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羊祜
太傅
國家 中國
時代 西晉
叔子
籍貫 泰山郡南城县
出生 221年
逝世 278年

羊祜(221年-278年),字叔子泰山郡南城县(今山东省平邑县魏庄乡境内[1])人。西晋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羊祜出身泰山名门望族羊氏家族,家族人才辈出,東漢名臣蔡邕為其外祖父,世代皆有人在朝为官。他的祖父羊续曾任南阳太守,父亲羊衜曾任上党太守;其姊羊徽瑜晉景帝司馬師的皇后。

生平[编辑]

羊祜在曹魏時代历任中书侍郎秘书监、相国从事中郎等官职。司马炎称帝后,羊祜深得司马家信任,升任尚书左仆射、车骑将军,官至镇南将軍。去世后被追认为“太傅”。

在晋灭吴的過程中,最初羊祜任荆州都督(269年),掌握荆州晉佔區一帶军政大权。在此期间羊祜不尚武力,以柔和手段管治,用诡计使驻守石城(今湖北钟祥市)的兵力退却,并在统辖地区屯田,加强军事实力。

272年步阐西陵城降晋,当时驻守荆州吴占区的陆抗急袭西陵,前往救援的羊祜、徐胤以围魏救赵计谋分散陆抗兵力,杨肇驰援西陵。然而杨肇在与陆抗的西陵争夺战中失利,未能攻下西陵城,献城降晋的吴将步阐也被陆抗军队擒杀。羊祜也没有攻下重镇江陵,此乃西陵之戰。羊祜遭到彈劾:「祜所统八万余人,贼众不过三万。祜顿兵江陵,使贼备得设。乃遣杨肇偏军入险,兵少粮悬,军人挫衄。背违诏命,无大臣节。可免官,以侯就第」,羊祜左迁平南将军。

羊祜经此一战步步为营,以修筑城寨的方式扩大晋的疆土,汉水长江之间皆为晋所有;同时又对吴地军民施以信义,不断动摇吴军将领的忠诚。他的做法在吴地发挥作用,多位吴军将领降晋,吴地人民对羊祜心悦诚服,尊敬的称其为“羊公”,而不称其名。

吴军统帅陆抗也称赞羊祜的德行度量,“虽乐毅诸葛孔明不能过也”。二者对峙期间最有名的事件是陆抗重病,羊祜派人送去良药,部下怕药中下毒,劝陆抗不要吃,陆抗服之不疑,并说:“羊祜岂鸩人者。”在二者对抗期间,荆州战线处于和平状态。

羊祜病重临死之前推举杜预担任镇南将军。杜预果真不负羊祜举荐,奇袭西陵,三陈平吴,在其后的灭吴战争中担任西线统率,计取江陵,招降交、广。晋灭吴后,武帝流着泪说:“此羊太傅之功也。”

堕泪碑[编辑]

羊祜病逝后,襄阳百姓为纪念羊祜,在羊祜生前游息之地岘山建庙立碑,原名为晋征南大将军羊公祜之碑,简称羊公碑[2]。此后每逢时节,周围的百姓都会祭拜他,睹碑生情,莫不流泪,羊祜的继任者、西晋名臣杜预因此把它称作堕泪碑[3]。堕泪碑现位于湖北省襄阳市

評價[编辑]

羊祜在朝中不兴朋党、谨言慎行,虽然受他推举而为官者不在少数,但他事后焚烧推举手稿,很多被推举人竟不知晓受何人推举。有人批评羊祜过于慎密,羊祜以“是何言欤!夫入则造膝,出则诡辞,君臣不密之诫,吾惟惧其不及。不能举贤取异,岂得不愧知人之难哉!且拜爵公朝,谢恩私门,吾所不取。”作为回答。

文學[编辑]

羊祜作为文学家,又喜爱山水,著述理应很多,而且他长期的政治、军事生涯,也写有大量的表、疏等文章。但由于他为人谨慎,很多手稿都被付之一炬,多是他人书籍中的片段,已知他的作品是《老子传》二卷,文集《羊祜集》二卷。流传至今的只有《雁赋》、《让开府表》、《请伐吴表》、《再请伐吴表》等8篇,其中的《让开府表》可与诸葛亮的《出师表》相提并论。《晋书·羊祜传》说:“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以“岘山置酒言咏”推论,羊祜应当留有为数不少的诗作,但现今竟无片言只语留下。他有一句名言:“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4]

羊祜死后,荆州人为避祜之名,“户”改为“门”。

家世[编辑]

羊祜无子,晋武帝命其兄羊发之子羊暨继嗣,羊暨以父亲已死为由抗命;晋武帝又命羊暨弟羊伊继嗣,但羊伊以未得生父之命为由不为羊祜服丧,最终仍以本生父为父。[5]太康二年(281年),羊伊的弟弟羊篇被封为钜平侯,成为羊祜的继嗣。

晋孝武帝太元年间,羊发玄孙之子钜平侯羊法兴桓玄党伏诛,爵除。尚书祠部郎荀伯子上表求为羊祜立嗣,未果。

注釋[编辑]

  1. ^ 羊祜籍贯今何处?. 汉江传媒网,来源:临沂日报(1994年7月9日第三版周末版3389期). 2006-07-14 [2012-06-22] (中文(简体)‎). 
  2. ^ 学友文库-魏晋纷争
  3. ^ 晋书·羊祜传》: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
  4. ^ 《晋书·羊祜传》:“会秦、凉屡败,祜復表曰:‘吴平,则胡自定,但当速济大功耳。’而议者多不同。祜叹曰:‘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故有当断不断。’”
  5. ^ 《隋书》列传第三十六:又晋镇南将军羊祜无子,取弟子伊为子。祜薨,伊不服重,祜妻表闻,伊辞曰:“伯生存养己,伊不敢违。然无父命,故还本生。”尚书彭权议:“子之出养,必由父命,无命而出,是为叛子。”于是下诏从之。然则心服之制,不得缘恩而生也。


参考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