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郭嘉
郭嘉
司空軍祭酒
國家 魏國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曹操
奉孝
籍貫 潁川陽翟人(今河南省禹州市)
出生 170年
逝世 207年0月0日 (37歲)
曹魏
諡號 貞侯

郭嘉(170年-207年),字奉孝潁川陽翟人(今河南省禹州市),初為東漢末年群雄袁紹麾下,後成為曹操麾下重要謀士,任司空軍祭酒,封洧陽亭侯,死後貞侯

生平[编辑]

弱冠隱居[编辑]

郭嘉少年時已有遠見,見漢末天下將會大亂,於弱冠(二十歲)後便隱居,秘密結交英傑,不與世俗交往,所以不是太多人知道他。此前曾北見袁紹,瞭解袁紹的器度後,對其謀臣辛評郭圖說:「夫智者審于量主,故百舉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機。多端寡要,好謀無決,欲與共濟天下大難, 定霸王之業,難矣!」於是離開遠去。

慧眼識主[编辑]

197年,郭嘉二十七歲時,被司徒趙溫辟為府吏;彼时曹操未登大统,所赐职位只能根据军中事务授予。曹操偏爱郭嘉,另外专门设立“军师祭酒”一职。就如周瑜专门任大都督,诸葛亮专门任军师中郎将一样。一說司徒為司空之誤,實為曹操辟為司空軍祭酒。(吴金华据张宗泰说,以“司徒”为“司空”之讹,说详彼。——《三国志集解》)後郭嘉得曹操謀士荀彧的推薦,代替早逝的戲志才,曹操與郭嘉討論天下大事後說:「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令我成就大業的人,必定是這個人。)」而郭嘉出門後,亦高興的說:「真吾主也。(果然是我主公。)」便被表為司空軍祭酒

料敵制勝[编辑]

劉備呂布襲擊,依附於曹操。謀士程昱向曹操建議殺死劉備,以絕後患,曹操便問郭嘉有何意見,郭嘉認為:「的確。但曹公舉剑起义兵,为百姓除暴,推出诚信用以招攬英雄俊杰,恐怕仍未做到。現今劉備有英雄名聲,他在窮途末路時投靠我們而我們將他殺害,這是殺害贤士的惡名,那智者、将士都會自疑,再次想選擇誰作主人,那曹公要和谁平定天下?所以除掉一人之患,而危害到四海的聲望,安危的選擇,不可以不察覺!」曹操亦有感於此,便不殺劉備。

不過,郭嘉亦認為劉備有萬人敵關羽張飛跟隨,而劉备得人心,不會为人之下。所以向曹操上諫「古人有說:『一日放縱敵人,便成數世的禍患。』宜早些建立恰當的位置。」意思就是要軟禁劉備,但曹操卻不接納軟禁劉備的計謀,為了使他心服於自己,反而對劉備更親近。198年,曹操東征呂布,呂布固守城池,曹軍疲乏,曹操有意退兵,但郭嘉與荀攸都認為呂布必敗,建議用水計強攻,果然攻克呂布。不久,劉備藉口攻打袁術而離開曹操的勢力中心,程昱、郭嘉曾再勸阻曹操:「放走劉備,會生變數了!」但當時劉備已走,而且果然奪了下邳,對抗曹操,曹操大嘆不應放走劉備,便決定與袁紹開戰前,先東征劉備,眾將領都擔心袁紹會南下,但曹操不認同,郭嘉亦認為先東征較為務實。最後曹軍遂大破劉備,解決了東邊的問題。

籌畫所料[编辑]

官渡之戰前,曹操擔心勢力不及袁紹,郭嘉與荀彧便分析出曹袁間的十勝十敗,令曹操信心大增。開戰後,兩軍於官渡對峙,江東之主孫策有意北上,攻擊曹操根據地許都,曹營眾人皆感恐懼,但郭嘉研判孫策喜歡輕騎單出,必為刺客所害。果然,孫策在一次狩獵中被仇敵許貢食客所殺。

200年,曹操大敗袁紹。不久袁紹死去,曹操出兵討伐袁紹兒子袁譚袁熙袁尚,節節勝利,眾人都認為應該乘勝追擊,唯獨郭嘉則認為應退兵,令其自相殘殺,曹操從計,南擊劉備。袁譚、袁尚果因爭奪冀州而開戰。可是袁譚為袁尚所敗,出走平原,並派遣辛毗向曹操求降。曹操便進攻鄴城,將袁尚趕向北走。不久曹軍又擊敗袁譚,平定冀州。郭嘉被封為洧陽亭侯。

袁尚逃到乌桓,许多人都认为乌桓地处偏僻,不用征讨袁尚。郭嘉却提出,袁家父子于乌桓人有恩,是乌桓旧主,让其逃脱,恐将来东山再起。曹公意欲对南方用兵,到时候难免腹背受敌。趁袁尚根基未稳立马发兵,方能防范于未然。

曹營中都怕荊州劉表會派劉備偷擊許都,但郭嘉又認為劉表與劉備實是不和,所以應儘快解決北方事宜,更建言要兵貴神速,宜留輜重,輕騎兼程,出其不意。207年,曹操繼續北上,討伐袁尚及外族烏桓,果然大破敵軍,斬殺蹋頓,一路追殺袁尚。袁熙、袁尚前去投奔遼東太守公孫康,公孫康將他們殺死,表示歸附曹操,曹操成功統一北方。

追惜良臣[编辑]

郭嘉随同曹操征讨乌桓的途中,已经身染重病。在临行前,就留下了遗言:“吾不南回。”當曹操自柳城北還時,由于水土不服,郭嘉病情加重,曹操非常擔心,不斷前去探望。可惜,郭嘉回天乏術,死時三十八歲。郭嘉临走前,也曾托付曹操照顾自己的妻子和一岁的儿子郭弈。曹操承诺以亲子待之。曹操一辈的人中,郭嘉年纪最轻,曹操曾有意自己身故之后,由郭嘉辅佐自己的儿子。如今郭嘉早逝,曹操对自己的继承人也无比担忧。曹操到其喪禮時,慟哭流涕,對荀攸等說:「各位年紀都是我的一輩,唯獨奉孝最年少。當天下定了後,想囑託他後事,但他中年夭折,真是天命呀!」諡郭嘉為貞侯,其子郭奕繼嗣。208年,曹操於赤壁之戰大敗,大歎:「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而後也經常懷念起他,如「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262年,因功而受到曹奐於曹操廟庭祭祀的禮遇。

特徵[编辑]

郭嘉體弱多病,行為不太檢點,就算被陳群檢舉,但仍不作改變,不過曹操愛惜郭嘉的才能而不加責備,也對陳群的公正態度加以讚許。看其弱冠後隱居,可見他喜愛不受拘束。此外他有遠見,對他人的心理與性格都能推測清楚,如劉表劉備孫策袁紹袁譚袁尚等都被其推測過,極其準確,又能精確地表達事情,曹操也大讚他「只有郭奉孝能清楚我的心意。」

三國演義[编辑]

與三國志基本相同,前期由荀彧推薦給曹操,再讓程昱加以肯定與推舉;是曹操麾下洞察力敏銳的謀士,深得信賴,自身也曾經推舉過參謀劉曄。增加遺計定遼東的劇情,成功讓公孫康斬殺二袁並降曹,使曹操不費一兵一卒兼领辽东(史书未载定辽东之策为郭嘉所出)。

家庭[编辑]

[编辑]

  • 郭奕,郭嘉之子,繼嗣。任太子文學,早卒。

[编辑]

  • 郭深,郭奕之子,繼嗣。
  • 郭敞,有才識,任散騎常侍。

曾孫[编辑]

  • 郭獵,郭深之子,繼嗣。

評價[编辑]

三國誌評曰:「程昱、郭嘉、董昭刘晔蒋济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虽清治德业,殊於荀攸,而筹画所料,是其伦也。」

曹操:「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唯奉孝為能知孤意。」、「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

曹操表郭嘉:「臣聞褒忠寵賢,未必當身,念功惟績,恩隆後嗣。是以楚宗孫叔,顯封厥子;岑彭既沒,爵及支庶。故軍祭酒郭嘉,忠良淵淑,體通性達。每有大議,發言盈庭,執中處理,動無遺策。自在軍旅,十有餘年,行同騎乘,坐共幄席,東擒呂布,西取眭固,斬袁譚之首,平朔土之眾,踰越險塞,盪定烏桓,震威遼東,以梟袁尚。雖假天威,易為指麾,至於臨敵,發揚誓命,凶逆克殄,勳實由嘉。方將表顯,短命早終。上為朝廷悼惜良臣,下自毒恨喪失奇佐。宜追增嘉封,并前千戶,褒亡為存,厚往勸來也。」、 「軍祭酒郭嘉,自從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議,臨敵制變。臣策未決,嘉輒成之。平定天下,謀功為高。不幸短命,事業未終。追思嘉勳,實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戶,并前千戶。」

曹操書信給荀彧,追思郭嘉:「郭奉孝年不滿四十,相與周旋十一年,阻險艱難,皆共罹之。又以其通達,見世事無所凝滯,欲以後事屬之,何意卒爾失之,悲痛傷心。今表增其子滿千戶,然何益亡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追惜奉孝,不能去心。其人見時事兵事,過絕於人。又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則不生還』。然與共論計,云當先定荊。此為不但見計之忠厚,必欲立功分,棄命定。事人心乃爾,何得使人忘之!」

參考資料[编辑]

曹操五謀臣
荀彧 | 荀攸 | 郭嘉 | 程昱 | 賈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