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孝武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晋孝武帝
概要
姓名 司马曜
庙号 烈宗[1]
谥号 孝武皇帝
陵墓 隆平陵
政权 东晋
在世 362年-396年
在位 372年-396年
年号

宁康:373年-375年

太元:376年-396年

晋孝武帝司马曜(362年-396年),昌明东晋的第九个皇帝,在位时间是372年至396年。他是晋简文帝的第三个儿子晋安帝晋恭帝的父亲,母李陵容

生平[编辑]

晋孝武帝四岁时被封为会稽王,372年被立为太子,同年晋简文帝逝,他继位,当时才11岁。第二年立年号宁康。一开始由太后摄政。14岁时(376年)开始亲政,改年号为太元。当年他改革的方法,放弃以田地多少来收税的方法,改为王公以下每人收米三,在役的人不交税。此外他在他在位期间大力加强皇帝的权力和地位,史載他「威權己出」,扭轉了東晉自晉明帝死後君權不振、主弱臣強的局面。383年前秦进攻晋,试图灭晋,在淝水之战中晋军大胜。

淝水之战前後的南北形势图,图中黑线为淝水之战之前双方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红线为387年北伐胜利到399年南北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

384年後,晉孝武帝趁著前秦崩解的契機北伐,在數年中陸續收復了黃河以南的所有領土(包含河南洛陽山東半島),甚至一度派北府兵將領劉牢之越過黃河,短暫佔領了河北鄴城。這使得390年代的東晉版圖,達到了自江左立國以來的最大值。[註 1]但是連年征戰,遽增的兵役賦稅使人民痛苦難當,既疲又怨。[2]

晉孝武帝即位時期由於稅賦改革與謝安當國,被稱為東晉後期的復興;但是謝安死後司馬道子當國,以及晋孝武帝嗜成性,《晋书》说“醒日既少”,連帶導致「刑網峻急,風俗奢宕」的不良政風。[3]

396年,晉孝武帝由於对他当时宠信的张贵人开玩笑说:“你已经快要三十歲了,按年龄应该要被废弃了”,導致当晚张贵人一怒之下杀了他,享年36歲。死后葬于今江苏南京隆平陵

性格特徵[编辑]

孝武帝自幼年就聰穎機悟,他十歲時父親簡文帝崩逝,但他到了下午仍不去父親遺體旁哭喪,侍從勸告他應按照禮節哭喪,他卻回答說:「哀痛時就是哭喪的最好時機,哪裡需要被常規禮節束縛呢?」宰相謝安對他的清談義理頗為讚嘆,認為他所掌握的精微義理,不下於其父簡文帝。孝武帝親政後將治國大權收歸己手,很有君主的才幹器量。但他年長後沉溺於酒色之中,將政務細節交給位居宰相的弟弟司馬道子,常與道子一同飲酒酣歌。他晚年更通宵飲酒而睡到大白天,因此少有白日清醒的時刻。周遭缺乏剛正的大臣規勸,因此沒法改正嗜酒缺失。[4][5][6]

評價[编辑]

唐代房玄齡於晉書的「史臣曰」評論說:「太宗晏駕,寧康(按:以年號代稱晉孝武帝)纂業,天誘其衷,姦臣自隕,于時西踰劍岫而跨靈山,北振長河而臨;荊、吳戰旅,嘯吒成雲;名賢間出,舊德斯在:謝安可以鎮雅俗,彪之足以正紀綱,桓沖之夙夜王家謝玄之善料軍事。于時上天乃眷,強氐自泯。五尺童子,振袂臨江,思所以挂旆天山,封泥函谷;而條綱弗垂,威恩罕樹,道子荒乎朝政,國寶彙以小人,拜授之榮,初非天旨,鬻刑之貨,自走權門,毒賦年滋,愁民歲廣。是以聞人、許榮馳書詣闕[註 2],烈宗知其抗直,而惡聞逆耳,肆一醉於崇朝,飛千觴於長夜。雖復『昌明』表夢,安聽神言?[註 3]金行穨弛,抑亦人事,語曰『大國之政未陵夷,小邦之亂已傾覆』也。屬苻堅百六之秋,棄肥水之眾,帝號為 『武』,不亦優哉!」

唐代某貴族「公子」[註 4]虞世南的對話:「公子曰:『(東晉)中興之政,咸歸大臣,唯孝武為君,威福自己,外摧疆寇,人安吏肅。比于明帝,功業何如?』先生(虞世南)曰:『孝武克夷外難,乃謝安之力也,非人主之功。至于委任會稽,棟梁已撓,作鎮,亂階斯起[註 5],昌明之讖,乃驗于茲。加以末年沉晏,卒致傾覆,比蹤前哲(按:前哲指晉明帝),其何遠乎?』」[7]

后妃子女[编辑]

皇后[编辑]

妃嫔[编辑]

  • 張貴人
  • 陈归女 淑媛,後追封為德皇太后,生晋安帝司马德宗、晋恭帝司马德文。

儿子[编辑]

  1. 晋安帝司马德宗
  2. 晋恭帝司马德文

注釋[编辑]

  1. ^ 這樣的武功版圖,一直到417年劉裕北伐後秦,才被占領關中劉裕給超越
  2. ^ 《晉書‧司馬道子傳》:于時朝政既紊,左衞領營將軍會稽許榮上疏曰:「今臺府局吏、直衞武官及僕隸婢兒取 母之姓者,本臧獲之徒,無鄉邑品第,皆得命議,用為郡守縣令,並帶職在內,委事於小吏手 中;僧尼乳母,競進親黨,又受貨賂,輒臨官領眾。無衞霍之才,而比方古人,為患一也。臣聞佛者清遠玄虛之神,以五誡為教,絕酒不淫。而今之奉者,穢慢阿尼,酒色是耽,其違二 矣。夫致人于死,未必手刃害之。若政教不均,暴濫無罪,必夭天命,其違三矣。盜者未必 躬竊人財,江乙母失布,罪由令尹。今禁令不明,劫盜公行,其違四矣。在上化下,必信為本。昔年下書,敕使盡規,而眾議兼集,無所採用,其違五矣。尼僧成羣,依傍法服。五誡粗法,尚不能遵,況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競加敬事,又侵漁百姓,取財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又陳「太子宜出臨東宮,克奬德業」。疏奏,並不省。中書郎范甯亦深陳得失,帝由是漸不平於道子,然外每優崇之……道子既為皇太妃所愛,親遇同家人之禮,遂恃寵乘酒,時失禮敬。帝益不能平,然以太妃之故,加崇禮秩。博平令吳興聞人奭上疏曰:「驃騎諮議參軍茹千秋協輔宰相,起自微賤,竊弄威權,衒賣天官。其子壽齡為樂安令,贓私狼藉,畏法奔逃,竟無罪罰,傲然還縣。又尼姏屬類,傾動亂時。穀賤人饑,流殣不絕,由百姓單貧,役調深刻。又振武將軍庾恒鳴角京邑,主簿戴良夫苦諫被囚,殆至沒命。而恒以醉酒見怒,良夫以執忠廢棄。又權寵之臣,各開小府,施置吏佐,無益於官,有損於國。」疏奏,帝益不平,而逼於太妃,無所廢黜。
  3. ^ 《晉書‧孝武帝紀》:初,簡文帝見讖云:「晉祚盡昌明。」及帝之在孕也,李太后夢神人謂之曰:「汝生男,以『昌明』為字。」及產,東方始明,因以為名焉。簡文帝後悟,乃流涕。及為清暑殿,有識者以為「清暑」反為「楚」聲,哀楚之徵也。俄而帝崩,晉祚自此傾矣;《晉書‧安帝紀》:初讖云「昌明之後有二帝」,劉裕將為禪代,故密使王韶之縊(安)帝而立恭帝,以應二帝云。
  4. ^ 學者李錦繡懷疑此公子實指唐太宗,陳虎則認為就是太宗無誤,不過是登基前的秦王李世民與虞世南的對話紀錄,見李錦繡,〈读敦煌P2636《帝王略论》文書札记〉,《论史传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唐)虞世南撰、陳虎譯註,《帝王略論》(北京:中華書局,2008)卷一
  5. ^ 《資治通鑑》卷107:琅琊王道子恃寵驕恣、侍宴酣醉,或虧禮敬。帝益不能平。欲選時望為藩鎮以潛制道子,問於太子左衛率王雅曰:「吾欲用王恭、殷仲堪何如?」雅曰:「王恭風神簡貴,志氣方嚴;仲堪謹於細行,以文義著稱。然皆峻狹自是,且幹略不長;若委以方面,天下無事,足以守職,若其有事,必為亂階矣!」帝不從。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晉書》未載,《晉中興書》輯本〈清暑〉條:「烈宗起清暑殿。識者曰:『清暑反語楚聲也。為殿以酸楚之聲為號,非吉祥也。』頃烈宗崩,桓玄自號楚。」可證孝武帝庙号烈宗。
  2. ^ 《晉書‧孝武帝紀》:「毒賦年滋,愁民歲廣」;《晉書‧志十五》:「自(太元)八年(383年)破苻堅後,有事中州,役無寧歲,愁怨之應也……(太元)十三年(388年)十二月,濤水入石頭,毀大航,殺人。明年,慕容氏寇擾司兗,鎮戍西北,疲於奔命,愁怨之應也……十五年(390年)七月,沔中諸郡及兗州大水。是時緣河紛爭,征戍勤瘁之應也……十七年六月甲寅,濤水入石頭,毀大航,漂船舫,有死者。京口西浦亦濤入殺人。永嘉郡潮水湧起,近海四縣人多死。後四年帝崩,而王恭再攻京師,京師亦發眾以禦之,兵役頻興,百姓愁怨之應也。」
  3. ^ 《晉書‧姚興載記》:京兆韋華、譙郡夏侯軌、始平龐眺等率襄陽流人一萬叛晉,奔于興。興引見東堂,謂華曰:「晉自南遷,承平已久,今政化風俗何如?」華曰:「晉主雖有南面之尊,無總御之實,宰輔執政,政出多門,權去公家,遂成習俗。刑網峻急,風俗奢宕。自桓溫、謝安已後,未見寬猛之中。」
  4. ^ 《晉書‧孝武帝紀》:帝幼稱聰悟。簡文之崩也,時年十歲,至晡不臨,左右進諫,答曰:「哀至則哭,何常之有?」謝安嘗嘆以為精理不減先帝。既威權己出,雅有人主之量。既而溺于酒色,殆為長夜之飲。末年長星見,帝心甚惡之,於華林園舉酒祝之曰:「長星,勸汝一杯酒,自古何有萬歲 天子邪!」太白連年晝見,地震水旱為變者相屬。醒日既少,而傍無正人,竟不能改焉。
  5. ^ 《魏書‧僭晉司馬昌明傳》:是時(384年),昌明年長,嗜酒好內,而昌明弟會稽王道子任居宰相,昏醟尤甚,狎昵諂邪。于時尼娼構扇內外,風俗頹薄,人無廉耻……初,昌明耽於酒色,末年,殆為長夜之飲,醒治既少,外人罕得接見,故多居內殿,流連 於樽俎之間。
  6. ^ 《晉書‧司馬道子傳》:于時孝武帝不親萬機,但與道子酣歌為務,姏姆尼僧,尤為親暱,並竊弄其權。凡所幸接,皆出自小豎。郡守長吏,多為道子所樹立。既為揚州總錄,勢傾天下,由是朝野奔湊。 中書令王國寶性卑佞,特為道子所寵昵。官以賄遷,政刑謬亂。又崇信浮屠之學,用度奢侈,下不堪命。太元以後,為長夜之宴,蓬首昏目,政事多闕。
  7. ^ 《唐文拾遺》卷十三;亦收入(唐)虞世南撰、陳虎譯註,《帝王略論》(北京:中華書局,2008),頁128

书籍[编辑]

晋孝武帝
東晉
出生于: 362年 逝世於: 396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晉簡文帝
司馬昱
(父親)
晉朝皇帝
372年-396年
繼任:
晉安帝
司馬德宗
(長子)
中國南部君主
372年-39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