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司马懿
政治家军事家
司马懿
主君 曹操曹丕曹叡曹芳
姓名 司马懿
仲达
封爵 河津亭侯→安国乡侯→向乡侯→舞阳侯→安平郡公
出生 汉灵帝光和二年
179年
東漢河內溫縣孝敬里(今河南省溫縣招賢鎮)
逝世 魏齐王嘉平三年八月初五
251年9月7日(72歲)
曹魏洛陽
諡號 舞阳文宣侯→晉宣王→晉宣帝(在世未稱帝)
墓葬 高原

司馬懿(179年-251年),仲達司州河內郡溫縣孝敬里舞陽村(今河南省溫縣招賢鎮)人,出身士族家庭,三國時期魏國大臣,政治家軍事家。長子司馬師自封公後,追尊為舞陽文宣侯;次子司馬昭稱王後,追尊為晉王;其孫司馬炎稱帝後,追尊為高祖宣皇帝,故也称晉高祖晋宣帝

家庭背景[编辑]

司馬懿出身將相世家,最遠可以追溯到司馬卬;高祖司馬鈞,在漢安帝時為征西將軍;曾祖司馬量豫章太守;祖父司馬儁潁川太守;父司馬防京兆尹,司馬防性格方正,家學嚴謹,育有八子,當時號稱「司馬八達」。司馬氏為東漢末年的世家大族。

生平[编辑]

幼年[编辑]

漢靈帝光和二年(179年),司馬懿生於河內郡溫縣。排行次子,字仲達。長兄為司馬朗

少年[编辑]

史书称他“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伏膺儒教”。生在东汉乱世,“常慨然有忧天下心”。

南阳太守杨俊素以知人善任著称;司马懿二十岁前,杨俊曾见过他,说他绝非寻常之子。尚书崔琰与司马懿长兄司马朗友善,亦对司马朗说:你弟弟聪明懂事,剛毅果断,英姿不特立,不是你所及得上[1]

辭讓上計掾[编辑]

漢獻帝建安六年(201年),司馬懿22歲,被河內郡推舉出仕擔任上計,當時司空曹操徵辟司馬朗與司馬懿兄弟。但司馬懿隱忍待時,韜光養晦,裝病推遲曹操所授官職,並索性告辭上計掾,回家養病。

被任命曹丕的老師[编辑]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任丞相後,第二次强制徵辟29歲的司馬懿為文學掾,職司教育曹丕經學的老師;與陳群吳質朱爍共稱「太子四友」。官職由文學掾、黃門侍郎、議郎、丞相府東曹屬,升到丞相府主簿

漢獻帝建安廿一年(216年),曹操晉爵魏王。

漢獻帝建安廿二年(216年),曹操冊立曹丕為魏王太子,司馬懿升太子中庶子,时司马懿“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为曹丕所倚重。此后司马懿常谋国事,不久转为丞相军司马

漢獻帝建安廿六年(220年),曹操病死,司马懿協助曹丕完成漢魏禪讓。

舞阳侯、骠骑将军[编辑]

曹魏文帝黃初七年(226年),曹丕病逝,遺命曹真、陳群、司馬懿輔政曹叡即位。封司马懿为舞阳。同年,大败进攻襄阳诸葛瑾,斩杀张霸,十二月,司马懿升任骠骑将军

曹魏明帝太和二年(228年),16天破城擒斩孟达

舞阳侯、大将军、大都督、假黄钺[编辑]

曹魏明帝太和四年(230年),司马懿任大将军、加大都督、假黄钺,与大司马曹真一起伐蜀,遇雨回师。同年,上表建立上邦军屯

西元231年、234年,两次成功对抗蜀军诸葛亮北伐,蜀军撤走。

舞阳侯、太尉[编辑]

西元235年,司马懿升任太尉

西元238年,司马懿率牛金胡遵等步骑四万征公孙渊,破襄平

舞阳侯、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编辑]

西元238年,曹叡病逝,遺命曹爽、司馬懿輔政曹芳即位。迁侍中持节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

西元241年四月,孙权攻魏;六月,司马懿统军增援,吴军退。与邓艾筹划在淮南淮北创建军屯。

西元243年,司马懿在率军征吴,诸葛恪焚烧积聚,弃城而走。

高平陵之变[编辑]

西元247年,曹芳繼位後,曹爽最初因司马懿德高望重,像对父亲一样对他,不敢自专。但不久曹爽听亲信丁谧之谋,排挤司马懿,明升暗降,迁他為無實權的太傅,自己专擅朝政。正始十年(249年),司馬懿趁曹爽陪曹芳離洛陽至高平陵掃墓,發動政變並控制京師,將曹爽族滅。自此曹魏軍權政權落入司馬氏手中,史稱高平陵之變,又稱正始之變。司馬懿時年70歲。

事后,司马懿被册命为丞相,进爵安平郡公,增食邑万户,进位相国,上书十余次相辞。群臣奏事不得称名,但他上书十余次辞让,故其官爵仍为太傅、舞阳侯。朝廷加他九锡,仍然辞而不受[2]。后司马懿因病不上朝,曹芳时常去他家问政。

王凌之亂[编辑]

嘉平三年(251年)太尉王凌與外甥兗州刺史令狐愚密謀廢立,迎曹操子曹彪帝位。陰謀泄漏,司馬懿夷王凌、令狐愚三族,並賜死57歲的曹彪,為史載壽春三叛之一。

病逝[编辑]

西元251年,司馬懿病逝洛陽,年73歲。

治國之道[编辑]

司马懿在上邽兴屯田,京兆天水安南兴冶铁,穿成国渠,筑临晋坡使雍凉足食,并有余力供给关中不足。後来又大兴屯田於淮北,穿广槽渠。

司馬懿曾向曹操建議军事屯田制,但曹操採納後,很快就死去了(曹操死前已經有屯田制)。管理军屯的主要官吏——度支中郎将、度支校尉、度支都尉等官员,都是在曹丕称帝后的黄初年间(220—226年)设置的。所以,事實上軍屯的推廣在曹丕時期。曹魏軍屯其主要基地設置在和孫吳蜀漢對立的地帶(淮河南北以及上邽長安槐裏陳倉等地),而這裡基地的開創都經過司馬懿的督工:

太和四年,司马懿上表建上邦军屯[3]。主持具体事宜的是度支尚书、司马懿的三弟司马孚[4]

青龍元年(233年),司馬懿興修水利,而「開成國渠,自陳倉至槐裡築臨晉陂,引汧洛溉舄鹵之地三千餘頃」[5]使得‘国以充实’[6]

青龍三年(236年),關東饑荒,司馬懿調5百萬斛運往洛陽,足見關中存有大量糧食。

曹操时魏国就曾“开募屯田于淮南”(《三国志·魏书·仓慈传》),但仅是民屯正始二年(241),司马懿主持对吴作战时,始与邓艾筹划在淮南淮北创建军屯。[7]。正始四年(243),司马懿又‘在于积谷,乃大兴屯田,广开淮阳、百尺二渠,又修诸陂于颍之南北,万余顷。自是淮北仓庾相望,寿阳至于京师,农官屯兵连属焉。’‘因欲广田积谷,为兼并之计,乃使邓艾行陈、项以东,至寿春地’(《晋书·食货志》),使得‘遂北临淮水,自钟离而南横石以西,尽沘水四百余里,五里置一营,营六十人,且佃且守。兼修广淮阳、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颍,大治诸陂于颍南、颍北,穿渠三百余里,溉田二万顷,淮南、淮北皆相连接。自寿春到京师,农官兵田,鸡犬之声,阡陌相属’。

在识拔人才上,司马懿从寒门中提拔了邓艾、王基等人,如虞预所说,经略之才可谓远矣[8]

238年司马懿远征辽东,时曹魏大修宫室,加上军用物资,以至百姓饥弊。出征前,司马懿劝明帝说:“昔周公营洛邑,萧何造未央,今宫室未备,臣之责也。然自河以北,百姓困穷,外内有役,势不并兴,宜假绝内务,以救时急。”司马懿劝谏曹叡不要大修宫殿劳民伤财,以保国之根本。曹叡死後他奏请罢修宫室,雕玩物之人力,节用务农,使天下欣赖。[9]

軍事才略[编辑]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司马懿任丞相军司马,指出荆州刺史胡修粗暴、南乡太守傅方骄奢,都不应派任驻守边防,曹操未予重视;七月,关羽攻荆襄,围魏将曹仁,水淹于禁七军;胡、傅二人果然乘机降蜀。

汉献帝在许县,距樊城很近,曹操感到威胁,为避关羽锋芒,一度准备迁都河北。蒋济、司马懿等人当时劝阻:“于禁是被洪水所淹,不是战败失守,所以国家大计并没受损,现在迁都既示弱于敌,又使人心不安;刘备孙权外亲内疏,现在关羽得意,孙权必定更不高兴,把这事告之孙权,坐山观虎斗,则樊城之围自解[10]。曹操听从他的计策,孙权果然派吕蒙袭取江陵,关羽被俘杀。

徐晃击退关羽后,曹操嫌恶荆州及附近百姓,想把他们都迁走。司马懿认为:“荆楚轻脱,易动难安。关羽新破,诸为恶者藏窜观望。今徙其善者,既伤其意,将令去者不敢复还。”曹操从之,没有移民。藏窜逃亡者果然都复出归化。

黄初七年(226年),曹丕逝世。孙权得知后,于八月出兵攻魏。命吴左将军诸葛瑾部兵分两路进攻襄阳,亲自率军进攻江夏郡。孙权一路为魏军所败,撤兵而走。而诸葛瑾则被司马懿击败,并斩杀吴将张霸,斩首千余级。十二月,升任骠骑将军[11]

擒斩孟达[编辑]

司馬懿的軍事才略還表現在孟達叛魏事件上。孟達原為蜀漢降將,曹丕命他守新城(今湖北房縣)。曹丕死後,孟達欲叛魏歸。司馬懿偵知消息後,一方面寫信麻痹孟達,一方面遣軍進討,八日內行軍一千二百。孟達給諸葛亮信中認為司馬氏率軍來討,至少需要一個月時間,所以當司馬懿提前二十餘日趕來時,完全打亂了他的叛亂計劃。司馬懿前後總共只用了十六日,即破上庸斬殺孟達

抵拒諸葛[编辑]

太和五年(231年)、青龍二年(234年)司馬懿曾兩度親自率兵抗擊蜀漢丞相諸葛亮的北伐。司馬懿採取據險堅守,漢軍果然糧盡而自退。諸葛亮這兩次的北伐都以失敗告終。在此之後,司馬懿成為曹魏政權的中流砥柱,地位日益提高。

平定遼東[编辑]

青龍五年(237年),原魏遼東太守公孫淵自立為燕王,置列百官,對抗朝廷景初二年(238年)正月,魏明帝曹叡遣59歲的司馬懿率軍4萬,前往征討,六月進至遼水

公孫淵急令大將軍卑衍楊祚等人率步騎數萬,依遼水圍塹20餘里,堅壁高壘,阻擊魏軍。司馬懿採用聲東擊西之計,佯攻圍塹,而以主力隱蔽渡過遼水,直取公孫淵根據地襄平,迫使敵軍放棄圍塹回軍救援襄平。司馬懿督軍回首山,迎戰敵援軍,三戰皆捷,遂乘勝進圍襄平。

当初公孙渊闻魏军来攻,曾求救于孙权,孙权也出兵为其声援,并写信给公孙渊说:“司马懿善用兵所向无前,深为弟忧也。”[12]

適逢連降大雨,遼水暴漲,平地數尺,魏軍恐懼,諸將思欲遷營。司馬懿下令有敢言遷營者斬,都督令史張靜違令被斬首,軍心始安。公孫淵軍乘雨出城,魏將領請求出擊,司馬懿不予採納。一月有餘,雨停,水漸退去。魏軍完成對襄平的包圍,起土山、挖地道、造樓車、鉤梯等攻城器具,晝夜強攻。守軍糧食將盡,軍心動搖,楊祚等先降。

八月,襄平城破,公孫淵率數百騎兵突圍,被殺于梁水。遼東四郡為魏所據。

追封宣帝[编辑]

嘉平三年(251年),司馬懿病逝,享年73岁。承其遗愿,辞让郡公和殊礼,不树不坟,不设明器,葬于首阳山。谥文贞,后改文宣。265年,司馬懿孫司馬炎稱帝,建立西晉。追尊司馬懿為高祖宣帝。[13]

評價[编辑]

正如司馬懿之孫司馬炎稱:「本諸生家,傳禮來久。」

逸聞[编辑]

《晉書·宣帝紀》記載,司馬懿心里猜忌而表面寬和,多疑但能靈活應對。曹操察覺司馬懿有雄心豪志,且聽聞司馬懿有狼顧的模樣。曹操打算驗明,所以先叫司馬懿在前頭走,再故意喊司馬懿,只見司馬懿身體不動,只有頭轉向後看。曹操又曾經發個一個噩夢,三匹馬同在一個槽里進食,醒來後十分不快。曹操感到不好,召太子曹丕說道:“司馬懿不會甘做人臣,將來必干預你的朝政家事。”這是三馬同槽的典故,此槽不是馬槽,是暗指着司馬氏吃掉曹氏。但曹丕和司马懿关系很好,总是回护他而得以无事。而司马懿更加勤于职守,废寝忘食,甚至喂马之类的小事都亲力亲为,也终于使曹操安心。[14]

司马懿年少时和三国时的著名隐士胡昭关系很好,同郡的周生要加害司马懿,胡昭听说后涉险赶来搭救,“邀生于崤、渑之间,止生,生不肯。昭泣与结诚,生感其义,乃止”。[15]

《三国志》卷16《仓慈传》注引《魏略》[16]载:青龙中,司马宣王在长安立军市,而军中吏士多侵侮县民,裴以白宣王,宣王乃发怒召军市候,便于斐前杖一百……宣王遂严持吏士,自是之后,军营、郡县各得其分。

评价[编辑]

《晋书·宣帝纪》:「少有奇节,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伏膺儒教。汉末大乱,常慨然有忧天下心」、「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晋書·宣帝紀第一》)

南陽太守同郡楊俊:「此非常之人也。」认为有非常之器(《三国志·杨俊传》《晋書·宣帝紀第一》)

崔琰對司馬懿兄長司馬朗說:「君弟聰亮明允,剛斷英特,非子所及也。」(《晋書·宣帝紀第一》)

曹操:「有雄豪志,聞有狼顾相。」因而對曹丕說:「司馬懿非人臣也,必預汝家事。」(《晋書·宣帝紀第一》)

曹叡:「西方有事,非君(司馬懿)莫可付者。」(《晋書·宣帝紀第一》)

夏侯霸:“彼自吻家,非人臣也”(《太平御览·卷四百四十二 ◎人事部八十三○知人上》引 孙盛《魏氏春秋》)

文钦起兵反对司马师时,依然对去世的司马懿评价很高:“故相国懿,匡辅魏室,历事忠贞,故烈祖明皇帝授以寄讬之任。懿戮力尽节,以宁华夏。又以齐王聪明,无有秽德,乃心勤尽忠以辅上,天下赖之。懿欲讨灭二虏以安宇内,始分军粮,克时同举,未成而薨。齐王以懿有辅己大功,故遂使师承统懿业,委以大事。而师以盛年在职,无疾讬病,坐拥强兵,无有臣礼,朝臣非之,义士讥之,天下所闻,其罪一也。懿造计取贼,多舂军粮,克期有日。师为大臣,当除国难,又为人子,当卒父业。哀声未绝而便罢息,为臣不忠,为子不孝,其罪二也。”[17]

曹植曾形容司马懿:魁杰雄特,秉心平直。威严允惮,风行草靡。在朝则匡赞时俗,百僚仪一;临事则戎昭果毅,折冲厌难者,司马骠骑也。

晋明帝時,王導侍坐。明帝問前世所以得天下,王導乃陳述司馬懿創業之始,及司馬昭高貴鄉公之事。明帝以面覆牀曰:「若如公言,晉祚復安得長遠!」迹司馬懿之猜忍,蓋有符於狼顧。(《晋書·宣帝紀第一》)

李世民曾为《晋书·宣帝纪》作史论,原文如下:「夫天地之大,黎元为本。邦国之贵,元首为先。治乱无常,兴亡有运。是故五帝之上,居万乘以为忧;三王已来,处其忧而为乐。竞智力,争利害,大小相吞,强弱相袭。逮乎魏室,三方鼎峙,干戈不息,氛雾交飞。宣皇以天挺之姿,应期佐命,文以缵治,武以棱威。用人如在己,求贤若不及;情深阻而莫测,性宽绰而能容,和光同尘,与时舒卷,戢鳞潜翼,思属风云。饰忠于已诈之心,延安于将危之命。观其雄略内断,英猷外决,殄公孙于百日,擒孟达于盈旬,自以兵动若神,谋无再计矣。既而拥众西举,与诸葛相持。抑其甲兵,本无斗志,遗其巾帼,方发愤心。杖节当门,雄图顿屈,请战千里,诈欲示威。且秦蜀之人,勇懦非敌,夷险之路,劳逸不同,以此争功,其利可见。而返闭军固垒,莫敢争锋,生怯实而未前,死疑虚而犹遁,良将之道,失在斯乎!文帝之世,辅翼权重,许昌同萧何之委,崇华甚霍光之寄。当谓竭诚尽节,伊傅可齐。及明帝将终,栋梁是属,受遗二主,佐命三朝,既承忍死之托,曾无殉生之报。天子在外,内起甲兵,陵土未乾,遽相诛戮,贞臣之体,宁若此乎!尽善之方,以斯为惑。夫征讨之策,岂东智而西愚?辅佐之心,何前忠而后乱?故晋明掩面,耻欺伪以成功;石勒肆言,笑奸回以定业。古人有云:“积善三年,知之者少,为恶一日,闻于天下。”可不谓然乎!虽自隐过当年,而终见嗤后代。亦犹窃钟掩耳,以众人为不闻;锐意盗金,谓市中为莫睹。故知贪于近者则遗远,溺于利者则伤名;若不损己以益人,则当祸人而福己。顺理而举易为力,背时而动难为功。况以未成之晋基,逼有余之魏祚?虽复道格区宇,德被苍生,而天未启时,宝位犹阻,非可以智竞,不可以力争,虽则庆流后昆,而身终于北面矣。」(《晋書·宣帝紀第一》)

而宋代何去非认为司马懿能忍耐,又有足够的度量。不与诸葛亮正面对战并非胆怯,而是高明的消耗敌军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向使孔明之不死,而弊于相持,则仲达之志得矣。或者谓仲达之权诡,不足以当孔明之节制,此腐儒守经之谈,不足为晓机者道也。”详见《何博士备论 司马仲达论[18]

关于司马氏代魏而仍能天下一统的原因,当时東吴屯騎校尉(官職)张悌的话,也许是很好的解释:

永安六年,魏伐蜀,吴人问悌曰:“司马氏得政以来,大难屡作,智力虽丰,而百姓未服也。今又竭其资力,远征巴蜀,兵劳民疲而不知恤,败於不暇,何以能济?昔夫差伐齐,非不克胜,所以危亡,不忧其本也,况彼之争地乎!”悌曰:“不然。曹操虽功盖中夏,威震四海,崇诈杖术,征伐无已,民畏其威,而不怀其德也。丕、叡承之,系以惨虐,内兴宫室,外惧雄豪,东西驰驱,无岁获安,彼之失民,为日久矣。司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除其烦苛而布其平惠,为之谋主而救其疾,民心归之,亦已久矣。故淮南三叛而腹心不扰,曹髦之死,四方不动,摧坚敌如折枯,荡异同如反掌,任贤使能,各尽其心,非智勇兼人,孰能如之?其威武张矣,本根固矣,群情服矣,奸计立矣。今蜀阉宦专朝,国无政令,而玩戎黩武,民劳卒弊,竞於外利,不脩守备。彼强弱不同,智算亦胜,因危而伐,殆其克乎!若其不克,不过无功,终无退北之忧,覆军之虑也,何为不可哉?昔楚剑利而秦昭惧,孟明用而晋人忧,彼之得志,故我之大患也。”吴人笑其言,而蜀果降于魏。[19]

司马懿在世时,在魏国威望相当高,即使文钦在其死后讨伐司马师时,在檄文中依然对司马懿有‘故相国懿,匡辅魏室,历事忠贞’等相当多的赞誉。史书上说他做到了使‘天下大悦’[20]‘天下欣赖’。晋朝初年,司马炎有「天下无穷人」的太康之治[21],人民对促成三国统一的奠基者司马还是相当推崇。甚至因司马炎之孙司马遹长得像司马懿就寄予厚望[22]

司马懿名声毁败,是从永嘉之祸以後开始的。其不肖子孙自相残杀,带来五胡乱华的浩劫,出身奴隶的石勒恨透司马家。而东晋在南方,又长期被世家大族把持。晋室南渡,情况与当年蜀汉类似,以蜀汉为正统呼声日高;东晋灭亡後,情况更明显。到隋唐时代,民间说书戏曲日盛,更加丑化司马懿形象。唐太宗主导官修的《晋书》,以封建帝王立场更不鼓励臣下效法。到明代《三国演义》后,火熄上方谷、见木雕魏都督丧胆等完全不实的司马懿形象也就被演义流传民间。

呂思勉認為,魏武帝曹操亡歿後,司馬氏父子繼而得志,忠君愛民之心地,光明磊落之行為,全都看不見,只剩下自私自利之心地,狡詐刻毒之行為。[23]

家族[编辑]

祖父[编辑]

父親[编辑]

妻妾[编辑]

兄弟[编辑]

司馬防有8子,當時号称「八达」。

兒子[编辑]

  1. 晉景帝司馬師(208年 - 255年),張春華所生。司馬炎建晉後追尊為晉景帝。
  2. 晉文帝司馬昭(211年 - 265年),張春華所生。曹魏時任相國,封晉王。兒子司馬炎代魏立晉後追尊為晉文帝。
  3. 平原王司馬榦(232年 - 311年),張春華所生。
  4. 汝南文成王司馬亮(? - 291年),伏夫人所生。西晉八王之亂中八王之一。
  5. 琅邪武王司馬伷(227年 - 283年) ,伏夫人所生。晉元帝祖父。
  6. 清惠亭侯司馬京(? - ?),伏夫人所生。
  7. 扶風武王司馬駿(232年 - 286年),伏夫人所生。
  8. 梁孝王司馬肜(? - 301年),张夫人所生。
  9. 趙王司馬倫(? - 301年),柏夫人所生。西晉八王之亂中八王之一。曾一度稱帝,後又被取消帝號。

女兒[编辑]

  1. 南陽公主,張春華所生。
  2. 高陸公主,次女[24],嫁杜預

參見[编辑]

輔助過的君主[编辑]

主要敵對者[编辑]

所消滅的勢力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晋书·宣帝纪》:尚书清河崔琰与帝兄朗善,亦谓朗曰:“君弟聪亮明允,刚断英特,非子所及也。”
  2. ^ 三国志·三少帝纪》裴注引孔衍《汉魏春秋》:诏使太常王肃册命太傅为丞相,增邑万户,群臣奏事不得称名,如汉霍光故事。太傅上书辞让曰:“臣亲受顾命,忧深责重,凭赖天威,摧弊奸凶,赎罪为幸,功不足论。又三公之官,圣王所制,著之典礼。至于丞相,始自秦政。汉氏因之,无复变改。今三公之官皆备,横复宠臣,违越先典,革圣明之经,袭秦汉之路,虽在异人,臣所宜正,况当臣身而不固争,四方议者将谓臣何!”书十馀上,诏乃许之,复加九锡之礼。太傅又言:“太祖有大功大德,汉氏崇重,故加九锡,此乃历代异事,非后代之君臣所得议也。”又辞不受。
  3. ^ 《晋书·食货志》:宣帝表徙冀州农夫五千人佃上邽,兴京兆、天水、南安盐池,以益军实。
  4. ^ 《晋书·安平献王孚传》:“关中连遭贼寇,谷帛不足,遣冀州农丁五千屯于上邽,秋冬习战阵,春夏修田桑。由是关中军国有余,待贼有备矣。”
  5. ^ 晋书·食货志
  6. ^ 《晋书·宣帝纪》:青龙元年,穿成国渠,筑临晋陂,溉田数千顷,国以充实。
  7. ^ 《晋书宣帝纪》:(正史三年春)三月,奏穿广漕渠,引河入汴,溉东南诸陂,始大佃于淮北。
  8. ^ 《太平预览》九五引虞预晋书:上虽服膺文艺,以儒素立德,而雅有雄霸之量。值魏氏短祚,内外多难,谋而鲜过,举必独克,知人拔善,显用仄陋。王基、邓艾、周秦、贾越之徒,皆起自寒门,而著绩於朝,经略之才,可谓远矣。
  9. ^ 《晋书·宣帝纪》:初,魏明帝好修宫室,制度靡丽,百姓苦之。帝自辽东还,役者犹万余人,雕玩之物动以千计。至是皆奏罢之,节用务农,天下欣赖焉。
  10. ^ 《晋书·宣帝纪》:是时汉帝都许昌,魏武以为近贼,欲徙河北。帝谏曰:“禁等为水所没,非战守之所失,于国家大计未有所损,而便迁都,既示敌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孙权、刘备,外亲内疏,羽之得意,权所不愿也。可喻权所,令掎其后,则樊围自解。”魏武从之。权果遣将吕蒙西袭公安,拔之,羽遂为蒙所获。
  11. ^ 《晋书·宣帝纪》:及孙权围江夏,遣其将诸葛瑾、张霸并攻襄阳,帝督诸军讨权,走之。进击,败瑾,斩霸,并首级千余。迁骠骑将军。
  12. ^ 《三国志·魏志·公孙渊传》注引《汉晋春秋》有末二语云:「司马懿所向无前,深为弟忧也」,不云遗书。
  13. ^ 《晋书·宣帝纪》:九月庚申,葬于河阴,谥曰文贞,后改谥文宣。先是,预作终制,于首阳山为土藏,不坟不树;作顾命三篇,敛以时服,不设明器,后终者不得合葬。一如遗命。晋国初建,追尊曰宣王。武帝受禅,上尊号曰宣皇帝,陵曰高原,庙称高祖。
  14. ^ 《晋书·宣帝纪》:“帝(司马懿)内忌而外宽,猜忌多权变。魏武(曹操)察帝有雄豪志,闻有狼顾相。欲验之。乃召使前行,令反顾,面正向后而身不动。又尝梦三马同食一槽,甚恶焉。因谓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太子素与帝善,每相全佑,故免。帝于是勤于吏职,夜以忘寝,至于刍牧之间,悉皆临履,由是魏武意遂安。”
  15. ^ 三国志·魏书十一·袁张凉国田王邴管传》注引《高士传》载:“初,晋宣帝为布衣时,与昭有旧。同郡周生等谋害帝,昭闻而步陟险,邀生于崤、渑之间,止生,生不肯。昭泣与结诚,生感其义,乃止。”
  16. ^ 太平御览
  17. ^ 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18. ^ 何去非《司马仲达论》参考译文
  19. ^ 习凿齿襄阳耆旧记·张悌传》
  20. ^ 《晋书·景帝文帝纪》:值魏明奢侈之后,帝蠲除苛碎,不夺农时,百姓大悦。
  21. ^ 干宝《晋纪》:“太康之中,天下书同文,车同轨,牛马被野,余粮栖亩,行旅草舍,外闾不闭。……故于时有天下无穷人之
  22. ^ 《晋书·卷五十三》: 尝对群臣称太子似宣帝,于是令誉流于天下
  23. ^ 呂思勉著,《三國史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1月,第156頁,ISBN 9789620755651
  24. ^ 《陈书·袁枢传》:案杜预尚晋宣帝第二女高陵宣公主,晋武践祚,而主已亡,泰始中追赠公主,元凯无复驸马之号。

书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前任:
曹真
曹魏大将军
230年—235年
繼任:
曹宇
前任:
华歆
曹魏太尉
235年—240年
繼任:
满宠
前任:
钟繇
曹魏太傅
240年—251年
繼任:
司馬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