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悌 (東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悌 (東吳)
丞相
國家 孫吳
時代 三國時期
主君 孫休孫晧
姓名 張悌
巨先
官職 屯騎校尉→軍師→丞相
籍貫 襄陽(郡治今湖北省襄陽市
出生 不詳
逝世 吳末帝天紀四年三月
280年

張悌(?-280年),字巨先襄陽(郡治今湖北省襄陽市)人,三國时期孫吳末代丞相

生平[编辑]

早期經歷[编辑]

张悌年輕時就很有名氣,曾受到過諸葛恪的提拔,[1][2]後仕吳,在孫休時期曾出任屯騎校尉。[3]

永安六年(263年,魏景元四年,蜀炎興元年),魏國大舉伐,當時許多吴國人都認為曹魏被司馬氏掌權以來叛亂不斷,已經氣數將盡,這次伐蜀必會失敗。張悌卻認為,司馬氏接連三代掌握魏國大權,已經成功地收服了人心,如今的魏國比以前更加強大,反而是蜀國已經走到了末路。魏國即使是這次伐蜀失利,回去重整軍備再來征討即可。吳國許多人都嘲笑他的想法,不久後,蜀國果然向魏國投降。[4]

孫皓時期[编辑]

元興元年(264年,魏咸熙元年)七月,吳主孫休病逝,由孫皓繼位。翌年十二月,司馬炎取代魏國,建立西晉,成為東吳的心腹大患。建衡元年(269年,晉泰始五年),吳國重臣左丞相陸凱身患重病,臨死前向孫皓推薦張悌、陸喜陸抗等人,希望孫皓予以重用。[5]几年后,張悌被升為軍師。張悌身擔重任之後,迎合當時的風氣,扶持包庇手下,被當時的輿論所諷刺。[6]

天紀三年(279年,晉泰始五年),張悌由軍師加封為丞相、山都侯[來源請求],與何植、滕脩等人統管軍事。[7][8]不久後,晉武帝派司馬伷王渾杜預王濬等率軍二十餘萬人,兵分六路,大舉伐吳。[9]天紀四年(280年,晉泰始六年)正月,王渾軍向橫江(今安徽省和縣)進發,接連進克吳軍要塞。[10]張悌奉命與丹陽太守沈瑩,副軍師、右將軍諸葛靚,護軍孫震率領精兵兩三萬人前往迎戰。[11][12]

大軍進至牛渚(今安徽省當塗縣北),與王渾軍隔江相對。副將沈瑩料定長江上游的荊州必將失守,建議張悌固守於此,以逸待勞,等待晉國水軍到了後決一勝負,如果輕易出擊,一旦大敗,後果不堪設想。張悌則認為,如果等到晉國水軍從蜀地攻過來,吳軍一定軍心大亂,局面將難以收拾,不如趁現在渡江決戰,如果能贏便可率逆江而上,乘勝迎擊由蜀地而來的晉國水軍。[13]於是率軍渡江西進,在楊荷橋包圍了晉將張喬的七千兵馬,迫使張喬投降,取得首捷。副將諸葛靚建議張悌將降軍全部殺掉,免留後患,被張悌以“殺降不祥”拒絕。[14]

張悌安撫降軍之後繼續西進,在版橋與晉將張翰周浚結陣對峙。沈瑩率領以陷陣聞名的丹陽銳卒三次沖陣都未能攻破晉軍的陣型,退兵時出現破綻,被晉將薛勝蔣班趁機進攻,吳軍陣勢頓時土崩瓦解,先前的降將張喬趁亂在後方叛變,吳軍因此大敗,死傷慘重,張悌、孫震、沈瑩全都戰死,傳首洛陽,僅諸葛靚逃歸。[15][16][17]

據說張悌曾有機會隨諸葛靚逃走,但張悌決心效法諸葛亮,以身殉社稷,留在軍中戰死。[18]張悌全軍覆沒後,吳國再也無力回天,不久後便向晉國投降。

人物[编辑]

逸聞[编辑]

  • 張悌手下有一個叫柳榮的人,隨軍過江時病死在船上,病死兩天以後,突然大叫“人縛軍師(即指張悌)!人縛軍師!”然後活了過來。有人問他是怎麼回事,他說他在北斗(道教傳說中掌管死亡)門下看見有人綁著張悌,感到非常能驚訝,不自覺的大聲問道:“為什麼抓張軍師!”於是就被人趕了回來。結果就在這一天,張悌戰死。柳榮一直到晉元帝時還在世。[19]

評價[编辑]

藝術形象[编辑]

  • 三國演義》中,張悌於第一百二十回登場,其事蹟大體和歷史相符合。小說中提有贊詩一首:杜預巴山建大旗,江東張悌死忠時。已拼王氣南中盡,不忍偷生負所知。[20]

注释[编辑]

  1. ^ 《襄陽記》:悌字巨先,襄陽人,少有名理。
  2. ^ 《襄陽記》:悌垂涕曰:“仲思,今日是我死日也。且我作兒童時,便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負名賢知顧。今以身徇社稷,複何遁邪?莫牽曳之如是。”
  3. ^ 《襄陽記》:孫休時為屯騎校尉。
  4. ^ 《襄陽記》曰:魏伐蜀,吳人問悌曰:“司馬氏得政以來,大難屢作,智力雖豐,而百姓未服也。今又竭其資力,遠征巴蜀,兵勞民疲而不知恤,敗於不暇,何以能濟?昔夫差伐齊,非不克勝,所以危亡,不憂其本也,況彼之爭地乎!”悌曰:“不然。曹操雖功蓋中夏,威震四海,崇詐杖術,征伐無已,民畏其威,而不懷其德也。丕、叡承之,繼以慘虐,內興宮室,外懼雄豪,東西馳驅,無歲獲安,彼之失民,為日久矣。司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除其煩苛而布其平惠,為之謀主而救其疾,民心歸之,亦已久矣。故淮南三叛而腹心不擾,曹髦之死,四方不動,摧堅敵如折枯,蕩異同如反掌,任賢使能,各盡其心,非智勇兼人,孰能如之?其威武張矣,本根固矣,群情服矣,奸計立矣。今蜀閹宦專朝,國無政令,而玩戎黷武,民勞卒弊,競於外利,不修守備。彼強弱不同,智算亦勝,因危而伐,殆其克乎!若其不克,不過無功,終無退北之憂,覆軍之慮也,何為不可哉?昔楚劍利而秦昭懼,孟明用而晉人憂,彼之得志,故我之大患也。”吳人笑其言,而蜀果降于魏。
  5. ^ 《三國志•吳書•陸凱傳》:建衡元年,疾病,晧遣中書令董朝問所欲言,凱陳:“何定不可任用,宜授外任,不宜委以國事。奚熙小吏,建起浦裏田,欲複嚴密故跡,亦不可聽。姚信、樓玄、賀邵、張悌、郭逴、薛瑩、滕修及族弟喜、抗,或清白忠勤,或姿才卓茂,皆社稷之楨幹,國家之良輔,願陛下重留神思,訪以時務,各盡其忠,拾遺萬一。
  6. ^ 《吳錄》曰:悌少知名,及處大任,希合時趣,將護左右,清論譏之。
  7. ^ 《三國志•吳書•孫晧傳》:(天紀三年)八月,以軍師張悌為丞相,牛渚都督何植為司徒。
  8. ^ 《建康實錄•吳後主》:秋七月,以張悌為丞相、領軍師將軍,率牛渚督何禎、滕脩等總戎。
  9. ^ 《資治通鑒•晉紀二》:(咸寧五年)冬十一月,大舉伐吳,遣鎮軍將軍琅邪王司馬伷出涂中,安東將軍王渾出江西,建威將軍王戎出武昌,平南將軍胡奮出夏口,鎮南大將軍杜預出江陵,龍驤將軍王濬、巴東監軍魯國唐彬下巴、蜀,東西凡二十餘萬。
  10. ^ 《資治通鑒•晉紀三》:杜預向江陵,王渾出橫江,攻吳鎮戍,所向皆克。
  11. ^ 《資治通鑒•晉紀三》曰:吳主聞王渾南下,使丞相張悌督丹陽太守沈瑩、護軍孫震、副軍師諸葛靚帥眾二萬渡江逆戰。
  12. ^ 《襄陽記》曰:晉來伐吳,晧使悌督沈瑩、諸葛靚,率眾三萬渡江逆之。
  13. ^ 《襄陽記》曰:至牛渚,沈瑩曰:“晉治水軍於蜀久矣,今傾國大舉,萬里齊力,必悉益州之眾浮江而下。我上流諸軍,無有戒備,名將皆死,幼少當任,恐邊江諸城,盡莫能禦也。晉之水軍,必至於此矣!宜畜眾力,待來一戰。若勝之日,江西自清,上方雖壞,可還取之。今渡江逆戰,勝不可保,若或摧喪,則大事去矣。”悌曰:“吳之將亡,賢愚所知,非今日也。吾恐蜀兵來至此,眾心必駭懼,不可複整。今宜渡江,可用決戰力爭。若其敗喪,則同死社稷,無所複恨。若其克勝,則北敵奔走,兵勢萬倍,便當乘威南上,逆之中道,不憂不破也。若如子計,恐行散盡,相與坐待敵到,君臣俱降,無複一人死難者,不亦辱乎!”
  14. ^ 《晉紀》:吳丞相軍師張悌、護軍孫震、丹陽太守沈瑩帥眾三萬濟江,圍城陽都尉張喬于楊荷橋,吳副軍師諸葛靚欲屠之,悌曰:“強敵在前,不宜先事其小;且殺降不祥。”靚曰:“此等以救兵未至而力少,故且偽降以緩我,非來伏也。因其無戰心而盡阬之,可以成三軍之氣。若舍之而前,必為後患。”悌不從,撫之而進。
  15. ^ 《晉紀》:與討吳護軍張翰、揚州刺史周浚成陣相對。沈瑩領丹陽銳卒刀楯五千,號曰青巾兵,前後屢陷堅陣,於是以馳淮南軍,三沖不動。退引亂,薛勝、蔣班因其亂而乘之,吳軍以次土崩,將帥不能止,張喬又出其後,大敗吳軍於版橋,獲悌、震、瑩等。
  16. ^ 《晉書•周浚傳》:隨王渾伐吳,攻破江西屯戍,與孫晧中軍大戰,斬偽丞相張悌等首級數千,俘馘萬計,進軍屯于橫江。
  17. ^ 《晉書•武帝紀》:王渾、周浚與吳丞相戰于版橋,大破之,斬悌及其將孫震、沈瑩,傳首洛陽。
  18. ^ 《襄陽記》曰:遂渡江戰,吳軍大敗。諸葛靚與五六百人退走,使過迎悌,悌不肯去,靚自往牽之,謂曰:“且夫天下存亡有大數,豈卿一人所知,如何故自取死為?”悌垂涕曰:“仲思,今日是我死日也。且我作兒童時,便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負名賢知顧。今以身徇社稷,複何遁邪?莫牽曳之如是。”靚流涕放之,去百余步,已見為晉軍所殺。
  19. ^ 《搜神記》曰:臨海松陽人柳榮從悌至楊府,榮病死船中二日,時軍已上岸,無有埋之者,忽然大呼,言“人縛軍師!人縛軍師!”聲激揚,遂活。人問之,榮曰:“上天北斗門下卒見人縛張悌,意中大愕,不覺大呼,言‘何以縛張軍師’。門下人怒榮,叱逐使去。榮便去,怖懼,口餘聲發揚耳。”其日,悌戰死。榮至晉元帝時猶在
  20. ^ 參見《三國演義》第一百二十回“薦杜預老將獻新謀 降孫皓三分歸一統”。

参考资料[编辑]

官衔
前任:
左丞相陸凱
右丞相万彧
孫吳丞相
279年—280年
繼任:
孫吳滅亡