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二十四史
序号 书名 作者 今本卷數
1 史记 西汉·司馬遷 130
2 汉书 东汉·班固 100
3 后汉书 刘宋·范曄 120
4 三國志 西晋·陈寿 65
5 晋书 唐·房玄龄 130
6 宋书 梁·沈約 100
7 南齐书 梁·蕭子顯 59
8 梁书 唐·姚思廉 56
9 陈书 唐·姚思廉 36
10 魏书 北齐·魏收 114
11 北齐书 唐·李百藥 50
12 周书 唐·令狐德棻 50
13 隋书 唐·魏徵 85
14 南史 唐·李延壽 80
15 北史 唐·李延壽 100
16 旧唐书 后晋·劉昫 200
17 新唐書 宋·欧阳修宋祁 225
18 旧五代史 宋·薛居正 150
19 新五代史 宋·欧阳修 74
20 宋史 元·脱脱 496
21 辽史 元·脱脱 116
22 金史 元·脱脱 135
23 元史 明·宋濂 210
24 明史 清·张廷玉 332
相關 東觀漢記 東漢·劉珍 22
相關 新元史 民國·柯劭忞 257
相關 清史稿 民國·赵尔巽 529
三国志·步骘传残卷,东晋隶书抄本,高24.2厘米,宽42厘米,现存25行,440字,保存了传记的后半部和评语的前半部,藏经洞出土,敦煌研究院藏。

三國志》是由西晋陳壽所著,記載中國三國時代歷史的断代史,同时也是二十四史中评价最高的“前四史”之一。

陳壽曾任職於蜀漢,蜀漢滅亡之後,被徵入洛陽,在西晉也擔任了著作郎的職務。《三國志》在此之前已有草稿,當時魏、吳兩國先已有史,如王沈的《魏書》、魚豢的《魏略》、韋昭的《吳書》,此三書當是陳壽依據的基本材料,蜀國無史,故自行採集,僅得十五卷。而最終成書,卻又有史官職務作品的因素在內,因此《三國志》是三國分立時期結束後文化重新整合的產物。三國志最早以《魏志》、《蜀志》、《吳志》三書單獨流傳,直到北宋咸平六年(1003年)三書已合為一書。

概要[编辑]

歷史跨度[编辑]

《三國志》記述的歷史從東漢末年的黃巾之亂發生後開始,直到西晉統一三國為止,也就是從漢靈帝中平元年(184年),到晉武帝太康元年(280年)九十多年的歷史。全書原共分為四部分,六十六卷:《魏志》三十卷,《蜀志》十五卷,《吳志》二十卷,敘錄一卷,后来叙录一卷缺失[1]。原是各自為書,一直到北宋才合而為一,改稱《三國志》。

政治立場[编辑]

陳壽為晉代官員,故而尊被迫禪讓給晉的曹魏為正統。

《魏志》中對魏國皇帝各立了本紀,且還為生前無帝號的曹操寫了本紀。而魏國稱王、稱帝、治喪等相關的文告皆闕,僅引用一篇較短的《漢獻帝禪讓策文》,其他的只能見於裴注。

而相反稱帝了的劉備,則立篇名為《先主傳》,不直稱名諱,死時則使用與「崩」字同等地位的「殂」字。[2]而劉備稱王、稱帝、治喪等相關的文告皆詳細記載,可能與故國情愫有關。蜀漢第二任皇帝劉禪,則稱《後主傳》。

《吳志》中則稱呼吳國皇帝的名諱,如《孫權傳》、《孫亮孫休孫皓傳》,而現今則稱《吳主傳》、《三嗣主傳》則是後人所改的。孫權宣佈稱帝,《吳主傳》中僅有「南郊即皇帝位」的文句,其登壇告天的文書,傳中也沒有著錄,只出現在裴注之中。

同時為了尊重晉朝統治者,書中並未為被晉武帝司馬炎追諡為帝的祖父司馬懿、伯父司馬師、父親司馬昭立傳記。此外,作者還略去了由於被曹操加上重大罪名而處死的知名人物孔融

體例特點[编辑]

《三國志》雖然被後世稱為「志」,但是其實全書完全是按人物排列的本紀和列傳,沒有任何如地理、經濟、典章制度等的志書或表的內容。

裴松之作注[编辑]

中华书局2006裴松之注版三国志

東漢以来,受經学簡化風氣的影響,史学領域中也出現了崇尚簡約的潮流。在這個背景下,產生了内容簡略的《三国志》。陳壽治學嚴謹,收集來的材料凡是覺得可疑的,寧肯不用。陳壽死後百餘年,三國史料大量出現。《三國志》內容精潔,三書很少重複,然南朝宋文帝認為太過簡略,故詔令裴松之作注。[3]松之收集各家史料,「繪事以眾色成文,蜜蜂以兼採為味」,彌補《三國志》記載之不足,清代《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將其所用方法,分析為六類:「一是引諸家之論,以辯是非;二是參諸家之說,以核偽異;三是傳所有之事,詳其委曲;四是傳所無之事,補其闕佚;五是傳所有之人,詳其生平;六是傳所無之人,附以同類。」

裴松之作注所根據的史料,可考者多達二百四十餘種,較《三國志》原書多出三倍。馬念祖編《水經注等八種古籍引用書目彙編》認爲,裴注引書二百零三種。虽然一直有學者認為注文从真实性、分析水平上並未超過正文,但是裴注无疑为后世三国研究保留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宋文帝当时驚歎為「不朽」之業,後代学者如北宋司馬光在五百多年後编写《資治通鑑》时,所描寫《赤壁之戰》就是綜合陳壽《三國志》中各有關人物傳記和裴注所引的史料編撰而成。

三國志集解[编辑]

近人盧弼彙集歷代學者對《三國志》正文和裴注所作的註釋、版本校勘和考證,並將盧本人的註釋和按語統一編纂為《三國志集解》。

後人補充的志表[编辑]

方面:

方面:

内容[编辑]

魏書[编辑]

  1. 武帝紀 - 曹操
  2. 文帝紀 - 曹丕
  3. 明帝紀 - 曹叡
  4. 三少帝紀 - 曹芳曹髦曹奐
  5. 后妃传 - 武宣卞皇后文昭甄皇后文德郭皇后明悼毛皇后明元郭皇后
  6. 董二袁劉传 - 董卓李傕郭汜袁紹袁術劉表
  7. 呂布臧洪传 - 呂布張邈臧洪
  8. 二公孫陶四張传 - 公孫瓚陶謙張楊公孫度張燕张绣張魯
  9. 諸夏侯曹传 - 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休曹真曹爽夏侯尚夏侯玄
  10. 荀彧荀攸賈詡传 - 荀彧荀攸賈詡
  11. 袁張涼国田王邴管传 - 袁渙張範張承涼茂国淵田疇王脩邴原管寧
  12. 崔毛徐何邢鮑司馬传 - 崔琰毛玠徐奕何夔邢顒鮑勛司馬芝
  13. 鍾繇華歆王朗传 - 鍾繇華歆王朗
  14. 程郭董劉蒋劉传 - 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蒋濟劉放
  15. 劉司馬梁張温賈传 - 劉馥司馬朗梁習張既温恢賈逵
  16. 任蘇杜鄭倉传 - 任峻蘇則杜畿鄭渾倉慈
  17. 張樂于張徐传 - 張遼樂進于禁張郃徐晃朱灵
  18. 二李臧文呂許典二龐閻传 - 李典李通臧覇孫觀文聘呂虔許褚典韋龐德龐淯閻温
  19. 任城陳蕭王传 - 曹彰曹植曹熊
  20. 武文世王公传 - 曹昂曹鑠曹沖曹據曹宇曹林曹袞曹玹曹峻曹矩曹幹曹上曹彪曹勤曹乘曹整曹京曹均曹棘曹徽曹茂曹協曹蕤曹鑑曹霖曹礼曹邕曹貢曹儼
  21. 王衛二劉傅传 - 王粲衛覬劉廙劉劭傅嘏
  22. 桓二陳徐衛盧传 - 桓階陳羣陳矯徐宣衛臻盧毓
  23. 和常楊杜趙裴传 - 和洽常林楊俊杜襲趙儼裴潜
  24. 韓崔高孫王传 - 韓暨崔林高柔孫礼王觀
  25. 辛毗楊阜高堂隆传 - 辛毗楊阜高堂隆
  26. 滿田牽郭传 - 滿寵田豫牽招郭淮
  27. 徐胡二王传 - 徐邈胡質王昶王基
  28. 王毌丘諸葛鄧鍾传 - 王淩毌丘儉諸葛誕文欽唐咨鄧艾鍾会
  29. 方技传 - 華佗杜夔朱建平周宣管輅
  30. 烏丸鮮卑東夷传 - 烏丸鮮卑夫餘高句麗東沃沮挹婁

蜀書[编辑]

  1. 劉二牧传 - 劉焉劉璋
  2. 先主传 - 劉備
  3. 後主传 - 劉禅
  4. 二主妃子传 - 先主甘皇后先主穆皇后後主敬哀皇后後主張皇后先主子永先主子理後主太子璿
  5. 諸葛亮传 - 諸葛亮
  6. 關張馬黄趙传 - 關羽張飛馬超黄忠趙雲
  7. 龐統法正传 - 龐統法正
  8. 許麋孫簡伊秦传 - 許靖麋竺孫乾簡雍伊籍秦宓
  9. 董劉馬陳董呂传 - 董和劉巴馬良陳震董允呂乂
  10. 劉彭廖李劉魏楊传 - 劉封彭羕廖立李严劉琰魏延楊儀
  11. 霍王向張楊費传 - 霍峻王連向朗張裔楊洪費詩
  12. 杜周杜許孟来尹李譙郤传 - 杜微周羣杜瓊許慈孟光来敏尹默李譔譙周郤正
  13. 黄李呂馬王張传 - 黄權李恢呂凱馬忠王平張嶷
  14. 蒋琬費禕姜維传 - 蒋琬費禕姜維
  15. 鄧張宗楊传 - 鄧芝張翼宗預楊戲

吴書[编辑]

  1. 孫破虜討逆传 - 孫堅孫策
  2. 吴主传 - 孫權
  3. 三嗣主传 - 孫亮孫休孫皓
  4. 劉繇太史慈士燮传 - 劉繇太史慈士燮
  5. 妃嬪传 - 吴夫人謝夫人徐夫人步夫人(皇后步練師)、王夫人(大懿王皇后)、王夫人(敬懷王皇后)、潘夫人(潘皇后)、全夫人(全皇后)、朱夫人(朱皇后)、何姬(昭献何皇后)、滕夫人(滕皇后
  6. 宗室传 - 孫静孫賁孫輔孫翊孫匡孫韶孫桓
  7. 張顧諸葛步传 - 張昭顧雍諸葛瑾步騭
  8. 張严程闞薛传 - 張紘严畯程秉闞澤薛綜
  9. 周瑜魯肅呂蒙传 - 周瑜魯肅呂蒙
  10. 程黄韓蒋周陳董甘凌徐潘丁传 - 程普黄蓋韓当蒋欽周泰陳武董襲甘寧凌統徐盛潘璋丁奉
  11. 朱治朱然呂範朱桓传 - 朱治朱然呂範朱桓
  12. 虞陸張駱陸吾朱传 - 虞翻陸績張温駱統陸瑁吾粲朱據
  13. 陸遜传 - 陸遜陸抗
  14. 吴主五子传 - 孫登孫慮孫和孫霸孫奮
  15. 賀全呂周鍾離传 - 賀齊全琮呂岱周魴鍾離牧
  16. 潘濬陸凱传 - 潘濬陸凱
  17. 是儀胡綜传 - 是儀胡綜
  18. 吴範劉惇趙達传 - 吴範劉惇趙達
  19. 諸葛滕二孫濮陽传 - 諸葛恪滕胤孫峻孫綝濮陽興
  20. 王楼賀韋華传 - 王蕃楼玄賀邵韋昭華覈

評價[编辑]

正议[编辑]

陳壽著《三國志》一書,受到大臣張華的稱讚,《三國志》在當時是私人撰述,陳壽死後,尚書郎范頵上表說:「陳壽作《三國志》,辭多勸誡,朋乎得失,有益風化,雖文艷不若相如,而質直過之,願垂采錄。」

批评[编辑]

内容方面,《三國志》沒有撰述典章制度等方面的志和表,是個缺失。唐朝房玄齡撰寫的《晉書·陳壽傳》,承認陳壽「善敘事,有良史之才」,又認為陳壽因為私仇而在書中有所表現。說「丁儀丁廙有盛名於魏,壽謂其子曰:可覓千斛米見與,當為尊公作佳傳。丁不與之,竟不為立傳。壽父為馬謖參軍,謖為諸葛亮所誅,壽父亦坐被髡,諸葛瞻又輕壽。壽為亮立傳,謂亮將略非長,無應敵之才;言瞻惟工書,名過其實。議者以此少之。」至於《三國志》對於晉朝皇室的敘述時有曲筆、粉飾,則屬事實,備受批評。

史实方面,《三国志》因当时政治条件、陈寿个人私仇以及其所参考的材料等方面原因,在部分史实方面记载有曲笔,部分人物记载有严重的背离。魏书部分所主要参考王沈所著《魏书》,《史通·直书》批评《三国志》和《魏书》对于司马家族对诸葛亮的作战不利闭口不言,有失史家之风范[4]。清朝国学大家钱大昕何晏辩诬,批评《三国志》记录不实,指出陈寿这帮人因为何晏司马懿有过节,所以给写的传记多有污蔑之词[5]

宋代唐庚則批评《三国志》以“蜀”称呼刘备、刘禅的政权,认为终此政权,自己从未使用过“蜀”字,而陈寿为了显示魏晋的正统,故意使用蜀而不用其正式国号“汉”,是前所未闻的史家不书国号的怪例。并认为作者用意如此,则其书中褒贬也不可信。[6]唐庚還記載王安石稱:“三國可喜事甚多,悉為陳壽所壞。”并勸歐陽修重修三國史。[7]

争议[编辑]

《三国志·卷二十·魏书二十·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载有“曹冲称象”的故事,何焯认为孙权建安十五年(210年)才派步骘出任交州刺史,士燮兄弟等人奉承东吴,只有在此之后才能获得亚洲象,但曹冲早已在建安十三年(208年)之前死去,所以曹冲称象之事不真,而置船刻水的称量方法可能早已有之。[8]邵晋涵则指出《符子》中就记载了燕昭王命令水官用类似的方法称量大猪[9]

陈寅恪认为曹冲称象的故事出于印度佛典,他指出地处中原的曹魏境内无象,所以不得不与孙权进献之事混为一谈,这是比较民俗文学的通例;而称象的故事多见于汉译佛典,如北魏吉迦夜共昙所译佛经《杂宝藏经·卷一·弃老国缘》中就有类似的故事,虽然《杂宝藏经》为北魏时所译,比西晋初年成书的《三国志》要晚,但《杂宝藏经》中所的很多内容见于汉译佛经之中,这个称象的故事可能也是取材于早译出的佛经,或者是佛经虽然翻译完成,但书籍已经亡逸,无法考证,又或者是佛经没有被翻译,但是故事靠着口述流传到中国,被附会为曹冲的经历[10]季羡林也认为曹冲称象的故事源自印度佛经《杂宝藏经》,“它也许在后汉时代就从口头上流传到中国来了”[11]

不过这一质疑主要依据是清代、近代较片面的自然地理、生物学常识,就直接质疑成书与事件相距仅几十年的《三国志》正文的记载。现代历史地理学、生物学研究并不支持陈寅恪等人的这一理论。历史地理学者曾经总结过大量正史中出现野象的记载,南北朝时今安徽、湖南、江苏,直至北宋时今湖北等地都出现过野象闯入被猎杀的记载。[12]现代自然科学研究则说明亚洲象在公元前200年至公元580年的活动北界在秦岭淮河一带,公元580年至1050年间的北界仍在杭州湾、钱塘江,即使晚到1450年其活动北界仍可以包括福建省内的武夷山。[13]孙权200年接掌江东时就被朝廷封为会稽太守,东汉会稽郡辖境南括今天福建省三明市、漳州市、龙岩市、南平市等地区,[14]远在亚洲象活动北界(秦岭淮河)以南。

吴金华指出《艺文类聚》卷九十五引《江表传》也记载了曹冲称象的故事,其记载中有“邓王冲尚幼”,与本传“生五六岁”契合,可知此事发生于建安五年至建安六年之间,当时孙权刚开始统治,献象求好是符合情理的,何焯所认为的巨象一定来自交州、必须是士燮奉承后才可获得巨象的观点未必可靠[15]。彭华也指出陈寅恪的论点大有问题,按照历史地理学的研究表明大致在刘宋之前,长江以北尚有野象栖居,之后才限于江南,三国时期的吴国境内有象且由孙权进献给曹魏是完全有可能的。彭华还指出曹冲称象的方法可能在古代早已有了,邵晋涵所引用《符子》的内容见于《初学记》和《太平御览》,细节虽不可深究,但也不可轻率否认,因为故事非常符合燕昭王“好神仙”的特点;故事合乎燕昭王时期燕国强大国势的背景;成书于东周时期的《考工记·轮人》已经反映在当时已经知道运用浮力检测木材的质量是否均匀,那么称象的故事与中国的科技史相吻合;《符子》的作者符朗为东晋人,早于《杂宝藏经》的译者吉迦夜共昙。综合来说称象的故事确实有可能发生于战国时期的燕国,或者说《符子》的内容有所依照,并非空穴来风[16]

對後世的影響[编辑]

《三國志·魏書·烏丸鮮卑東夷傳》引用王沈魏書》和魚豢魏略》的資料,記載由中國前往日本這個「帶方東南大海之中,依山島為國邑」的國家。全文總字數不過兩千字,卻是現存對於古代日本的情況最早的紀錄,是研究日本古代歷史的重要史料。

三國演義[编辑]

元人羅貫中在民間傳說、話本、戲曲的基礎上,依據陳壽《三國志》和裴松之注的正史材料,加上他自己的才學和經驗,寫成影響巨大的小說《三國志通俗演義》,又名《三國演義》。《三國演義》中的歷史事件和人物,大都是真實的。但其中也有不少內容和情節來自諸多傳奇、戲曲、民間說法,也就是所谓的「七实三虚」。但《三國演義》对民间的影响高于《三國志》。

由於陳壽編著的時間距三國很近,《三國志》被認為是比較真實地記錄了三國歷史的史書。羅貫中編撰的小說《三國演義》便以此書為藍本。但同時應該注意小說演義與正史記述的不同,這使得人們對一些三國人物的印象和評價產生差異。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隋書·經籍志》記載六十五卷之外,復列有敘錄一卷。兩唐書《藝文志》記載,《吳國志》卷目有二十一卷,概敘錄包含在內,可確定《三國志》原卷目有六十六卷。
  2. ^ 尚書·堯典》有云:「二十有八載,帝乃殂落。」這是指唐堯的死亡,而唐堯是後世極為尊崇的三皇之首。可見早在三國之前,這個「殂」字已經用在帝王的身上了。而諸葛亮出師表》開頭一句曾說:「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既然諸葛亮都將「崩」與「殂」並舉,可見在三國當時人們的心目中,這兩個字內涵的分量是完全等同的,只不過是外表的字形有異而已。(方北辰《三國志蜀書札記》)
  3. ^ 瞿林东. 中國史學史綱. 五南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 9789571129679 (中文(台灣)‎). 
  4. ^ 《史通·直书》:“当宣(司马懿)、 景(司马师)开基之始, 曹、马构纷之际, 或列营渭曲, 见屈武侯(诸葛亮) , 或发仗云台, 取伤成济, 陈寿、王隐咸杜口而无言。”
  5. ^ 钱大昕《潜研堂文集》卷二《何晏论》:“陈寿之徒,以平叔(何晏)与司马宣王(司马懿)有隙……故传记不无诬词”
  6. ^ 唐庚,《三国杂事》:“上自司马迁《史记》,下至《五代史》,其间数千百年,正统偏霸与夫僭窃乱贼,甚微至弱之国,外至蛮夷戎狄之邦,史家未有不书其国号者,而《三国志》独不然。刘备父子相继四十余年,始终号汉,未尝一称蜀;其称蜀,俗流之语耳。陈寿黜其正号,从其俗称,循魏晋之私意,废史家之公法。用意如此,则其所书善恶褒贬予夺,尚可信乎!”
  7. ^ 唐庚,《三国杂事》:往時歐陽文忠公作《五代史》,王荊公曰:五代之事,無足采者,此何足煩公?三國可喜事甚多,悉為陳壽所壞。可更為之。
  8. ^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六·三国志魏志》:孙策以建安五年死,时孙权初统事。至建安十五年,权遣步骘为交州刺史,士燮率兄弟奉承节度,此后或能致巨象,而仓舒已于建安十三年前死矣。知此事之妄饰也。置船刻水,疑算术中本有此法。
  9. ^ 《南江札记·卷四》:《能改斋漫录》引《符子》所载燕昭王大冢,命水官浮舟而量之事,已在其前。
  10. ^ 《三国志曹冲华佗传与佛教故事》《寒柳堂集》 中华书局 1959年 157-158页
  11. ^ 季羡林. 印度文学在中国(1958年1月10日)//中印文化关系史论文集. 三联书店. 1982年: 122页. 
  12. ^ 何业恒. 中国珍稀兽类的分布变迁.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年4月: 117–120. ISBN 7535711049. 
  13. ^ 文榕生. 历史时期亚洲象分布北界迁移//《中国珍稀野生动物分布变迁》. 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9: 442–443页,446页. ISBN 978-7-5331-5183-6. 
  14. ^ 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东汉、扬州刺史部。
  15. ^ 《三国志校诂》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0年10月第一版 ISBN 7805191972K 126页
  16. ^ 彭华 《<华佗传><曹冲传>疏证——关于陈寅恪运用比较方法的一项检讨》 《史学月刊》2006年 第6期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