人們用以分辨自己是否身處夢中的一種常見方法。它涉及進行一個其結果在睡夢中跟現實不一致的行動。在清醒的生活中練習這些技巧,人們最終或者能夠夢到完成一種有時候會失敗的現實檢查,幫助造夢者明白自己正在造夢。常見的現實測試包括:

  • 閱讀一些文字,望向別處,再次閱讀那些文字;或望著手錶緊記當時時間,望向別處再次望向手錶。觀察者發現,那些文字或時間在睡夢中經常會轉變。[18]
  • 按一下電燈開關或望向鏡子。燈掣在夢中很少會運作正常,而鏡中影像通常看起來十分模糊、扭曲或不正確,有時鏡子中照出則為非現實中的樣子,或樣子不斷改變。[19]

其它類型的現實測試牽涉辯認一個人的夢徵象(dream signs),為他身處夢中提供線索。夢徵象通常分為以下各種:

  • 行動—造夢者、其它夢中角色或一些物件做出一些在清醒生活中不尋常甚至不可能的事,例如雜誌或報章中的圖片變成了活動的三維圖象。
  • 背景—夢中的地方或情況十分奇怪。
  • 形狀—造夢者、其它夢中角色或物件會改變形狀,或者本身的形狀已十分古怪。這可能包括不尋常的衣著或頭髮的出現,甚至以第三者視點去觀看造夢者本人。
  • 警覺性—一個奇怪的思想,一種不尋常的官感,或一種修改了的認知。在一些情況下當造夢者把頭由一邊轉向另一邊,他可能會留意到景像的一種奇怪閃動或斷續。
  • 連貫性—有時候造夢者會在毫無過渡時期的情況下,被「瞬間轉移」到夢境中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

縱使在清醒生活中這些情況的發生十分不適合並且怪異,它們在夢中思維看起來就是完美地尋常,學習留心這些夢徵象對於明白自己身處夢中十分有幫助。

清醒夢記憶推導法(MILD)[编辑]

清醒夢記憶推導法是以一種設立目的的意志去實現清醒夢的一種常見技巧。當進入睡眠狀態時,記著認清自己正在造夢,或記著尋找夢特徵。因為它很容易掌握,(幾乎每個人頻密地設立目的),對於從未練習清醒夢推導技巧的人來說它十分理想。

清醒夢記憶推導法的技巧由Stephen LaBerge發展,並且在他的作品《the World of Lucid Dreaming》中描述。

清醒再入睡(WBTB)[编辑]

清醒再入睡(Wake-back-to-bed, WBTB)技巧很多時候也是一種最容易引導出清醒夢的方法。這方法需要身體疲倦時入睡,然後於五小時後起來。然後集中精神想著清醒夢,保持一個小時的清醒然後再度入睡。獲得清醒夢的機會率會大大增加。這是因為入夜時快速動眼期的週期變得更長,而這種技巧利用了夜裏的最佳快速動眼期周期。因為這快速動眼期周期變得更長與更深,此次所獲得的清醒狀態會導致一個維持更久的清醒夢。[20]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很多人聲稱在早上臨起床時候會有更多能夠記起的夢[來源請求]。然而,也有另一個解釋說這是因為當人們身處一個夢中直接清醒過來的時候,記起這些夢比較簡單得多。當夜裏發了一個夢,通常你會立即重新入睡(或不時常「清醒」),所以並不會記起。假如想記著夜裏的一個夢,最好是起床走一會,或者把它寫進床邊的筆記薄中。

Wake-induced lucid dream(WILD)[编辑]

周期調校技巧(CAT)[编辑]

周期調校技巧(Cycle adjustment technique,CAT)由Daniel Love開發[21],是一個引導清醒夢的有效方法。它包括調校一個人的睡眠周期去激發睡眠後期的清醒警覺性。首先,那人在正常清醒時間前九十分鐘起床,直至他們的睡眠周期開始自我調校(Daniel Love建議這個步驟維持至少一個星期)。在這九十分鐘周期中不斷進行現實測試。當完成了這個原來的周期,正常清醒時間與較早九十分鐘的清醒時間每日交替。在正常清醒時間的日子,身體在夢中已經準備了清醒,並且慣性地進行現實測試。這些為清醒狀態而作的睡眠周期調校應該因應個別心理及生理條件而定。

西藏夢瑜伽[编辑]

清明夢領域最著名的傳統要數西藏的夢瑜伽,西藏出現過許多修夢有高深造詣的瑜伽士,發展成不同的傳承,留下豐富的著作。目前,仍然有許多喇嘛以修夢著稱,在世界各地傳授夢瑜伽。修法基本內容如下:

  • 白天無論處身什麼場合,行住坐臥,待人處事都當作夢境看待,整個世界就是一大夢,人生是夢一場。
  • 睡時側身靠右臥,想像喉嚨有稱為“種子字”字母,再想像佛菩薩或本尊,之後變換夢境,純熟了練習定於夢境。

夢瑜伽是要藉著夢中的覺知,認知睡眠時意識從活躍狀態進入不起任何分辨狀態的過程,再消融人我分別的二元心,進入“本覺”的境界[22]

唐璜的技巧[编辑]

這種技巧以卡洛斯·卡斯塔尼达的小說《Journey to Ixtlan》中角色唐·璜·馬特斯(Don Juan Matus)命名。入睡前造夢者可看著自己的手然後跟自己說:「稍後,當我在夢中,我會看著我的手然後省覺我在造夢。」當造夢的時候,造夢者必需看著自己的手,再望向四周,在夢中重複步驟[23][24]

引導儀器[编辑]

使用儀器去引導清醒夢是可行的。這原理利用了把外在刺激併合於一個人夢境裏的自然現象。通常造夢者會在入睡時載著一個儀器,當感應到造夢者進入快速動眼期時,它會發出一些聲響或閃動光線,使這些刺激併合到造夢者的夢境中。例如閃動的光線在夢中可能被轉化為一輛汽車的車頭燈。Nova Dreamer是一個知名的夢推導儀器[25];然而,截至2006年為止,這儀器已經沒有再度生產。

電子儀器並非引導清醒夢的唯一儀器。睡前聆聽不同的音樂檔案也是很常見的方法。把音樂檔案調校至入睡後播放也很常見。按照這個方法,造夢者很容易會認出聲音,省覺身處夢中,並獲得清醒狀態。

其它有關現象[编辑]

快速動眼期。紅格包圍著腦電圖(EEG),紅線所標記的部分為眼球運動。
  • 假清醒:假清醒現象發生時,造夢者會突然夢到自己從睡眠中醒過來。通常在假清醒夢境中出現的房間,跟造夢者真正身處的房間是相同的。假如造夢者獲得了清醒狀態,他很多時候會相信自己已經不再在夢中,並開始離開該房間。由於造夢者實際上仍身處夢中,這個現象被稱為「假清醒」。很多時候這是清醒夢的一個後續,因為人們在夢中失去了警覺性,但假如造夢者進行了現實測試,那他很快會獲得清醒狀態。有寫夢誌的人會因為這種現象而重複記下這個夢很多次。哲學家Bertrand Russell宣稱曾在麻醉甦醒後,歷經一百層的夢中夢[26],顯示夢中夢的原理是腦部將肌肉無力誤判成在床上醒來[27]
  • 睡眠麻痺:睡眠癱瘓症(sleep paralysis)又稱睡癱、睡眠麻痹,在中國民間也把此類癥狀叫做「鬼壓身」、「鬼壓床」。此類癥狀被醫學認為是一種疾病。詳見睡眠癱瘓症

清醒夢的狀態[编辑]

清醒夢有各種不同的狀態,但大多都能控制整個夢境,以下部分有的人同時擁有,有的人只擁有單項或部分,有的人隨者次數而逐漸增加。

  • 能在夢境中意識到自己在夢境。
  • 強迫自己從夢境中醒來以確認自己是否在作夢然後繼續。
  • 在清醒一段時間後而再次入眠時,能從上次夢境中繼續。
  • 能在睡眠時選擇某次夢境繼續。
  • 能在睡眠時創造一個自己所要的夢境。
  • 能在夢境中控制時間感。
  • 能在夢境中控制知覺感。
  • 無意中於夢境中再造一個夢境而成為夢中夢,於夢中夢裡依舊可以察覺而強制離開,但並非清醒,而是為第一個夢境,依舊可以察覺。

參見[编辑]

Notes[编辑]

  1. ^ What is lucid dreaming? Lucid dreaming FAQ by The Lucidity Institute. (October 2005)
  2. ^ [1]
  3. ^ [2]
  4. ^ [3]
  5. ^ [4]
  6. ^ [5]
  7. ^ [6]
  8. ^ [7]
  9. ^ A DREAMER AND THE DREAMTRIBE
  10. ^ Senoi Dream Theory: Myth, Scientific Method, and the Dreamwork Movement, by G. William Domhoff
  11. ^ Letters of St. Augustine of Hippo
  12. ^ The Best Sleep Posture for Lucid Dreaming: A Revised Experiment Testing a Method of Tibetan Dream Yoga, The Lucidity Institute, March 2005.
  13. ^ LaBerge, Stephen, (1980). Lucid dreaming as a learnable skill: A case study.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51, 1039-1042.
  14. ^ Lucid Dreams and Meditation, by Harry T. Hunt, Brock University, Ontario, Canada, Lucidity Letter, Vol.5, No.1, June 1986.
  15. ^ [8]
  16. ^ Chronic Insomnia: A Practical Review, by Vijay Rajput, M.D. and Steven M. Bromley, M.D.
  17. ^ http://155384.co/thread-27326-1-1.html
  18. ^ Reality testing, Lucid Dreaming FAQ, by The Lucidity Institute. (October 2006)
  19. ^ The Light and Mirror Experiment by Lynne Levitan and Stephen LaBerge, The Lucidity Institute, from Nightlight 5(10),Summer 1993.
  20. ^ An Hour of Wakefulness Before Morning Naps Makes Lucidity More Likely, by Stephen LaBerge, Leslie Phillips, & Lynne Levitan, NightLight 6(3),1994, The Lucidity Institute
  21. ^ CAT method: New Lucid dream induction technique, original post by Daniel Love at The Lucidity Institute forum.
  22. ^ [9]
  23. ^ Journey to Ixtlan
  24. ^ Lucid Dreaming Techniques
  25. ^ Novadreamer Lucid Dream Induction DeviceThe Lucidity Institute
  26. ^ [10]
  27. ^ [11]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