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瑟洛,第一代瑟洛男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Right Hon. the Lord Thurlow
瑟洛勋爵阁下
PC KC
Edward Thurlow, Baron Thurlow by Sir Thomas Lawrence.jpg
任期
1778年-1783年
前任 巴瑟斯特伯爵
繼任 委员会状态
任期
1783年-1792年
前任 委员会状态
繼任 委员会状态
个人资料
出生 1731年12月9日
Union flag 1606 (Kings Colors).svg 英國诺福克郡
逝世 1806年9月12日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東薩塞克斯郡
政黨 托利党
母校 劍橋大學岡維爾與凱斯學院

爱德华·瑟洛,第一代瑟洛男爵PCKCEdward Thurlow, 1st Baron Thurlow,1731年12月9日-1806年9月12日)英国托利党政治家、律师,以其保守立场,获得英王乔治三世重用,也因此能够在多届政府中担任大法官,任职时间达十四年之久。他亦曾出任英格兰及威尔士法律政策專員(Solicitor General for England and Wales)、英格兰及威尔士总检察长(Attorney General for England and Wales)与总管大臣(Lord High Steward)等重要职位。瑟洛亦以雄辩滔滔,能言善辩著称。[1]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爱德华·瑟洛,1731年12月9日生于诺福克郡,父亲是英国國教會牧师托马斯·瑟洛(Thomas Thurlow),母亲是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之女伊丽莎白(Elizabeth)。[2][3][4]他是长子,有两个姊妹,三个兄弟,当中有一人后为林肯主教(Bishop of Lincoln)、达勒姆主教(Bishop of Durham),也曾担任诺里奇地方议会参事(Alderman)。[3]

瑟洛到了九岁,才到郡内一乡村,随布朗(Brett)念了两年书。[3][2]随后,他又到一民政教區内的一间学校,念了大概五年书,布雷特(Brett)是该校当时的校长。[3]念书期间,瑟洛表现突出,学习知识的速度很快,从来都不会忘记学过的知识,不过,他非常叛逆,脾气暴躁。[3]离开这间学校后,他入读坎特伯雷国王学校(King's School, Canterbury),入读之后,他的表现与之前相比,有所改善。[3][2]1748年10月5日,瑟洛获劍橋大學岡維爾與凱斯學院录取,深造期间,他经常引起校方不满,因为他态度恶劣,十分懒散,还与之前一样,非常叛逆。[3]1751年,他未取得学位,就中途退学,学习法律。[3][2]次年1月9日,瑟洛获內殿律師學院录取,随霍本(Holborn)事务律师查普曼(Chapman)学习法律,期间结识了诗人威廉·古柏[3][2]他学习法律的态度,与之前相比,认真了许多。[3]

1754年11月22日,瑟洛取得律师资格,[4][2]在榕树法院(Fig-Tree Court)任职,又开始在西部巡回法庭(Western Circuit)执业。[3][2]1758年,他在卢克·罗宾逊诉温奇尔西伯爵案中,为后者辩护,表现令人印象深刻。[3]1761年,他在一件有关版权的案件中,为出版商雅各布·汤森(Jacob Tonson)辩护时,又一次引起了时人的注意。[3]这段时间里,他与勞合·凱尼恩(Lloyd Kenyon)、約翰·鄧寧(John Dunning)两人建立了深厚友谊,但并未取得事业上的成功。[3]他收入微薄,曾因为于一件有关婚姻授产协议(Marriage settlement)的诉讼中失败,被时任总检察长曼斯菲尔德勋爵(Lord Mansfield)批评。[3]1762年,他获选为内殿主管委员(Bencher),并在同年获封为御用大律师(KC)。[3][4][2]

1765年6月,托利党政治家,贝德福德伯爵(Earl of Bedford)重要追随者韦茅斯勋爵(Lord Weymouth)获任为爱尔兰总督(Lord Lieutenant of Ireland),计划任命与他有交情的瑟洛为布政司(Chief Secretary),但这个计划还未实现,他就在同年8月被辉格党同行赫特福德伯爵取代。[3][4]但贝德福德伯爵仍想将瑟洛带入政坛,于是,他在同年12月支持瑟洛出选斯塔福德郡塔姆沃思自治市下院议员。[3]瑟洛成功当选后,很快成为下院法律权威与贝德福德派的重要发言人。[3]他与所属派系贝德福德派的主张一致,认为英国对北美殖民地拥有管辖权,也反对国内的激进主义者,如約翰·威爾克斯(John Wilkes)。[3]1769年,他被内殿、塔姆沃思自治市分别选为準教授(Reader)与特委法官(Recorder)。[3][4]

转折[编辑]

罗金汉侯爵

不久后,瑟洛的事业迎来了转变,即他卷入了一件轰动一时的案件,道格拉斯诉汉密尔顿案。[3][2]法院的判决是道格拉斯胜诉,但瑟洛在一间咖啡厅中对其他人说判决是错误的。[3]消息很快传到道格拉斯那里,道格拉斯随即派出一名代理人,与瑟洛决斗,双方都没有在决斗中受伤。[3]上院最后推翻了法院的判决,这件事令他名噪一时。[3]

瑟洛进入下院时,首相罗金汉侯爵正处理印花税的问题,他企图取消印花税,消除北美殖民地人民的不满,瑟洛当时反对罗金汉侯爵取消印花税。[3]查塔姆伯爵上台担任首相后,瑟洛所属派系加入了政府。[3]到了诺斯勋爵执政时期,他先后获任为法律政策專員总检察长[3][4][2]他经常就政府立场合法性这个问题,在下院中发言。[3]瑟洛对葛斯比号事件(Gaspée Affair)的反应十分强烈。他也支持诺斯勋爵在1774年引入的、针对北美殖民地的惩罚性立法,但支持力度不如之前那样大。[3]

1777年,大陆军萨拉托加战役(Battles of Saratoga)中击败英军,同年,法国加入战争,与北美殖民地一起对抗英国。[3]诺斯勋爵因此受到猛烈批评,为应对批评,他寻求更强硬的政策。[3]乔治三世也提出升迁与自己观点相近的瑟洛为大法官。[3]1778年6月3日,瑟洛正式获任为大法官,又获封为萨福克郡阿什菲尔德的瑟洛男爵Baron Thurlow of Ashfield, Suffolk),升入上议院,同时获任为枢密院委员(PC)。[3][5][4][2]

初任大法官[编辑]

谢尔本伯爵

上任后,瑟洛工作十分认真,出席率十分高。[3]他在辩论中采取的态度十分进取,令到对手对此颇有微言,他也因此获得了“老虎”(Tiger)的外号。[3]曾有人取笑瑟洛出身低微,他巧妙地反驳了对方。[3]英军在北美逐渐失利,瑟洛所属的贝德福德派,对政府的态度,也逐渐转变。[3]1779年,在政府中担任阁员的贝德福德派,如高尔勋爵(Lord Gower)与韦茅斯勋爵大多都辞去了政府职务,唯有瑟洛继续留在政府里,因为他把国王利益看得更重。[3]同年秋季,他参与了机密的政府改组工作。[3]瑟洛对诺斯勋爵的悠游寡断,日益不满,到了后来更不加掩饰地表达出来,甚至在上院发言反对政府举措,这引起了一些同事的反感。[3]首相诺斯勋爵因此说他“在内阁里反对一切事情,不提任何意见,不决定任何事情。”[3]有谣言说瑟洛正密谋叛乱,推翻现届政府,并以贝德福德派政府取而代之。[3]后来,他证明这个谣言只是无稽之谈。[3]瑟洛虽然不亲近天主教,但是,他仍然支持乔治·萨维尔爵士(Sir George Savile)在1778年引入的天主教徒法令(Papists Act),这是一系列的罗马天主教救濟法(Roman Catholic relief bills)中的第一個法令。[3]他反对两年后出现的戈登暴徒(Gordon rioters)的主张,阻止他们废除这个法令。[3]瑟洛的兄弟托马斯在暴动中,曾受到暴徒袭击,险些丧命。[3]

约克镇围城战役过后,诺斯政府在下院失去了优势,罗金汉侯爵,取代诺斯勋爵,与谢尔本伯爵组成联合政府,成为首相。[3]罗金汉侯爵在国王的压力下,留用瑟洛。[3]瑟洛与罗金汉侯爵意见相左,发生了不少冲突。[3]1782年7月1日,罗金汉侯爵突然逝世,其首相职位,由谢尔本伯爵顶替,瑟洛在新政府内继续担任大法官。[3]谢尔本伯爵与他立场相近,政府中的罗金汉派,也所剩无几了,所以,他与其他人的发生冲突的次数,大为减少了,他对政府的支持,也变得坚定。[3]1783年,谢尔本伯爵提出与北美殖民地和谈,提议被下院否决,瑟洛在上院为提议辩护,免得提议被上院否决,英国最后成功与美国达成和约。[3]同年4月,谢尔本政府倒台,取而代之的是福克斯-諾斯聯盟,联盟没有像上届政府那样,留用瑟洛,大法官的权力,改由一个委员会行使。[3][2]令瑟洛更为愤怒的是,他的政敌拉夫堡勋爵(Lord Loughborough)也是委员会的委员之一。[3][2]

再任大法官[编辑]

小威廉·皮特

1783年11月,福克斯-诺斯联盟政府在议会内引入印度草案,受到议会内外人士反对。[3]乔治三世通过坦普爾勋爵,警告上院议员,不要支持草案,趁机推翻联盟政府。[3][2]瑟洛也在上院辩论中,猛烈批评福克斯、诺斯勋爵等人,说他们企图将印度直接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3][2]联盟政府果然倒台,年仅24岁的小威廉·皮特组成新政府,上台执政。[3]同年12月23日,瑟洛获小皮特任命为大法官,他对缺乏支持的小皮特政府至关重要。[3]1784年3月,为了在下院中取得优势,小皮特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3]经过一轮激烈的斗争后,小皮特在下院中取得了优势,席位比对手多出一百个。[3]

小皮特上任初期,还要依靠国王,瑟洛在政府中担当了重要角色。[3]他运用自己的口才,为小皮特引入的法令辩护,当中包括有关爱尔兰贸易的法令。[3]虽然,瑟洛曾反对进行小规模的议会改革,也曾在私底下批评军事干预尼德兰的提议,但是,他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依然良好。[3]在奴隶贸易的问题上,政府官员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禁止奴隶贸易,另一派则主张不公开支持废奴运动,瑟洛个人则反对废除奴隶制,不满小皮特倾向于废奴主义者。[3][2]

失势[编辑]

瑟洛勋爵

1788年,乔治三世突然精神失常,无法处理国务,国会就其子威尔士亲王应否出任摄政,展开了辩论。[3]威尔士亲王宠信福克斯等人,出任摄政后,很有可能任命福克斯为首相。[3]瑟洛既担心自己因此失去官职,又担心政敌拉夫堡勋爵会取代他,开始考虑投向福克斯一派。[3]正当议会准备通过摄政草案之时,乔治三世突然康复,福克斯担任首相的希望由此破灭。[3]事后,小皮特对瑟洛的信任大不如前,更在1790年提出册封威廉·格伦维尔为贵族,使他升入上院,取代瑟洛。[3]格伦维尔勋爵在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会咨询瑟洛。[3]但瑟洛仍感到自己被小皮特刻意无视,开始产生不满情绪。[3]他公开批评其他官员制定的政策,使得小皮特与格伦维尔勋爵对他更为反感。[3]1792年,瑟洛又猛烈批评偿债基金草案,小皮特与格伦维尔勋爵忍无可忍,以辞职要挟乔治三世,要求他辞退瑟洛。[3][2]瑟洛得知此事后,极力补救,希望能保住官职,最终都无功而返。[3]同年6月,他正式离任,再获封为萨福克郡瑟洛的瑟洛男爵Baron Thurlow of Thurlow, Suffolk),鉴于他没有合法子嗣,所以,国王特许这个爵位传予其侄子。[3][5][4][2]而且,他还能保留在财政部的职务。[3][4]瑟洛离任的消息震惊了伦敦各界,有人甚至预言,他只是“暂时”离任,很快就会回到政府。[3]退出政坛后,瑟洛与乔治三世一直保持联系,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及当年那么亲密。[3]

晚年[编辑]

瑟洛离任前,参与了对好友沃伦·黑斯廷斯的聆讯,他出尽全力,为黑斯廷斯辩护。[3]聆讯还未结束,他就失去了大法官职位,但他如常出席上院会议,投票为好友脱罪,最终,议会裁定对黑斯廷斯的指控不成立。[3]退出政府后,瑟洛多次发表演说,批评政府政策。[3]他的晚年过得不是太好,他的私生女卡罗林(Caroline)随人私奔,令他十分愤怒,而他的生活也缺乏意义,更没有令他欢快的人陪伴。[3]这段时间里,瑟洛经常去做水疗,去海滨度假地打发时间。[3]1806年9月12日,他在東薩塞克斯郡布赖顿逝世,并于同月25日下葬于伦敦圣殿教堂[3]他的爵位由侄子埃德蒙(Edmund)继承。[4][2]

感情生活[编辑]

没有足够证据显示,瑟洛曾经结婚,但有证据证明,他曾与两名女子发生关系。[3]第一名女子是坎特伯雷教长(Dean of Canterbury)约翰·林奇(John Lynch)之女凯瑟琳·林奇(Catherine Lynch),她在1760年为瑟洛诞下一子,但自己也在分娩时死亡。[3]第二名女子是瑟洛常去的咖啡店Nando的店主的女儿,波莉·汉弗莱斯(Polly Humphries),她为瑟洛诞下三女。[3]

流行文化[编辑]

瑟洛曾在1991年英国戏剧《疯狂的乔治三世》(Madness of George III)中出现,并由托马斯·惠特利(Thomas Wheatley)饰演。[6]三年后,有人把这部戏剧改编为电影《疯狂的乔治王》,并由尼古拉斯·海特勒爵士(Sir Nicholas Hytner)担任导演。[6]电影中的瑟洛由约翰·伍德(John Wood)饰演。[6]

参考网页[编辑]

  1. ^ Edward Thurlow, 1st Baron Thurlow.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11-03-31 [2012-11-09] (English).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Edward Thurlow, 1st Baron Thurlow.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902 [2012-11-09] (English).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3.69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3.87 3.88 Thurlow, Edward, first Baron Thurlow (1731–1806), lord chancellor.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2004-12 [2012-11-09] (English).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Thurlow, Baron (GB, 1792). Cracroft's Peerage. 2011-08-15 [2012-11-09] (English). 
  5. ^ 5.0 5.1 Edward Thurlow, 1st Baron Thurlow of Thurlow1. THE PEERAGE. 2011-06-03 [2012-11-09] (English). 
  6. ^ 6.0 6.1 6.2 The Madness of George III. [2012-11-09] (English). 

参考书籍[编辑]

  • John Campbell, 1st Baron Campbell. The lives of the lords chancellors and keepers of the great seal of England: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till the reign of King George IV. Blanchard and Lea. 1851. 
司法職務
前任:
约翰·邓宁
法律政策專員
1770–1771
繼任:
亞歷山大·韋德伯恩
前任:
威廉·德·格雷
英格兰及威尔士总检察长
1771–1778
繼任:
亞歷山大·韋德伯恩
官衔
前任:
巴瑟斯特伯爵
大法官
1778–1783
繼任:
委员会状态
前任:
委员会状态
大法官
1783–1792
繼任:
委员会状态
前任:
诺辛顿伯爵
财政部出纳
1786–1806
繼任:
威廉·伊登阁下
前任:
總管大臣
1788–1792
繼任:
亞歷山大·韋德伯恩
大不列顛貴族爵位
新建立 瑟洛男爵 (瑟洛)
1792–1806
繼任:
埃德蒙·霍维尔-瑟洛
瑟洛男爵 (阿什菲尔德)
1778–1806
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